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對錯的想法之外,有一個美好境地,我們在那裡相見。大多數的覺者、修行人,專注「觀照」自己的方法,我們若批判他們的批判,那麼我們跟他們所做的又有何不同?批判的心讓人陷入了同一困境,彼此的自性光明都被框鎖在無明。奇蹟是「知見上的轉變」發生在人的心靈裡面。


與個案的引導

        某君:「我的一些靈性的朋友們,常常發表文章批評(他們稱為評論),對靈修圈、對某某人、對這個世界的種種。我看到他們都在批評、論斷,甚至我也看到了偽裝公平正義的批判、批評、論斷,覺得這些朋友讓我迷惑,不是說有在修行嗎?跟他們相處都會感覺到不舒服,出去吃飯看見不公不義不合理,就義憤填膺,義憤之後就把課程扛出來說要寬恕。每次她們說的「小我」被點燃,就服用奇蹟「寬恕」劑,就而久之,我也越來越沈默的跟他們相處。我雖然剛靈性入門,但我不想說出的話語,是批判批評的,這真的是有在修嗎?到底是修什麼?

        in spirit : 「他們是你的鏡子。」


說別人壞話,無明眾生的第二天性

        有一天,有個人跑來找蘇菲信徒,氣喘吁吁地說:「嗨,他們在端盤子耶,你快看那邊!」蘇菲信徒冷靜地說:「那跟我們有什麼關係?關我什麼事?」信徒激動地表示:「可是他們端著盤子到你家裡去耶!」那人大喊道。「那又關你什麼事?」蘇菲教徒說道。

        不幸的是,人們總是看著別人手上端的盤子。他們不管自己的事情,一天到晚評斷他人;他們編造出來的是非,始終都讓我感到驚愕不已!


心靈能力是「形式」、心靈品質是「本質」

        蒂娜:「是的,有些人聽別人說光的能量運作可以改變命運,就去上 「光的課程」,但修了很久,敏銳度與覺知力是增強了,但只是用來覺察別人的錯誤,批評別人的不是,對自己內在恐懼、憤怒, 或操控等意識卻毫無覺知。課程只是增加他們的知識,但他們的個性與習氣卻沒有改變,當然也就無法改變命運了。而那些逐步看到自己需要改變之處,繼而提升與轉化的人,他們的路自然就 越走越寬廣,他們的生命自然就越來越安寧與祥和。」

        博納: 「這跟人家說念經、念佛、持咒可以轉化惡業,或實現某種願望的說法一樣。有些人念了千萬遍卻仍避不開因果的呈現,是因為內在的思想意識沒有因念經、念佛而凝定下來,並與諸佛菩薩 的心靈意識融合,當因果現前時,無法以較高的智慧來處理,自然化解不了惡運,還怪諸佛菩薩不幫忙。」

~ 入門:古埃及女祭司的靈魂旅程;三十六 最後的準備


♦ 你可以判斷觀念,但不去批判人,只需接納真實的觀念

        G表示:「我想,大部分的人都難免口是心非,嘴巴上說「我寧願幸福」,但行動上,卻在在顯示著『我寧願自己是對的』。」W答:「一點也沒錯,事實上,這部《課程》後來會問你:『你寧願自己是對的,還是寧願自己幸福』?」G表示:「我想,大部分的人都難免口是心非,嘴巴上說:『我寧願幸福』;但行動上,卻在在顯示著我寧願自己是對的。」

        W:「對,這就是小我的自欺手腕。當人們批判別人,並相信自己是對的,當下產生一時的快感,因為他們成功地把潛意識裡的某種內疚投射到別人身上 去了。但是,隔了幾天,不知所然地,他們的內疚就來討債了(由於發生在潛意識裡,所以自己完全不清楚怎麼一回事)。也許是出了車禍,或是任何一種自我打擊的手法。當然,這樣說,只是一種虛幻的直線式解釋法,真相是:那 一切早已預先設定好了。此中道理,我們以後還會講到的,此刻,我只是為你舉出世間萬象「因果相生」的一個例子而巳。」

