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雷格•塞格爾(Craig Sager),美國特納廣播公司(TNT)的直播現場記者,過去因著裝花哨而出名,現在因頑強對抗白血病而備受尊敬。他熱愛他的工作,40年如一日,病了仍然到賽場直播,邊治療邊工作,每場比賽依舊用笑臉面對球星和觀眾。他接受了兒子的兩次骨髓移植,很少有人能挺過第三次,但他說:「之前我沒有勝,但現在我也沒有敗。」塞格爾的鬥志和對工作的熱忱感動了很多人。

「堅持」可以讓生命出現奇蹟,把不可能的事變為可能。「堅持」可以讓生命煥發光彩,點亮自己、照耀他人。

華麗回歸:TNT場邊記者Craig Sager準備好了!

結束了與癌症病魔的斗爭之後,這位來自TNT的時尚達人迫不及待想盡快開始工作。

在各種體育賽事中,Sager採訪過上千人,問過大概成千上萬個問題,而幾乎所有問題都能切中要害。他從不會在實況轉播時亂了陣腳。他孜孜不倦,溫文爾雅,在當天充當他的辦公室的運動場或者體育館(他已經數不清有多少個)裡,總是準時出現並且有備而來。除了Marv Albert,沒有哪個媒體人能超過Sager跟NBA保持更緊密的關係。Sager(僱員343號)於1981年3月加入特納廣播公司,已經連續工作了33年並且仍在繼續,在過去二十年內被評為特納廣播公司頂尖場邊觀察員。[備註:特納體育頻道,NBA的合作夥伴,同時也運營NBA.com.]他的工作就是保持好奇心,而好奇就會產生問題。但是有趣的是,四月份時,在Sager因感到頭暈目眩,而後被診斷出成人急性髓細胞白血病時,他從未問過醫生一個問題。

他甚至都沒問過,我能撐得過去嗎?

「沒有這個必要,」他說:「我知道狀況不對,但我想,不管他們對我做任何治療都肯定會幫助到我。我無比信任他們,對他們言聽計從。」於是這種事情輪到Stacy接手了。她有一頭金發,豔麗動人,是公牛隊的前啦啦隊員。在她迷人的外表下,是一位堅強、對家人愛護備至的妻子和兩個孩子的母親。她同時還充當了丈夫的發言人,她將麥克風從丈夫那裡接過來,並且對記者說。

「我問了很多問題,多到快讓醫生們抓狂,」她說:「但我必須去做我所能做的一切。我想要瞭解為什麼採取這些措施,比如:「為什麼讓他注射抗生素」之類的小細節。我必須這樣做,因為他就是我的生命。」

四月十日早上,也就是在被安排去採訪小牛對陣馬刺比賽之前,Sager在早上慢跑完之後感覺格外的疲勞。這種情況是反常的。因為他體格健壯,一直都很健康。賽後,他發現自己走路搖搖晃晃步伐不穩,在跟小牛隊隊醫Tarek Souryal反映了這個情況後,醫生告訴他,他需赴醫院接受檢查。

「什麼時候?」

「現在。」

到了醫院,他們檢查了他的血紅蛋白。數據顯示4.6,而13至16之間才算正常。醫生們驚呆了。他們從未見過,任何人在血紅蛋白量如此之低的情況下,還能好好站著,更不用說自由活動了。他們告訴他,他現在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並且隨時有心臟病爆發的危險。

抽血化驗和骨髓活組織檢查確診了最糟的狀況。他白天的時間都花費在接受化療上,晚上則看著沒有他參與其中的季後賽繼續進行著,而這兩者都以各自的方式折磨著他。但這都比不上他的病對他的家庭產生的影響。Stacy不知疲倦地照看著他,經常睡在他的病房外大廳的沙發上。他們的兩個小孩待在家裡。另外在Sager的第一段婚姻中,他還有三個已經成年的孩子。這些孩子們的造訪令人既溫暖又心酸。

