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準備:連結神聖意識

當你不再相信這世界,這世界對你就越沒影響力,於是你開始真正體驗到人生越來越像一場夢。雖然你還沒完全找到解脫痛苦的方法,但你已經有很大的進步。從夢中醒來,還會再睡著,要「不做夢」,我們才能不再輪迴。

三十六、最後的準備
(入門——古埃及女祭司的靈魂旅程,作者:Elisabeth Haich)

我簡直無法等到第二天傍晚,迫不及待地要回到普塔霍特普 的面前。但是我的進展已使我能在任何時候都能自我控制。我以 清楚的意識看著中樞神經對外在事物所做的反應,我拒絕讓神經 系統受到干擾。當我的神經系統一開始反應的時候,我便有意識地控制它,讓它像鋼鐵般地冷靜。 但是,當普塔霍特普說,他有重要的事要告訴我時,我幾乎無法控制我心跳的速度,我一直在想著它。傍晚來臨時,我走過長廊,來到他的小接待室,沈著地站在他面前。普塔霍特普像往 常一樣地接待我。他高貴的臉是如此的莊嚴,使我無法知道他的 心在想什麼。

「我的小女兒,你已經進步到具有自己的心識,控制在你身體內大自然勢能的能力。無論是你的心智,或在你身體之內的靈魂,都已不再是受大自然所控制的奴隸了。但是,我必須告訴你, 你仍然有再度成為奴隸的可能。」 

「如果你有意識地控制你的意志,沒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使你失去自由,或使你再度被你的內在勢能所奴役。由於神的旨意,每一個人都被賦予自由意志。沒有人可以違反這個法則。

這就是為什麼你要不停地自我控制,自我分析。」 「現在你已做好入門的準備,但要記住,入門賦予你全知、 全能的同時,也要求你有相對的責任。現在你必須很小心仔細地思考你最後的決定,你是否要入門,並讓自己承擔巨大的責任。 你必須以三天的時間,在家保持完全的安靜。如果你最後的決定是要入門,你父親會在第四天陪你到這裡來,那天是新月,你可以為入門做最後的準備。」

我很想告訴他我已經做了決定,但我知道他心中有數,何況我必須遵守規定,因此我鞠躬之後便離開。在那等待的三天,我向自己平日最喜愛的事物告別。我知道當我入門之後再回來時, 將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人。 我在花園徘徊,我曾經與母親走在花園中。我在每一個我喜愛的地方,沈默地停留許久,向所有的花草一一道別,同時也向 那曾經是如此快樂的小女孩道別。我來到魚池旁,想起身穿白衣 的母親,牽著我的手,以防我掉到水池裡。我仍然思慕著她,我 也知道,根據投生的法則,就像她打開通往另一世界之門迎接我的出生一樣,當我在這世界結束時,她將幫助我從這世界回到另一個世界。

最後,我來到獅子所在的庭院,向我喜愛的獅子道別。在我未入門之前,只能在看守獅子的人的陪同下去看他們。今天將是他最後一次陪我來這裡;入門後,我將同樣地具有控制所有動物的力量,將不再需要他的保護。這裡只有皇家的獅子。一隻是父親接見拜見者時,坐在他旁邊,象徵皇權的獅子,他是如此地莊 嚴宏偉,其他的是拉我們車子的獅子,最後是我的兩頭小獅子, 舒卡與絲馬。它們倆都是坐在我父親身邊那隻獅子的後代。他們 同樣地聰明、敏銳,同樣地愛我,好像我是一隻母獅子,而不是 一個女人。舒卡對我尤其瘋狂,只要我撫摸絲馬,他就妒忌無比。

我得小心不讓他因妒忌而盲目地產生憤怒,那就很危險。我一進入庭院,舒卡便飛奔過來,把頭伸到我的懷中,要我撫摸他。像往常一樣,他要舔我的臉,我必須巧妙地避開,以免他生氣。我給他一塊肉,趁他狼吞虎嚥的時候,我趕緊摸摸絲馬,同時也給他一塊肉。

