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一)

        有一次佛陀看看吃飯的時間要到了,就帶著弟子到舍衛城去乞食,吃完飯,把腳ㄚ子洗乾淨,以打坐的姿勢坐了下來,準備休息一下,這時也不等佛陀喘息一下,須菩提老先生就從一千兩百五十人當中站了起來,迫不及待的問了佛陀一個問題,他問:

        人間稀有的佛陀啊!佛陀照顧好每一位菩薩的心念,讓每一個菩薩能覺察到心念的起伏變化,佛陀,每一個人都發願要悟道成佛,他們的心應該怎樣去「住」呢?如何才能降伏他們的心呢?佛陀被須菩提這麼一問,差一點把剛才吃的飯給噴出來!

        所以佛陀並沒有回答他。

        須菩提問的這個問題是來自於「第三意識層面」的大腦的「理性思維」。

        大腦是心念起伏的住所,大腦每天都在問「如何?」「為什麼?」「怎樣?」如果你給了大腦一個答案,它就會再丟一個問題給你,於是你再給它一個答案,它又再會丟給你一個問題,永無止境,這就是我們大腦每天的心念,你須菩提不是說:佛陀照顧好每一位菩薩的心念,讓每一位菩薩能覺察到自己心念的起伏變化嗎? 你怎麼沒覺察到『心如何去安住』的這個心念呢? 如果你覺察到這個心念,也就不會問我這個問題了,而你問的,不就是答案了嗎 ? 你再度失去了察覺!你的問題是我的答案,我要如何回答你?

        當一個人覺察時(新時代的用語),或觀照(佛家的用語),或者是一位觀察者(量子力學用語)時,你是不能介入你所觀察的對象,你只能觀看,不能批評,不能判斷,更不要問為什麼?不然你會問「為什麼我要觀照」「觀察者是意識嗎?」,最後你會問「為什麼我要呼吸?」然後你會尋求方法,並問我說:「你能告訴我呼吸的技巧嗎?這樣我才好呼吸!」


《這是水:生活中平淡無奇又十分重要之事》/華萊士(David Foster Wallace)


What the heck is Water (水是什麼?)


        佛陀心裡想:須菩提呀!我不能回答這個兩難的問題,難道你是故意來找碴?我看你沒那個膽,看你平日對我這麼尊敬,應該是你不太懂才對!那麼我要如何開示你呢?佛陀看須菩提年紀那麼大了,還沒開悟,於是慈悲的對他說:很好,須菩提,正如你所說的,佛陀照顧好每一位菩薩的心念,讓每一位菩薩都能察覺到心念的起伏變化。你要好好聽,我當為你說,仔細聽著:每一個人都發願要悟道成佛,就應該「這樣子」住!就「這樣子」降伏他們的心!這樣子就好了!這樣子就好了!不要再問了!答案已經給你!再給你多一點,你的心就會更亂!

consciousness-level-question_hd

        我們來解釋一下這個狀況。

        佛陀給須菩提的答案,是屬於第五層層面的意識—「我是」,我是一切,一切即我是,「我是這樣住!」、「我是這樣降伏其心」,如果須菩提能當下領會,如此須菩提將不再受大腦的控制,脫離了大腦,須菩提將會找到家—「我是」,「我是」是純意識,他不是大腦,因為大腦不是意識,它是思想,它是心念,它是你使用的工具,你是它的主人,佛陀如此想的。

        佛陀講完後就準備閉起眼睛,他等待著…。

        「是的,佛陀!我很樂意聽聽您說什麼!」須菩提很興奮的說。

        佛陀睜大眼睛,心想: 我的天呀!你須菩提是在幹什麼的,年紀一大把了,是不是平日上課時你都在打瞌睡呀?曾經有一個我教過的學生,我只隨意捻了一朵金盞花,一句話也沒說,這個叫達摩的學生就開悟了!我給了你兩次的機會你都錯過了,你說,我要怎麼教你呢 ?「我再想想,對了!現在我就用一種否定法來啟發你,我說一個肯定,就否定一個,再說一個肯定,再否定一個,看你懂不懂?」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二)