「兩個女兒特別容易動情,」Sager說:「但她們會忍住,直到他們走出房間之後,我才聽到她們崩潰的哭聲。這刺痛了我。」

當我第一次從醫院回到家中,我哭了。我是那麼地想念鳥兒的叫聲,青草的香氣,空氣的觸感。當然,還有我的孩子們。

—Craig Sager

他的兩個小兒子Riley和Ryan分別是9歲和8歲,還無法認識到情況的嚴重性。因為他們尚且年幼,Sager幾個月下來都不能跟他們有任何肢體上的接觸。由於Sager的免疫系統嚴重缺乏抵抗力,因而人們會一直擔心他會有感染上病菌和細菌的危險。Ryan是個天賦異稟的網球運動員,當他在聯賽中比賽時,Sager只能在停車場內的汽車裡觀看。而且他們不能在家裡接待拜訪者。每個人每天都必須得使用洗手液。

Sager的免疫系統基本上需要換置一個新的;他接受了36次輸血,他的重要器官每4個小時就需要檢查一次;他從早到晚地吃藥,甚至是整個晚上。連續93天Sager都住在醫院裡,他瘦了44磅,一縷一縷地掉頭髮。他沒辦法打開一瓶水,相比之下,Stacy的握力更穩。

他申請了骨髓移植,但結果一般都難以預料。通常情況下,醫院需要搜尋全球範圍內的貢獻者,以找到匹配的骨髓。Sager找到了他的醫療拍檔,而且速度之快和關係之親密都超乎他的期望:正是他的大兒子,小Craig。父親和兒子共同經歷了這一過程——從小Craig臀部抽取骨髓(1.5L)和幹細胞,然後注入到Sager體內。

「他很開心,很興奮,」這位父親說:「通常情況是人們想要成為和他們父親一樣的人,但奇怪的是,在移植手術之後,結果我反而更像起他來了。我們現在擁有一模一樣的DNA。」

移植手術之前,Sager在醫院裡連住了四天,接受了積極的化療。至於移植手術,會在桃樹市公路跑開賽的前一天進行。桃樹市公路跑是每年在亞特蘭大舉辦的全程10公里的跑步比賽。Sager已經連續32年參加了這個比賽。他的孩子們也把它當成是個重要的家庭傳統。這一回,Sager不在,醫生也勒令取消了小Craig的參賽權。但是你知道,當兒子的總會做些出格的事。

他告訴他的父親有關秘密參加比賽的計畫,在不徵求醫生同意的情況下。Sager聳了聳肩,說:「別太給那些肯尼亞人難堪就行。」

小Craig不僅完成了比賽,他還設法為他的父親拿到了一張號碼條。所以,非正式地,假如Sager想的話,他就能夠提供記錄證明他第33次跑完了比賽,

「他不能參加比賽,這真的很讓人難受,」小Craig說:「所以我想要為了他還有我的家庭這麼做,我們都承受了太多的痛苦。」

移植手術之後不久,Sager得了肺炎。「這是最糟糕的情況,」Stacy說:「這讓人心力交瘁。」更多的測試,更多的造訪,更多的治療,更多的擔憂。重壓之下,Stacy患了皰疹。萬幸最終Sager的身體免疫系統開始好轉,肺炎被治癒,之後Sager又能走路了,治療則減少到每週兩次。

