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的本質為愛而非礙。在關係裡,是學習湧泉的愛自己,及彼此學習「無條件地愛著對方」;是一個不斷持續的學習過程,而非一蹴可幾。

        我們探討的關係,包含直接的親情、感情、友情,間接的例如父母關係的冷漠疏離 ,從小沒有一個好的範本 ,不知道如何去愛人 。關係的「本質」是愛,婚姻、男女朋友那些都是「形式」。心若「枯井」,縱然婚姻撐著也不幸福;心若「湧泉」,幸福圓滿。轉枯井為湧泉就好了。

        感情是通往靈魂的橋樑一個人認識愛,是由於過著沒有愛的生活;一個人藉著已經失落了愛,而找到愛;一個人失去了愛,即失去了自己;一個人藉由找到自己、尋找自己,而能找到愛;你的愛在哪裡,你也會在那裡。

在你的內在,有一口湧泉。不要拿著空水桶轉來轉去。」
 There is a fountain inside you. Don’t walk around with an empty bucket. 
— 魯米 Rumi

♦ 那山那人那狗  Postman in the Mountains

       1999年第19届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故事片,劇情在描述大多數台灣與中國傳統的家庭裡,從父親抱不動兒子時開始,父子之間的情感基調就逐漸定格成為微妙的克制與壓抑,子女進入年少不羈階段時,更是水火不相容地衝突了起來,隨著年紀增長,父母與兒女的表達及溝通持續的淡漠,感情上像是一個心靈薄紗,纏繞著一個心結,父母與子女「心與心的距離」越走越遠,互相礙著眼卻誰也不肯去解開它。

最難走的路不是崎嶇山路,是心路。

        電影「那山那人那狗  Postman in the Mountains」父子這段衣缽交接的旅程 ,猶如一趟儀式、轉動輪迴之輪一般,是一條平淡且崎嶇的山路,是父親往返了一生的心路。是兒子首次走入父親的生命,是父子的一條相知交心的心路,和解之路。

兒子背的動父親,就是兒子長大了。

        山丘路上,父親與兒子逐漸理解和包容了對方,當父親在兒子背上偷偷流淚的時候,當兒子無意識中喊出「爸我們走吧!」的時候,讓人柔腸百轉,淚濕眼眶。那是因為,在我們的心中,看到了熟悉又陌生的「愛的模樣」。我們也有這樣的一個父親、我們也是這樣的一個兒子。這條路越往前走,兒子的心就與父親的心漸漸靠近。父親即將退休離開大山的惆悵,卻也重新走進了兒子的內心。

最美的風景在「心靈」裡

        送信往返的旅程中,整潔碧綠的鄉村風光,飄渺優美的背景旋律,古典雅俗的湘西民居,整部影片唯美清新、溫情脈脈的feeling tone,像一篇含蓄、溫馨、唯美的詩,在光影旋律之間瀰漫的是濃得化不開的父子之情。整部影片,夫妻之情,郵差與山民之情,人與動物之情,人與自然之情。

        悅目的絲絲觸動人心。夜晚,靜謐得只聽得見蟲鳴旋律的山村,父親端坐在床邊望著熟睡中的兒子,輕輕地躺在他的身邊,這時,兒子在夢中無意識的把頭靠在父親的肩膀,而且把腿也壓在了父親的腿上,這讓我們憶起我們小時候的父親,原來我們的內心小孩,也渴望像小時候一樣,抱一抱父親,可是長大後,或許我們沒能做到,影片中的兒子卻做到了,即使那是在夢中。

完整電影連結:連結


♦ 有條件的愛,參雜生命雜質的愛

        在人間,是「情」不是愛。這個世界有愛,但愛不是來自這個世界。人世間的愛,是「有條件的愛」,愛有依賴(有雜質的愛),依賴如果不見就會痛苦,心是枯井。有許多的父母用「非愛」的方式,表達愛,強迫兒女好(因為我愛你,所以你要…),我為了你好,強迫你去(交織參雜著強烈情緒)。但也有的父母不一定會這樣對待子女,都因人而異,要看一個人的靈性進化程度到哪裡。

        弱勢是「依賴」(你聽我的,順從我,我就愛你);強勢是「操控」(你不聽我的,我就生氣,攻擊..)。有條件的愛,參雜生命雜質的愛。這也是構成娑婆世界,一切牽扯的關係與力量。然而,生命中這一切的劇情,是演戲,每一個人演出一幕幕精彩的真愛旅程。脫去這一生的戲服後,就告別娑婆,徒留遺憾就會當掉重修。

假我」若不存在,一切都成了愛。
  what is the quality of your relationship with real you

「假我」就像是魔幻大師,總是把潛意識裡的企圖,藏在五光十色的影像後面。

        電影「大法官」劇情平實但觸動心靈,讓我們的心被觸動也被滋養;心,是我們的學生,它學習愛。電影中的人,在走一趟歸心的愛的學習,也讓我們湧現來自於心靈的觸動,在關係中的每一個體會,讓自己的生命,從無意識地像一個受驚嚇的孩童,進化為有意識的覺知,以及開啟一連串療癒的過程。在關係裡,是學習湧泉的愛自己,及彼此學習「無條件地愛著對方」。WILLIE NELSON演唱的THE SCIENTIST片尾曲,搭配電影最後一幕的結束,特別觸動心靈。

Nobody said it was easy
No one ever said it would be this hard
Oh, take me back to the start

(電影「大法官」片尾曲:淚人的片尾曲(歌手:WILLIE NELSON “THE SCIENTI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