        於是佛陀很有耐心的說: 諸位菩薩呀!應當這樣降伏你們的心,所有一切的眾生,這些眾生包括有物質形相的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病毒及人類,以及沒有物質形相的若「有想」(第四層面的意識存在體),「有想」是因為這些生命還有大腦的運作,尚未脫離大腦的控制,所以還有想,還有若「無想」第五層面的意識存在體,無想是因為沒有大腦的運作,大腦不運作就不會產生思想,這些生命已擺脫了大腦的控制,以及若「非有想非無想」;第六層面的意識,它沒有想,也沒有有想,它只是「是」的存在,一切都只是「是」,它沒有不是,也沒有不是的是,「是」是一切的存在。我都使他們進入無餘涅槃那種最高的意識層面(空無,第七層面意識),如此滅度了無量、無數、無邊的眾 生,但實在沒有一個眾生是被我所渡的

        為什麼呢?須菩提,菩薩如果還有「我」這個有形的相,「人」這個有形的相,「眾生」這個有形的相以及「長壽者」這個有形的相的分別,就不能稱為菩薩了!」佛陀是以第六層面的意識來做解說的,第六層面的意識是不具有任何的形相,也沒有男女的分別,更沒有你我的差異,它就只是「是」的意識,佛陀想再破除須菩提所困在的第三層面意識(理性、邏輯思考、會不斷問問題的念頭)。

        於是佛陀再舉佈施的例子,要須菩提「無相佈施」,不著於形相來佈施。在佈施的過程中,沒有佈施的我,沒有接受佈施的人,能夠這樣,福德就像無窮盡的宇宙那麼大,是沒有辦法去想像的,菩薩就應當這樣「住」。佛陀給了須菩提第六意識層面的答案,現在佛陀想再給須菩提最高意識層面的答案,也就是沒有意識的層面,叫「空無」的答案。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 ? 可以以有形的身相來見佛嗎 ?」佛陀問。

        「不可能!佛陀!不可以身相來見佛,為什麼 ? 因為佛陀你所說的身相,就不是身相 !」

        不錯呵!須菩薩有點進步了!他已跳脫了大腦的思維,這思維不是來自於大腦的回答,而是來自於第五層面的意識,它沒有相對性、二元對立的東西,它沒有形相,不過須菩薩是真懂還是假懂 ?須菩薩是一隻鸚鵡嗎?他只是在學佛陀講話嗎?所以佛陀就更進一步來確認他是否真的懂。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三)

        於是佛陀很有耐心的說:諸位菩薩呀!應當這樣降伏你們的心,所有一切的眾生,這些眾生包括有物質形相的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病毒及人類,以及沒有物質形相的若『有想』(第四層面的意識存在體,「有想」是因為這些生命還有大腦的運作,尚未脫離大腦的控制,所以還有想)、還有若「無想」第五層面的意識存在體,無想是因為沒有大腦的運作,大腦不運作就不會產生思想,這些生命已擺脫了大腦的控制),以及若「非有想非無想」(第六層面的意識,它沒有想,也沒有沒有想,它只是「是」的存在,一切都只是「是」,它沒有不是,也沒有不是的是,「是」是一切的存在。)我都使他們進入無餘涅槃那種最高的意識層面(空無,第七層面意識),如此滅度了無量、無數、無邊的眾生,但實在沒有一個眾生是被我所度的!

        為什麼呢?須菩提,菩薩如果還有 「我」這個有形的相,「人」這個有形的相,「眾生」這個有形的相以及「長壽者」這個有形的相的分別,就不能稱為菩薩了!」

        佛陀是以第六層面的意識來做解說的,第六層面的意識是不具有任何的形相,也沒有男女的分別,更沒有你我的差異,它就只是「是」的意識,佛陀想再破除須菩提所困在的第三層面意識(理性、邏輯思考、會不斷問問題的念頭)。於是佛陀再舉佈施的例子,要須菩提「無相佈施」,不著於形相來佈施。在佈施的過程中,沒有佈施的我,沒有接受佈施的人,能夠這樣,福德就像無窮盡的宇宙那麼大,是沒有辦法去想像的,菩薩就應當這樣「住」。

