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我的計謀:入戲(認假為真)

這一 代人最流行一句話就是 ” The truth is out there ”(那兒有一切的解答)。 然而,真正的解答不在「那兒」,因為真正的間題不在「那兒」! 

        ”你對小我的每個答覆都會挑起戰火,而戰爭必會剝奪你的平安。然而,這戰爭中的對手根本就不存在。“

        翌日,曙光初現之際,我張開眼睛,驚訝地發現,竟然看不到個別的影像,好像什麼東西罩在它們上面,就如同一片無瑕的白色淨光檔在眼前,而那光明,比緬因州冬晨覆蓋大地的新雪還要純淨無染。 隨即,當我閉起眼睛,卻看到不同的景象,原先的白色淨光依舊在那兒,但大部分的光明都被成塊的醜陋陰影遮著,雖然我仍能看到光明,但一半以上都被黑暗吞噬了。困惑的我,再張開兩眼,那美麗迷人的白光又變得通透明淨;一閉上眼,那讓人不安的黑暗又出現了。我不知是怎麼一回事,通常我是睡得很沈的人,連強震都搖不醒我。

        蒙矓之中,我翻個身,又昏睡過去了,因此自己也不敢確定這一經驗是不是夢中一景而已。當我再度醒來,回想起這個經驗,迷迷糊糊中,我在心裡跟 J 兄說

      「我投降了,請告訴我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吧!」然後我試著放空腦子,有個念頭隨 之浮現:「跟我一起想吧!」

        我馬上恍然大悟,那白色淨光代表著我本具的純潔靈性,也是當我開啟慧眼時被喚醒的靈性;而那黑影則是埋藏在潛意識下的內疚。我繼續推想下去:「這黑影代表我心裡有待聖靈治癒之物,我需要跟祂 一起寬恕那些因著內疚而被我投射於外的一切象徵;一旦我完成這個功課,心中便會只剩下光明。」

        昨晚跟白莎和阿頓的討論內容,記憶猶新,再加上今早的體驗,當天下午,我便把上回借來肯尼斯的演講錄音用心聽了幾個鐘頭。初聽時,肯尼斯的演講一點都不吸引我,他的風格很像學院裡的教授上課,這也難怪,他本來就是一位學者。等我耐心地聽下去,聽他講到《奇蹟課程》深奧的形上原則,還有現實生活裡的練習及運用時,我感到他的解說極其受用。

        當天晚上閱讀〈正文〉時,那些宇句對我個人的意義立刻躍然紙上,讓我驚訝不已。隨後幾個禮拜裡,我也盡可能地練習寬恕,因為在那一段時間,我跟凱倫 的相處並不和諧,彼此很容易激怒對方,尤其談到經濟問題時。〈練習手冊〉 對我的幫助確實很大,我常把練習直接運用在凱倫身上。

        凱倫其實堪稱為賢內助,我們十一年的婚姻生活也還算美滿,而我對她最大的不滿是,她總有說不完的抱怨與煩惱,試了好幾份工作,沒有一個是她喜歡或報酬滿意的;我的小生意又收入有限,這讓我們的關係蒙上一層陰影。

        一晚,凱倫又在發難,連連埋怨她的工作和家裡的收支,我發覺自己並沒有像往常那樣對她負面的傾吐報之以批判的心態。反之,我有兩個異於往昔的感受,其一,我感到凱倫是在求助,是在渴望我的愛,於是她的抱怨落在我耳裡,意義便大不相同,字字句句,都成了一個期待別人瞭解的天真祈求。

        第二個新體驗是,我所看到的她並不是真正的她,而是我在自己夢中投射出來的一個角色,如此,我才有理由怪她破壞家庭氣氛,也找到了藉口來搪塞自己缺乏工作效率的老毛病。這些新體驗,扭轉了我對凱倫的態度,我們的交談變得風趣多了,晚上共寢時,也感覺更有情趣一點。大致說來,雖然我常常錯失寬恕的良機,但還算是大有進展。

        我等了將近四個月的時間,兩位高靈上師才又再度來訪,這四個月對我來講,實在無比漫長雖然我多次察覺自己跟這奇遇已經建立了某種「特殊」的依戀,也一再試著寬恕白己,但仍不免幾度煩躁,禁不住生出一種被遣棄的感覺。

        有時,我會安慰自己:「也許這是一個試煉,看看我有沒有寬恕的能耐。」於是我再度嘗試真心寬恕,但不是寬恕阿頓和白莎所做或沒做的事情, 因為那樣反而會把「錯誤」弄假成真。

”世界本身是個虛幻不實的夢境,《奇蹟課程》才會要求我們寬恕別人「並沒有做出的事情」,如此,我們眼中的錯誤才不至於愈演愈真 。當我開始從這一角度去想事情時,確實深深體會出自己是夢境的導演,而不是夢中的受害者。“

        一晚,凱倫去上電腦課,我打開第一罐啤酒,阿頓和白莎第五度出現在我的起居室。當我看到他們溫柔的笑容,才知道自己是多麼懷念他們,多麼渴望聆聽他們的話語。我放下啤酒,拿起茶几上的筆記本,打開答錄機。過去我曾為我們的樂隊錄過整場的表演,因此知道如何使用特長的錄音帶,免得我這兩位朋友講到一半,錄音帶就用完了。此後,阿頓、白莎與我三人都未提過錄音之事,直到最後一次的會晤。這回,連自己也感到意外地,我先開口了。

        葛瑞:「嗨,真高興看到你們,也感謝你們的光臨,我想,你們大概很清楚我這四個月來的經歷,還有我對你們的感激。」

        白沙:「當然,我們也一樣感激你,學生若不上道,不論我們傳授什麼,也是白費工夫。而你,老弟,已經開始運用我們所教的觀點了,相信你心裡已經有數,這不是一條容易走的路。只要你肯繼續學下去,就會明白,我們傳授的乃是「純一體性」詮釋真理的方式,這也是對《奇蹟課程》最正確的理解方式。不久的將來,達此水準的奇蹟教師會愈來愈多,而且會比我們客氣一點。目前,雖然仍有不少掛羊頭賣狗肉的奇蹟學員,將來的學員心境會純淨多了。」

        葛瑞:「你說,你不像未來的教師那麼客氣,那麼,我愛炫的靈修導師,你為什麼不客氣一點?」

        白沙:「你可聽過「一個巴掌拍不響」的說法,鬼靈精何況,你將來也是傳遞訊息的使者。時候到了,該有人重新為這娑婆世界定位了。還有一點值得你留意,等我們仔細剖析過小我的真面目以後,立刻會轉入寬恕的主題;有朝一日,你在寬恕方面更有經驗時,便體會得出,人與人之間的談話實在無需摻入這麼多的詼諧或嘲諷。當你不再耍弄這些花樣時,我們自然不會用這種調調來跟你應和。」

        「聖靈與人交流的方式是因材施教的,你的作風一旦改變,祂的方式也會隨之調整。我敢保證,凡是願以聖靈為師的人,必會朝著真理的方向改變,而不會老在改變小我門面上打轉。你此刻覺得我們對你過於嚴厲,但你遲早會看出,其實是你對自己過於苛刻,不敢面對內心的自我憎恨。這正是我們這次拜訪所要深入的主題。

        你話中也暗示了,我們對其他人好像也不太客氣,但是,我們已經再三向你解釋過,根本沒有所謂的「其它人」。只要你讓我們繼續解釋下去,總有一天你會恍然大悟,我們所說的話,句句用心良苦,絕對無意去批判那個根本不存在的世界。

        阿頓:「在我們拆穿小我的西洋鏡以前,先一起複習一下〈練習手冊〉中的一課,因為,等會兒我們開始揭小我的瘡疤時,難免會讓你坐立不安,所以先給你一點寬恕的觀念作準備,你才不會愈聽愈喪氣。同時讓你知道,確實有一種簡單的方式來化解小我的方法。我說簡單,未必容易,除非你已經是資深的靈性教師了。」

        你已經操練〈學員練習手冊〉六個月了吧!你練得不錯,只是在你的世界裡,一切運轉得太快,一不留神,你就會忍不住批判別人,這種情形,連資深的學員都在所不免。因此,讓我們問你一下,你若一絲不苟地活出這部《課程》的教誨,狀況會怎樣?我不是指你教奇蹟原則時的心態,而是指你把自己所教的用在自己身上的話………(放心,沒人強迫你去教別人任何事情的)。 我是在問,你若一字一句地如實操練每天的課題,並像 J 兄在世時那樣活出奇蹟精神,會有怎樣的結果?

        葛瑞:「你究竟要我複習哪一課,且要我句句認真地活出來?」

        阿頓:「非常重要的一課,我要你念一下第六十八課的前半段,讀到第四段的第三句就打住。剩下的,你日後可以自己複習。當你念時,同時想一想,你若這樣操練下去,結果會怎樣?對你心靈的平靜和內在的力量有何影響?這並不表示真有許多人如此操練,其實,大多數的人都難以做到;我只是問你,你如果這樣做的話,會有什麼結果?看到沒有,此刻你的心理已經情不自禁地開始判斷而且定罪了。許多人自以為很酷,與眾不同,其實他們的想法與行徑,你一眼就看穿了。《奇蹟課程》的目標即是訓練你的心靈有一天能夠由「情不自禁地批判」轉到「情不自禁地寬恕」。這個習慣一旦養成,對你心靈的益處是難以衡量的。」

        葛瑞:「這說法是否就像〈正文〉前面的「奇蹟凡例」第五條所說「奇蹟是種習性」?」

        阿頓「是的,只要你能如此習慣聖靈的思想方式,祂的真寬恕會逐漸變成了你的第二天性。何不現在就念一下這一課的前半段。我知道,你已經練習過此課了,但這回念時,再加強一下你的願心吧!」

        葛瑞:「好吧我的高靈夥伴!」


♦       愛內沒有怨尤

        被愛創造得像它自身一樣的你,是沒有怨尤的,且深知自己的真相。放不下怨尤,就表示你已忘卻了自己是誰。放不下怨尤,就表示你已把白己視為一具身 體。放不下怨尤,就表示你讓小我掌控你的心靈,並為身體判了死刑。你也許尚未充分意識到,放不下怨尤對你心靈的影響。 它好似硬生生地將你由終極根源那兒劈了出去,使你無法肖似於他。如此,你認為自己是什麼,就會相信祂也成了什麼,因為沒有一個人不把他的造物主想成像自己一樣。 只要你與你的自性一決裂,那依舊意識到自己肖似造物主的自性就好似昏睡過 去了,而那在睡夢裡編織幻境的另一部分心靈,則裝出一副清醒的模樣。

        “這一切真的都是因為你心懷怨尤而引起的嗎?一點也沒錯因為放不下怨尤的人, 已否認了自己是出自愛的創造,在他充滿怨恨的夢中,造物主顯得可怕萬分。”

誰會夢到怨恨而不害怕「祂」的呢? 凡是心懷怨尤的人,必會把「祂」界定成如同他們自己一樣;這就如「祂」把 人創造得像祂一樣,也會把他們界定成如同祂自己一樣。心懷怨尤的人,必會受盡內咎的折磨;這就如懂得寬恕的人必享平安,是同樣的道理。心懷怨尤的 人,必會忘卻了自己是誰;這好比懂得寬恕的人,必會憶起自己的真相是同樣的道理。如果你相信事實確是如此,你還會不甘放下自已的怨尤嗎?你也許認為自己不可能放得下這種怨尤。然而這純粹屬於動機的問題。

        白莎:「你可記得當年你戒煙的經驗?」

        葛瑞:「當然,十二年的煙癮確實難戒,但當時我抱著破釜沈舟的決心,因為我目睹父母死于煙癮後遺症的慘狀。他們抽了四十年的煙,怎樣也戒不掉我的戒煙可說是為他們戒的,當然對我自己也有好處。」

        白莎:「戒掉「怨天尤人」的毛病,對真實生命的影響,跟戒煙對你身體的影響一樣重要。身體註定是要死的,雖說,你真實的生命在天上,但你仍能在這短暫的一生享受平安與喜悅,這是讓你戒掉「怨天尤人」的毛病的真正動力。」

        阿頓:「葛瑞,有了這一動力,你有時仍會力不從心。某些挑戰來臨時,你還寬恕得了;但你若真心操練這部課程,必會遇到一些讓你無從寬恕或不甘放下的事,表示它鉤出了你內心的抗拒和潛意識的憎恨,而這正是你必須面對卻一直逃避的問題。你只要由小我的思想體系以及它的攻擊策略這一角度追究下去,便不難認出問題背後的真相。」

        葛瑞:「是否可以這樣說?我不願寬恕的,甚至不願追究的事情,正是《奇蹟課程》所說的「不可告人的內疚」與「秘而不宣的憎恨」?它們不過象徵了我對自己的嫌惡罷了。只因我存心把它們投射出去,問題才會顯示在外面。我若真想寬恕自己,允許聖靈來清理一下我的潛意識,我得甘願跟祂一起揭開這一秘密,看個水落石出,然後隨時寬恕。