第三天也就是最後一天,太陽下山之前,我與父親乘車出遊。 根據普塔霍特普乘的指示,我不可以說話,但我們不需要語言便能瞭解對方。我們安靜地乘著由獅子在前頭拉著的車子。 我們倆都知道這最後一天的意義。第二天一早,我向奶媽與玻葛翰道別。奶媽哭哭啼啼地,彷彿我要出門去參加自己的葬禮似地。她對我的入門,總是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沒有任何方式可以安慰她。小玻葛翰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他也哭的很悲痛, 因為他看到我要離開,也因為奶媽在哭。 當我擁抱他時,他跪在我腳下,雙手抱著我的腳,從他靈魂深處喊著:「喔,皇后,我親愛的皇后,不要忘了我的誓言,任何時候,任何地方,只要你有危險,我會來救你!即使我在地球的 另一端,我也會來救你!上帝是我的證人,我會來救你。」

親愛的玻葛翰,他會救我!為什麼?如果普塔霍特普認為我已做好入門的準備,我怎麼可能會有危險呢?為什麼這小男孩會說他會從地球的另一端來救我呢?他已經與我們在一起了,怎麼可能跑到地球的另一端呢?但我沒有時間再去想了。我擁抱他們倆個,然後走向我父親的廂房。

父親悲傷但真摯地接待我,他那種表情是否表示他已經預感 到我不祥的未來呢?他溫和地擁抱我,把手放在我的頭上,祝福我之後,我們便離開。

普塔霍特普在他的小接待室裡等著我們。在我們進去之前, 伊瑪在長廊的柱子旁出現了一下,他天使般的臉,給我一個鼓勵 的微笑之後便離開了,我知道他的愛將伴隨我走過艱巨的入門測驗。父親把我帶到普塔霍特普之前,他牽起我的手,把我的手交給普塔霍特普。他再次以愛的眼光看我之後,便離開房間。

「我親愛的女兒,」

普塔霍特普說:

「你現在的性格以及你的生命經驗的行為與反應,所形成的因果。也就是說,現在的你, 以及你的個性,是由你所有的經驗,所有的行為與反應,鑄造出來的。你的性格決定了你的命運,從而決定了你的未來。」

「自我經由靈魂深處所煥發的畫面便形成你這個人或你的命運。同樣的創造勢能之所以會有這麼不同的夢境,不同的人與不 同的命運,是因為人從天堂的合一中跌落時,受到不同的影響所 致。」 「靈魂深處所做的投射,是否成為潛在意識的實相,或只是停留在夢境,決定於一個人是否認同自己在那特定層面上的思想意識。地球人類所謂的實相,只是個夢境,是一種較低自我的投射,及映在物質層面。因此,命運是一種未來的投射,一種物質 化的夢。」

「如果一個人讓神性自我的意志來引導他的生命,那麼在物質層面上所發生的一切,將是他在覺知的意識中所產生的,因此他能有意識地控制他的命運。因為這個人的自我,有足夠的力量把在他潛意識中,等待具體顯現的夢轉化成為靈性的能量。」

「相反地,當一個人與外在勢能,也就是從他身體層面所升起的勢能認同時,當他認定這股較低自我的意願是他自己的意願 時,所發生的事物,將不再是他內在靈魂所要的,而是他的身體 所要的,這一來,他完全處在盲目中,無法控制自己的命運,這種時候,潛藏在他潛意識中的夢境與投射,便不可避免地變成發生在地球層面上的真實事件。」

「由你無始以來的行為與反應所形成的因果,都像種子般地, 潛伏在你的潛意識中,成為等待具體萌芽、成長的未來事件,將像夢一般地出現在你的意識中。」

「你無法摧毀有待具體顯現的未來事件,因為它們出自創造勢能。但是,你可以防止這些能量轉化成為你在物質世界的實相, 如果你的意識能進入你的靈魂深處,進入這些隱匿在潛伏狀態的勢能,以你的意識去經歷這些夢境,就像你真實地從中走過一樣, 這勢能之內的牽引力量,便得以化解,並消失。去經歷的意思是, 把你投射出去的能量,帶回到你的意識裡,並以清楚的意識去置身其中。