        佛陀給了須菩提第六意識層面的答案,現在佛陀想再給須菩薩最高意識層面的答案,也就是沒有意識的層面,叫「空無」的答案。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可以以有形的身相來見佛嗎?」佛陀問。

        「不可能!佛陀!不可以身相來見佛,為什麼?因為佛陀你所說的身相,就不是身相!」

        不錯呵!須菩提有點進步了!他已跳脫了大腦的思維,這思維不是來自於大腦的回答,而是來自於第五層面的意識,它沒有相對性、二元對立的東西,它沒有形相,不過須菩薩是真懂還是假懂?須菩薩是一隻鸚鵡嗎? 牠只是在學佛陀講話嗎?

        所以佛陀就更進一步來確認他是否真的懂。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四)

佛陀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佛陀的意思是說,第一至第六層面意識展現出的各種形相,都是不真實的,如果你能看見所有的相都不是相,你就看到了『空無』,空無是如來的真面目,因為如來,佛,也是一種相,沒有如來,沒有佛,就沒有任何的相了!」佛陀給出了最後的答案。

不知道須菩提有沒有即刻由第五層面意識,躍遷到第六層面意識?須菩提得要把握住機會,不要錯過了這關鍵的一秒…,可惜須菩提還是錯過了!

因為須菩薩問說:「佛陀!以後的人聽你這樣說,他們真的會有信心嗎?」

        須菩提真的沒開悟!須菩提是一隻鸚鵡,他只是在學佛陀說話,佛陀看見了一隻學他說話的鸚鵡!須菩提的話還真多,而且又回到先前的那個帶著大腦思維的三層面意識提問,「別人相信嗎?」、「以後的人會怎麼想?」、「佛陀這樣講,有誰聽的懂?」、「太玄了吧,佛陀!」須菩提的腦子一直在打轉。

須菩提你管以後的人怎麼想!你也未免想太多了吧!你自己的問題都沒解決,還管別人,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難啊!難啊!須菩薩真的是很難教呀!不過不要放棄每一個來到我面前的生命!繼續努力!佛陀!

「你不要這樣說(你實在對我太沒信心了)!在我死後五百年,如果有人看到我們對話內容的記載,立刻就相信我所說的人,這樣的人並不是一般人,而是曾在很多佛的教導下,種下了種種開悟的善根,所以凡是只要看到我所談話的記錄,或者只是一聽到就立刻相信的人,須菩提!佛知曉一切,看清一切,這些眾生已得到我所傳授的真髓,他們的福德是不得了啊!為什麼呢?因為我完完全全可以知道並看到這些眾生,他們不再執著於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這些分別的相,他們也不執者於有什麼法,以為有什法可以去除這些相,為什麼呢?

因為眾生若以心(以大腦投射出來的意識)來取相,那麼就是著於這四種相了。倘若以我所說的道理為依據,那麼也是著於這四種相;若取不是我說的是真實不虛,是不可相信的,那麼也同樣著於這四種相了。總而言之,相信我說的是真實不虛的,了悟之後,就不要執著我所說的,你們也知道,我經常告訴你們,我所說的道理就好比是一條小船,渡河到對岸之後,就應該把船捨棄,何況它根本也不是法!」

        佛陀在講空無,懂的人就會懂,不懂的人還真不懂,無空沒有任何的法,任何的法都不是空無,進入空無要有相當大的智慧與勇氣,一般人是很難瞭解並實行的。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我成佛了嗎?我有說法嗎?」

佛陀真的是一位大智慧者,一位真正成佛的佛,一位真正的成道者,佛陀說了這句「我成佛了嗎?」是當頭的棒喝!須菩提你要怎麼回答我?

「據我對佛陀您所說的,您是沒有一定的法叫『成佛之法』,也沒有固定的法是您宣說的,為什麼呢?因為佛陀所說的法,皆不可取、不可說、不是法、也不是法的不是法。為什麼會這樣子呢?因為每一個人對空無(不是有、不是無)有不同層次的了悟,而有所差別。」須菩提像鸚鵡一樣的說,話多傷神!