當我說:讓聖靈來清一清我的潛意識時,我並沒有忘記,祂其實就是我,而且是我的較高自我或基督自性,也可以稱之為「實相」。

我知道,我心裡依舊執著的物質欲望,它們其實只是一些虛妄的偶像,藉以取代真理實相,這樣,我才能繼續追逐甚至崇拜那些偶像,更加相信它們真實不虛。」

        阿頓:「說得好,葛瑞,這就是為什麼《奇蹟課程》一心想要幫人認清潛意識下面的東西,否則,你哪有機會清除它們。一般人,尤其是追求靈性的善心人,大都不知道娑婆世界後面的陰謀,也不知道人心下面隱藏的怨恨大部分的人根本不想知道,只想得過且過。人們想過平安的日子,實在無可厚非,但一味遮掩小我而不知化解,是無法找到真正平安的。」

        白沙:「為此,以後別忘了,把平安與喜悅當作你生活的動力,這總比痛苦強多了!人們也許會說「我沒什麼痛苦」或是「我沒什麼罪惡感」,其實它們都藏在人心底下,隨時伺機而出。人們原本可以改變這一局勢的,何苦在此坐以待斃?」

        葛瑞:「因為人們害怕,也不想改變。」

        白沙:「是「小我」不想改變,J 兄曾這樣問過:「你寧願自己是對的,還是寧願自己幸福?」因為他知道你根本不想放下心裡的怨尤、偶像和誘惑。」

        葛瑞:「其餘的都好辦,誘惑最難面對。

        白沙:沒有錯。但,究竟什麼是誘惑?《奇蹟課程》一語道破:

不論何時何地,不論以何種形式,誘惑只會教給人一個課題。它企圖說服 「祂」神聖之子,相信自己只是一具身體而已,誕生於必死之軀體內,無法掙脫自己的軟弱,連自己的感覺都受制於身體。』

        我們何不仔細瞧瞧小我的計畫,看它的計謀是怎樣得逞的?下回來訪時,我們才好進入「真寬恕」的主題。上回我們已為你解釋了,小我利用你活出它的那一套思想體系,在你不知不覺中營造出一個新的(意識)運作層面。你被利用了,早已成了一個機器人,自己卻渾然不覺。現在是你索回自己真實生命的時機若要達此目的,你必須先摸清楚對頭的底細和伎倆才行。」

        「小我」確實稱得上一個傑作,我們先前已經說過,當你把天人分裂的信念投射到心靈之外的同時,你把自己也一併丟了出去,於是這個包含了你的身 體,還有各式各樣形體的娑婆世界便形成了。在此順便一提,你的身體看起來就像附著在你「身上」,其實它跟其它一切有形之物一樣,根本在你之外 。 只要是呈現於外之物,都同等的虛幻;所以你的身體不會比別人的身體更為真實或更為重要。不是嗎?

        人身其實與陰魂沒有兩樣,只是呈現的形式有所不同。陰魂也認為自己的身體是活的;其實,它所看到的,只是它想要看到之物而已;為此,J 兄曾 說:「讓死人去埋葬死人。」人們真的需要外援才可能認出真相而重返天鄉。你需要聖靈的説明,但聖靈也需要你的協助,只要你肯寬恕眼前所見的一切。

        當然,我不是要你藐視身體,我的意思是:學學 J 兄吧,別再賦予身體那 麼重大的價值了。他在《課程》中曾這樣說過:

        身體是小我的偶像;罪的信念賦予了它血肉,然後投射於外。心靈的週邊好似形成了一道血肉之牆,將心靈囚禁於那小小的時空範圍內,死亡不斷向它索債,只給它片刻歎息與哀悼的時間,最後以死亡來光榮它的主人。這庸俗的一 刻看起來好像充滿生命,其實盡是絕望,有如小小的荒島,乾結無水,朝不保夕。

        葛瑞:「《課程》中曾提到「平安的四個障礙」,第二個障礙即是相信身體的價值。」

        阿頓:「沒錯。那個障礙會直接把你引入內疚與痛苦的陷阱 。你該仔細地閱讀 「平安的障礙」那一節,去瞭解小我那一套是怎樣吸引著你的。你現在連痛苦和快樂都分不清了,因為罪、咎和痛苦對你的潛意識具有莫大的吸引力。你和所有的人都是如此,唯一不同之處,就是你已經意識到這一傾向了,你可以觀察它、寬恕它,最後,擺脫它的束縛。潛意識裡的罪咎雖然不至於讓人們痛不欲生,但隨時都在伺機折磨人們;絕大部分的人都在自作孽,自己卻毫不知情。」

        葛瑞:「就像飛蛾情不自禁地向火撲去?」

        阿頓:「一點也不錯,你該在班級中受到表揚。」

        葛瑞:「我就是那個班級嘛!」

        阿頓:「那就別再溜掉了。記住,人們下意識堅信自己冒犯了「祂」而被逐出天 堂,必會遭到天譴,這信念有時會以極醒目又戲劇化的方式呈現,有時則透過 比較隱晦的形式,就像你迷「紅襪」棒球隊那樣。」[譯者按:紅襪隊那幾年輸得很慘]

        葛瑞:「嘿!每個球隊都有不走運的一個「世紀」!」

        阿頓:「在我們繼續下去以前,你可有問題要問?」

        葛瑞:「……,我不知道。如果我問些題外話,會不會天打雷劈?」

        阿頓:「不會的,在整個宇宙和人類歷史上,根本就沒有天譴那一回事。」

        葛瑞:「那麼,我有一事相問。我已經動筆介紹你們的觀點了,雖然我覺得你們很酷,只是表達的語氣有一點兒自以為是;我的意思是,我可以看到你們的表情,聽到你們的聲音,感受到你們的善意,但讀者卻無此緣分,你們所說的內涵透過文字表達之後,可能跟我的臨場經驗會有相當的出入,那該怎麼辦?」

        阿頓:「用你剛才的說法解釋一下就行了。人們會記得我們有言在先我們會直言不諱的。我不妨趁此機會交代兩點我們「未說」的話我們從未說,《奇蹟課程》是通往天堂的唯一途徑;我們也不曾說,我們的說法是《奇蹟課程》的唯一詮釋。我們的詮釋只提供一種瞭解的脈絡而已,對某一群人可能有益,但未必合乎所有人的胃口。繼此聲明之後,不妨再叮嚀一次,我們來此純是為了幫你們節省時間。你 若真想要回歸「祂」,我們願你在尋找絕對真理的道上愈快成就愈好。我先前曾提過一次:「奇蹟把時間的需求降到最低程度。」我們來此正是幫你瞭解這種奇蹟的。日後,我們自會談到娑婆世界在聖靈眼中的目的,答覆你們心目中的生命 問題。我們說過,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的生活尋找意義與目的,《奇蹟課程》對 這一人生問題絕不故弄玄虛。我們不妨在此先仔細看看人間的火焰,再看清它 為什麼那麼吸引飛蛾!」

        白沙:「我們已經解釋過了,你眼前的娑婆世界不過象徵著你自以為與「祂」分裂的那一念,它會以不同的形式呈現;而你下意識個對這個分裂懷有極深的罪惡感與恐懼。等你發展出形體世界後,分裂之念總算找到機會投射出去,甚至還顯視在外面給你看。從此,你便能在外界找到罪惡的肇因以及害你不安的人,還有許多你自己想出來的讓你不能不害怕的理由。當然,其它人也跟你一樣,忙著把問題推到外面去,要你為他的不快樂負責。瞭解了這一點,你便不難在世界的每一角落看到這分裂之念加何上演的,潛意識裡的內疚又是如何投射到別人身上去的。小我設計了一群對立的人以及團體,為娑婆世界編出了整套的歷史劇,保證每個關係都會以某種方式凸顯出這一分裂主題。唯有已從夢中清醒的人,分裂之念才算正式結束了。

        即使在世間的結合關係下,分裂做舊存在其間。小我為了確保分裂,營造出種種「特殊關係」。我們先前說過,在二元對立的世界中,你有了「特殊的愛」與「特殊的恨」。到了這一地步,愛成了有揀擇性的,而非無所不包的愛了,因此,那已經不是愛,只是濫竽充數的「關係」而已。

        在你投胎之際,你立刻置身於某一家庭,這表示你已經跟其它家庭、階級、文化、種族、國籍撇清了闕系。就從這個人生起點開始,你在許多方面都已經「與人不同」了;即使在你自己的家庭之間、家庭之內以及家庭的份子之間,都免不了某種程度的競爭。在你家裡的特殊關係裡,不論你是親生的、領養的,或是寄養的關係,不論是好家庭或壞家庭,有愛心或沒愛心,家裡特殊關係給你的不是某種特殊的愛,就是某種受害經驗。

        每個夢到這個世界來的人,必然一開始便視自己為一具身體,而且是一具「與眾不同」的身體。受害與迫害的觀念必須透過有形的層面才顯示得清楚,讓你不知不覺地把自己藏在「遺忘之牆」後面的罪與咎,轉而投射到別人或他物上去。」

        於是,你的秘密罪行以及隱隱的自憎心結,如今都推到外面去了。你那存 心遺忘的心靈所投射出來的虛妄夢境,整個過程都被你壓抑到意識的底層。於 是外人,外界事件,你自己的身體,誤導的大腦,還有看起來罪孽深重的行 為,在你眼裡,一一成了恐懼之源;事無大小,皆化為天羅地網,且還層出不窮,逐漸累積成你所謂的一生。

        J 兄在《課程》中曾用你夜裡作的夢和白天活的夢作一個對照:彷佛是夢中人物以及他們的作為構成了這個夢境。你絲毫不明白,凡你造出他 們來表達你的心聲的;如果你明白了這一點,就不致怪罪他們了,虛幻的滿足感也會隨之消失。夢裡的這些形相一點都不曖昧。當你狀似清醒過來時,夢境 頓時消失了蹤影。

        然而,你尚未認清的是,夢的肇因並未隨著夢境一併消失。 你心中仍希望造出另一個虛幻世界。你似乎是醒著的,但你所經驗的世界,只 不過是你夢中世界的一個翻版罷了。你所有的光陰都耗在夢中。睡時的夢與醒 時的夢,只是形式上有別,僅此而已。它們在內涵上毫無差異。」

        葛瑞:「你是說在幻境中,人們將自己壓抑下去的內疚投射到別人身上,不只是他們無法意識到自己的行徑,更麻煩的是,由於外面那些人根本就不存在,所以人們只是在自己的潛意識中,不斷地將自己的內疚「垃圾回收」,讓它更加根深柢固,小我的國度就這樣愈形鞏固了。

        我想,這就是 J 兄為什麼會說:

「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因為你們怎樣論斷,必也怎樣被論斷。」(馬太福音 7:1~2)

這話一點兒也沒錯,人們的判斷其實都在為自己的形象定罪,於是自覺罪孽深重的小我,不能不生生世世地尋求解脫;整個人生夢境就是由這個內疚以及拼命想解脫的需求打造出來的。」

        白莎:「說得極好,老弟。別忘了,小我是挺陰險的。它在特殊的「愛的關係」 與「恨的關係」中玩投射的把戲時,知道適可而止,免得你忍受不了而不肯再 玩「內疚回收 J 的遊戲了。大部分的人都不願去看清這一真相;只要你敢正視一下,就會看見世間的愛含有許多「資格限定」在當中,你若不符合它開出的條件,那你的麻煩可大了。」

        阿頓:「現在,我們再談談小我在維繫這個幻相世界時的另一個拿手好戲。葛瑞,你既然在影藝界混過,你說說看,魔幻大師表演魔術時,通常是用什麼手法來矇騙觀眾的眼目?」

        葛瑞:「他在變魔術時,會把觀眾的注意力引到其它地方去。」

        阿頓:「正是小我是個不折不扣的魔幻大師,從你一生下來,它就給你堆問題,引開你的注意力(請再以鼓聲表揚一下)。這些問題通常都顯得迫在眉睫,但解決的辦法永遠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等著你去尋找。不論是牽涉到你個人的存活或是促進世界和平的高超理想,問題及解答永遠都在外面的世界或 宇宙那裡。不論你們談的是外星人的問題,或是小我最愛的懸疑或奧秘,這一 代人最流行一句話就是

” The truth is out there ”(那兒有一切的解答)

        “然而,真正的解答不在「那兒」,因為真正的間題不在「那兒」!”

