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件 限制與障礙(自我設限)

        阿南達是佛陀的表哥,比佛陀大了幾歲。在東方的傳統裡,長兄幾乎就像是一個父親,即使他也許是表兄。當阿南達來被佛陀點化成為門徒,他說:「聽著,悉達多。」(悉達多是佛陀未成道前的俗世的名字)他沒有稱呼他為佛陀,他叫他的名字說:

        「聽著,悉達多」( 佛陀只是他的表弟)「我將要被你點化成為道上的門徒。一旦我成了你的門徒,我就不再是你的長兄了。一旦我成了你的門徙,你就可以命令我,我必須服從。現在 我處於一個可以命令你的位置,你必須服從。在那個情況改變之前,我想要有幾個條件被記住。」

        佛陀說:「什麼條件?」

        阿南達說:「它們並不是很大的條件,但是它們對我有很大的意義。第一,趁我現在還是你的長兄,你要答應我,在我成為你的門徙之後,你不可以叫我離開你去傳道給大眾。不可以的!在你的一生當中,我將日夜都跟你在一起。我想要照顧你的身體、你的舒適、和你的健康。你不可以阻止我,你現在必須答應我,在我成為門徒後不再能夠說什麼之前。」

        佛陀說:「同意。」(因為身為一個弟弟,在東方就是這樣,你必須尊敬地接受那些較年長的人。)

        阿南達說:「第二個條件就是我可以問任何問題——相關的、不相關的、有意義的、沒有意義的….你不能夠說:『等一等,有一天你將會了解。』你必須立刻回答我,你不可以試圖延緩;你不可以找藉口……『明天我再看看。』每當我問問題,你就必須立刻給我答案。」

        佛陀說:「同意。」

        阿南達說:「第三,如果我帶某人來見你,即使是你晚上在睡覺的時候,你也不能說不。你必須見那個人,不論他是誰。」

        佛陀笑著說:「同意。」

        但是阿南達說:「你為什麼笑?」

        佛陀說:「那並不是條件的一部分,現在你被點化,然後你就可以問我為什麼笑的問題。每當你問問題,我就會回答它,但是那三個條件已經完成了。」

        阿南達成為門徒,然後持續整天跟佛陀一起生活了四十二年。春天來了又去,季節改變,年復一年,他就像是佛陀的一個影子。但是很多人在阿南達之後來,成為門徒,然後成道,而阿南達仍然沒有成道。二十年之後,他問佛陀:「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在我之後來的人都已經成道了……而我跟你那麼接近。沒有人比我聽更多你的講道,也沒有人比我跟你更親近,為什麼我還沒有成道?」

        佛陀說:「現在你可以了解我為什麼笑,記得嗎?二十年前,在你被點化之前,你要求了三個條件,我笑了。這就是那個原因:因為你的條件會成為一個障礙。你忘不了你是我的長兄。即使你成為一個門徒,在內在深處,你知道你是我的長兄,那是你最精微的自我,雖然你跟我在一起的時間比其他任何人都來得更長, 你聽我講道的次數也比其他任何人都來得多。你已經變得非常博學多聞,非常有學問,你記得我所給的每一個講道。你有很棒的記憶,但是你沒有你自己的經驗。你可以機械式地重複在這二十年裡面我所說的每一件事。但是你那微妙的自我,認為你是我的長兄,你有那三個條件的特權,會成為障礙,直到我死之前,你不會成道。」事情的確就是這樣發生的,在他被點化之後四十二年,佛陀過世了。

        當佛陀說:「現在我要跟你們所有的人道別,我的身體已經老了,疲倦了,任何我想說的,我都已經說了,現在我想要進入最終的休息。」在一萬個門徒裡面,阿南達是第一個哭出來的。阿南達坐在他的右邊,他像一個小孩一樣放聲大哭,雖然他比佛陀還老。

        佛陀說:「阿南達,你為什麼又哭又泣的?我並不是無知地死,我是完全達成、成道地死,而且那不是普通的成道,那是一個以前從來沒有比這個更優秀的成道。我的死也是非常滿足,因為以前從來沒有一個師父有這麼多門徒成道。」

        阿南達說:「我不是為你而哭,你誤解我了,我是為我自己而哭,這四十二年以來,我日日夜夜都像影子一樣跟隨著你,而我還沒有成道,我仍然像以前一樣地「無意識」。當你走了以後我要怎麼辦?我不認為在接下來的時間我能夠碰到一個像你能力這麼好的人,而且我也可能沒有機會跟他那麼親近,你把我留在似乎沒有黎明 的黑暗裡。」(阿南達還真的真自我、自私阿!)

        佛陀再度笑了,即使含著眼淚。阿南達也忍不住問他:「你為什麼笑?你在奇怪的片刻笑。」

        佛陀說:「在二十四小時之內,你就會知道,因為一旦我過世了,在二十四小時之內,你就會成道。一旦我過世了,你就不再是我的長兄了。一旦我過世了,你那微妙的自我也會消失,在我活著的時候,它不可能消失。」它真的照佛陀所說的情況發生:在二十四小時之後,阿南達成道了。他沒有離開那個地方,他不吃不喝,也沒有睡,他一直閉著眼睛坐在那裡,坐在那兩棵畢缽羅樹下(後人改稱菩提樹),那是佛陀躺下來進入永恆睡眠的地方。

        阿南達閉起眼睛停留在同樣的地方,帶著一個絕對的決心說,唯有當他內在的眼睛打開,他才要打開他的眼睛。唯有當他成道,他才要再度用他的眼睛看外在世界,否則他將「保持在他自己裡面」。首先,他想要看他自己的自性,然後他才要從這個地方栘動他的眼睛或移動他的身體,否則他將死在這裡。帶著這麼大的決定,這麼絕對的承諾,那個被他視為沒有黎明的夜晚很快就結束了,在二十四小時之內,他成道了,但是他保持是一個阿羅漢。成為阿羅漢是他的獨特性。


耶穌說:我就是佛陀,佛陀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