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創造一個新的人生方向 

有些時候,一個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或工作方式,或周遭一群振動比你低的人,都會使你的覺知力遲鈍,使你一部分被催眠。 你知道你需要激起一些事情(也許是採取你的下個一步勇敢行動),可是你無法確切看出那是什麼事,而且時機似乎不對。

如何創造一個新的人生方向呢? 如何重振你快樂、青春、樂觀和有冒險精神的本我呢? 你該把自己丟進一條湍急的河流嗎? 要放棄一切,帶著你的行乞碗四處流浪? 要發動一次全力的正面攻擊?


吉姆一向過著迷人的生活。 他在澳洲農莊中長大,在許多國家擔任過和平工作團的訓練師,也曾做過舞蹈老師和錄攝影師。他目前是忙碌且精力充沛的訓練師,為華盛頓特區的許多政府機關服務。
他熱切地解讀每一項在意識上和個人成長上的新發展,而且熱中將來自新物理學和大腦科學的觀念跟領導技巧結合在一起。他期望將這些資料整合到他所實施的訓練當中,然而他的聽眾卻陷於政府對於如何成功的狹隘觀點裡。這使得吉姆調整他的個人振動,以迎合較低的頻率,但長期而言這不太有樂趣。我跟他多次談到,他有需要把他各種豐富有趣的線索交織在一起,以及他如何能創造自己的大量資料庫、網站和客戶群,以符合他的高頻振動。然而,他很難想像他如何能突然脫離所依賴的一切,離開賺錢的事業,去做一個也許無法提供相同保障的工作。 

近來,他把自己完成的每件事統統寫出來,一一標上數目。他曾在二十二個國家居住和工作,設計了數十個訓練課程和訓練統籌計畫,訓練過一萬人等等。藉由製作這張清單,他無意中重振了自己的信心。接著,他上網研究他愛讀的一本書的作者。當他快速點 選各個連結時,發現一場看來有趣的會議在徵求報告,而且會議關注的是他熱愛的一些 觀念還在澳洲舉行。嗯。他認為這是個很棒的同步現象,於是感到很興奮。他們需要有人來談論的事情,就是我已經在做的,而且是我最喜愛的觀念!這件事根本不用花腦筋想–我非做不可!接著,他發現離截止期限只剩幾個小時。他想,不可能了。但他隨即反駁:為什麼不直接打電話給他們,管他三七二十一呢? 他連絡上一位女士,告訴她他有多興奮他們辦這場會議,以及他如何在運用這些觀念,然後說他很願意提出一份口頭報告,但了解他就要錯過截止期限了。他渾身充滿了熱誠,因為他才剛量化描述他的職涯,他手邊有現成的統計數字,能清晰說明他是怎樣的人、完成了什麼事。他告訴她他有多開心可以有人互相切磋這些尖端觀念,還說如果他們決定延長截止期限,希望能通知他。結果她熱情地回答:
「就認為它延期了吧。」 

於是,吉姆坐下來擬大綱,甚至觀想會場室內的設備。他發現一大批資料具體呈現在他腦海中,而且有生以來第一次了解到他在享受寫作。這份提案毫不費力地組合完成,然後他以此創設了他的網站,寫了一篇文章,還製作一部短片。當我們晤談時,他說這趟澳洲之旅已經回本了,萬一他沒被選中去報告,他不管怎樣都將飛過去。 他說,他了解自己還不知道他想如何呈現他的「新我」,也有時候「你知道你能。儘管不知道如何做,或不知道是什麼,但你認為你將知道」,

而這次就有那種感受。

他開玩笑說,他早已使自己準備好這樣引導注意力透過同步現象,他覺得那非常令人興奮因此他的能量會以某個特別的方式流動,而將他投射到一個全新的環境中。他脫離了一個感覺有點困住且枯燥的地方,邁入一個能量充沛的新現實,他在當中能明白各種新發展有多少可能性。 看著吉姆的過程,我們能學到一些關鍵的教訓。他本能地從習慣的現實中踏出了一小步,去摘要自己的人生。他簡單彙整了過去的成就,完結了一個能量階段,超越原本盲目的沉迷。然後他開放自己,注意什麼讓他感興趣,並且留意那些符合他個人振動的同步現象和高能量的資訊他沒有拿「不」當成答案;經由打電話給在澳洲的人士,他停留在他的天堂頻率中,並朝向未知走出下一步。他坦率地分享他自己,不抱期待,跟那位女士 談到他喜愛什麼,因此給了對方一次機會幫他去擁有它。他保持他的熱誠而克服了一輩子對寫作的懼怕。
當供他訓練之用的高水準教材內容成形了,他也大致了解新過程可能如何開展。他的靈魂為他安排了一系列的經驗,而他的心智盡本分去注意並選擇恰當的行動時間。