但是人們老愛往「那兒」看,毫不察覺自己被小我矇騙了。《奇蹟踝程》 再次一語道破小我的伎倆它的指令一言以蔽之:「去找,但不要找到。」當你開始追尋時,表面看來,許多事情因著你的「追尋」而改變了,其實骨子裡什麼也沒有變,你那一團因分裂而起的內疚,依舊安然藏身於原處。我知道,有個早上你曾具體看到自己潛意識裡內疚的象徵,聖靈趁你熟睡時在你眼睛上動了一點手腳。」

        葛瑞:「呀!那經驗真不可思議,那個陰影讓人難以忍受,但是它後面的光明卻有一種鼓舞的力量,使人大感振奮,我現在總算明白什麼叫做治癒了。」

        嗯,讓我試著綜結一下,看看我對這部課程的領受是否正確?第一個層面是《奇蹟課程》的形上理念,也就是你上回所說的那一套,牽涉到知見的問題;第二個層面,屬於身體的層面,也是你現在所談的娑婆世界,也牽涉到知見的問題。兩者之間的不同處在於:我在第二層面所經驗到的一切,乃是心靈在第一層面的集體否定和全面投射所造成的結果,形成了眼前的一個時空宇宙,而且出現在我身外。

        那不過是因為我不想面對內心隱藏的內疚與恐懼,更不敢憶起上生而架設起來的自衛措施而已。因為我對上生畏懼至極,想盡辦法回避祂的臨在。問題是,這一切都被我壓抑到潛意識了,還跟它切斷了音訊。

        雖然恐懼依舊存在我心裡,但是讓我害怕的具體原因,例如痛苦和死亡, 如今都顯示在我外面了。事實上,我們真的可以這麼說我心靈裡的一切內涵,如今都象徵性地顯現在我的周圍,而且具體逼真,歷歷在目。難怪《奇蹟課程》說我是失心(mindless)之人,因為我確實失去了生命的記憶。

小我讓這種世界繼續運作下去的秘訣就是譴責(不論是暗地裡或公開的)、攻擊、定罪,以及繼續投射,然徒再不斷回收自己的內疚。這一手法讓我誤以為內疚已經消除了,問題已經解決了,其實我仍然緊緊抓著內疚不放,只是壓抑到潛意識裡而已,在那兒繼續惡性循環下去。

        白沙:「善哉善哉,老弟,你這一番綜結說得真好,我該在你額前貼一枚金色星星貼紙以示表揚。」

        葛瑞「對了,星星到底是五角形還是六角形?」

        阿頓:「別鬧了,那只是我們跟宗教人士開的玩笑而已。」

        白沙:「在此跟你透露個好消息,聖靈的寬恕能夠同時化解這兩個層次的小我,這就是所謂的救贖原則:當你寬恕眼前一切人事時,會同時化解你心靈層次的否定和投射傾向;而聖靈又能同時化解掉你心靈形上層次的否定和投射,還能把你跟整個分裂之念一併化解掉。』

        但是,這種寬恕需要你在經驗的層面去實踐,當然,你必須先瞭解《奇蹟課程》的形上理念,才可能知道自己究竟在幹什麼;不管如何,你的寬恕必須在現實生活中進行,也就是說,你必須踏踏實實地實踐,尊重別人,也尊重別人的經歷,仁慈地活出每天。糾正別人不是你的責任,只需幫聖靈清理一下你心中的妄念,隨時轉到正念上去;其餘的,就可以交給祂了。」

        葛瑞:「你是說,在這一層次,我若聽從小我的想法,就是妄念;我若聽從聖靈,則是正念。」

        白沙:「對,當你思考時,必須從「你是心靈」的立場出發,而不是憑著你的大腦或「你是一具身體」在思考。《奇蹟課程》的訊息一向是針對你內在的「抉擇者」而說的,也就是在小我跟聖靈之間作抉擇的那一部分心靈。這一主題,我們會在往後幾次來訪時談到,那麼,你就不會冤枉使力,而為自己省下好幾千年「從錯誤中學習」的迂回過程以及多生多世的輪回。這種心態一旦變成了你的習性,你必會驚訝地發現,一切竟然這麼簡單。」

        我們會把寬恕分成幾個步驟來講,它們最後都能融成一個心態,並且將你導向一個結局,那就是「祂」的平安」。我們已經再三強調,所有的人,包括 你在內,都是純潔無罪的。如果你從未跟「祂」分開過,你此刻所見的一切怎 麼可能是真的?如果你從未跟「祂」分開過,娑婆世界的一切對你的影響豈會 大於它對 J 兄的影響?」

        阿頓:「還有一點。你需要不斷提醒自己,小我要你不斷著眼於身外的事件,就是怕你看清了小我的那一套伎倆。《奇蹟課程》說了,你的不願面對,反倒保全了幻覺的存在。我們這就扼要地看一看小我思想體系的本質,我們無意嚇你,只是讓你明 白,不論它多醜陋,它不是你;你必須和聖靈一起看,才可能有這種心胸。

你一與祂合作,就不會掉到自己的妄念裡,而是由你的正念去看一切你不再是 「果」,而是「因」;你也不再是個孤軍奮鬥的人間孽子,你已經回到了真正的自己,也就是你的自性。

不必懷著批判或恐懼的心去看小我,它既不是真的,就沒有什麼好怕的,它只需你的寬恕,便會消失於無形。你若真要寬恕自己,也想寬恕別人,就不能不誠實地去看自己心裡是如何利用別人的,甚至到了趕盡殺絕的地步。但其實,那並不是真正的你,只是你潛意識中某部分誤把它當成自己而巳。

2019-02-22-高次元的活在當下

        順便一提,你應明白,一進入了時間的幻境之中,罪=過去,咎=現在, 懼=未來(不管是即刻的未來或是遙遠的未來,都毫無差別)讓我舉個例子,當強盜用槍抵住你腦袋時,你擔心自己大概死定了,這和你此刻擔心二十年以後的退休問題,外表上,好像是全然不同的兩種擔心,骨子裡其實是同一 回事;因為你害怕的真正理由是,你認為自己罪孽深重,會受到報應。然而,你若不相信小我那一套,你是不可能感到害怕的。你也許會想,不害怕的話,豈不會降低了做事的效率,甚至會降低了你在人世的「存活率」?你不妨自問一下,你什麼時刻作事的效率最高?是你害怕之時,還是不怕之時?

        你還該知道,恐懼、罪過、憤怒、內疚、嫉妒、痛苦、憂慮、不滿、報 復、鄙視等種種負面的情緒,都是同一個幻覺的化身。《奇蹟課程》早在後來 抄襲它的種種通靈書籍出現之前,就說得一清二楚了:

恐懼和愛是你僅有的兩種情緒。

        後來群起仿效的人們,雖然借用了不少《奇蹟課程》的觀點,卻沒有抓到它的基本精神。最常見的偏差大致有兩種。有些人試著把《課程》「俗化」,去掉宗教術語,這是行不通的,因為你若把「祂」的角色由書中剔除,你便錯失了「天人分裂的妄念」這個核心問題。另一類人採用書中觀點時,雖然保留了「祂」的角色,但在詮釋上卻落入了二元的思路,這也同樣行不通。因為二元論在本質上是不可能解決那唯一真實的問題。試問,你若相信「祂」不只創造了這個分立的世界,還予以認同,那又如何可能解決天人分裂的問題?這些人雖然投入畢生時間和精力去尋求解脫,結果不僅無法修正分裂,反而使分裂顯得更為嚴重。

        白沙:「好,我且先問一句,那個鬼鬼祟祟藏身於潛意織下的小我,它的本貿究竟是什麼?」

        葛瑞:「我一直在等你提出這個問題呢!」

        白沙:「鬼靈精,小我的本質是恨。雖然人們看到可恨之物都在外邊(有些人還會將恨合理化,甚至美化),他們尚不明白,那不過反映出人心「自我憎恨」 的事實而已你先前也說過這點了。你們看到世上的人彼此懷恨攻擊,相互殘殺;你們同時相信,對方只要逮到機會,也一樣不會放過你們。

        這種仇恨心態會透過千百種不同的形式呈現於人間,它可能單純到你對政敵的不滿,也可能是公司裡找你麻煩的同事,或是對你從沒有好話可說的家人,甚至是威脅到你生命安全的任何處境。其實,它們全是同一回事:你因為丟失了天堂而恨你自己,卻營造出一個世界,為這個恨找到種種藉口。你的內疚和不安如今都變到外面去了,而且一定會牽涉到某一個人。因為你認定,並非是你要拋棄心靈的平安,之所以如此,都是他們害的,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把內疚推到心外去了。

        其實,我們都知道,

除非你甘願放棄,否則沒有人能夠奪走你內心的平安。

     上面那種心態足以解釋今天的世界,也足以解釋無始之始天人之間恍若分裂的那一刻。問題是,你也慢慢信以為真了。為瞭解決這一問題,經過你的巧思安排,那些該為你負實責的人終於一一出現了,而且就在你要他出現的地方。」

        葛瑞:「你是說,那些找我麻煩的人……,是我把他們請來的?」

        白沙:「一點也沒錯,是你要他們出現在那兒的,絕無例外,他們只是你的代罪羔羊而已。你若能謹記這一事實,下回,如果有你看不順眼的人來找碴,你才可能咬緊牙根,跟聖靈一起去想,而後改變自己的心態。因為是你要他們出現 在那兒的,沒錯,一向如此,因為你需要如此。這樣,你才能矇騙自己,認為 自己並非有罪的一方(至少不像他那麼罪惡深重),如此,你的日子才混得下去,因為真正的罪人不是你,而是外邊那些人。」

        只要一掉入這個迷宮裡,你就不可能看出,其實自己無須過這種日子的,因為你本來就沒有罪,整個迷宮只是一個幻覺,只是在幫你抵制另一個幻覺而已。別忘了,你認定自己罪孽深重的念頭,埋藏之深,超乎你意料之外。你不能不加以防衛,否則,結果對小我而言簡直不堪設想───萬一真的在那兒看到了自己的罪咎,那該怎麼辦?所以你才需要營造出一個世界幫你掩飾這個恐布的真相。小我要你相信,那內疚簡直不堪入目,面對它,會讓你痛不欲生,它還會無情地引發一連串讓你難以收拾的後遺症。最好的逃避之計,就是把它投射到外面去。

    但你忘了,你送出什麼,就會收回什麼,更何況,你根本就沒有送出任何東西過。

凡是視弟兄為一具身體的,就等於視他為恐懼的象徵。他必會加以攻擊,因為他看到自己的恐懼立於身外,伺機攻擊,狂囂著要與他複合。不要低估了恐懼必然反射出來的強烈怒火。它憤怒地尖叫,瘋狂地張牙舞爪,想要逮住那製造它的人,將他一口吞噬。這就是肉眼看人的方式,而人原是天堂視為珍寶、天 使鍾愛有加、且為「祂」圓滿的造化。

阿頓:「根據《奇蹟課程》的教誨,我們知道,小我一直設法阻止你看清它的底細。小我高聲命你不要往內看,不然,你的眼睛就會照見自己的罪,「祂」也會打 擊你,使你失明。」

        J 兄隨後提醒你,小我真正擔心的還不止這事呢!