「當我第一次從醫院回到家中,我哭了。」他說:「我是那麼地想念鳥兒的叫聲,青草的香氣,空氣的觸感。當然,還有我的孩子們。」

Ryan欣喜若狂,跳上跳下。這個小男孩說道:「我爸爸回家了!這意味著,我再也不用在夢裡與他相見了。」這句話當然觸動了那個老傢伙。

一些來自朋友們的幫助

號稱是「環繞聲圓墩體」的查爾斯-巴克利,幾次去醫院衷心地拜訪他那被癌症侵襲的特納工作夥伴後,或多或少地把音量調低了。

「天吶,你看上去糟透了。」這是巴克利的開場白。

還有這句:「你咋連頭髮都沒有啦!」

下面迎來更多的巴克利時間,他指著Stacy說:「那個漂亮的姑娘還和你在一起?她才不應該跟你一起,她應該歸我了。」

全體醫院的員工會經常留心監視著巴克利,但是查爾斯還是那個查爾斯,他傾倒了眾生。他很快成為了工作人員心目中,最重要的是,家人和病人心目中,最令人喜愛的拜訪者。這是因為巴克利讓一切都如常,而這正是Sager想要的。巴克利曾在Sager患癌症前嘲笑他花裡胡哨的西服等等諸如此類的事… Sager希望至少巴克利可以做到始終如一。

當然,巴克利做的遠遠不止那些。禮物,電話,鮮花,巴克利讓Sager被他的幽默、關心和愛心給淹沒。他的慷慨之心就是典型的NBA這個大家庭會給予它的一分子的情誼。每一次提及這些對他源源不斷的關懷,Sager都忍不住哽咽。他留著寫著所有人姓名的索引卡,以便親自感謝他們。其實,人們往往不曾感受到他是怎樣的被愛和被思念,除非他們已經待在墳墓裡了。(但是,Sager感受到了。)

來自「Inside The NBA」欄目的巴克利,肯尼-史密斯,沙奎爾-奧尼爾,和厄尼-約翰遜二世(此人也曾與癌症病魔大戰過一回合)… 來自NBA總部的大衛-斯特恩和亞當-西爾弗… 前裁判鮑勃-德蘭尼,這個傢伙悄無聲息地就出現在Sager家,敲他家的門… 當然啦,還有所有來自球員和教練的問候,包括現役的和已退役的。他們都表達了自己的問候。

「我真是無法相信。」Sager說。

這其中,有一個人格外引人注目,他就是格雷格-波波維奇。很長時間以來他一直擔任聖安東尼奧教練,習慣性威脅場邊記者,對他在比賽暫停時被採訪打擾這件事表示厭惡之情。因為採訪了大量的馬刺比賽,Sager身上被深深地烙下了「波波疤痕」。

「他會在直播的時候指責我,甚至賽後也會,」Sager說:「在我們跟教練們的會議中,他會衝我發脾氣。他不喜歡我問帕克的一些問題,這其中有很多問題,我之所以會提出來是因為要轉述了廣播節目裡Marv或者其他人說的話。這麼些年過去了,我覺得波波尊重我的職業道德,但是他還是很討厭賽時採訪。」

在一場巧妙的策劃中,特納那群傢伙讓Craig二世代替了他父親的位置,出現在上一個復活節週末時馬刺的季後賽中。而波波回應得巧妙無比,先是戲謔地教訓小Craig說他根本一點兒都不像他父親,緊接著在暫停時送出了美好的祝福。而直到最後一秒才被通知到的老Sager,被感動得一塌糊塗。

但是,波波維奇就是… 不願意… 讓… Sager他們一家人… 自己好好待著。

「在那之後一個月,他給我打了四個還是五個電話,詢問有關我和我父親的狀況,」小Craig說。而且要知道,波波和馬刺隊正如火如荼地打季後賽呢。波波的時間觀念絕對也是超現實主義的說。

「他在我妹妹克里斯特喬治亞大學的畢業典禮上打來電話,因為我父親沒法出席,」小Craig說:「這次是在跟波特蘭打比賽的前一天。」

大概一週之後,小Craig在喬治亞400高速路上,被捲入一場肇事逃逸車禍事件,他的車在車禍中受到了嚴重的損壞(他本人倒無大礙)。正站在公路邊等待救援時,他的電話響了。又是波波維奇。而此時馬刺正在進行與雷霆的西區決賽。

