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間缺乏交流,是裡弗斯最為自責的一環
(The communication. This is where Rivers believes he holds so much of the culpability)

 

 

在這個聯盟,這個商業的聯盟,充斥著野心、自滿與驕傲。

每天球隊都要面臨團結方面的問題。

我將我自己視為一個球隊的溝通者以及維護者,我坐在那想著我沒有發現

(那些問題)——起碼沒有在那樣的角度看待問題——這讓我生氣且自責。」
(“I value myself as a communicator and a team builder,

and I’m sitting there thinking that I didn’t see this [problem] –

not to the degree that it was, anyway –and it pissed me off," Rivers says.)

戴利(NBA著名教頭)臨終前對他的訪問,記得有人問了這位史上最善交流的教練
如果他還有機會執教他會做些什麼。

「我與他人的溝通還不夠多。」
( “I didn’t communicate enough," )

這一直提醒著他——一直沒說出來的事,往往會成為沒有做的事。』

(things left unsaid too often become things left undone.)

作家Greg Bishop在體育畫報中關於西雅圖海鷹隊的故事,

講述他們在失去超級盃後幾乎分崩離析的故事
(通常球隊輸了比賽都會暴露出最根本、被隱藏的問題)

在一個頻率能量讓人信任的教練的團隊中,包括管理階層、教練團、

球員,幾乎所有人之間都有這麼和諧的能量。
在差點失去小喬丹之後——失去衝擊總冠軍的核心整容——
整支球隊變得更團結了。<–(問題帶來一個提昇與轉化的契機)
(losing a championship contending core – has brought everyone closer.)

隊員之間的關係確實也是因素之一,
但是在體育界中很多球隊在經歷了那樣的失利後就此崩潰
。」

「他們沒有去勇於面對。如果你是那樣的人,
可能就會出現『我放棄了』這樣的情節,
對我們來說,就會出現『我們輸了比賽,

我不要再承受這些了,我要離開了。』這樣的想法。」

(“They don’t confront it. If you have any of those personality issues,
that could be an ‘I’m done’ episode, for us. ‘We didn’t win,
so I’m not going to deal with this anymore. I can leave.’)

「這使得小喬丹事件發生,但我同時認為這是體育界中一個很重要的例子。

你必須與隊員們多做溝通,因為很多人會發生這種情況——
不只是在我們隊中
——他們看到聽到了一些關於他人的流言蜚語,

這對一隻球隊是很大的衝擊,是一切的導火索。」

「難以想像拉塞爾-威爾遜與他的球隊敗給夏威夷
是因為進攻端與防守端拒絕相互交流。
而理由是防守球員認為海鷹隊的管理層試圖讓拉塞爾-威爾遜得到MVP。
這是我聽過最荒謬的事(海鷹隊是美式足球著名球隊)

 

但是當你聽說了這種事,而又不說出來,這就會成為現實。
(“If you hear it enough and you don’t talk about it, then it becomes reality.")

「所有人都在玩手機,」裡弗斯說,「大家都在上推特。
如果球員們都在亂傳謠言、破壞團隊,
不去聽從一個人或球隊戰術的指揮,這一切都會惡化。」

 

裡弗斯依舊記得在波士頓(2008年NBA總冠軍)的奪冠賽季,
他和他的助理教練相信球隊如此團結,是源於開賽前意大利之旅中,
球員們一起解決怎麼在國外使用無線網的問題(
旅行有助於情誼昇華)。
保羅-皮爾斯如今也會來到快船告訴他們這個故事,
並且裡弗斯堅決表示
低頭不語是球隊最大的敵人
(heads down and mouths shut will be the enemy of this team.)

「在那一整年裡,我們的球隊大巴在波士頓都是吵鬧無比,」
裡弗斯說,「是那種傳統的吵鬧。有時候,你會想讓他們閉上嘴。
當你上車後,全員們之間的談話就會喋喋不休。
但是當我們輸球後,車裡就變得一片寂靜。」

「最近,當你上車後你會發現你的球員們都在低著頭。毫無疑問,
社交媒體以及短信絕對破壞了化學反應。
← 不健康的感覺習慣、情緒思維會傳遞聚合
你不能參與其中,但是你會習慣於這樣,我們都會。」

終於,裡弗斯決定下到高爾夫場內在南加州的晨光中來打打球。
他想著訓練營、他們的第二次機會以及他的籃球生涯。
所有快船的人都得到了第二次機會,
其中裡弗斯甚是感謝於他們是如此得接近失去挑戰總冠軍的機會。

這是克里斯-保羅、佈雷克-格里芬以及德安德魯-喬丹需要承擔的。
然而對此最主要的,是道格-裡弗斯。

這是一個球隊經理以及教練的責任,價值5500萬美元的責任。

「他們必須要相互溝通,他們必須要學會如何溝通。

『不』是一個正面的詞。沒有人想多說不,沒有人想不得人心。
但我情願我的球員不得人心但成為領袖,也不要他受歡迎但屁都不放。」

y

(“The’ve got to communicate with each other,

and they’ve got to learn how to communicate with each other.

‘No’ is a positive word. No one wants to say no anymore,

and no one wants to be unpopular anymore.
 

I’d rather for my guy that he be unpopular and a leader,

than popular and full of s—.")

“But that’s on me too," 

 

原文連結:Yahoo
 

 

 

運動員潛能開發(運動員的心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