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納::一個人的個性決定了命運,從而決定了未來,這使我領悟到, 有道是,修行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原來是要先改變個性才能改變命運。

蒂娜::是的,有些人聽別人說光的能量運作可以改變命運,就去上 「光的課程」,但修了很久,敏銳度與覺知力是增強了,但只是用來覺察別人的錯誤,批評別人的不是,對自己內在恐懼、憤怒, 或操控等意識卻毫無覺知。課程只是增加他們的知識,但他們的個性與習氣卻沒有改變,當然也就無法改變命運了。而那些逐步看到自己需要改變之處,繼而提升與轉化的人,他們的路自然就 越走越寬廣,他們的生命自然就越來越安寧與祥和。

博納:這跟人家說唸經、唸佛、持咒可以轉化惡業,或實現某種願望的說法一樣。有些人念了千萬遍卻仍避不開因果的呈現,是因為內在的思想意識沒有因唸經、唸佛而凝定下來,並與諸佛菩薩 的心靈意識融合,當因果現前時,無法以較高的智慧來處理,自然化解不了惡運,還怪諸佛菩薩不幫忙。

蒂娜:然而,要隨時覺知自己,保持在較高層面的思想、意識中。 不是那麼容易的,我們隨時都可能跌落到小我的意識中。因此, 即使修到天使級次的人,仍然可能有一些未完全淨化的習氣浮現的時候。這時候,團體中的共修朋友的提醒就很重要了。這就是為什麼,好的修行伴侶是那麼的重要。 

— 古埃及女祭司的靈魂旅程

        當我們跟隨有生命力的人事物,我們就會向前邁進。  生命每天都會被創新,而意識會隨著新的生命火花而擴展。  這並不是說我們不該學習或是尊重傳統。  然而,我們無法藉由一個「後視鏡」有效的導航我們的生命。 當我們學習去重視生命變化和成長的潛力時,  透過採取主動接觸生命的方式,我們培養了真正的生活能力。人們沒有必要的在生命裡受苦受難, 人類的苦難~ 因為,他們努力的去保存沒有生命力的人事物,而不是跟隨有生命力的人事物。

— Love Without End

♦ ㄧ念無明:一念之差就,一念之轉。

一切皆「空」,惟「愛」是真。ego不破,再怎麼打坐、禪修正念技巧,都只是空有形式,並非究竟。就如同禪師修禪的故事,禪師坐禪要修到「空性」,但空性還是「少一步」。一個缽對禪師是「執著」,也是。每個人都有一個「很放不下的」,每個人在意的東西都不同,但都是幻相。唯有當一個人淨化心性雜染,方能有足夠的自覺在無明中導航與前行,進而達到自在平安,了悟覺幻的境界。

所有的戰爭和人與人之間的衝突之所以會發生,正是源於對名稱的爭論。宗教的法們的偏見、排他,分別心,對於名相的執著,這是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情!魯米在詩中通過寓言、比喻等方法告訴人們,「要超越任何對名稱的執著」。不論是一棵樹,還是一個太陽、一片海洋,都來自於「一個完人的智慧」,一旦缺少了這種智慧,人們就很難達到自心與神性合一的狀態。由此,我們可以想到,儘管修行門派各有不同,但正所謂殊途同歸,每一個修行者最終都要靠著覺悟心靈來實現生命境界的提升。詩歌里強調不要執著於名稱的不同,實則也在表達,不要執著於修行門派的不同,更不要因為見解上的不同而發生流血事件。可見,魯米是一位真正關愛世間生命的智者,對萬物的愛便是他所傳達的修行的核心。同時,魯米的詩歌中還著重表達了一個「非二元對立世界」的描述。他說,最好的禱告應該是這樣的:

「主啊,幫我們把兩個世界看成一個。」

世間為何會有如許多的爭端?魯米認為:「當我們經由慾望、憤怒或某個宗教自身利益的雙重眼光去看」就很容易將自己拖入到二元對立的執著之中。就好比,「一個被收買的法官分不清,誰是受害者」。當人們泯除了門派之間的成見,放下對於名相的執著,彼此成為愛人、伴侶、兄弟,便能從互相仇恨轉變成握手言和。「愛,是一無所需的品德」,魯米想說的,就是這個!

♦ 本質(Essence)與形式(Form):尊敬重要,還是鞠躬。

「心」出家(本質)vs  「身」出家(形式)修行與開悟 宗教門戶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