「一切都還好嗎?」波波問道。

「額,讓我想一想… 」小Craig回答道。

波波維奇持續不斷地打電話、寫信給他父親,而他父親盡情地享受這一切。Sager不會透露大部分波波對他說的話,選擇將此看作私人事宜,只是說那些電話和文字令人「難以置信」。Sager承認了波波提到過「我們是一支團隊」,團隊指的是波波和Sager。脾氣暴躁(但是內心柔軟)的教練和場邊記者,想像一下。

他的胸腔裡還連接著三條管子,而他到一月份才需要坐飛機去接受健康檢查。他奮勇抗爭,腦袋上倒是終於重新長出了一些絨毛。他的妻子Stacy說,他對白血病的患病死亡率一無所知,直到兩週前他讀到了Coach Vs. Cancer的宣傳手冊。

「他不知道他的病具體是什麼概念,」她說:「他不想去聽,因為他是如此一個樂觀的人。」

但他很清楚距離回歸他的本命、他的球館還有多久時間。他將會把感恩節用來做感恩祈禱,而不是計算他的卡路里攝入量;他會開始倒計時直到再次戴上麥克風的那一刻。他希望採訪一場馬刺比賽。而波波維奇將會瞪著眼睛聽他問問題。想到這些就令人振奮。

在Sager華麗回歸的那天,他將會穿著細條紋橙色西服套裝,然後引起場邊的觀眾們或許還有很多球員一片嘩然,有些人還會大呼小叫。不過,這都沒有關係。因為,就穿著奇裝異服而言,能夠達到如此完美效果的人實在是屈指可數呢。


Craig Sager:愛是如何包圍著我、療癒著我 (中文字幕)




每活一天,就是一場小勝利。

這是今年度ESPY(年度卓越運動獎)頒獎典禮上,在頒獎人美國副總統Joseph Biden將Jimmy V Award,也就是最佳毅力獎頒予TNT體育記者Craig Sager之前,所播放的致敬短片。

短片的內容,從今年季後賽,西區第二輪馬刺與雷霆的第五戰當天早上起,述說著Craig Sager在癌症第三度復發之後,為了能夠繼續工作,所必須經歷的一天行程,中間穿插著Craig本人、家人與醫療人員、球員們的訪問畫面。經由這些片段,Craig Sager堅韌不拔、為其所愛奉獻一切的形象深入所有觀眾的心;但這故事的意義還不僅止於此,它不只關於Craig個人的奮鬥,也與我們所有人息息相關。

我們身在這個社會,無論境遇如何,有著什麼樣的執著與追求,有時候難免遭遇困境與挫折,
但即使在我們最低潮的谷底里,也許我們可以這麼想:

「每一天,都是一場小小的勝利。」

就像Craig Sager,一場一場地贏下每一天,他終將贏得人生的戰役。


每當我感到恐慌和焦慮擔憂的烏雲密佈之時 ,我知道我必須要挺住 ,
還是要帶著信仰、希望和信任出門。」
—— 厄尼-約翰遜我

有在看NBA的人一定對厄尼強森 (Ernie Johnson)不陌生,他是 Inside the NBA 的主持人,大家喜愛的 Shaqtin’ a Fool 就是這個節目的一個橋段。還不知道他的故事之前就一直都覺得 Ernie 是個很有正向力量的人,也因為這種特質他才能夠駕馭這些球星組成的來賓團隊。後來對於他罹癌還堅守崗位而感到佩服。最後看了這個影片,才知道原來他是個這麼棒的一個人。

叫厄尼-約翰遜,這是我的人生我的故事


雖然,
生命的課程 ,時常有著艱難的包裝,但只有當寬恕已發生,愛也回復了,學習才會發生。是「愛」燃起了學習。唯有憑著「愛」,學習才會發生,如此,你將辛苦學習的所得,轉變成永久的成就。然後你可以說:「我不必再做這個了。 我已經完成這課程。我了解這經驗背後的意義。」

「愛」帶給生命確定性。~ 當你的愛是清澈和未受遺憾或錯誤慾望所染時 ,你會自信的在生命中過著充滿熱情的生活。~

     Loving’s such a beautiful thing

                    ~ Love Without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