佛陀知道須菩提並不瞭解,於是又舉了一些例子讓須菩提能夠了悟,佛陀又再重舉佈施的例子,要須菩提「無相佈施」,不著於形相來佈施,能夠這樣,福德就像無窮盡的宇宙那麼大。無相佈施的福德即使是那麼大,但是有一種福德比它還要更大,就是相信佛陀所說的,並實踐他所說的,縱然是短短的幾句話,並向別人解說佛陀所說的,這些人的福德比無相佈施來的更大,佛陀又回到原點,從頭又重複說了一遍,最後佛陀說:

「一切諸佛,及諸佛的成佛方法,都是從這經出來的,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佛法講的是空無,空無本無法可講,不要執著於沒有的東西,也不要去創造沒有的東西,佛法是方便用的名詞,以區別是佛陀所說的。

佛陀又告訴須菩提,已證得果位的人不會說自己已證得果位,因為認為自己已證得果位的人會墮入我相的執著。在那個層次,但不執著於那個層次,而執著在個層次上的,就不可能在那個層次上。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我以前在我的老師『然燈佛』那裡的時候,有沒有得到成佛的方法?」佛陀問。

「沒有,佛陀!你以前在然燈佛的地方,沒有得到任何成佛的方法!」須菩提對空無似乎漸漸的瞭解,有點信心了。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菩薩的佛土是不是很莊嚴?」佛陀問。

「不!佛陀!為什麼?如果是莊嚴的佛土就不是莊嚴的佛土,所以才叫莊嚴。」須菩提答,空無裡沒有什麼是莊嚴的。

「所以說,須菩提,所有的菩薩應當這樣子生起他們的清淨心,不應當住色生心,不應當以五官產生的識而住,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講完之後,佛陀又告訴須菩提,了悟空無及為他人解說,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不要小看這部經的重要性。須菩薩想:既然這部經是如此重要,那麼總該替它取一個名字吧!於是須菩提問佛陀說:

「佛陀!這部經叫什麼好呢?」

就叫它『金剛般若波羅蜜』吧!你應當以此來修行,為什麼呢?須菩提!
佛說『金剛般若波羅蜜』就不是『金剛般若波羅蜜』,所以才叫『金剛般若波羅蜜』,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佛陀有說任何的法嗎?」佛陀怕須菩提又墮入名相及法相裡,而無法了悟空無的妙趣。

「佛陀!你沒有說!」須菩提答。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整個大宇宙的微塵多不多?」佛陀問。

「非常多,佛陀!」須菩提答。

「須菩提!這些微塵,佛陀說不是微塵,所以取名為『微塵』;佛陀說世界,就不是世界,所以取名為『世界』。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可以用三十二種好的相來見佛嗎?」佛陀問。

「不可能!不可以用三十二種好的相來見佛。為什麼呢?佛陀所說三十二種好相,就不是好相,所以才取名為三十二相。」須菩提答。

「須菩提!倘若每一個人都以恆河沙數量那麼多的寶藏來佈施;倘若有人,在這經中,甚至只是經中的幾句話作為修行,並向人解說,他的福德是很多的!」佛陀說。

須菩提想起了這句話「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突然茅塞頓開,開悟了!真是孺子可教也!因此流著淚向佛陀說:

「我以前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話語,以後的人如果能聽懂佛陀所說的,那一定是成就第一稀有功德的人!他一定可以說是佛了!」須菩提很有信心的說,因為他知道了!

「沒錯!沒錯!如果有人聽聞這部經,他能不驚嚇、不恐怖、不畏懼,那一定是一位很稀有的人,為什麼?因為我所說的成佛最高智慧,就不是成佛的最高智慧,所以才叫成佛的最高智慧!」佛陀很高興的說。

Ongoing II 大進化二
作者:曾坤章 博士

「理性」擋住「悟性」

不同意識層次投射不同的視界

活在當下,也是一種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