        G:「你是說,人們批判別人,這一時之快或一時之痛(全憑他把內疚「向外」或「向內」投射而定);然後,他們會懲罰自己。表面上,他們以為自己勝利了,其實是他們的信念敗在自己的業力之下,就如同被車輪輾過的一條狗。」

        W:「嗯!你進步得挺快,但百尺竿頭,仍然有待加緊腳步呢!別忘了,「業」只是「果」而已,我們改變心,是要改變一切的「因」。物質世界中的 「果」,不值得人們操心,因為它不是真的,你該關心的「真事情」是心靈的平安以及回歸天鄉。憤怒的藉口是絕對無法立足的。攻擊也是毫無理由的。擺脫恐懼必須由此開始,也是在此完成的。為什麼這事如此重要?因為不論你在念頭上怎樣攻擊別人,或別人怎樣用言詞或行為來攻擊你,你得救的關鍵就在下面幾句話: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對自己做的。不論攻擊化身為什麼形 式,此言不虛。不論是誰在扮演敵人及攻擊者的角色,此言不虛。不論外表上 是什麼原因使你飽受痛苦,此言不虛。你若知道自己在作夢,你就不會跟著夢中的角色起舞。任他們變得多麼可恨、多麼兇暴,一點都影響不到你,只要你 已認清那只是你的夢而已。是的,只要你開始評斷夢中的角色,就等於把夢境弄假成真;不論你認定自己需要贖罪,或別人該去贖他們的罪,甚至暗中希望他們受到報應,你都掉進小我的圈套了。 你一旦把內咎當真,還為它贖罪,就不可能除去它了。這是小我的伎倆,它不 僅不想除去它,反而火上加油。小我相信經由攻擊而得的救贖,它全力擁護 「攻擊即是救恩」這神智不清的觀念。」

~ 告別娑婆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Universe)


♦ 批著羊皮的狼:偽裝公平正義的批評、批評他人的批判

        你不可以論斷他人,更不該藉由「靈性」來論斷。當我們試圖用頭腦理解「對錯」時,我們所做的一切將落入批評、譴責、阻礙、以及排除異己。 大多數有關「對錯」的爭論只會造成生命之流的分裂, 而且還可能會嚴重抑制靈魂航行於生命之流的能力。 假裝是「公平正義」的批評,會造成無止境的「對錯」。「祂」的旨意並不是要你執迷於這些爭論中, 因為,它們會抑制你實現身體與靈魂的合一。

Most debates on the subject of right and wrong are divisive to the stream of life, and may greatly inhibit the soul’s ability to navigate it. Judgment concealed as righteousness will produce endless lists of right and wrong. It is not the will of God that you obsess on these issues, for they will inhibit your progress toward fulfilling the union of body and soul. 

        任何一個批判者所冒的危險是:「在生命裡迷失方向」。批判抹滅了對「天真」的尊重,以及抹滅了對「天真」存在與否的理解,「天真」不屬於外在世界。無論何時,當一個人失去了這理解力,會開始執著沉浸於這世界,變得不寬容且充滿著報復心。在他的生命裡,他會像是一艘無舵之舟,被囚禁於耗費生命的慣例常規裡。

Anyone who judges is in peril of losing his way in life. Judgment obliterates respect for innocence and a comprehension of where it may or may not be found. Innocence does not belong to the external world. Whenever that understanding is lost, an individual will become immersed in the world, often becoming intolerant and vengeful toward others. In his own life he will be like a ship without a rudder, imprisoned within life-consuming formulas.

批判,讓人遠離天真

        每一個人在他可能面對的任何情境裡,都應該擁有體驗自己的價值的權利。他也應該擁有權利從那些與他共享情境的人,獲得感情和生活上的支持。避免批判,你無法知道另一個人的內心世界,外在的表象往往容易使人誤解。去了解、去經驗、和去尊重「天真」的靈性,而最重要的,是知道在哪裡可以找到「天真」。沒有什麼比批判可以更徹底的破壞你對「天真」的理解能力。

Every individual should have the right to experience his worth, within whatever condition he might find himself. He also should have the right to enjoy emotional and life support from those who share his conditions.Your third fundamental right is to know, to experience, and to honor the spirit of innocence, and most importantly, to know where innocence can be found. Nothing will destroy your capacity for that understanding more thoroughly than judgment.

