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慕士
一二四七年四月,大馬士革

那個時候,大馬士革已經到了仲春時節;自從我離開孔亞之後,十個月過去了,蘇丹。瓦拉德終於找到我。當時,我正在湛藍的天空下,跟一位名叫方濟各的基督徒隱士下棋;他是一位內在平衡絕不輕易傾斜的人,一個知道順服真諦的人。因為伊斯蘭的真義就是來自順服的內在平靜,所以在我看來,方濟各比任何一個自稱是穆斯林的人,都還要更像穆斯林。因為四十條法則裡就有一條說:

順服不代表軟弱或被動,也不是宿命或投降;其實正好相反。真正的力量就存在於順服之中一種來自內在的力量;順服於生命神聖本質的人,即使外在廣闊世界一再發生騷動不安,也可以生活在不受干擾的鎮定與平和之中。

我移動我的大臣(註),想要迫使方濟各的國王移位,可是他很快地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移動了他的城堡。就在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就要輸了這盤棋時,抬起頭來,正好與蘇丹,瓦拉德四眼相對。

「你好啊,」我說。
「所以你還是決定來找我了。」

註:西洋棋最早源自印度、後來經由波斯傳至西方國家。現在我們稱之為「王后」(queen)的棋子,在中古世紀的名稱是源自波斯語的「大臣」(Vizier)

他先是悲慘的一笑,然後又恢復嚴肅的表情,對於我知道他經歷過的內心掙扎,似乎頗為訝異;不過他向來是個誠實的人,也沒有否認這個事實。

「我在外面遊蕩了一段時間,並沒有來找你。可是過了一陣子我就受不了了,因為我沒有那個勇氣對我父親說謊。於是我到大馬士革來找你,但是你可不好找哇。」

「你是個誠實的好孩子,」我說。
「不久,你就可以成為你父親的偉大伴侶。」

蘇丹。瓦拉德悲傷地搖搖頭。

「你是我父親唯一需要的伴侶。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回孔亞。我父親需要你。」

聽到這樣的邀約,我腦子裡像是有千百個思緒在翻攪。想到要再一次回到我顯然不受歡迎的地方,肉體自我的直接反應就是恐懼。

別聽他的話。你已經完成了你的使命。你不需要回到孔亞。要記得巴巴。札曼跟你說的話,那樣太危險了。如果你回到那個城裡,就再也出不來了。

我想要繼續雲遊世界,多認識新的朋友,看看新的城市;我也很喜歡大馬士革,隨隨便便就可以停留到下個冬天再走。雲遊到一個新的地方經常會讓一個人的靈魂感到可怕的孤寂與傷悲,但是有真主與我為伴,我在獨處中找到富足與圓滿。

然而我也很清楚,我的心還留在孔亞。我對魯米的思念之深,痛苦之切,甚至連他的名字都說不出來。話說回來,如果魯米不在我身邊,我在哪一個城市又有什麼差別呢?不管他在哪裡,就是我的拜向。

我移動棋盤上國王的位置,方濟各的眼睛猛地一睜,因為他意識到這是致命的一步棋,有時候走一步棋是為了贏得勝利,有時候卻只是因為那才是正確的一步棋。

「求求你跟我回去吧,」蘇丹.瓦拉德苦苦哀求道,打斷了我的思緒。

「那些說你閒話或是對你不好的人都深感悔恨,這一次回去,一切都會好轉。我跟你打包票!」

孩子啊,你不能打這樣的包票,我想要告訴他。沒有人可以。

可是我沒有說出口,只是點點頭說:

「我想要再看一次大馬士革的落日。明天,我們就可以啟程前往孔亞。」

「真的嗎?謝謝你!」蘇丹.瓦拉德笑容滿面,鬆了一口氣。

「你不知道這對我父親來說會有多麼重要!」

然後我轉身望著方濟各,他還在耐心地等我回來下棋。當我全心全意地看著他時,他嘴角泛起了一個淘氣的笑容。
「小心哪,我的朋友,」他得意洋洋地說。「將軍!」

 

~愛的哲學課:雲遊僧與詩人魯米


“柔順( meek )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將會繼承整個地球。”
“Blessed are the meek, for they shall inherit the earth."

我近乎尷尬的無法承認,我有點難以接受這份賜福,因為「柔順」帶著「服從」的意味。 雖然謙卑是一項高尚的個人品德, 但是「柔順」的概念還提供了其它意義,並不僅止於此,尤其是關於人類的相對價值。 「柔順」並不是一個容易讓我去把它與「繼承地球」一起聯想的概念! “這意謂著我應該以卑屈的地位去過一生嗎?或者,我們再次面臨翻譯上的難題了?”

他微笑並且說:“是的,更清晰的翻譯將會有所幫助。
「柔順」( meek )這個詞在亞拉姆語裡有幾個意義。 它可以表示:謙虛的、卑微的、卑屈的,或是謙讓的。 然而,這些都不是我所表達的意義。 在英語裡,我所要表達的最貼切的字是「中庸」( moderation )。 這才是它應該被詮釋的方式。

當你生活中庸時,你不就是在平衡中嗎?
當你生活在平衡中,你不就是完整的嗎?
當你完整時,你不就繼承了地球嗎?

“「中庸」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它從均衡與平衡取得它的力量。 它不能以同一個價值或是限制被強加於所有的人身上。 它必須透過洞察而學習。 一個身負重任的人比一個責任較少的人,需要更多的資源,才算「中庸」。 「中庸」並不是祈求限制或遵從, 而是合理的祈求「一個人在平衡時更為完整」。 一個人所需要的事物是經由他或她能夠「愛」的事物而定的。 在「愛」的指揮之下,透過「中庸」,一切事物都會得到供應。”

「那些生活中庸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將繼承地球。」中庸是上主的經濟原理,也是賜福的經濟法則!」
Blessed are those who live in moderation, for they shall inherit the earth.’ Moderation is the economy of God, and the economy of blessing!

當他說這道理時,他也提醒我不要把「中庸之道」變成一個新的評判標準(new standard of judgment)。“一個人的中庸可能對另一個人來說太過分,而對其他人卻不足夠。在中庸之內也有動態改變的層面。中庸是平衡,但它並不是沒有內在活力或變化之靜態停滯的平衡。中庸有一定的進展成果,經由成長、波動、守恆、和分享來維持它自己。幸福是中庸的真實感受。

“在所有人事物當中尋求中庸。 我不只是在物質的積聚或是身體的舒適上, 也在你吃的食物上、以及在心智的追求、習慣、和工作上建議「中庸」。 當地球成為天堂時,經濟原理的標準將會是「中庸」的標準。 「當其他人挨餓時,某些人還在積聚錢財。」這將不再是常態。 當你學習到:

你所分享出去的一切事物都將以倍數增加, 並且成為你自己接受的基礎,分享將會變成一種喜悅。”
Sharing will become a joy as you learn that everything you share will be multiplied and then become the basis of your own receiving."

 

~ Love Without End

他有一顆蘇菲的心

我是跟他們的自我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