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道路的七個階段,說起來容易,親身體驗卻很難。除了路上本來就有的障礙之外,也沒有人可以保證會一路暢行,沒有間斷。


        塔布里斯的夏慕士問我,關於先知穆罕默德與蘇菲大師比斯塔米的問題時,我覺得這個地表上彷彿只剩下我跟他兩個人;而在我們眼前開展的,則是真理道路的七個階段—也就是每一個自我必須要克服才能抵達「真一」的七個境界(Maqamat)。

        第一個階段是墮落的自我(Depraved Nafs),是人類最原始也最常見的階段,也就是靈魂受困在物慾追求的階段。大部分的人都困在這個階段,為了滿足他們自我的需求而掙扎受苦,但是又一直將自己長期的不快樂歸咎於他人。

        如果一個人知道了自我的卑微與貶抑— 也只有當一個人有這樣的認知,並且開始改善自我時才能邁向下一個階段,基本上就是跟前一個階段完全相反的情況。到達這個階段的人,不再一直怪罪別人,而是怪罪自己,有時候甚至到了自我否定的地步。至此,一個人自我就變成責難的自我(AccusingNafs),也就開啟了內在淨化的旅程。

        到了第三個階段,人就變得比較成熟,自我也演化成啟發的自我(Inspired Nafs);只有到了這個階段,而非在此之前的任何時候,一個人才能體會到「屈服」的真諦,可以自在地漫遊在「知識谷」(Valley of Knowledge)裡。能夠走到這麼遠的人,必然是擁有並充分表現出耐心、堅毅、智慧與謙卑的特質,覺得這個世界煥然一新,充滿了啟示。然而,很多人到了第三個階段之後,就有一股衝動想要留在原地,喪失了繼續前進的意願或勇氣;因此第三階段雖然美麗而喜悅,但是對目標更遠大的人來說,反而是一個陷阱。

        能夠離開第三階段,繼續走到下一個「智慧谷」(Valley of Wisdom)的人,就得以認知寧靜的自我(Serene Nafs)。到了這裡,自我就不再是以前的自我,而是幻化成更高層次的意識。任何人只要到了這裡,不管生活中有什麼困苦,都能感受到慷慨、感恩與永不動搖的滿足等主要特質。過了這個階段,就是「和諧谷」(Valley of Unity),到達這裡的人,不管真主將他們置於什麼樣的環境之中,都會感到喜悅;對他們來說,世俗的一切都沒有任何差別,因此他們已經到達歡喜的自我(Pleased Nafs)。

        到了下一個階段—賜福的自我(Pleasing Nafs),這個人就成了人類的一盞明燈,散發出能量給任何有需要的人,也可以像真正的大師一樣開始授業講道、闡明真理。有時候,這樣的人也有療癒的能力。只要他所到之處,都能讓其他人的生命產生劇烈的變革;他所做的或是想要做的每一件事,都吻合他的主要目標,也就是透過服務人群為真主效勞。

        最後,到了第七個階段,這個人就到達了淨化的自我(Purified Nafs),變成了完人(Insan-iKamil)。但是沒有太多人知道關於這個階段的事情,就算有極少數人到達那個階段,他們也不會說。

        真理道路的七個階段,說起來容易,親身體驗卻很難。除了路上本來就有的障礙之外,也沒有人可以保證會一路暢行,沒有間斷。從第一個階段到最後一個階段的路徑絕對不會是一條直線,也總是有危機四伏,讓你顛仆跌倒,甚至跌回前一個階段,有時候還可能從最高層級一路跌下來,又回到第一個階段。由於這一路上的多重陷阱,難怪每個世紀只有極少數人能夠到達最後階段。


成長需要反轉之生命是進進退退(臨界點)

        所以當夏姆問我那個問題時,他要的不只是比較,而是要我仔細思考自己有多強烈的意願抹殺自我個性,全心全意地追求真主。在他第一個問題之下,還藏著第二個問題。「那你呢,偉大的講道者」,他在問我。「在這七個階段之中,你在哪個階段?你想,你有沒有心想要更上一層樓,直到最後?告訴我,你的杯子有多大?」

把空融入愛-解除幻覺

魯米  一二四四年十二月十八日,孔亞
~ 愛的哲學課:雲遊僧與詩人魯米
Elif Shafak 著


♦ 資料來源

  • 愛的哲學課:雲遊僧與詩人魯米 Elif Shafak 著
  • 內圖來源:in spirit 原創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