        你因著罪的關係而害怕往內去看,這種恐懼底下其實隱藏了另一種令小我戰慄不已的恐懼。你一旦往內看去,卻沒有看到罪,那怎麼辦?小我絕不會提出這 「可怕的」問題。而此刻提出這問題的你,正嚴重地威脅到小我的整個防衛措施,使它再也無法顧及你們之間的交情了。

        白莎:「別被最後那句話嚇倒了,J 兄絕無嚇唬你之意,反正小我恨死你了,就算它翻臉無情又怎樣?何況它遲早會跟你翻臉的。更怪異的是,你此刻只需體會一下,便會發現,那個恨你之物,並不在外面,而在你的裡面,且跟你形影不離。到了這一步,你既無法否認小我的陰謀,又不能再往別人身上胡亂投射,那麼,最後只剩下一條出路,就是化解掉它。

        葛瑞:「慢點,容我打個岔,如果我心靈的內涵(包括了自己的恨和咎)都象徵性地出現在四周,圍繞著我;而此刻的我又被困鎖在肉體內,大腦天生也只能往外看,那麼我怎會有機會往內看清真相?」

        阿頓:正是!這就是小我的圈套。你所有的經驗都在為幻境撐腰,證明它的真實性。你一對它下了判斷,它對你會變得益發真實,整個小我的思想體系也會一併鞏固下來了。答覆你剛才提的問題,就等於答覆了生命的全部問題:

『唯一的出路就是聖靈指出的那一條路 ──「寬恕法則」(the law of forgiveness)。時候到了,現在是你主動向小我挑戰的時刻了。』

        若要寬恕心裡的一切,唯一的辦法就是寬恕它投射於身外的一切。我們下兩回會深入解釋這個有趣至極的問題……至少,結果會是很有意思的。讓我們再重申一下這個觀念:

        除非你學會寬恕眼前所見的每一事物,否則你永遠不可能真正解脫,證入自己純潔無罪的神聖本性。不寬恕,便無解脫之日。

你們可能認為那些遁世避俗的人是些弱者,其實,他們大體的方向並沒有錯,只是還沒抓到正確的出離辦法而已。你不妨環視一下周遭,看看進入你眼底的究竟是什麼東西?不過是一連串的形象而已,那只是反映出你內心的恨與咎的一部電影罷了。雖然你也有看起來還不錯的人生片段,這仍是小我想要粉飾太平的伎倆,純屬二元論的花招。

        你在娑婆世界所看到的所有二元對立的現象,恰恰反映出你內在的分裂心態。於是你看到了善惡、生死、冷熱、南北、東西、內外、上下、左右、貧富、陰陽、愛恨、幹濕、男女、軟硬、遠近、消長、疾病與健康、光明與黑暗……可謂林林總總,無窮無盡的二元現象。

        這一切與「祂」完全扯不上關係,祂是完美的一體,從未創造出反面或負面的東西。世上所有的分別與分立,都是天人分裂之境的某種象徵而已。對立的圈套誘使你終日營營,苦心追尋別人眼中「較好」之物,無由體會出「好的與壞的其實都一樣的虛幻」這一真相,讓你的注意力始終盯著小我的把戲,永遠聽不到聖靈的答覆。

        小我存心將你誘入一場永無休止的戰爭,那戰爭永遠是對外打的,還故意地把它那套罪咎和恐懼心態投射到一個無解之處,讓你的戰役陷入狼狽的纏鬥中,永遠沒完沒了。

聖靈才是最後的解答,祂與那個幻化出整個娑婆世界的小我同時並存於分裂的心靈內,你當前的任務就是停止那永遠贏不了的戰爭,轉向心內那個「抉擇能力」之所在───也就是聖靈之所在。

        請記住,聖靈從來不曾活在世上的。試想一下,祂怎麼可能活在一個根本不存在的世界?

祂,活在你的心裡,也是你的問題與你的解答所在之地。

     轉向聖靈的思想體系吧!它對你百益而無一害的。記住,我們在此所說的不是世間的輸贏,那不是《奇蹟課程》的真正旨趣(雖然它也談到如何獲得靈感、接受指引那類事情)。關於那些具體問題,我們以後還會談到的。

        在人間,通常是情況最糟時,而不是情況較好時,你才會真正體驗到潛意識裡的內疚,感受到身體的痛和心裡的苦,有時還內外交攻,讓你這孤立的生命顯得意發真實。你在世上建立的涕泣之穀,乃是出自潛意識的內疚投射,目的就是要好好修理你。

        然而《奇蹟課程》有言活得心安理得的心是不可能受苦的;因此你唯一的出路就是聽信聖靈告訴你的真相你在「祂」眼裡絕對是清白無罪的。若非聖靈,你的處境確實是回天乏術,因為你的恨與咎會永遠深鎖在潛意識裡。你也該慶倖,聖靈絕頂聰明,小我根本不是祂的對手;你若加入祂寬恕的行列,小我也不會是你的對手的。小我早已意識到這個問題,所以隨時都在為它的存活擔憂;你若與小我認同,這份隱憂必會立刻掉在你的頭上。J 兄後來與聖靈徹底認同了,如今他與聖靈也已經無二無別。

        葛瑞:「你們也達到這一境界了嗎?我是為我將來的讀者澄清這個問題的。」

        白沙:「是的。但你的讀者不需要相信我們;不論他們相信與否,都能從我們這番話獲益。聖靈訊息的本身才是重點,而不是傳遞訊息的這個化身。連我們都不把自己投射出來的這具形體當真,豈會在乎別人不把它當真?」

        葛瑞:「我們的書會不會暢銷?」

        白沙:「別操心那類事情。不論結果如何,無須庸人自擾你不妨這樣想:《奇蹟課程》說,來到世間的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精神妄想症,否則他們就不會認為自己真的活在這兒了這觀點若是真的,那麼,就算你的書暢銷了,也不過表示你背後多了一群神志異常的書迷而已。」

        葛瑞:「好啦我只是開開玩笑而己。」

        白沙:「不要擔心別人的反應,即使他們把你的笑話當真,不論是誰,你既不用辯護,也無須患得患失,只管把書擺出去,別人若為此書的觀點而攻擊你,寬恕一下就好了。」

        葛瑞:「不久以前,我差點就脫口而出那個 f 字了。」【譯者注:美國罵人的粗話】

        白沙:「你現在有了一個新的 f 字,就是 forgiveness〈寬恕)。我們這次告別以後,你有五個月的時間可以好好修練「愛內沒有怨尤」這一課,但也別擱下〈學員煉習手冊〉,並且繼續研讀〈正文〉。記住,一遇到挑戰,就把「沒有怨尤」這個觀點發揮出來,每個奇蹟學員都有自己最受用的幾句話或幾個觀念,好幫他憶起自己的真相,而你的關鍵句就是「愛內沒有怨尤」。」

        葛瑞:「兩位,為什麼下次來訪要隔那麼久呢?」

        阿頓:「我們一再強調,這絕非一蹴可成的事,下下次還要隔八個月呢我們以前告訴過你,這類訪問會延續好多年,說得明確一點,總共要九年,最後幾次的拜訪,中間都會相隔一年。」

        葛瑞:「九年!你們莫非把我當成了低能學童?」

        阿頓:絕非如此,這是你一生的路如果你對它真正有心的話,可不是玩票性質的,你真正的轉化才剛剛開始呢!下一點功夫吧!別管時間的長短,那完全不重要。心靈是超越年歲的,因為時間只是一個幻相,你只需享受一下你在時間內的種種經臉就夠了。我可以保證,不只結果很有意思,連練習寬恕本身都會變成一件有趣的事,只是你偶爾還會有不想寬恕的時候。隨時記得這個奇蹟理念:

你無須改變任何人的心態,也無須改變世界;你唯一需要做的只是改變你對世界的看法。

     打個比方吧,你不必操心世界和平的問題,促進世界和平最好的方法就是學習寬恕自己,並且與人分享這一經驗。

        如果有一天世人都明白了,只有活出「寬恕法則」才能獲得真正的平安,那麼,外界的平安也會不請自來。不過,那並不是 J 兄《課程》的宗旨,它要改變的是你對夢境的心態。

        葛瑞:「提到夢境,我在練習《課程》以前,從來不曾作惡夢。然而最近的夢裡盡出現一些怪異甚至恐怖的影像,它們像是故意顯現給我看,但不知為何,我看到那些玩意兒,心裡一點都不害怕。」

        阿頓:「你比照一下,它們像不像傳統宗教書裡描繪地獄的圖片?」

        葛瑞:「對有些影像還挺逼真呢!」

        阿頓:它們確實很恐怖,而每個人看到的影像又不盡相同。其實,書裡描繪的或夢中看到的,都是由你潛意識的內疚浮現出來給你看的就你的情況而言,算是一種釋放。如同藝術家一樣,他們透過畫筆表露了內心的恐懼,至於你, 那些恐懼、內疚和自我憎恨已經無須隱藏了,因此呈現為某種意象。又因你操練〈練習手冊〉的寬恕已有相當時日,舊有的思想體系逐漸被寬恕、被釋放, 而交托給了聖靈,你才沒有被那些恐怖意象所嚇倒。何況當時你有 J 兄在旁,你的「正念」知道他在你身邊,那一部分的你也知道自己在作夢,沒什麼好怕的。

        當你所有不可告人的罪過和憎恨一一受到寬恕以後,覺醒之日便不遠矣。那時,不論你看到什麼,或經歷什麼,或身邊出現怎樣的人,你都知道沒什麼好怕的。每個人看到的影像有所不同,但你很清楚,即便光天化日之下,在所謂的現實世界裡,一樣會出現可怕的影像,全都是小我「恐懼──罪咎──死亡」那套思想體系的表露而已,都不是真的,故也沒什麼好怕的。影像終究只是影像,不論它出現在何時或何處。

        白沙:「你在惡夢裡所見到的影像,典型地表達出小我思想體系存在於潛意識內的本質。你知道,潛意識的東西遠比意識層面的可怕多了,小我就是這樣隱藏自身及其陰謀的。你在周遭所看到的一切投射,都是由潛意識幻化成的,你在娑婆世界不時看到的恐怖景象,比起它那更為恐怖的思想源頭,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由於你所看到的投射景象,基本上是一種防衛指施,因此,你可以這樣說,娑婆世界之所以能夠存在下去,是因為它跟你潛意識埋藏的東西相比,還算是可以忍受的。這個充滿了謀殺與自殺的世界,對某些人來講,確實苦不堪言,但若跟潛意識那藏汙納垢的深淵相比,簡直像是在花園裡散步。既然你已經看到過自己內疚所呈現的象徵,你不妨描繪一下吧!」

        葛瑞:「它會讓我立刻想到醜陋、可怕、邪惡、殘忍、折磨……這些字眼。」

        阿頓:「形容得真好,道出了每個人潛意識的本質,只是他們毫不自覺而已。在人們把自己交托給聖靈以前,這都是潛意識的常態,它的可怕,象徵著你與 「祂」的分裂,你冒犯了祂,「祂」之子自認為犯下了滔天大罪,必會遭到死 亡的懲罰云云。這令人難以承受的內疚逼他付出痛苦的代價。你眼前的世界雖然有時慘不忍睹,奇怪的是,比起人們基於內疚而認定自己必會遭受的慘烈下場,世界還算是一個不壞的出路呢!」

        葛瑞:「對於謀殺或自殺的人來講,這怎麼可能算是一種出路,難道不會加深他們的內疚嗎?」

        阿頓:「不別忘了,內疚不過是人心中的一個念頭而已世間的行為本來就不可能產生真正後果的。殺人及自殺的行為確實會造成內疚的回收和迴圈,甚至還有變本加厲之勢。謀殺或自殺的人通常已經把死亡當作最後的出路,害人的人其實恨的是自己,雖然他們已把恨投射到別人身上去了;殺人其實也只是一種變相的自我毀滅的行為而已。

        我們先前說過,你對別人的恨,骨子裡是一種自憎的表現,因此,每個罪犯冥冥中都會期待自己被捕,表示受到報應。而且,你也別忘了,即使大部分的內疚會投射到別人身上,一樣也會投射到自己虛幻的身體上,因為我們說過,身體也早己被人們視為心外之物了。

        這種自憎心態會透過種種的變相方式呈現出來,例如「藉用員警的子彈自殺」的手段,人們故意向員警開槍,因為他們知道這樣一來准死無疑。這類人不論用什麼形式自殺,都是為了結束那忍無可忍的內疚之苦;然而,事實上,他們潛意識裡的內疚不會因為自殺而減少分毫的。

        自殺只能結束這一世的生命,解決不了那未了的心結。死亡不是出路,真寬恕才是你的出路。《奇蹟課程》這樣說了

「人不是靠死亡脫離這世界的,而是靠真理所有的人都會知道這一真理的,因 為天堂不僅為他而造,並且等待著他的歸來。」

        白沙:「你該知道,不僅你不想去面對潛意識裡那可怕的內疚,你的小我更是驚恐萬分,深怕你一日成功了,改變了自己的心意,那麼它那獨立的個別身分就無從立足了。因此你需要具備相當堅強的意志力,一邊觀察它的運作,一邊還有勇氣承認小我的思想體系確實存於自己心內然後允許聖靈幫你化解小我,也就是寬恕你眼前種種象徵性的人與事,兩者是同一回事。」

        葛瑞:「你是否會具體指導我該怎麼做?雖然有〈練習手冊〉的導引,但仍需要你拉我一把!」

        阿頓:「我們能夠教你的一切都已記錄在這部《課程》裡了,我們只是幫你整理出這部書的重點,方便你運用於現實生活而己。當然,我們答應過你,不會只給你一套理論,還會教你如何處理眼前的問題。」

        葛瑞:「但願如此,因為我難免會有疑慮: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夠不再怨怪別人?不再判斷、定罪或攻擊他人?覺察自己每個負面思想,而且還要隨時寬恕?再也不聽信自己生氣的藉口?老兄,這恐怕要等到我成了聖人才有可能。」

        阿頓:「葛瑞,你本來就是聖人,只不過還不自覺而已。至於你認為一般世人不太可能達到《奇蹟課程》的高標準,那就錯了,你自己也曾引過《奇蹟課程》 那句「奇蹟是種習性」,你慢慢修下去,便能體驗下面的話一點也沒錯憤怒的藉口是絕對無法立足的。攻擊也是毫無理由的。擺脫恐懼必須由此開始,也是在此完成的。為什麼這事如此重要?因為不論你在念頭上怎樣攻擊別人,或別人怎樣用言詞或行為來攻擊你,你得救的關鍵就在下面幾句話:救恩的秘訣即在於此:

       『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對自己做的。不論攻擊化身為什麼形 式,此言不虛。不論是誰在扮演敵人及攻擊者的角色,此言不虛。不論外表上 是什麼原因使你飽受痛苦,此言不虛。你若知道自己在作夢,你就不會跟著夢 中的角色起舞。任他們變得多麼可恨、多麼兇暴,一點都影響不到你,只要你已認清那只是你的夢而已。

        是的,只要你開始評斷夢中的角色,就等於把夢境弄假成真;不論你認定自己需要贖罪,或別人該去贖他們的罪,甚至暗中希望他們受到報應,你都掉進小我的圈套了。 你一旦把內咎當真,還為它贖罪,就不可能除去它了。這是小我的伎倆,它不 僅不想除去它,反而火上加油。小我相信經由攻擊而得的救贖,它全力擁護 「攻擊即是救恩」這神智不清的觀念。』

        它繼續說:因此,根據小我的教誨,沒有人能擺脫得了罪惡感。因為攻擊會把罪惡感弄假 成真;它既成了真的,就再也沒有辦法克服它了。

        葛瑞:「你是說:不勞「祂」來寬恕我們,只要我願寬恕別人,不再攻擊別人,我就已經寬恕了自己。如果我還在心裡評斷別人,即使一句話也沒說,什麼事也沒做,批判的念頭,就等於攻擊;為此,我必須隨時監視自己所有的起心動念。不論我在攻擊或寬恕,其實都是針對自己而發的,因為外面那些人並非真的存在,他們只是反映出我內在心思的某個象徵而已;同理,我也只是集體意識裡的一個象徵罷了。世界不需要「祂」的寬恕,人們只需寬恕眼前的有形事物,自己就已受到寬恕。」

        阿頓:「正是,《奇蹟課程》講得再清楚不過了: 「祂」不用寬恕,因為祂從不定人之罪。必須先定人之罪,才有寬恕的必要。 這個世界迫切需要寬恕,只因這是個充滿幻覺的世界。因此,寬恕的人就等於 將自己由幻覺中釋放出來;凡是不肯寬恕的人,便是聽任幻覺的束縛。正如你 只能定自己的罪,你也只能寬恕自己。雖然「祂」不用寬恕,祂的聖愛卻是寬 恕的基礎。雖說你不需要「祂」的寬恕,因為祂從未定你的罪,但你仍能隨時「上達天聽」,也就是與聖靈相通。祂會這樣對待你的罪咎:聖靈驅逐它的辦法,只是平心靜氣地認清它根本不存在。我們往後的拜訪,還會進一步闡釋其中的深意。」

        白沙:「目前為止,你大概還無法全面看清「真寬恕」的種種益處。沒有人要求 你分分秒秒都能立刻寬恕,你大概也做不到。有時,只要寬恕兩天前或半小時 以前的事情,就不錯了。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人,尤其是這個時代,到處蔓延 著「憤怒」的瘟疫,想要不捲入那個漩渦,還真不易呢!連兩千年前的 J 兄,有時都難免會跟身體認同,但他終究不愧是一代宗師,很快就寬恕而且超越了。至於你們,反正時間只是一種幻相,所有記憶中的、眼中所見的,與外界的種種形象,也都是同回事,你隨時都可以寬恕過去的事件,即使有待寬恕的人早已不在人間。

        葛瑞:「你是說,我與父母的一些未解的過節仍有寬恕的機會,只要寬恕了我過去對他們所說的話或所做的事,對不?」

        白沙:「一點也沒錯。你必須寬恕自己,這和你必須寬恕別人一般重要,否則,你不可能真正體驗到,身體的存在與否原來是如此無足輕重。我們說過,你的身體不會比別人的身體更真實或更重要。說到身體,我們得提醒一下輪迴的問題,免得我們的談論會讓人把輪迴當作真實發生的事情,其實,它跟所有的事一樣,只是場夢而已。外表看來, 你投胎到一具身體內,也切身感受到自己是一具身體,但《奇蹟課程》卻告訴 你,你所見的一切,都不是真的。親愛的老弟,我相信你對「人生如夢」的觀點已經不那麼陌生了。」【作者按:當阿頓首次提及「娑婆世界只是一場夢」的觀點時,我拒絕接受這一說法,因為那跟我的經驗完全不符合。但阿頓與白莎 都曉得,我早在一九八 O 年間就讀過莎莉麥克琳的書《危險的立場》(Out on a Limb),她引用了《托爾斯泰書信集》(Letters)中發人深省的一句話。那種天問似的說法,深深觸動了我的心。我那時並不知道,諾斯替派的華倫底奴斯學派早就有此一說了:

我們在世的生命,由生到死,包括所有的夢想在內,本身不就是一場夢?我們把它當成真實的生命,從不懷疑它的真實性,只因為我們對另一個更真實的生命一無所知。」

        葛瑞:「這個觀點雖不陌生,我也曾有過幾次類似的體驗,只是,大多時候,我真的感覺不出自己是在作夢。」

        阿頓:「放心,你會有愈來愈多如夢如幻的體驗的;但你如果想要經常有這類體驗,而不是偶然幾次的浮光掠影,必須在寬恕上頭多下功夫。」

        葛瑞:「你能否多講一點小我如何在世間施展計謀的話題?好讓我知道該在那個節骨眼上特別留意,因為你說過那是一種圈套,不是嗎?」

        阿頓:「是的,小我不但認定你已經跟「祂」分裂了,而且還在人間一再為你重 播分裂的幻相,讓你不得安寧(這樣講已經算是很客氣了)。平時,你活得好好的,突然冒出一些小事,立刻讓你心煩意亂,這不是常有的事嗎?這類狀況,無關乎事情的大小或輕重,只要能攪亂你內心的平安,即使是芝麻小事,一樣象徵著你心目中「天人分裂」的那個根本心結。不論這事是以哪一種形式呈現,發生於何時,都會把你帶回人類原初的那 一刻:你在天堂裡活得好好的,突然開始煩惱起來,首次感到自己與「祂」分開了,這是世界一切煩惱的源頭。在人間夢境裡,你的煩惱似乎都兜繞在你認為是自己的那一具身體上頭打轉,其實,連這種「自我認同」,基本上都出自這一分裂的妄念。」

        葛瑞:「就像愛默生在他的〈詩人〉一文所說的:「我們都是象徵,住在象徵裡。」」

        阿頓:「沒錯,那句話確實出自愛默生《論文集第二輯》裡的〈詩人〉那篇文章。沒想到乳臭未乾的你還挺有見識的呢!」

        葛瑞:「多謝誇獎,我會記得把你的讚美加入我的履歷表裡。 阿頓:等我們下回來訪時,還會詳細地解釋《奇蹟課程》「只有一個問題,故也只有一個解答」的理念。讓我們再回到小我的陰謀吧!世界上層出不窮且錯綜複雜的問題,讓你活得如坐針氈:罪惡感、挫折感、無聊、害怕、自卑、不安、生氣、孤獨,活得怨氣沖天,不是瞧人不起,就是委曲求全等等,可說都是小我千方百計的傑作,它想盡辦法激起你的情緒反彈,與它共舞。不論出現哪一種情緒,基本上都是一種「分別判斷」,只要你一作出那些判斷,就等於在為小我的世界背書,同時也鞏固了分裂的幻相及幻相中的一切。

        在它的劇本裡,當然少不了「三世」的時間觀念(我們以後再談時間的問 題),小我為那分裂幻境絞盡腦汁,寫出千奇百怪的劇本,確保人間的衝突永無止息之日。當然,它也不忘穿插一些美好時光,在好壞對比之下,將人生展現得更加真實。其實這樣的苦樂交替,不過是另一個二元論的把戲而已,儘管真實的你是不可分割的靈性。此刻,我們舉幾個例子讓你明白小我是如何把你帶入「分裂」的人生信念裡的。

        白莎:「簡而言之,就是你對眼前事物的回應和反彈,把天人分裂的經驗弄假成真了;你的人際關係以及彷佛專門為你量身訂作的人生困境,全都在顯示你弄假成真的過程。而且,那還不限於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連你冷眼旁觀的事件也包括在內。例如:別人的人際關係問題,甚至你在電視或網路上所看到的新聞。就以飛機失事為例,還有什麼能比這意象更貼切地象徵著人類「掉出」伊 甸園的經驗(The Fall)?又如,要兒離開安全溫暖的母胎,硬被推到世界來,不正象徵著人類脫離「祂」的痛苦記憶嗎?當子彈、利刃、雷射槍、弓箭、長矛,甚至荊棘冠冕刺入人的肌膚時,肌膚會作何反應?」

        葛瑞:「它會裂開。」

        白莎:「地震時,那支撐著你一生夢幻的大地,又會如何反應?」

        葛瑞:「地面會裂開。」

        白莎:「遭人遺棄的嬰兒或小孩,分裂的感覺更為慘烈,這給了孩子一輩子怨恨父母遺棄的最好理由,他們可以理直氣壯地把潛意識的內疚投射到雙親身上,讓小我不禁手舞足蹈,竊喜不已。這類例子實在不勝枚舉,然而說來說去……」

        葛瑞:「是的,它們全是同一回事。」

        白莎:即使在疾病現象上,隱藏於潛意識的攻擊念頭也會具體顯現為人體細胞的彼此吞噬,形成癌症或其它各種疑雖雜症。你一生的每個階段,童年期,學生時期……,以及過去幾十年的每一個經歷或每一種職業,在在顯示出人們「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把戲。這樣的一生必然衝突頻頻,如實地象徵出人與人的分立。如果你命大的話,你的國家不會陷入最典型的衝突——戰爭中,但沒人敢做此保證。即使你活在所謂的太平盛世從繈褓到墳墓,依然有數不清的衝突和暴力隨時等候著你。你不僅會和立場不同的人結下「特殊的恨」的關係,你也能建立「持殊的愛」的關係;但不論是愛是恨,一定與我們的身體脫離不了關係。我們曾引用 過《奇蹟課程》的說法:身體不過是罪咎之念化身為血肉,然後投射于外而形成的,好似一道血肉之牆,把心靈禁錮起來。你想要的豈是這一種愛?聖靈的愛則會對你說身體無法分開你們,透過寬恕,重新結合吧!你和弟兄姊妹才能重歸一體,重歸無限。就一般情形而言,你若決定在形體層面與某人結合,充其量,你只是順從身體的本能去做它本來該做的事情,並沒有什麼難能可貴的,只是,如今你已漸能懷著寬恕之念去愛人,聖靈必與你同在。」葛瑞,在你的人際關係裡,當你與人交惡時,會有那些特徵?」

        葛瑞:「我們分道揚鑣。好了,我懂你的意思了,你是說外面什麼人也沒有,所以最好還是轉向自己的心內。唯一返回天鄉的路,就是寬恕外在的一切,因為被你寬恕的那些「外」物,只是自己內心投射出去的象徵而已。」

        白沙:「沒錯,我們還會為你詳細解釋該怎麼去做。我們已告訴過你,將來的訪問會愈來愈短,理由之一:聖靈的答覆比小我的問題單純多了。《奇蹟課程》之所以寫得這麼長,只因真理本身雖然單純而且一貫,你的小我卻不簡單,需要一步步化解才行。」

        葛瑞:「這點我絕對認同,但我還是百思不解,人類這麼壯觀的心理劇怎麼由一個無形的觀點轉化成一個有形世界的?我是說,如果一切都有預設的藍圖,那麼宇宙間註定要發生的事情,豈不是就像鐘錶那樣準確地運作?」

        白沙:「這問題相當複雜,有趣的是,你以鐘錶作為比喻。是的,宇宙確實像一個上緊發條的鐘錶,更確切比喻說,宇宙就像一個上緊發條的玩具。姑且用你們的太陽系作個縮圖,以所謂的「自然界的能量」為例,稍微解釋一下吧!雖然太陽系的現象不足以涵蓋字宙整體的運作,但至少讓你領會一點小我營造幻境的本事。能量,也可稱之為「氣」,亦是一種幻相,我們可以從氣的運作看出小我是如何把這一出心理劇從「無形的念頭」轉為「無形卻可測量」的形式,然後再轉為「有形可見又能經驗到」的具體事物。

        這其實是同步發生的,但為了便於你瞭解,我們必須採用一種直線性的解釋方式。打個比方吧!假如你能從月球和地球正中間的外太空回望地球,你就會看到「氣」的存在,看到整個地球裹在電磁性的「氣團」裡,那股「氣團」沖著它來,又越它而去,那是從太陽所做發出來的巨大輻射流,這股氣流變化不已,陰陽交替,設法維持某種平衡。因著太陽輻射不斷的變化,這股「氣」也隨之變化。你若再由外太空仔細去端詳太陽,會看到許多漩渦狀的太陽氫氣海。很少人知道,這氫氣海跟地球上海洋的變動極其相似。

        地球上海洋的潮汐是隨著月亮的繞轉而消長的,太陽氫氣海的潮汐變遷則來自於太陽系中所有星球之間的吸力和拉力,甚至整個宇宙的影響,因為宇宙萬物都是聲息相通的。這就造成太陽氫氣海的潮汐、太陽黑子以及太陽的其它現象,左右著太陽輻射的流動方向,經由太陽風或直接由陽光,以「微粒子」的形式噴射到地球。

        這變化不已的輻射流,受到整個太陽系(包括地球和月亮在內)運轉所左 右,造成你們地球四周「氣」的變化,並將電磁場傳送到他球的每一寸空間。你的肉眼雖然看不見這些「氣場」,其實它們無所不在,你每天都在這些「氣 場」裡行走生活。

        你的一切(包括你的決定以及所有的後續發展)都受它們變化的牽制。它們只是出自全然不同層次的「念」,化身為「氣」的形式,唆使活在這一層次的你如何去想。你的所作所為都是隨著你的想法而起的,有時甚至就像生理反射一般地激烈反應;而這就是你所見到的每一個有生命或看起來無生命之物背後所謂的「真相」。

        再舉個例子吧!你想一想,一隻小雁子在南美洲的上空飛得好好的,怎麼會突然知道該回頭了,再飛個幾千里的路,每年都在相同的時節回到加州?