「在你的入門期間,你將體驗到你整個未來的命運,它們像是一系列的不同意識,以夢的影像呈現。但是,在這之中,你意 識不到它的時間與空間。當你化解了這股勢能的牽引力量時,也 化解了你未來的命運。這樣,你便從‘個人’的命運中解脫出來。 入門之後,你將繼續運用你的身體,但這身體將成為一種非個人的,神的載體。」

「由於每一個入門者都具有地球上執行任務的使命。只有成 為神的載體,方能幫助別人走出物質與身體的枷鎖,擺脫盲目的 命運,回到與聖靈合一的狀態。」

「每一個在分裂中跌落在物質層面上的人與事物,都必須找出回到失去的樂園,回到合一的途徑。如果一個入門者違反神聖法則,引導創造勢能進入他的身體,以實現他個人在物質上的滿足,他將跌落到比做同樣事的普通人更低的層面。因為一般人所導入物質層面的能量,是與自己在物質層面上相同的能量,這只是以物質界的能量運用在物質層面上,因此對他而言,就沒有所為的跌落。」

「但是,當入門者引導靈性的高能量進入身體,以滿足人物 質上的慾望時,他便從高出跌落下來,而且跌得更低。入門者從越高處引導能量,跌落時也將落得更低。」

「因此,你必須記住,同樣的錯誤,普通人會不受到懲罰, 但是入門者卻不可避免。因為入門者所煥發的,所運作的是神聖勢能,不是普通人的能量。如果你為了滿足個人的慾望,引導神聖勢能進入你的身體,它會灼傷你的中樞神經,使你像隕石般地掉落到最低窪之處。」

「你在預備期間所做的練習,已使你進展到可以理解這些道理。因此,現在,集中你的思想意識,回答我你是否有勇氣接受 這些法則,走過危險,擔當重任呢?你要入門呢?還是要在這裡 打住,回頭依照一般人的方式,去過你在地球上的生命呢?」

我沈默了一小會兒,隨即熱切地,堅定地回答道:「我的靈魂之父,及經過了這麼多年的準備期,我已有足夠的時間思考我要過廟宇的生活還是世俗的生活。過去的三天,我曾再度思考這個問題,我發現,回到神聖的初始狀態是我唯一的渴望。我已非常 堅定,請求你讓我入門吧!」

「好吧,」普塔霍特普說:「願神與你同在,現在跟我來。」

他把我帶到廟宇的另一頭,那是學生們住的地方。在那裡他 把我交給一個年輕的祭司,是宿舍的主任。普塔霍特普轉身對我 說:「你要在這裡讓你的身體與靈魂做好入門的最後準備。滿月的 那一天,太陽下山之後來見我。」

