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十字架上犧牲的意義 並不完全在於:我為了你們而死的事實, 而是在於:我有意的透過無條件的愛心去體驗「分離」。 “

這個行為完成並實現人類靈性上和身體上的新藍圖。 這需要幾年的準備時間,以及許多的奉獻才能實現。 死亡對我而言並不具意義,因為我完全確信我的不朽性, 而且,經由我的「愛」,死亡的痛苦可以在一瞬間被消除。 我給人類的贈禮是:我選擇去體驗「分離」。

毫無例外的, 人類會發生「分離」是因為人類失去了「愛」。 分離、批判、和痛苦是透過匱乏「愛」而結合在一起的。 然而,把一個強而有力的「愛」的行為和「分離」的經驗劃上等號, 能讓任何人更容易的從大多數人所處的「分離」狀態中找到「愛」。” “因此,我的分離是一個「愛」的行為,好讓「愛」與「分離」可以被和解。 從此以後,批判與分離都不能限制你內在「愛」的力量。 長期與「祂」的疏離可以被終止。 「祂」將不再被視為只是一個外在的神明, 而現在,無論你創造了什麼樣的情況, 神性天愛的臨在可以在你身體的每一個細胞裡,和你生命的中心被感受到。

“許多人已為你們而死。 許多人為了兄弟、為了自由、或為了人類奉獻他們的生命, 來榮耀珍貴的公理法則。 許多聖人已為你們而死。 數不清的人們為你們承受苦難。 但是,沒有另一個人為你們轉變「分離」! 我為「愛」分離,好讓「愛」甚至可以與「分離」合一, 也因此「分離」的事實會被縮減為僅僅是「幻覺」而已。 我的分離事件是最極至的悲傷, 那是我存在經驗中未曾遭遇過的。 在十字架上時,當我把這世界上所有的分離收到自己身上, 我瞬間體驗到完全與「祂」的分離。”

“我的死亡所喚起的奇蹟是:「分離」的解除, 那是經由把「分離」與「愛」劃上等號,而不是批判。
我「復活」奇蹟的意義並不在於我肉體的復元, 而是在於:透過與造物主的再合一,人類成為完整的。
因此,「分離」被轉變為一種「幻覺」。 現在,對於任何一個接受「愛」為他本然狀態的人,
這種轉變都是可行的。 只要有一個人實現了一件事,那麼,所有的人都可以實現它! 你可以選擇使這分離的「幻覺」永遠存在, 或者,你可以選擇接受這份贈禮。 我的贈禮無條件的送給任何一個想要看到潛能改變的人, 目前,這改變是為了人類而存在的。” “當品嚐到贈禮的賜福時,接受者最終將會尋找給予者。 我寧願被宣傳的是這贈禮,而不是給予者。 這對於我的許多朋友和追隨者而言,都是難以接受的, 因為他們非常保護我的榮耀。

這份贈禮被如此多的人迴避,實在是令人悲傷, 只因為對禮物了解的不足,或是因為人們把我硬塞給他們。 我寧願它是以另一種方式~這份贈禮普遍的被所有人了解和接受。 這贈予是免費且無條件的。沒有其它的方式可以使這贈禮實現。” “只對忠於教會的人給予選擇性的「救贖」, 並不是我的要求,或是我的門徒所教導的。 我們所教導的是「懺悔」,這是個人「救贖」的起點。 即使是「懺悔」的意義也已經被曲解了, 許多人把它當成是一種自貶的行為,和崇拜於別人所相信的一切。 這顯然是錯誤的。 「懺悔」只是「迴轉」,從生命的探險轉向與生命的源頭重新合一。 「懺悔」必定會粉碎「我執」, 而且,從「我執」的觀點,它可以感受到徹底的衰減。 但是,了解你真實本質的結果,是一種閃亮的、光輝的個人尊嚴感。 「懺悔」的另一面所發生的一切,對於每一個人而言,絕對是獨一無二的, 也因此,不可能有常規可強加於其上。 一次一個靈魂,地球與人類將會被更新且重生! 決不要低估你的言語、行為、生活和「愛」對於每一個你遇到的人的影響。

“我的復活提供給所有的靈魂一個嶄新的復活機會, 即使是那些處於深度分離狀態的靈魂。 然而,一個靈魂的重生是經由他自己的選擇而得以實現的, 並不是自動的經由我的行為或是遵守教義而產生的。此外,靈性上的回復並不是一次的頓悟, 而是一種持續的接受「祂」恩典的生活方式。 有一些人,因為個人的懺悔和重生的體驗是如此的深,以致於他們無法想像別人能有不同的體驗。 甚至有許多宗派信仰是環繞著強烈的個人頓悟而建立的。 分享信念是值得讚揚的, 但是,一個巨大的錯誤是在於沒有了解: 即使是極好的成見也不能強迫別人相信。 強制信仰的宗教團體無法解救一個自己尚未選擇了解真理的生命。 自由意志永遠是救贖或危機的一個關鍵點。 批判、分離、和錯誤的創造自己是個人的選擇。 現在,是讓每一個人認出這錯誤的時候了, 並且,透過「愛」去找尋他自己回歸「真我」的途徑。”“我已告訴過你許多次, 雖然,因果律主導並控制架構和物質的存在, 但是,它並不以同樣的方式束縛你。 統一的、一意的「平衡」管理所有物質的形式, 並且,不需要同意就可產生立即且公平的反應。 無疑的,人類的行為自有其後果。 然而,經由造物主的愛與智慧, 所有的靈魂都被賜予「自由意志」以超越他們行為後果的本質。 你的救贖永遠是經由「祂」的恩典以及你的選擇。”

“我為人類所做的一切,確實是一份與眾不同的贈禮。 我使你能夠收回你「愛」的本質的內在知識,並且回復與「祂」的個人關係。 現在,「分離」成為一條沒有牙齒的鯊魚~一種幻覺, 可以被任何一個尋求了解真理的人看透。 然而,這鯊魚對在岸上仍然在害怕, 並且被他自己的批判和自我的創造所禁錮的人而言,可以算是有牙齒的。 這種人會透過他自己的敵意,繼續害怕靈性的再連結。”

“由於人類落入了批判的惡性循環,自由意志幾乎已經被破壞殆盡, 人類失能狀態的問題,引發了我的贈禮的必要性。 在每一個世代裡,有極少數虔誠且善良的靈魂,以圓滿的意識回歸「祂」, 雖然,這對於大多數的人類而言,是不可能的。 他們留下了清明與慈悲的偉大榜樣,供未來仿效。 即使如此,危險的情況依然普遍存在。” 就在那時,我得到一個令人驚訝的了悟,他也迅速的證實了。 我們不是進化至完美! 完美是我們必須回歸的原始狀態! 憑著透徹的清明,我看見那陷阱。 事實上,個人的進化並不產生價值, 除非它與完整性、感知的清明、以及愛心調諧一致。 我們真正進化的唯一事情是: 我們管理和指揮全新經驗,並且把它們與我們的基本本質整合的能力! 在這重新合一的狀態裡,我們像是一個孩子。 這可以被稱為「智慧」或是「開悟」,但並不是從世故或是學識的角度而言。 在這生命與真理的終極協調裡,我們重獲單純的靈魂!

無為法-自性的印記-重修學分的佛陀

~宗教不等於信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