        葛瑞:「有些人認為這是神的傑作,有些人會說是本能或本性使然;你卻說,有個遙控器在後面主使著候鳥的遷徒?」

        白莎:「可以這樣說,不只是鳥,你也是如此;但請注意一下「遙控器」的「遙」字屬於相對性的字眼。我們真正要說的是,那些決定來自心靈另一個全然不同的層面,那是非時空性的。根據你的經驗,你的決定好似都是出於此地,其實不然,它不是出自人的腦袋,就像候鳥也不是靠那個「鳥腦」決定遷徒的時刻與方向的。

當我們說,你們活得像個機械人,絕不是說著玩的。你跟它唯一不同之處,就是寫程式的不是別人,因為根本沒有「別人」存在,是你自己的「預設程式」決定了你在此地的命運。你早已跟小我約法三章,這與「祂」毫無關係,因祂是不談條件的。寫程式的人就是你那整套小我體系,它不斷送信號到你的腦袋裡,而大腦 只是一個硬體設備,它把這訊息轉告身體(即電腦主機),指使你該怎麼去作、怎麼去看及怎麼感覺。

        你目前經驗到的一切,不過是電腦螢幕上呈現的景象:你活在此地,與 「祂」分裂、又與弟兄姊妹分裂、你根據分裂之念活出你的人生、那二元分立 的心念所到之處都無非是衝突。你的弟兄姊妹所做的一切,其實全是你暗中指 望他們做的。《奇蹟課程》早已為你一語道破了小我的居心:你可知道,這都 是你要他們為你這樣做的!連外太空電磁場的變化都能左右你看事情的心態。我們可以這樣說,你之所以能夠看到某個東西,不過表示它正好出現在人類視力所能接收到的電磁波的某一片斷層面而已。」

        葛瑞:「嗄?」

        白莎:「總而言之,你的種種決定並不是真的在此作出的;自從你同意小我的協議以後,所有的決定都出自那一層次。若要擺脫這個爛攤子,唯一之途,就是回歸你的「正念」之心,用聖靈的詮釋去看待眼前的事物,不再聽信小我的銓釋,只因它一心要把你囚禁在它的劇本裡。你在此的整個經歷不過是重播過去的錄影帶而已,只要記住這一點,必然有助於你瞭解生命的真相。我再問你, 電腦檔案和資料是怎麼儲存下來的(包括存到磁碟片)?」

        葛瑞:「靠電磁線紋(electromagnetic strips)?」

        白莎:「它具有多種功能。我們初次來訪時曾提過:你們這一生存層次的種種發明,通常是在仿效心靈某一種功能。你認為此地的你充滿了自由意志,能夠決定自已經歷的事情;事實上,一切早已發生了,你只是在播放已經錄製好的錄影帶,一邊看,一邊聽,還一邊認為這全是真的,全是出於你此時此地的意願或運氣。你絲毫不知,這一切早在另一層次為你預設好了。」

        葛端:「那我何苦還在世界上努力?」

        白莎:「有兩個理由,第一,這個體系雖然已經定案了,但每一生仍能為你開啟不同的人生場景,你在每一生的夢境裡會作不同的選擇,然後領受一些不同的經驗。但你若不把聖靈的思想體系帶入生命中,便無法化解潛意識的內疚、跳脫小我的體系。這就有一點兒做「多重選擇的人生劇」;你若作出不同的選擇,會為自己 開啟不同的人生場景。例如:你做了某個決定,找到一個女朋友,過得很開 心;但你也可能作出另一個決定,結果你們鬧翻了,讓你痛苦不堪;你甚至還可能為了在人間體驗不同的結果,而不斷重活同一世的經驗。容我再提醒你一次,它們都不會把你領到你真正想去的地方,它們存心將你困於原地,要你追求一些暫時的慰藉。

        第二個理由,它道出了何以你應在「抉擇」上好好下一番功夫,為什麼你應回歸正念之心,放下小我,選擇聖靈。因為,唯有如此,你才能到達你真正想去的地方。即便在夢境裡,寬恕也能給人許多意想不到的福利,有些福利你們根本完全無法意識到。例如:有個人謀殺了他的妻子,或是另一個人謀殺了她的丈夫,結果一方死了,另一方終身監禁或被處死。如果他們懂得寬恕,而且了知沒有人是殺得死的,你想想,這一番體會,在你們這個生命層次上會產生如何的變化?

        葛瑞:「一切都將翻案了但人們大概作夢也不會想到可能如此。」

        白沙:「沒錯。那只是一個極端的例子,我想說的是,在你們有形世界裡,寬恕能夠改變上千種的人生場景。你們只是不明白寬恕遠比不寬恕能讓你們活得更像個人樣。為此,你必須信任聖靈,祂真的知道什麼對你更好。你該好好照料的,是那顆能作決定的心,千萬別低估了這事的重要性性。《奇蹟課程》所要鍛煉的正是你的「心」,把自己的心管好了,你便有能力消除身體的痛苦。這一點,我們留到日後再談。」

        葛瑞:「你知道,有一次我開車在某處巷弄,有個傢夥緊貼著我的車屁股,他的車幾乎都快碰到我的保險杆,我惱火得很,但又不願加速擺脫他,因為巷弄裡孩子很多。就在我幾乎要豎起中指咒駡他的一刻,我想到了《奇蹟課程》,決定不做任何反應。過了幾條街以後,他就左轉到其它路上去了,麻煩就此結束。事後想起來,如果我真的豎起中指,而他手邊也正好有一把槍,那我們不就幹起來了嗎?搞不好,我已經命喪街頭了。」

        阿頓:「沒錯!但也別忘了,那部車裡的弟兄,只是象徵你當時的心態而已,包括了你對其他生活層面的不耐或不滿,然後透過他的不耐煩而呈現出來。你跟我們一樣心裡有數,當你在做股票交易時,如果沈得住氣的話,現在已經是百萬富翁了。你和那位弟兄都把分裂當真,所以才會顯得那麼急躁煩悶,你們都抱著「愛拼才會贏」的心態,奮力前沖,好向老天證明自己是對的。因此,你會在弟兄身上看到自己的錯誤及內疚。幸好,就這事件而言,你在心念和行動兩個層次都做了正確的決定。一般來說,只要能帶來和平結局的決定,都不會錯到哪裡去;除非你身體遭到傷害或死亡的威脅,你當然有權反擊,或是想出更好的脫身之計。」

        葛瑞:「我大概不該把他當成一個混球,對吧?」

        阿頓:「沒錯,我親愛的小混球,J 兄在這部《課程》中如此勸你你如何看他,你就會如何看自己。」

        葛瑞:「懂了!喔,差點忘了說,某些人認為星象學有時候還挺管用的,而你剛才對太陽系和氣的說法,正好解釋了那些人為何那麼相信星象學。」

        白莎:「是的。但星象學不夠準確,我們為你解釋的那一套原則才保證精准,因為它清楚披露了小我為宇宙所制訂的因果原則。星象學、命相學或種種卜卦法,偶爾也能跟小我的劇本相呼應,但它有時准,有時也不准,因為小我劇本的一個特點就是讓它的故事後果不可預期,否則,所謂的「機率」便無從立足有了機率的存在,小我的劇本才會不乏驚悚、懸疑以及炫人眼目的高潮。」

        葛瑞:「這一切在系統程式裡都已設定好了?」

        白莎:「對,小我本身爆發性的混沌本質,保證了宇宙內永這不會有一貫不變且放諸四海皆准的的「統一力場論」。應知,宇宙的形成一開始就不是源自「統一」的本質,它是建立在分裂和分立的理念上的;但雖然如此,小我仍會不時 攪入一些恍如鬼斧神工的「模式」(patterns),給人一種統一的幻覺。這就是為什麼你無須對宇宙間每一個新發現或新理論大驚小怪,即使你們 找到了超弦理論(superstrings),能統合牛頓力學的層面和亞原子的層面, 來解說萬有引力的運作原理,那也依然不足為訓!幻相仍是幻相。我並不是勸阻你們別做研究和分析,這固然是科學家的本分,但要試著記住:你們只是在一個預設好的夢幻劇中做研究。」

        葛瑞:「更何況自己還是一個畸形的機器人呢!」

        白莎:「是的,不過那只是暫時的樣子,有朝一日,只要你找回自己的抉擇能力,就不再是機器人了,那才是你宣告獨立的大日子。葛瑞,等你學會如何寬恕,到時候,自然就不再是昔日阿蒙了。」

        阿頓:「白莎為你解釋這些宇宙現象,是為了幫你瞭解整個宇宙是怎樣按照一個寫好的劇本發展出來的。劇本原是「全像式的」,只是以「直線式的」方式呈 現而已;就像已經拍攝好的電影,一切細節都早已寫定,包括你這一生的經歷在內,連你的肉體哪一天會死都是註定的。你真正擁有的唯一自由即是選擇聆聽聖靈之音,回歸「祂」,不再與這宿 命的小我體系無量劫地周旋下去,它眼「祂」完全扯不上任何關係。你大腦的 硬體功能是無法認識「祂」的,是你的心在告訴腦子該做什麼。你該慶倖,整個娑婆世界和你的大腦都跟「祂」扯不上任何關係;你也該慶倖,你還有另一條回歸「祂」家園的路。

        你認為這個宇宙令人歎為觀止,那是因為這是你唯一記得的東西;你認為它巨大無比,其實它一點都不算大,你這種想法不過是凸顯你的自覺渺小而已,把自已看成一大塊拼圖中微不足道的小碎片。你像是緊抓著小小玩具不放的孩子,其實,真正的你,連整個宇宙都容納不下。」

        葛端:「宇宙像個上緊發條的玩具」這一說法,能否以科學方式證實?