我們向他鞠躬之後,他便離去。年輕的祭司帶我到一個小房 間,我將獨自在那幾天的時間,繼續為入門做準備。我必須讓我 的思想、我的靈魂、血液與身體都達到至高點。

過去幾年,我一直遵照他們教我的方式練習,以便讓身體不 停地製造新的細胞,改變身體中的化學成份,強化中樞神經的阻 抗力,以便接受最高的頻率。

現在我只能吃一些根莖類與藥草類的食物。我必須細細咀嚼, 這些食物是精選出來的,有些是為了刺激排泄系統,有些為了強 化心臟與神經系統。吃了這些食物之後,我感到一天比一天更輕 盈,最後我甚至感到自己的身體根本不存在,但另一方面我的精 神更明朗,專注力增強到前所未有的狀態。我的思想從沒有這麼 清晰過,也不曾如此清楚地感受靈性的真理。 如果只是純斷食,思想也可以達到這樣的清晰度。但是,在 過程中可能會傷害到身體與神經系統。斷食者可能會變得極為敏 銳,但他們的身體會漸趨虛弱。有了這些草藥,便能避免斷食所 帶來的問題。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了,滿月那天,我沈靜地向普塔霍特普報 道。「跟我來」,普塔霍特普說。他帶著我,推開石牆上的門,這 扇門幾乎看不見縫隙,門背後有一排下樓的石階,下去後,再通 過一道長廊,感覺我們走在地道里,但這地道不會陰暗、不潮濕, 也沒有霉味,空氣也很新鮮。長廊的盡頭,是一個往上的樓梯, 上樓之後經過一些大小不同的房間,無論是地下通道或這些房間, 都明亮異常,然而,我看不到任何光源。看來是這些石頭本身發 出來的。房間裡放著我不曾見過,也不知道是什麼的設備。但我 無法去研究它們。因為我全神貫注在入門的準備上。我不知道入 門是如何進行的,也不知道我要經歷些什麼。最後我們來到最遠 處一個角落的一間很大的房間,裡面放著一個石棺。

普塔霍特普對我說:「在入門期間,候選人的身體處在比自己 的意識還要高的頻率中,這時他能覺知到較高層面的意識。只有 經過長期準備,嚴格訓練的人,才能以這樣的方式入門,而不受 到傷害。因為他已具備運用智慧控制自己的身體,他的神經系統 能承受較高的頻率。」

「你已知道,動物無法改變自己的生活狀態。他們無法承受比他們自身還高的頻率,如果現在把一隻猴子放在這裡,它會在幾分鐘內痙攣而死。」

「人可以適應在一個八度音階之內的最高頻率,一個普通人 的身體,經過適當的準備與訓練之後,可以承受到五級——天才 的頻率之波,而不致死亡。他甚至會感到飄然喜悅。然而,如果神經系統不能承受過高的頻率,這種較高頻率便會使他感到痛苦。 同樣地,處在一個比自己的頻率更低的狀態時,也會導致沮喪、 恐懼與恐慌。」

「一個普通人,如果經歷過這種較高頻率的喜悅,渴望達到第五級的入門,往往經由耐心持久的練習,使他身體的神經細胞逐漸改變並適應這較高頻率,便可以提升自己成為天才,他可以穩定地體驗類似入門的知識。」

「然而藉著酒精或其它刺激的人,雖然可以達到某種飄然或喜樂的感覺,但隨之而來的是更多的沮喪,使一個人比原本更為消沈。」

「入門者將自然與這較高意識連接。在入門期間,所有與七個意識層面互動的頻率,都會注入身體中,從最低的頻率逐步向 上至最高的神聖創造的頻率。入門候選人在哲學頻率中,可以意識到所有的層面。因此,候選人要走過這入門過程,並活著出來, 他的意識以及他的阻抗力必須要達到第六級次的層面。如果沒有達到這一層面,他必然會在入門期間因能量的衝擊而死亡。」

「入門期間,因這些勢能的幫助,入門候選人可以達到第七 ——神聖的意識層面,沒有這種幫助,任何人都無法以自己的力 量達到這神聖創造的層面。」

「當然,有許多人是經過自己的努力,進展到可以為進入第七層面做準備。這種情況下,他們只需要進入神聖宇宙自我意識即可。這些經過自己努力進入第七層面的人,由於他們已走過整個意識的循環,已經獲得所有必要的經驗,他所需要的幫助只是 最後一個步驟。這種人入門之後,便從此活在神性意識之中。」

博納:

能做到控制神經系統不受干擾,能承受較高意識層面的頻率真好。

蒂娜:

那是她多年堅定不移地努力練習專注力而來的,我們大部分 的時間與精力消耗在為滿足較低自我的慾望與需求上,自然未能 練習出那樣的能力。普塔霍特普說:「由於神的旨意,每一個人都 被賦予自由意志,所以我們要不停地自我控制,自我分析。」這句 話說的真好。

博納:

我現在才真正理解,上天賦予我們「自由意志」,是為了讓我 們學習自我控制與分析,也就是說在能隨心所欲而不逾跙之前, 其實需要不斷學習自我控制。由於錯誤理解「自由意志」的本質, 「自由意志」這幾個字常常被我濫用,被我當成個性自我的安慰 劑。每次自己處於混亂而無法靜下來時,便告訴自己要放下控制, 於是不自覺的又被個性自我所奴役,結果又讓我在靈性的道途中 迷失了。

