美妙的夜晚—1997Michael Jordan抱病轟下38分贏下爵士

麥克阿瑟 海明威

        麥克阿瑟說:「只有不怕死的人才配好好活著。」海明威說:「如果你足夠勇敢,那麼你可以喝退死神。」自二戰以來,這是美國人最津津樂道的兩位硬漢。但在1997611日這個夜晚過後,Michael Jordan的名字加入到了這個行列。

籃球之神 麥可喬登 Michael Jordan

Michael Jordan抱病比賽
(圖說:這一幕,已成總決賽史上的經典)

        1997年總決賽第五場,Michael Jordan腸胃中毒,比賽中幾乎脫水,但最終,他還是拿下了38分,還是取得了勝利……。

        1997年總決賽的第5場有著卓然不群的意義——這一次,Jordan則展示了鋼鐵般的精神力。在Jordan6次奪冠之旅中,他毫不諱言1997年是最艱難的。甚至無法用艱難來形容。「我差點為此送了性命。

jordan的自傳
Jordan
在自傳中坦白。但Jordan並沒有死去,恰如麥克阿瑟所言,上帝獎賞了這個酷愛賭博和冒險的傢伙:第5次總冠軍,第5FMVP獎盃。

        19976月的鹽湖城,「幾乎是在燃燒」。這座全美最保守卻擁有最狂熱球迷的城市,為爵士隊的首次總決賽陷入癲狂。看起來,1997年應該是屬於他們的:斯托克頓在西區決賽絕殺火箭馬龍Jordan手中奪走常規賽MVP。但芝加哥人對此不以為然。在他們看來,馬龍的MVP,只不過是聯盟想要點新鮮感而已。Jordan本人對此的反映不冷不熱,卻自有一種霸道,「MVP只在總決賽裡才有點價值。」果然。他們相遇。當時最有實力和最努力的兩位球員在總決賽裡相遇。

        前4場,雙方打平——如果猶他人幹得好一些,譬如馬龍在第一場把那兩個該死的罰球送進籃筐,那麼爵士甚至應該31手握賽點,皮蓬的「郵差星期天不上班」也會成為笑話了。在第4場,爵士通過一波122收尾,逆轉取勝。因而,他們的信心已然爆棚。向來低調的馬龍也玩起了行為藝術,在第5戰前,他騎著最新版的哈雷摩托車前往主場球館,警車開道,民眾尖叫,恰似某國的要員出巡。而公牛這邊,氣氛怪異——最喜歡早早出現在賽前投籃訓練的23號一直沒有出現。

Michael Jordan 23
Michael Jordan

        他呆在更衣室裡,低頭蹙眉,憔悴得似乎瘦了一圈。而在之前一個晚上,他徹夜未眠。後來的報導說,他要了一份披薩,而這份「神秘的披薩」讓Jordan腸胃中毒。對此,Jordan從未正面確認過。在傳記中他的說法是,「我什麼也沒吃,凌晨三點就醒來,再也無法入睡,情緒很差,腸胃嚴重不適,我吃了一點藥,但症狀反而加重。出場比賽前,我一直在瞌睡,我把自個關在房間裡,拚命喝咖啡……

Phil Jackson Michael Jordan

        菲爾傑克遜敲開了房門,Michael,不要勉強,我們還可以回到芝加哥。

        「不,讓我上,能打幾秒鐘我就打幾秒鐘。

Jordan

        迎著鹽湖城特色的噓聲,Jordan被介紹出場,他的額頭明顯在冒虛汗,這讓噓聲更加肆無忌憚。Jordan的狀態,讓爵士隊更加有恃無恐。首節,Jordan只得到4分,爵士隊以2916領先了13分。每次暫停,Jordan都癱軟在板凳上,將頭深埋進雙膝,隊醫遞上毛巾,以及咖啡。「說實話,我們已經冒出這樣的念頭,『嘿,如果能去芝加哥偷到一場勝利,那麼我們就是冠軍了。』」爵士隊的拜倫拉塞爾說。