        白莎:有些可以,有些不能,因為心念是無法測量的。你只能測出磁場的變化,但無法證明究竟是什麼引起大腦裡面電流的變化,你只能記錄身體上化學與激素的結果反應。但大腦一旦接到該怎麼去做的訊息以後,一切都已淪為 「果」的層次了,它的因是無法測量的。這種設定,就是要你相信身體是獨立自主的存在體。《奇蹟課程》在序言裡說得很清楚::乍看之下,身體好像是自發且自主的,其實它只能按照心靈的意向而反應。

        阿頓:你的身體,你的世界以及你的宇宙,這三者都是同步回應你心中的意向 (也就是小我之念或分裂之念)而形成的。這種遊戲會帶給你各式各樣令人興奮的新發現,就好比「胡蘿蔔以及棍子」對驢子玩的把戲,讓你興致盎然地追逐下去。就以你們最近發現的「同步性原理」( Synchronicity)為例,那也不過是「假一體論」的另一花招,即使在幻境裡,它也一直都那兒。小我要你把這個幻覺世界想成是充滿靈性的,藉此賦予幻境一種神聖價值。

        在此還需澄清一下,小我之念雖然只有一個,就像只有一個「祂」之子 (那就是你),然而,小我之念又分裂為正念和妄念,所以你必須在兩者之間作一選擇。一切都擺在你眼前,等著你決定,究竟要以小我為師去看那一切,還是願以聖靈為師?還有一點,當我們或《奇蹟課程》提到小我時,幾乎都是指「妄念」的那一部分,而非聖靈所在的「正念」那部分。

        葛瑞:現在,讓我整理一下自己的瞭解,我並非故意重複你們的……

        阿頓:我告訴你,我們不僅不介意,還希望你多重複幾遍。唯有不斷地重複,你才可能學會這個思想體系,變成你生命中自然而然的一部分。直到有一天,你能夠全然不假思索,任運自在地活出它來,這才叫做「操練」寬恕。你必須不斷反復地練習,直到它變成你的第二天性為止。終有一天,你會明白的。

        葛瑞:我懂你的意思了。我的瞭解如下:小我思想體系以及它的人生劇本確實解釋了何以然有些小孩天生是殘障的知道了那不是「祂」的傑作以後,我心裡稍微好受一點了。它同時也解釋了為什麼孩子們在一起就會吵吵鬧鬧,爭奪玩具,或者,為什麼學童在學校裡老愛相互桃釁、結黨造勢、飲負弱小等等。這一切,都是想把潛意識的內疚投射到別人身上,證明別人不對,讓別人成為壞人。

        在世間,人們永遠避免不了歸屬於某種族群或某一角色,以至於從生到死,不是成為迫害者,就是變成受害者。人間總有各式各樣的因素將人分別高下,讓某一群人感到優越而另一群人則一文不值。例如美與醜,健康與疾病等對立的概念,在人間早已成為天經地義的事。當我們評定美醜時,不都是憑藉這一具身體?而這些,全是出於主觀或人為的界定。由於這是人們所能知道的一切,人們也只好全盤接受。

        你有披肝瀝膽、無怨無侮的「特殊的愛」,也有痛心疾首、衝突迭起的 「特殊的恨」。你愛的人,你不會輕易看到他們的錯誤,就算看到了,也很容易寬恕,你憎恨的人,無論如何表現,在你眼中仍然百般不是,到頭來,你是絕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因此,一生中,你有各種對頭,生意上或公司裡的競 爭,都脫離不了小我的模式。

        許多人在事業上彷佛爭雄稱霸一方,他們追逐的,其實只是一種病態的權威,充斥著彼此潛意識投射出來的內疚,只是大家都不自覺而已。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律師,他們大都能言善道,伶牙俐齒,知道如何逮到對方的把柄,然後激起陪審團潛意識裡的內疚,投射在被告身上。

        在政界,最善於抹黑的人常是勝選的一方。他們讓選民相信,一切問題都是對方惹出來的,這等於是把天人分裂的普世性隱痛及苦果全都歸咎到對方身上。雙方都說:全是對方惹的禍,我們是清白的;而雙方通常都認為自己是對的。其實,雙方都不對,因為他們的所見,全是虛妄不實的。要明白,只要你一採取針鋒相對的立場,甚至,只要有一絲不容的心態,你已變成問題的一部分,而不是解答了。可以確知的,在整個過程裡,不知寬恕的人,並不明白他們的所作所為只是根據自己設計的藍圖而去反應,落入小我的陰謀還不自知。

        環顧整個世間,我們一遇到問題,尚未看清真相,就大肆打壓,我們向貧窮宣戰,向癌症宣戰,向毒品宣戰,一天到晚宣戰,結果卻沒有一次是打勝的。連在運動場上,也一樣從小競爭到大,跟戰爭幾乎沒有兩樣。

        只要深思一下,小我的劇本也同時解釋了,為什麼信仰宗教的人會相信犧 牲受苦才能蒙受上天的青睞。基督教讓 J 兄為世人的罪過受苦而死,其實,犧牲是小我的花招,跟真神完全扯不上關係。我想,福音這一段話可能真的出自 J 兄之口:「『我喜愛憐憫,不喜愛祭祀。』你們若明白這話的意思,就不將無罪的,當作有罪了。」(馬太福音 12:7)

        至於「特殊的恨」,不管物件是他人或自己,人們似乎都可以找盡理由來 逐一定罪;意猶未盡時,他們還會找出其它受苦的途徑,透過意外、疾病等不可勝數的方式來演出小我的悲劇。因為你既能把內疚投射到別人身上,照樣也能投射到自己身上。歸根究柢說來,一切的「恨」都是根源於「自我憎恨」。

        每天,我們都能在脫口秀、新聞或各種媒體上看到類似的悲劇,不幸的是,這種投射最終都會演變成暴力,而不論是哪一種暴力,那筆帳都會算到你心裡認定的「壞人」頭上。於是我們有了種族仇恨,甚至還藉此冠冕堂皇地發動國際戰爭。在本國內,政治鬥爭最後往往淪為人身攻擊;在不同的時代裡,壁壘分明的政治歧見,居然可以釀成舉國性的血戰,美國就是其中之一例。可以說,從天災人禍到經濟起落,從個別性到全面性的衝突對立,所象徵的,其實仍是分裂矛盾的心態,脫離不了二元對立的模式。這類例子,簡直是罄竹難書,一輩子也講不完。

        阿頓:你已經足足講了半輩子了!老弟,你說的一點也沒錯!唯「真寬恕」能改變這個世界,因為世界只是集體心識或整個小我心識的象徵罷了,說得更嚴正一點,寬恕是唯一能夠真正改變世界的東西;而這還不是寬恕的目的之所在!要知道,真正獲益的,是真能寬恕的那個人。

        葛瑞:我想,受寬恕者也同樣會蒙受好處吧!

        阿頓:對!但那是聖靈的工作,不是你的責任。祂會確保雙方同時獲益,而你 的工作只是忠實地做好自己這一部分。當你在世上做了選擇,表面上你是在這兒選擇了寬恕(我說「表面上」,因為你其實並不真的存在於此),聖靈自會將此訊息傳遍整個心靈。至於你是否能夠看到結果,並無關係,終究而言,只要你不再跟小我同謀而選擇聖靈,你會在更廣的層面上獲得洽愈的。務必記住,你大腦的軟體原本設定好要上演小我的劇本,但你一定能夠而且遲早會突破那個設定的。

        葛瑞:記得〈正文〉裡說過,聖靈或 J 兄會幫我調整那個劇本,對不?

        阿頓:是的,我們將來還會教你認識時間的真相。目前你只需記得我們說的, 人間只有兩套劇本,小我與聖靈的,而奇蹟的目的之一便是幫你節省時間。只要你肯選擇寬恕,放下小我,J 兄為你做了下列的保證:當你施展奇蹟時,我自會重新調整時間與空間予以配合。他所說的,不是改變人間的時間律,而是取消你未來不再需要的那些時間,因為你已經學會自己該修的寬恕課程了。他又說:奇蹟摧毀了時間,使之縮減,省卻了幾番劫數。然而,這種成就是在更大的時間序列裡完成的。關於時間的問題,我們以後會再深入的。

        白莎:我們現在可以開始做結論了。下次來訪時,會比較偏重「正念之心」, 而不是「妄念之心」,那會有趣多了。而且我們的造訪,會愈來愈短,也愈來 愈有趣,真的!

        但是,也別因此輕忽了我們的來意,要明白,我們無意美化世界的本質, 從而減輕 J 兄訊息的震撼性。《奇蹟課程》對世界的描述,跟最愛嘲諷世界的 諾斯替派一樣,絕對口下不留情。我們提醒你人慈待人,並非要你縱容小我的 把戲;不要企圖改變別人,努力改變自己才是首要之務。別忘了,你因害伯失去個人的身分和價值,一定會拼命抗拒寬恕的,而這種抗拒,有時會嚴重到讓你不敢正視小我(不論是自己的小我或世界的小 我)。實在說來,你心裡怕死了,潛意識隱藏的東西,為此,保持儆醒對你才會這麼重要。你心靈底層真的埋藏了無數的恨,然而,你只需在它浮現時,認出它來,然俊交到聖靈手中,如此就行了。我們會在往後的兩次拜訪談到一些具體的作法,也會給你一些實例的。你此刻還有什麼問題?

        葛瑞:有的。你既然談到宇宙的運轉狀態,是否可以順便問問你,究竟有沒有外星人存在?有的話,他們也需要學習寬恕嗎?

        阿頓:從幻相的角度來講,其它星球上確實有生命的存在。有些生命還訪問過地球呢!他們也有自己的寬恕課程要修。你知道他們並不是真的在「太空外面」——因為整個宇宙都在你的心內。你們以為他們的科技比較先進,所以靈性發展也一定高於你們。簡略回答你,未必如此。重要的是,不論他們仁慈與否,長得像不像地球上的人類,他們仍是你基督自性內的弟兄姊妹,這是你們看侍他們應有的心態。

        葛瑞:真酷!還有一個問題,你可知道是誰造出麥田裡的幾何圖形?有些圖形還挺複雜呢?

        阿頓:當然知道,有些是騙人的,出自某些暗自痛恨自己的傻子(其實他們早已被寬恕了,但除非他們親身練習寬恕,否則無法得知這一事實)大部分的 麥田圖形都是真的,尤其是複雜的那幾幅,譬如,當中的一個圖形是用數學形 式象徵出秩序和混沌的二元論,市面上不難找到那幅圖案。它和其它圖形都是 潛意識層面發出的電磁氣所形成的,這又是另一種花招而已—─ 在一堆奧秘上再增添一個有趣的奧秘,其目的,就是讓娑婆世界的人繼續向「外」尋求答案。這一切,其實都是潛意識的傑作。

        葛瑞:好吧!再考你一題,究竟是誰殺了甘迺迪?

        阿頓:你若知道答案,你肯寬恕他們嗎?這才是問題之所在。老弟,我們不是來此教你如何跟陰魂算帳的。

        葛瑞:我總得試一試才甘心嘛!喔,我又想到一個自相矛盾的詞。

        白沙:說說看。

        葛瑞:Smart bomb

        阿頓:很好,我同意。

        葛瑞:讓我想一想,還有什麼問題,對了,我在電視上又看到瑪麗安 (Marianne Williamson)。她的第二本書上市了,好像是關於女性主義的,我 在另一個有線電臺上聽到她說:「這個世界需要更厲害的女人。」說真的,我蠻欣賞瑪麗安的,只是她把女性主義放到《奇蹟課程》裡,你對這事的看法如何?

        白沙:只要她高興,她當然有權去教女性主義,這不是問題,但不該把它跟 《奇蹟課程》混在一起。《奇蹟課程》不需要女性教師去教其它的女人:「怎麼活得更像女人?」世上不乏這類教師,我們也樂見此事。但《奇蹟課程》需要女性教師甘心去教其它女人:「她們並不是女人,因為這具女性身體並不是她們。」如果她們能毫不妥協且毫不曖昧地傳遞這個重要觀點,她們才真的算是功德無量。

        阿頓:葛瑞,我必須提醒你一下,將來讀者對你的反應可能會跟對我們的反應一樣,由於看不見你的表情,聽不到你的語氣,所以感受不到你真正的心意。他們也許無法從你的話裡覺出你對女性的好感,你其實一直認為女人比男人更有智慧不是嗎?

        葛瑞:她們本來就比較有智慧嘛暴力傾向較小,滋養能力較強,投票時也蠻有腦袋的;不像大部分的男人,都是些沒腦袋的自大狂。

        白莎:你還沒那麼糟!

        葛瑞:沒錯,我是世界的靈感,人間的模範,應受千秋萬世瞻仰。

        阿頓:糟了,我們製造了一個怪獸!好,順便借機提一下,你在世的生活不久會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對自己未來的前途會愈加淡泊,而更關切心靈方面的成長。許多男人年輕時追逐身體的快感,年長之後,對性欲的興致會慢慢被其它東西取代。

        葛瑞:你是說性衰退?

        阿頓不是,那叫做「成熟」。我們知道,你其實比小我防衛體系要你活出的樣子成熟多了,你也逐漸不受它的箝制了。隨著年歲的增長,你漸能擺脫賀爾蒙的影響,這也是為什麼年事稍長之人,更容易進入《奇蹟課程》的原因之一,一般來講,他們比較不那麼執著於肉體,雖然健康變成了他們關切的主題,但已不再像從前那樣身不由己了。眾所周知的,你們的世界裡,以性欲的需求為最強。然而,肉體的快感不過是小我誘使人們重視身體的伎倆而已。我們以後還會談到「性」這個問題。

        葛瑞:我需要預先準備什麼嗎?

        白莎:帶寬恕來就好了。我還要指出,在這世間,不太得意的人會比飛黃騰達 之人,更能獲益於《奇蹟課程》。人們眼中的天之驕子,活得豐裕富足,左右逢源,無往不利,其實他已掉進了小我的圈套還不自覺。小我誘使他們認為世 界是個值得逗留的好地方;真相是,他們不過活在小我所設計的少數幾個善業投射出來的人生而已,所以才會如此春風得意,工作輕鬆,賺錢容易,名聞利養,樣樣不缺,好像上天的寵愛集於一身似地。

        葛瑞:你是指 Vanna white?〔譯者按:美國電視的益智猜謎節目「幸運轉輪」之知名主持人〕

        白莎:可以這樣說。但不管如何,焉知道她下一世不會誕生在非洲,甚至活活餓死?

        葛瑞:我寧可祝她生生世世都活得開心,何況我聽說她也是個追求靈性的人呢!

