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導僅只能是一種引導,目的是為完成「過程」。”

引導是「非觀念性」的,因為所有的觀念都屬於頭腦,觀念隸屬於頭腦的制約,它們就無法帶領我們去抽離於頭腦。沒有一個觀念可以變成到達超越頭腦的橋樑,所有的觀念都必須被拋棄。我們最大的問題就是「我們的頭腦」。

理解的層次分為四個層次,人類的思維和文字屬於第一階層,是有因才有果,是由線性導致的。在直覺性引導過程中,那些簡單、詩意的文字,加上心靈意識地注入,能夠在「空無」中創造更高意識的頻率意境。在人與人的接觸中,話語溝通有其侷限性。說話者變成了一隻學會說話的鸚鵡,面對著另一隻鸚鵡學聽話。人類的思維方式是線性的,而直覺性引導的方式是「同步並行的意識模式」——,沒有前後關係,沒有「因為…所以」的邏輯關係,可以任意跳脫“問題”和“解答”,目的是為完成“過程”。所以引導中能隨心所轉、答非所問,不消用頭腦的表達,更不受線性時間控制,而會意的領會多少取決於個人意識的視界層次。在非線性軸線中這一切都是「平行同步發生的」。

引導採用了這種獨特的交流與溝通結構,這是覺性擴展與悟性啟蒙的關鍵點。在連結初始,就用抽離的方式導引個案停止大腦的自我制約,純粹記錄之後的體會才是關鍵,目的依然是為了「完成過程」。作法上,因人而異的過程之間的界限,被打破的線性框架是直覺式的,直到後面的階段,個案才明白每個「點」被擱置(止),點與點連結構成的線與面(觀),形成了一道整體的立體(悟)。其中埋藏的用心、超然,以及連結關係都安排在最適宜的轉折點上,有別於許多心靈課程著重於頭腦對頭腦,把知識複製到你的大腦那樣的壅擠與拼湊。

要知道,不提問、不回應的目的是為了完成“過程”,這樣的「視界」看得比常人更加長遠,心境上更超然。過程中,對於結果做了留白的「空」,一切都不用「一問一答」。作為個案,也完全可以順隨“過程”去延展“覺性”和“悟性”,真正形成了一道「自我發現」的圓。

intuitive-guide

When you look at a human and perceive its witness, you become still yourself.
You connect with them at a very deep level.
You feel a oneness with whatever you perceive in and though witness.
Feeling the oneness of yourself with all things is “in spirit"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