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療腦損傷 —  4件(不邏輯
 — 哈療(哈若德.麥克義 Harold McCoy

        我南下到密西西比州,去幫一位有三位千金的屋主探測。我探測了屋子,將一些有害能量清除,我做完那之後,做了一個關於『這麼些個女人的評語…我承認是很愚蠢的評語…「你怎麼有辦法和這麼多女人相處啊?」「怎麼呢,」他說:「我還有一個女兒,她十八個月大時因為注射疫苗產生過敏。我不知道…但我相信是天花疫苗造成的…反正這件事讓一些人無法工作了。她的心智從此沒有成長。

        這事發生在二十五年前,她一直躺在療養院裹。她知道她在什麼地方,但她心智無法發揮功能;也不能控制大小便。他們必須餵她吃飯,她就像十八個月大的孩子,但是她今年已經二十五歲了。」

我說:「是這樣嗎? 我有做一些這類的事,你想要我幫她做嗎?」

「我非常願意。」他說。

        因此他給了我幾張她的照片。我已不再需要用到照片了。但我看了看那些照片如果我要幫某人做,我只需要知道那人的性別、大約年齡、姓名、及什麼問題…就只這四件我要曉得,就這四件我需要知道來與你連結。如果我知道其他的事,我的邏輯思考會卡在中間,而做這種工作,一點也不『邏輯』。

        我從沒見過這個女孩。當我回家後,我把她的精神體帶過來並打開她的頭部。我看到的是,她的兩個腦半球的後方有疤痕組織,約半吋寬、一吋長見方。就是這塊東西阻礙了這些區域的微血管和小血管,反而長成疤痕組織。我打電話給女孩的父親問道:「你說疫苗對她怎麼啦?」他回答:「是這樣的,他們告訴我說她腦子有兩塊地方受到損傷。」因而我想:「好傢伙,我看到希望了。」所以我開始做,將她帶過來,在我的心眼裹幫她做。我可以看到這些微血管在疤痕組織下面和周邊重新生長、聯結。我也將疤痕組織分隔開來讓它不再干擾。這事發生在我剛開始做這類工作的時期,所以我幫她做了幾回,一直做同樣的事。在我看到微血管重長出來後,我會打給他或他會打過來轉告她的最新狀況。

        有一次他們打給我,他超高興到不行。他說:「你知道嗎?我們上周末才去看她。當我們走進她房間時,她抬頭說:『嗨!媽媽!嗨!爸爸!』」這可把他們給樂壞了。

        從此以後她持續進步,學習走路。她會在夜裡醒來走到走廊的洗手間,而以前他們非得給她穿上尿布不可。她就一直在進步當中;我不要她做跳躍式地突飛猛進…因為沒有人會相信,那是超越相信的範圍。我只是幫她的意識程序設定為:她每次生理成長一年,心智就成熟兩年。她已在這間療養院躺了二十五年,我不認為讓她心智完全發展,而不經過正常的生活經驗是對的。我的指導靈告訴我該如何做:「在她生活的每一年,配給她兩年的心智成長。」她就持續地進步。她開始在療養院的洗衣房工作,也在木工房工作,做她的治療;好像每一個年頭過去她就進步兩年。後來我和她的妹妹通話,她說姊姊過得很好,我希望有一天會接到這個女孩的電話。

        那邊的醫師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們可能認為.:「一定是我上次給的藥」或什麼的。

        我不是在批評醫師,因為他們…大多數的醫師,基本上做得很好。但是那女孩確實在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