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學佛的法官,沒有不良嗜好,每天都在念佛修行。法官有個信念是「天有好生之德、要慈悲為懷」,心裡有著「念佛可以往生極樂世界」。

        於是,法官想「功門之下好修行」,在法院當法官要寬宏大量、慈悲為懷,死刑是不文明的,要尊重人權。就想要這樣來行善 — 歹徒判刑就輕判;死刑就幫他脫罪。法官一直認為他是在做善事、給人改過的機會,讓歹徒重罪輕受,死刑判無期徒刑,該判十年判五年、五年變一年。結果在五十幾歲就過世了。

        最後,人生畢業禮後沒有去到極樂世界,反而到了陰間。法官很納悶地說:「奇怪了!我怎麼會到這裡,我應該去極樂世界才對啊!我是念佛修行的好人啊!我的一些同事,有的貪污、吃喝嫖賭,他們是不好的法官,我是清流有道德的法官,怎麼會跑來這裡?這裏是那些法官才該來的地方啊!我怎麼會跑到這個『低層次』的地方來呢?」

        指導靈說:「為什麼你會到這低層次,你看看你做了什麼「好事」再說吧!」你當法官時,把那些該判罪的沒判罪,縱放歹徒回去危害社會,因果就「算在你身上」。你這是「濫好人啊!是非不明、智慧不足。」那些歹徒靈性度不高,回去社會習性難改,還傷害更多人。

        法官說:「怎麼會這樣?我在做善事啊!不是要給人機會、改過向善嗎?」

        指導靈說:「你本來可以活到八十幾歲的,因為你造了這麼多惡業折壽了,五十幾歲就過世了,你必須要來「了這些業」,念佛極樂世界,那是以後的事,不能抵消的。」

        法官:「啊!怎麼會這樣子呢?我現在才知道我做錯了!「我以為」我在行善,」


in spirit動機、方法、結果都不靈性

  • 法官的「智慧不夠」
  • 念佛是「形式」,心中有沒有真愛才是「本質」
  • 行善是為了往生極樂世界,為得功德福報

        如此的動機是有私心的,不是為了犯罪者好,是為了以後能往生極樂世界,是有雜質的。法官有私心,但同時也有正義感,是心靈病毒,雜質優質混合「成分」的不同。因此,業力來自於法官自身的ego,是枯井的心,枯井的心是貪愛,貪愛跟真愛混雜「在一起」。靈性是:動機是靈性的,方法是靈性,結果也是靈性,才是圓滿的靈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