        阿頓看到沒有?你已經上道了,你剛才正在祝福你自己活得開心呢!不久的將來,我們會在相關主題中,一步步地教你寬恕的藝術。在寬恕過程中,你會發現自己比往昔更為口拙詞窮但不必擔心,反正寬恕不過是接受聖靈的治癒,與伶牙俐齒一點關係都沒有。話說回來,這一轉變已經在你心內加速進行了,用一句《奇蹟課程》的術語你還不算徹底地瘋狂失常(insane)

        葛瑞希望你別介意,我不打算把你這句褒詞放在我的屨曆表裡。但我樂於聽到自己不是一具身體,我是自由的,不必受地球磁場磁波的控制。

AU:愛內沒有怨尤

        阿頓是的。還不只地球的磁場呢,宇宙處處都有自己的磁場,左右著星球上的生命,那是潛意識在幕後導演出來的戲,你所見到的現象只是它的結果而已。

        葛瑞宇宙內到處都是受操控的機器人,自己卻毫不自覺,只因他們認定自己確實是這一具身體。

        阿頓當然囉。再打個比方,你可以說在任何一個太陽上,不論它位在何處, 都有太陽黑子及太陽黑子群(sunspot clusters),它們都是因為磁場一時的變異而彙集在太陽表層熱度較低之處。這些太陽黑子又會引發巨大的爆炸和火焰,衝向太陽的外緣氣層,並向那一太陽系裡的星球和空間放射出電性化的氣霧之雲。

        可以說,整個宇宙都是如此運作的,它操控著宇宙內的一切思想和行動。人類科學家總想分別為每一現象找出個別的原因,給人灌輸一種錯覺,好像自己跟所謂的宇宙能量場是兩回事,跟整個心靈也互不相干似的。其實,人類一直都受到集體心識的控制,而那個「妄心」就這樣將無形之念具體化為有形可見的景象了。

        葛瑞你既然提到幕後導演出來的結局——所謂的業力福報這類事情,那些正在享受「頂級福報」的人,活得得意洋洋而睥睨天下,他們會不會因此而自覺高人一等,不再屬於我們這一群「罪人」了?

        阿頓確有可能如此,但也無需怪罪他們。由於眼前一時的福報,他們志得意滿,認為自己頗具慧根,不愧蒙受上天的青睞;甚至還目空一切,不可一世,認定自己理所當然地優於旁人。這種想法,實在危險至極,即使這種優越感深藏不露,一樣是在投射潛意識裡的內疚。反之,在這一世不甚得志的人,常會為自己的表現欠佳而深感愧疚。請記住,不論你投射在自己身上或別人身上,都是同一個內疚。究竟說來,人們在不同世裡都會不斷地互換角色的。

        葛瑞這仍是人們逃避自己潛意識內疚的另一種把戲?

        阿頓正是如此。要知道,隱藏在潛意識裡的內疚遠比表面看到或感覺到的可怕多了,也刺心多了。

        葛瑞為什麼?

        阿頓因為只要你仍活在潛意識裡,內疚就像是陰魂不散的鄰居。可還記得,當初就是為了擺脫它而投射出整個字宙的——你先是逃避自己的內疚,後來被扭曲為對「祂」的恐懼,此刻又呈現為你眼前的芸芸眾生這一切都是你心裡隱藏的分裂妄念以及潛意識的內疚所投射出來的象徵世界。你寧願充當世界的受害者,也不願承認自己是一切的始作俑者,讓世界和他人成為你所有問題的罪魁禍首。即使感到內疚,你仍堅持那不是你的錯,不應把帳算在你頭上。說穿了,你永遠都能從外面找到藉口的。懂了嗎?

        葛瑞:大概懂了只是此刻可能還不想要真懂吧!

        阿頓沒關係,我們這回逗留得夠久了,下次造訪不會這麼長的,我們說過,真理比小我簡單多了。何況,你的抗拒心態也沒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但如同我們一再強調的,這些觀念,我們不能不苦口婆心,再三重複,你才可能慢慢聽進去。大致來講,你表現得不錯了。《奇蹟課程》也說過,你不必活得像機器人一樣,因為你還有一顆「心」,而它,大有改變的餘地呢。即使自然界的能量牽制著你,電磁場氣指使你這樣做,地心引力拉著你往這頭跑,神秘暗能量扯著你往那頭竄,同時促成了宇宙不斷的擴張,千百種力和能運作在一起,追根究柢,不過是為了掩飾心靈內的二元對立之舞罷了。

        要知道,不論外在發生什麼事,你都能夠跳出小我的把戲請記住,你只有兩種選擇,然後寬恕小我的種種妄念就行了。其實,就在你聆聽我們的講解之際,「真寬恕」已經在你身上作工了,因為自那一刻起,你看世界的眼光已經有所不同了。在此,我還要強調一個重要的觀念,你仍然認為自己有上千個問題有待解決,《奇蹟課程》卻說,你只有一個問題,就是自以為和「祂」分裂的那個錯覺妄念 。我們下次來訪時,會解釋那問題的唯一真實解答,也就是聖靈的答覆。過後,我們再教你如何用它來化解小我。

        白莎過去兩千六百年來,許多智者(以佛教徒居多)先後說過這類話:

「人 生有三大奧秘對魚來講,是水對鳥來講,是空氣對人來講,就是自己。」

        瞭解嗎?這跟我們所說「外面什麼人也沒有」,意義是相通的。我們相信,不久之後,你就會開始這樣地活、這樣地體驗了。

        葛瑞我以前也常聽人說「外面沒有任何人。」若果真如此,我又該如何面對歷歷在目的一切?從來沒有人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但不管怎樣,你們走後,如果世界的紛紛擾擾再度現前,或社會的弱肉強食到處橫流,或者發現自己就是活生生地漂浮在食物鏈之中……,那些時候,我會試著記得,它們的出現,純粹是我自己的投射而已。我猜《奇蹟踝程》談到意象或形象時,它是指所有的覺知物件,包括了記憶、視野、聲音、觀想等。即使是盲人,心中也有意象,它們與常人所見的形象同樣的真實,也同樣的虛幻,全是早已錄製好的影片而已。說到這裡,只要我記得,我會試著把「愛內沒有怨尤」這個觀念運用在生活中的。我知道自己目前還無法做到言行一致,但我會朝此方向努力的。

        白莎:好極了。真是有慧根的學生。只是別輕忽了,小我是真正的罪魁禍首,所以它會想盡辦法讓你認為「祂」才是罪魁禍首,要你對祂「敬」而遠之。小我維繫自身存在的秘訣,就是將你攪入眼前的人生戲劇裡,只要你一作出反應,它便在你心中顯得格外真實。小我需要的是衝突,而你的任何負面反應便是衝突,就是這類批判,讓小我的那一套想法愈加活躍起來的。然而,你的寬恕卻有釋放它的能力,所以,你得警覺一點。

寬恕」一詞,根據它原文的字根,fore-give,意味著「事先給出去」, 也就是說,事物的情狀未明之前,你在心中已經先予寬恕了。剛開始時,你也 許會覺得這種說法要求過高,但我敢保證,總有一天,不論小我丟給你什麼花 招,你都能一笑置之,就像 J 兄一樣,後來,我們也做到了。總有一天,你也會準備好,願意活得跟我們一樣,丟棄小我的劇本,充當人間的光明,引導其它人走出夢境的。

        葛瑞:聽來不錯。我想我該開始認真寫這本書了,我保證每天工作幾百分鐘,中間也休息個幾百次。

        白莎:沒問題,我們無意改變你的生活形態,未來的一切非常看好,但怎麼個好法,現在不便先行透露。

        葛瑞:我又想起了一事。你們既然免不了再三重複某些重點,我在書中也需要照樣重複嗎?編輯時,是否要刪除重複的部分,否則讀者還會以為你們婆婆媽媽,喋喋不休而不自覺呢!

        阿頓的確,這些對話有勞你費心編輯一下,大致上,總得讓人讀得下去才行。但是,重點複習是我們特有的教學方式,因為靈性觀念光是讀一次或聽一次是絕對不夠的。我們有言在先,凡有必要,我們會不斷重複,直到你聽進去為止。

        葛瑞好吧!我但求盡力就是了。

        白莎我們知道你會的。別忘了,你正活在歷史的一個關鍵時刻,這是你奉獻的大好機會。我的福音以及其它幾部福音一直等到一九四五年才有機會重現於世,隨後又有〈死海捲軸〉的出土,在那以前的一千六百年間,教會嚴禁任何 人質疑聖經和教會神學。這種情形,一直到一九六 O 年才開始轉變。第二次梵締岡大公會議扭轉了教會一貫壓制理性反省的宗教政策,以前連質疑教會對 J 兄的身份界定都會被打成異端呢一九六五年的教會通諭〈現代世界中的教會〉,可說是扭轉歷史的重要文件,從此,人們終於能夠自由地探討神學、聖 經、耶穌的本質以及教會在世界中的地位這些問題了。這份通諭不僅允許信徒誠實地研討以及理性分析,甚至鼓勵學者們深入調查一切真相。我告訴你,J 兄選了這一年開始向海倫秘傳《奇蹟課程》,絕不是偶然的。

        阿頓你以為《奇蹟課程》屬於新時代運動的一部分?不是的,切莫如此界定它。當然,一個時代裡,多一些準備接受新觀念的開放心靈,固然是個可喜現象,但千萬不要因此而輕忽了《奇蹟課程》的獨特訊息,因為它說出了 J 兄真正想向人類說的話。千萬記住,《奇蹟課程》是他給人類的唯一課程。自從這部《課程》問世以後,陸續出現不少通靈資料,都宣稱來自 J 兄,其實他們所教導的,和《奇蹟課程》的精神有很大的出入。試問一下,J 兄怎麼可能說出自相矛盾的話?我不是要你藐視任何人,更不表示我們對意見相左的人存心排斥,我們之所以告訴你這些話,純粹為了幫你澄清觀念。

        白莎以後的幾個月裡,切忌一個人閉門造車,多跟人們交往,好好認識他們,必要時,就學習寬恕他們,把那些機會當作修行的增上綠吧幻相必須在它們出現以及你所經歷到的那一層次予以寬恕,意思是說,你該活得像常人一樣。別忘了,當初這部《課程》沒有傳給深山絕壁上的隱士,卻在世間最複雜最混亂的紐約市傳出來,不難看出作者的用心。

        阿頓:下次再來時,我們會談到你的神聖助緣,祂在永恆中一直與你同在,但你到現在才準備好聆聽祂的話。你終於知道,聖靈之音會引領你回家的。最初祂彷彿在夢中向你悄悄說話,直到你熟練寬恕之後,祂的聲音才會愈來愈清晰響亮。

        祂會以種種方式向你顯示,我們的書即是一例。至於我們解說的風格好像有失莊重,這純粹是為了教學上的權巧方便。我們在「祂」和靈性前面永遠都是莊重的。聲明在先,免得你為此耗費無謂的心思。我們走後,你要特別留意,寬恕別人時,千萬別陷入了「小我型」的寬恕,那種寬恕,世間非常流行,成效卻不彰。《奇蹟課程》說

        因著你的要求,小我也有它的一套寬恕計畫,只是你所請教的這個老師大有問題。小我的計畫既無道理,自然不會有成效。聽從它的計畫,會將你導入絕路,那一向是小我請君入甕的把戲。小我的策略是先讓你看清錯誤,然後再予 以罔顧。但你既已把它當真了,你還能罔顧它嗎?你既已對它纖毫畢察,弄假成真,你就再也無法罔視它的存在了。你的弟兄姊妹,包括父母在內,並沒有真正做出你認為他們做了的事情,認清這一事實,才是寬恕的關鍵。

        白莎離開以前,我們再留給你一句《奇蹟課程》的話,當你想要批判別人時,最好記起它來不論你在街上開車,與人共事,閒話家常,看電視,或流覽網路資訊時,你一感到心裡冒出批判的衝動時,記住〈正文〉裡這一段話:

       好好地學吧這會縮短耽擱你幸福的時間,其幅度超乎你的想像。你對弟兄的瞋恨絕不是為了他的罪,而是為了你自己的罪。不論他的罪化身為什麼形式, 只掩飾得了一個事實,即你相信那些罪過全是你的,因此「理當」受到攻擊。 務必記住,你只可能批判自己,所以,你也只可能寬恕自己。

        我們祝你一切順利,過些時日,我們一定還會再度作「不速之客」的。語音未歇,他們的形體驀地在我眼前消失了,然而這一次,我卻絲毫沒有落單的感覺。

第五章 小我的計謀
— 告别娑婆(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Universe)

真我-自由意志-本我即是(iam that IAM)

.png

你在這裡,只是小住數日,你卻已和生活相處甚歡。
我甚至都無法再提及死亡。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