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ree waves of volunteers and the new earth  
 
我有幾位客戶曾出現更嚴重的症狀,令他們的醫生非常困惑。
其中一位是任職大醫院的註冊護士丹妮絲,她在二○○五年八月來找我。
她有時會癲癇發作,身體也有些部位失去感覺,但醫生說那不是中風。
丹妮絲有一天在工作時昏倒。當醫生對她進行核磁造影和X光檢查時,
他們看到像聖誕樹、
樣的亮點分佈在她整個腦部。
他們稱這些亮點為「小瘤」(nodules)。
在照胸腔X光時,他們也發
現相同情形:肺部分佈著小瘤。
她的肝也有不正常的酵素活動。醫生無法解釋她的身體到底怎麼了。
 
在後續對腦部進行核磁造影和X光檢查的時候,光點已經移到不同的區域
,此時是條狀分佈,而不是遍佈在整個腦部。醫師們找不出適合的診斷,
但終於提出了想法,他們認為這是類肉瘤病(也稱
肉狀瘤病,sarcoidosis is)。
然而其中一位醫生說, 「我不認為可能是這種病。一方面,這種病症非
常、
非常、非常罕見。另一方面,她住在沙漠,那裡的空氣很乾燥,
根本不可能得這種病。」
這個病只可能發生在潮溼和有黴菌的地方。
但除此之外,他們沒辦法給出別的診斷了。
因此他們開含有類固醇的藥物給她,而這種藥導致了糖尿病。
 
當我們進行催眠的時候,潛意識說她沒有生病。
身體沒有受到損害。他們重新連接了大腦,好讓它能應付未來的變動。
肺臟和身體其他部位也是一樣的情況。
那是身體的能量調整,以便處理更高的頻率和振動。
 
我問,「那為什麼在她的腦部各處都呈現像是點和光的影像呢?」
他們只說,「連接那些點!」

之所以曾有癲癇發作和身體麻痺的情形,
是因為在太短的時間內進行了太多串連。他們通常不會讓身體負擔過重,
因此,這些改變和調整都是非常慢速地發生。
但在某些情況下,我猜是因為時
間正在加速,改變也越來越明顯,
他們必須要更快速地調整身體。

由於太多太快了,因而有癲癇發作和麻木的現象。
她昏倒的時候就是身體系統超過負荷。
但他們說她不必擔心,這個情形不曾再發生。
腦部完全沒有問題。如果現在她再做一次核磁共振,
並不會顯現出異狀,因為那個階段已經結束。
個階段是調整身體的化學成分,而這並不會產生這類影響。
 
當醫生告訴她,她有這種奇怪的疾病時,也說她只剩下不到六個月的生命。
丹妮絲一直說,「我不這麼認為。」回診的時候,醫生直盯著她看,
說道,「我真是不明白你為什麼看起來這麼健康。」
 
她不需要醫生解釋就知道他的言外之意,『你應該快要死了才是呀!』
丹妮絲是加護病房的護士,她說,「我經常看到瀕臨死亡的病患。
我知道我沒有病危。所以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潛意識看到她在地球變動的時候有很美好的貢獻,
而且在往後的十年、二十年,她會在這一切扮演著重要角色。
我想多了解跟類固醇有關的事。
我知道使用類固醇會有危險,尤其是如果它們導致糖
尿病的話。
他們說,
糖尿病症狀會逐步減輕。那只是教導她關於身體課題的測試。
她現在不需要了。
 
他們說不必擔心類固醇,即使它是效力強大的藥物,
他們可以讓它無效,使它不對身體產生負面影響。
它會沒有副作用且被排出身體系統。他們有能力這麼做,
把任何不需要的藥物,經過中和處理後
排出體外。
~ the three waves of volunteers and the new earth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