        「天真」歸於祂,而且存在於每個人內心的神聖中心。它經由一種沒有批判與偏見的感知品質而被了解。在行動與生活的領域裡,只能發現三個「天真」的面向。第一、天真的感知,透過它,所有的誤解都可以被揭露並且釋放。第二、天真的心,透過它,祂的目的可以回歸生命。而最終,所有的天真源自於祂。如果你期望「天真」有任何其它的表達方式,你會因為挫折和失望而不斷的批判,並且無法享受寬容生活的愉悅和滿足。一個人是否已經知道在哪兒可以找到智慧,最明確的信號是:「他有幽默感!」

Innocence resides with God, and within the sacred center of each person’s heart. It is known by a quality of perception free from judgment and prejudice. There are only three aspects of innocence to be found in the realm of action and living. One is innocent perception, through which all misconceptions may be exposed and released. The second is the innocent heart, through which purposefulness with God may be restored to life. And, ultimately, all innocence has its source in God. If you expect there to be any other expressions of innocence, you will endlessly judge out of frustration and disappointment, and deny yourself the pleasure and fulfillment of tolerant living. The surest sign that a man has gained the knowledge of where to find wisdom is that he has a sense of humor!

— Love without end


♦ in spirit 解讀

        讓批判者承擔批判的問題吧!無論別人可能對你妄下任何批判,他們的心是盲目的。大多數的覺者、修行人,都不是喜歡批判的人,他們專注的是「觀照」自己的方法,我們若批判他們的批判,那麼我們跟他們所做的又有何不同?批判的心讓人陷入了同一困境,彼此的自性光明都被框鎖在無明,奇蹟是「知見上的轉變」發生在人的心靈裡面。

        這樣的「觀」在自己身上,我們就開始聚焦問題的「因」, 我們的視界會是一個照見「因」而不陷入「果」的看見。因此,不要設法去批評或改變他人,而應決心改變你內心對世界的看法,對人間各種事物的種種批判並沒有使人們的心更喜悅平安

        在「由空入愛」跨越對錯心態的路上,當心靈到了這一階段,便能夠開始植入一些「更高意識」的真理,會漸漸走進「已不再批判的人」;這一階段,心靈逐漸能夠接受「每個人都是一個是愛」、「愛不會傷害愛」這類的真理。

        對於靈階尚未成熟的人,我們可以不認同別人的信念信仰,但尊重而不去批判,應尊重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信仰自己意願接受的真理。否定愛的後果是非常真實的,你必須小心不要批判你所看到的,因爲你的批判會是幻覺!批判是頭腦分離的技巧,因此,它們只會是幻覺而已。相形之下,頭腦參與的技巧,則導致基於事實的洞察。

        你再度失去「覺」察了。

        每個人都是個投生的靈魂,在任何一刻,必須走自己的路,盡自己的能力找到答案。地球是無明的集中營,我們居住在複雜的娑婆世界裡,並沒有一個單一且明顯的答案。「困境」提供那些人一個機會,讓他們去探討他們「自愛」的意義,及他們自己累世及此生的「生命信念」。那些沒直接涉及的人,站在邊緣作出批判。一個人沒辦法視而不見,但有辦法不批判,永遠有你可做之事。

在對錯的想法之外,有一個美好境地,我們在那裡相見。

Out beyond ideas of wrong-doing and right-doing, there is a field. I’ll meet you there.

~ 魯米 Rumi


 ♦ 資料來源

  • Glenda Green, 2011. Love Without End.
  • Gary R. Renard, 2003.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Universe.
  • Elisabeth Haich, 1953. Initiation.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