        第二節,爵士隊一度將分差拉大到了16——毫無疑問,只要他們再多得4分,那麼面對20分的巨大鴻溝,面對猶他球迷惡狠狠的挑釁,也許傑克遜、Jordan的公牛就會放棄,畢竟他們還有退路。但爵士在這一節中段突然短路,連續三次攻擊不中,加上馬龍吃到第三次犯規被迫離場,Jordan趁機接管局面,獨取17分,讓比賽回歸正常軌道。中場,更衣室裡,Jordan躺倒在地,差不多已經脫水,除了喝咖啡,隊醫們束手無策。「你從沒看過如此疲憊的Michael。你會覺得再讓他打比賽是一種殘忍。」史蒂夫科爾(現任勇士隊總教練)回憶說。但沒有人勸說Jordan,包括總教練菲爾傑克遜。更衣室裡一陣死寂。下半場,Jordan繼續出戰,「很多次,我都覺得我會昏死過去,眼冒金星。

jordan
Jordan

         但Jordan的大腦很清醒,他耍了個跟上半場一樣的花招——在第三節稍稍休整,在第四節手起刀落。第三節,他只得到兩分——但恰恰是這次上籃,讓公牛扳平比分。決戰第四節來臨。終場前1分多鐘,Jordan的單節11分,幫助球隊緊咬比分,8485。接下來的這次進攻,對於公牛關乎生死。Jordan在突破中被斯托克頓犯規,第一罰中,第二罰球磕前沿——接下來,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托尼庫科奇將球挑出,Jordan接到了這粒金子般的前場籃板——我們必須承認,很多人的特殊魔力是無法用常識解釋的。就譬如羅伯特霍利為什麼能恰好出現在2002年西部決賽第4場的弧頂以及2005年總決賽第5場的左側45度角位置,然後有球傳過來或者自動跑過來,完成匕首般的投籃。這個球在公牛球員間傳遞了幾次,然後回到弧頂的Jordan手中,Jordan又將它拋給背身單打霍納塞克的皮蓬手中。不出意外的話,皮蓬將通過這個明顯的「miss match」完成進攻,但詭異的是——拉塞爾竟然丟下Jordan過去包夾皮蓬。如是,Jordan的前面,寬闊如太平洋。作為史上最好的組織型小前鋒,皮蓬當然知道他接下來該怎麼做,將球還給Jordan,然後Jordan跳起,完成一個訓練般的三分,在他的巨大身形下,象徵性飛撲過來的斯托克頓,如此的孤獨淒惶。Jordan並不知道球進沒進,「當時我在打哆嗦,渾身發冷,我不清楚球去了哪裡。我快站不住了。」球去了籃筐裡——爵士落後3分,但15秒的時間足夠製造懸念。斯托克頓的突破幫助隊友追上兩分。但接下來,馬龍親手扼殺了懸念。在皮蓬接到底線發球時,馬龍並沒有立刻犯規,而是眼睜睜地看著皮蓬把球傳到前場,盧克朗利輕鬆灌籃,現場解說員在狂叫,「馬龍,你到底在幹嗎?」至於爵士主帥傑裡斯隆,已經口念「fxxk」四字經了。分差還是3分,但爵士只剩下6——斯托克頓未能讓西部決賽最後一刻的奇蹟再度光臨,未能阻止Jordan2713中席捲387個籃板5次助攻3次搶斷,以及「天王山」之勝。

虛脫的jordan

虛脫的jordan2

虛脫的jordan3

        在此之前的暫停裡,一幕經典瞬間誕生:近乎虛脫的Jordan倒在了皮蓬的懷裡,就像一個偉大的刺客完成了最後一樁心事後的如釋重負那是Jordan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向全世界展示他的虛弱,但這虛弱卻包裹著無與倫比的精神力。

        賽後,自然有無數的頌歌鋪陳而來。

「人類最該解剖的大腦,除了愛因斯坦,還有Jordan—Jordan。」《鹽湖城論壇報》。

Jordan的比賽,讓所有金牌編劇都啞口無言。」《芝加哥論壇報》。

……

        而賽後的Jordan,卻突然來了精神,在球場上揮起雙拳,對著麥克風滔滔不絕。回到更衣室,他接受了一針靜脈注射後,開始跟隊友們開起了笑話。一切恢復如常,像風暴離去的海洋。丹尼斯羅德曼走過來甕聲甕語地丟下一句,「Michael,你嚇到我了。


        心靈之路 — 人生最難跑的道路,不在地球的表面,是在每個人的內心。

當他在精神與體能的最極限 ,回頭牽起她的手的那一刻, 那個moment….。這樣的體驗,充滿了同理心與無我 ,有很美好的感受直接穿透心靈。 有些東西,比勝利更為可貴,而運動最終的內涵,不是情感層次而已,是無私自我昇華的情操,在那個激勵人心的片刻,人性被帶入昇華,這樣的結果,有著崇高的目的和正面的結果。

        越是深沈得傷痛,越能粹練出智慧; 越是煎熬的歷程,越能激發出意志。

運動精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