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會把光當成一種首要的生命力來源;而吸收和傳輸光似乎是DNA具備的基本功能。這種知識一旦普及,將會對各種領域帶來巨大影響,包括醫療、心理學等等,甚至能幫我們解決人類社會中的衝突。儘管我們還需要透過新的科學研究來進一步確證,但是那些反社會者似乎就是透過這種機制來吸收他人的能量。

        另外,因為此一機制的驅動力只是簡簡單單的有意識的意圖,所以,目前還沒有足夠的科學知識能探索這種現象,並將研究結果應用於日常生活之中。不過,即使我們仍不清楚其背後的運作原理,我們也能清楚看到它所造成的結果—就像在牛頓被蘋果砸到而發現重力之前,重力力一直在一默運作一樣。探討癌症成因的波普博士,早在一九七○年代就發現了DNA會儲存光子。波普博士發現,細菌、植物、昆蟲和魚類等所有不同的生命形態,都會將光子吸入到DNA中。在一些實驗中,波普博上甚至觀察到生物體之間會彼此交換光。比如說水蚤會發出光,而這些光會被牠周圍的同類所吸收。我們也可以在一些小魚身上看到這種效應。

        光子似乎一直受到某種智慧的引導,它們好像知道應該前往何處,從一個生物體轉移到另外一個生物體。此外,波普博士還發現,當他使用溴化乙錠(ethidium bromide)這種化學物質讓DNA分子解體時,會有大約一千個光子組成的光子流湧現出來,這意味著,每個DNA分子就像一根微型光纜,在需要為身體所用之前,光子一直以光速在DNA中來回運動。波普還發現,這些光子與我們的健康程度息息相關。在身體虛弱或生病的部位,DNA戶儲存的光子數量極少,甚至幾乎沒有。另外一項重要的發現是,在我們遭受壓力時,我們的DNA會流出更多的光,並很快變得暗淡。

由此可知,壓力對我們身體造成的損害,並不亞於抽菸。如果我們身體的某個部位需要被修復,我們的DNA會明顯地釋放出光子,讓這些光子去完成必要的修復及療癒工作。這個研究領域中,還有一位偉大的先驅是格蘭。瑞恩(Glen Rein),他是畢業自倫敦大學的生物化學家。瑞恩博士發現,我們能夠靠意識去控制別人DNA的光子儲存量。
帶有愛與養護意圖的念頭會創造出一種療癒效應,使DNA中的光子含量增多,而憤怒或具有侵略性的想法會使光從DNA分子流出。請注意,我們這裡所說的是取自於另一個人身上(胎盤組織)的DNA。

        瑞恩博士還發現,他的受試者們能夠有意識地控制他們對DNA的療癒。比如說,當他們有心想療癒那些取自胎盤組織的DNA樣本時,這些DNA就真的會被療癒。如果他們只是有個想法卻沒有將注意力集中在DNA上,那麼DNA中的光子數量不會發生改變。

~ Synchronicity Key: the hidden intelligence guiding the universe and you

愛是你的自性印記-愛是DNA共同譯碼

DNA療癒及啟動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