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抱制暴:愛與手足之情的絢麗綻放

「邪惡是衍生的,不是原本就有的」。愛是力量,顛覆它的便是所有邪惡的根源。

問:有人說「恨」是「愛」的對立面, 而最近我讀的一本書主張「恐懼」是「愛」的對立面。你認為呢?他幽默逗弄的笑看著我:

        我以為你現在已了解「愛沒有對立」愛是終止所有對立的溶劑。
        I thought you would have realized by now that love has no opposites!

— Love Without End


♦「假我」若不存在,一切都成了「愛」:愛的頻率如何走調?

      任何人一旦失去了深深存於內心的「愛」的力量,當絕望打擊時,他就會反擊!然而,若不是長期朝向邪惡發展,沒有人會開始邪惡的行為, 因爲,在任何一個上主之子的核心裡都沒有邪惡。 只有透過否定愛,以及用仇恨、嫉妒、和貪婪的態度去加強人的生活, 一個人才會將邪惡帶到成熟的地步。缺乏愛的地方充滿了恐懼,而「恨」恐懼「愛」。叛變的健康身體細胞、恐怖份子像是癌症,雖然「形式」不同但「本質」是相同的雜染信念,癌細胞原本也是健康的細胞。過分強調「軍事生活」的靈魂, 盲目容許「為祖國而戰的榮耀」蒙蔽自己, 因而無法看見戰爭總是造成毀滅與苦難,分裂對立的痛苦,就像癌症般在潛意識裡持續的折磨人

假我若不存在 一切都成了愛

♦「以暴制暴」轉「以抱制暴」:生命的反轉

     片刻的愛,能永遠抹去,一個人在他心裏執持的「所有恨意」,了悟靈魂的學習經驗之後,這些現象變得更容易理解。

絕地武士並非和平戰士,我們為自由而戰,實現自由與和平一定要通過恐懼和死亡嗎?誰發動戰爭和誰想結束戰爭有何分別?一個巴掌拍不響,雙方都有責任。難道自由不值得為之而戰?但是否值得為之殺戮呢?

     邪惡包含著自我毀滅的種子,而絕對的邪惡,最終一定會自我消耗殆盡,邪惡的唯一命運就是毀滅。光明力量亦非袖手旁觀,直到邪惡自己崩潰瓦解。 有時,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戰,必須拿起武器對抗邪惡。然而,為某事而戰,並不意謂必須摧毀面前一切的絆腳石,更高的意識(內在運作)是:

只有你放下武器 「尋求非暴力途徑」時,你才能宣稱絕地是和平戰士。

     地球上的人類、任何個體,無論是一個靈魂、一個國家、或整個民族,如果不朝向精神提升,最終都將淪落和滅亡,就像亞特蘭提斯。人類最終能達成神性之愛的最高展現的唯一方法,是將人類無情的拖入所有愛的變態和扭曲的漩渦中,去體驗每一個可能產生的負面和邪惡的情緒,最終,為了淨化所有積累的情感體驗,將渡過一個極端的考驗期,在這個考驗期中,唯一明顯能拯救自己的方法將會是,讓自己誠服於神性的慈悲,和祈求救恩。

Fear is the path to the Dark Side.
Fear leads to anger; anger leads to hate; hate leads to suffering.

恐懼是通往黑暗的道路,
恐懼帶來憤怒,憤怒帶來仇恨,仇恨帶來苦難。
— Yoda 尤達

Weapons do not win battles.Your mind,powerful it is. IN A DARK PLACE WE FIND OURSELVES,AND A LITTLE MORE KNOWLEDGE LIGHTS OUR WAY.  ~ Mater Yoda

HATE 恨

From love to hate path.You were my brother Anakin.i love you.jpg

LOVE 愛

Revenge of the Sith- Anakin and Padme. The most tragic love story I%5Cve ever seen.jpg


延伸閱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