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跟你一樣,時時刻刻擔心自己會被打入十八層地獄,卻渾然不覺,你們其實已經在地獄裡了。古老的希伯來神秘學派有一句話:遠離「祂」即是地獄,接近「祂」即是天堂。

這說法挺正確的。當你的心靈被領上這一新旅程時,試著記住,在這由知見而投射出來的娑婆世界裡,你所見到的一切,都具有兩個目的供你選擇,一個目的是繼續囚禁你,另一個則會釋放你。你若能選擇聖靈的眼光來詮釋你所見的一切,那麼你就會如那一部新經典中所說的: 上天賜你的一切都是為了釋放你;視野、慧見及神聖的嚮導,都是為了引領你和你身邊所愛的人以及整個宇宙,一起出離地獄。 聖靈的教誨則是:

地獄根本不存在。是 「假我」 把現在營造得像地獄一般。

天堂與地獄都存在你的心中

        相信地獄會使你難以瞭解現在,因為你對它心懷恐懼。聖靈穩健地領你邁向天堂,就像假我領你邁向地獄那般篤定。因聖靈只知道現在,並利用現在來化解恐懼;假我則利用恐懼把現在變得一無所用。在假我利用時間的方式下,恐懼是勢所不免的。根據假我的教誨,時間不過是一種累積罪咎的教學工具罷了,等它一直蔓延到涵蓋一切之時,就會招致永恆的報應。你的每個決定不是指向天堂,就是地獄,而你所選擇的境界便會出現於你的意識中。就像善與惡,天堂是原本就有的,而地獄是衍生的。 從萬物本質上的美善,以及生命服從「愛」的指揮的意願, 天堂獲得了它的力量。任何一個「愛」普遍展現於生活中的地方就是「天堂」。 讓「天堂」從你的「心」開始。 也有一個接近「祂」之心的地方, 在這裡靈魂再次獲得新生,並且從所有的幻覺和痛苦中被治癒。 這就是許多人在忠實追尋的往生後的神聖體驗。 即使如此。天堂不必僅受限於那珍貴的領域。沒有什麼比「所有地方都是天堂」更能讓造物主高興的了! 如果你願意,此刻天堂就可以存在於你的「心」中。 然後,以同樣的恩典,你可以將它向外延伸到你的生活中。

最終,隨著宇宙的趨向圓滿。 每個地方都將是天堂!

“另一方面來說,地獄是靈魂與自己、與「祂」、與存在「交戰」的痛苦。 你曾聽說「戰爭就是地獄」。
那麼,我告訴你「地獄就是戰爭」。當一個「愛」的眾生選擇了邪惡作為他的方向, 除了戰爭之外還能有什麼其他的?” “我們如何處理這種狀況呢?”

“原諒、原諒、和再原諒。

增加更多的衝突會有什麼好處呢? 此外,如果你否定「愛」,那麼你把自己定位在哪裡呢? 藉由否定「愛」和「原諒」,人類創造了社會的夢魘~你們所謂的地獄。 人們對於「原諒」有很大的恐懼和誤解。你們必須了解,原諒一個人不是為了讓他可以繼續作惡, 而是為了讓他可以回歸「祂」

        ”在無始之始,沒有開始也沒有終結,只有永遠的恒存,它始終存在,也永遠存在,那就是唯一完美無瑕的一體覺性。一體性存在是如此完美莊嚴,在無限喜悅中推思至無窮,沒有一物不在它的自我覺知之內,而它的唯一實相即是真神「祂」,也就是我們日後所謂的天堂。 「祂」在創造中將自己的圓滿生命廷伸出去,我們稱之為基督(自性)基督與「祂」之間既沒有隔閡,也沒有分別,兩者全然等同。基督不是「祂」的一部分而已,它是那一整體的廷伸;真愛必須分享,而真神的造化之內所共用的完美之愛,不是人類理性所能瞭解的。人類生命只有內在的基督(自性)那一部分才屬於那一整體。如果勉強要分別「祂」與基督(自性)的話,唯一可能的分野即是「祂」創造了基督,祂是終極的創造者;基督並沒有創造「祂」,也不曾創造出自己。只因他們的一體是如此圓滿,些微的分別在天堂裡根本就微不足道。「祂」把基督(自性)創造得與自己全然一樣,分享祂的永恆之愛以及不可言喻的無盡喜悅。那種永恆無間的喜悅覺境,是徹底的抽象、亙古常新、永遠不變,而且一體無別,與你目前所處身的現實世界全然不同。

基督(自性)繼續向外推思,不斷創造,於是它的創造也成了那一體生命的延伸,和基督(自性)、「祂」同樣地渾然一體。由此可見,基督(自性)與「祂」具有同樣的創造力,只因它與「祂」一體不二。這種延伸也可稱之為推思,既非向內,也非向外,因為在天堂裡,根本沒有時空的概念,一切都是無所不包、無所不在的。推恩到最後,一切只是完美聖愛的無限分享,那是遠遠超乎你們所能理解的。

後來,好像出了一些狀況(就像作夢一般,它並非真正發生,只是彷佛發生了),在那一剎那、無足輕重的千萬分之一秒,基督(自性)裡某一層面出現了一個念頭,那是「祂」本來沒有的。有一點像是「萬一如何如何……」之念,它原是因天真無邪的遐想而起的一個疑問,不幸的是,卻引出了一個看起來無比嚴重的答覆。如果用人間的語言來表達這個疑問,那就是:

「萬一我能在「祂」之外自行發展,不知會怎樣?」

        這好比一個天真的孩子在玩火柴,結果把整楝房子給燒了。若非你當初那麼無端多事地自找答案的話,你現在的日子會好過多了。你那原本純潔無罪的心靈一旦生起無謂的疑問,立刻就被恐懼所攫獲了;然後,你在情勢所迫之下,一個荒謬又冷酷的防衛系統便順勢而生了。 由於你那個想法並非「祂」固有之念,所以祂不作答覆;因他一答覆,便等於賦予那念頭某種真實性了。如果「祂」在完美的一體性之外還知道其它狀況的話,那祂的一體性豈稱得上圓滿?而你也沒有一個完美的天堂供你回歸了。 你遲早會悟出,自己其實根本不曾離開過天堂,你仍在那裡,你只是進人了惡夢般的幻境而已.

這個世界裡有"愛",但「愛」不是源自於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