當你想要的沒出現

想要某個事物,並且帶著正面情緒有意地想著它一段時間,並不表示你將會得到它。 可能它在你靈魂的計畫中是不需要的。或者有其他和基本頻率原則相關的原因,阻止了你 想要的結果。馬克是年輕而積極進取的管理顧問師,他多年來鞭策自己邁向目標:成為新 型的企業專家。最近他跟一個顧問師的小組合作,花了相當多時間做一間大公司的評估報告和一份組織重整計畫的提案。他確信他們將會得到這份合約,不過該公司卻在最後一刻說不,儘管中途喊停所花費的錢會多於雇用馬克的團隊。他想不通為什麼合約在明顯可能 成真的情況下卻沒有顯化。當我們晤談時,他了解到他的高度熱誠,以及對於該公司需要什麼的內行理解,是來自於他相當老練的個人振動。他習慣活在當下,因而會假定進步可以快速發生。他忘記把公司的保守管理風格和幾位高度厭惡風險的董事納入考慮因素。公司的個人振動比他的慢,這造成管理階層由於認定要在短時間做太多事,而害怕會不知所措,所以緊急喊 停. 雙方現實中的頻率差異,使得公司跟馬克兩者是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看待「什麼是可行 的」。那幾乎是彷彿他們住在兩個大相逕庭的世界,而馬克走在公司前面活在公司的 未來。我感覺馬克會得到這份合約──大約四個月之內──就等公司董事們頻率較慢的思想過程有時間自然地發展之後。假如他們一開始就能開放並信任馬克,從他身上學習,那麼轉化將能輕易在縮短的期間中發生,符合馬克知覺上的實相,並且解決方法會簡明巧妙,而非拖拖拉拉。

還有一些其他的原因,會使你想要的某個事物不會在你的生活中物質化。它也許不是 最佳解決方法,
或者靈魂可能知道你現在中意的未來途徑,將會負面地影響你的成長。我有朋友深受紐奧良吸引,想要在那裡退休。他們蒐集資訊,研究房地產價格,實地走訪多次,正當他們即將實行計畫時,身為成功企業家的兒子說,他已經在他的花園豪宅裡為他們建了一棟客房,那邊鄰近科羅拉多州博爾達市,坐擁熨斗山的美麗景觀。於是他們就在 最後一刻急轉彎,決定先跟家人共度幾年,再去路易斯安納州。他們搬到科羅拉多州之後 不久,卡崔娜颶風侵襲了路易斯安納州,他們因而逃過了一場浩劫。

你或許用了太多意志力「試圖」物質化某個事物,或者你可能正用你自己的生命力能量去促進和掌控物質化的過程。強求就顯示出你沒有跟生命之流和諧一致,而且遺漏了關鍵資訊。常有企業家將自己的部分能量借給一個專案,彷彿那能量是創投資本,希望以後會回收。我在第六章提到的那位女士,她弄了一個綠色房地產專案,就在某種程度上這麼做部分是因為她很能幹且慷慨,部分是因為她如此強烈抱持她的願景,感覺好像那個專案是她活生生的一部分,而且她想要它以某種神聖的方式結合成一體。她竭盡全力,她奉獻自己,經歷了一些耐人尋味的後果,就因為沒有讓結果透過宇宙能量來物質化。 其他夥伴在潛意識上和能量上經驗到她在這個專案中擁有「過多的所有權」,因而不 自覺地爭奪地位和權力,想迫使她退出。其實這個過程正試著修正它自己,好讓專案能成 為一個適當的共同創造,來自平起平坐的夥伴們進化的、有生命力的願景。我常常看到這種情況發生在人際關係,但它也的確顯現在物質化方面一假如你對某人採取了三個步驟,而對方只對你採取一個步驟,那麼你將會被拒絕兩個步驟的價值,因此貢獻於雙方關係的能量數量才能保持均等。在物質化過程中,如果你用意志力或任何一種掌控的能量來推向一個結果,那麼能量場就會用你過度使用的數量來拖延你,直到它能仿照自己像沒有受強迫時一樣流動。

接著,下一步就會自然發生。

你可能干擾物質化的幾種方式 另一個你無法物質化某個事物的原因是,你的動機出自負面情緒,例如恐懼或貪婪。 或許你正祈求某個事物,是因為你害怕另一個選項。「我必須贏得更多客戶,以避免我的 家被取銷抵押品贖回權。」「我想要一段關係,讓我不必孤單而感到驚慌。」你正把最強烈的注意力餵養給害怕的想法,而不是給那個你說你想要的事物;於是,你感到恐懼的選項才會物質化。你也許能暫時蓄積足夠的力量去克服問題,找到了客戶或一段關係,可是你害怕的那個現實仍然存在,會再度浮現。
表象下潛伏著破壞:由於「試圖」去避免或擁有一個現實,因此你依舊陷入分離、小我和意志力。此外,當你處於這種脆弱狀態,就會傾向擔憂和懷疑;這兩者都會在注意力要流入正在物質化的想法時造成短路,有效地阻礙最終結果。 有時候你想要的事物並未出現,是因為你的身體無法感覺到它是真實的,或其結果不會真正讓你經歷極度的舒適。要把財富物質化,有時可能是具有挑戰性的,因為財富對身體來說有點抽象,畢竟它往往只是紙上的數目,不是一個特別有趣或激勵人心的物質經驗──況且,實體的錢常常很骯髒難聞。身體傾向於快速地物質化它感興趣的事物。貝詩的後院翻新就是很好的例子,說明了一個不感興趣的身體會阻礙結果。她的身體並不喜歡它感知到的結果會有的感覺;設計師的風格跟貝詩是屬於不同的頻率,她的身體一想到必須忍受沒有營養的東西時,就坐立不安。 這個原則也適用於學習過程。如果資訊是呈現於一個純粹要用心智去理解的脈絡中, 盡是專業術語,那麼它可能在你眼前一晃而過。但是,如果給你的是一個訴諸感官的例子、一個類比、一個你身體能想像和經驗的東西,那麼觀念就能實際被理解,而且往往有許多聯想和連結立刻萌生。除非身體經驗到觀念的模式是「真實」的,不然連往意義和物質化的線路就沒有真正接通。

 

~  Frequency : The Power of Personal Vibration

Change Your Frequency to Change Your Reality to Change Your Lif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