蒂娜:

但是如果沒有透過迷失之後,再次找到較高自我所指引的道 途,你也無法學習該怎麼有智慧的運用自由意志。

博納:

正因為我們被賦予自由意志的權利,所以我們反而需要學習 自我控制的能力吧?這是一種隨著權利而來的義務。

蒂娜:

我想這也就是為什麼,當一個人活在完全沒有任何限制的自由中時,反而會感到迷失。這令我體會到只有在超越事物的束縛 之後,所獲得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博納:

一個人的個性決定了命運,從而決定了未來,這使我領悟到, 有道是,修行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原來是要先改變個性才能 改變命運。

蒂娜:

是的,有些人聽別人說光的能量運作可以改變命運,就去上 「光的課程」,但修了很久,敏銳度與覺知力是增強了,但只是用來覺察別人的錯誤,批評別人的不是,對自己內在恐懼、憤怒, 或操控等意識卻毫無覺知。課程只是增加他們的知識,但他們的 個性與習氣卻沒有改變,當然也就無法改變命運了。而那些逐步看到自己需要改變之處,繼而提升與轉化的人,他們的路自然就 越走越寬廣,他們的生命自然就越來越安寧與祥和。

博納:

這跟人家說唸經、唸佛、持咒可以轉化惡業,或實現某種願望的說法一樣。有些人念了千萬遍卻仍避不開因果的呈現,是因為內在的思想意識沒有因唸經、唸佛而凝定下來,並與諸佛菩薩 的心靈意識融合,當因果現前時,無法以較高的智慧來處理,自然化解不了惡運,還怪諸佛菩薩不幫忙。

蒂娜:

然而,要隨時覺知自己,保持在較高層面的思想、意識中。 不是那麼容易的,我們隨時都可能跌落到小我的意識中。因此, 即使修到天使級次的人,仍然可能有一些未完全淨化的習氣浮現 的時候。這時候,團體中的共修朋友的提醒就很重要了。這就是 為什麼,好的修行伴侶是那麼的重要。

博納:

普塔霍特普說:「靈魂深處所做的投射。是否已成為潛在意識的實相,或只是停留在夢境,取決於一個人是否認同自己在那個特定層面上的思想意識。」但一個人如果不知道自己靈魂深處做了 什麼樣的投射,如何改變這種投射呢?

蒂娜:

一般尚未覺醒的人,是無法改變這種投射,只能任由命運的安排,但是,一個努力向內在探索,深入自己的的人,就有可能 覺察到自己潛藏的內在意識。這一切可以先從覺知自己表面意識 開始,自然能在光的能量運作中,一步一步地深入自己的內在。

博納:

行星七的圓形與密碼,其實也是一種讓我們進入靈魂記憶的 鑰匙,有些人可以透過觀想那些圖形進入不同時空的靈魂旅程, 在過程中把光帶進去,以光的意識去轉化那些隱藏在靈魂記憶中 的念相,就像普塔霍特普所說的:「以你的意識去經歷這些夢境, 就像你真實地從中走過一樣,這勢能之內的牽引力量,便得以化 解,並消失。」

蒂娜:

這是運作的功效與目的之一,當我們讓較高神性自我的意志 來引導我們時,自然能獲得足夠的力量來轉化潛意識中等待具體 顯現的投射。普塔霍特普說了一個重點,就是當我們與較低自我意願認同時,在生命中所發生的一切事物,將不再是靈魂的意願, 自然不可避免地轉變成發生在地球層面上的真實事件。

博納:

因此,在光的課程中,有一個紫色之光的運作,謎底就是讓 我們與至善意願融合。

蒂娜:

是的,剛開始修光的課程時,我最怕的就是進入這個光,尤 其在初級與終極階段,常使我身心與精神都產生不舒服的反應, 因為小我非常恐懼與抗拒這個能量。

博納:

現在還怕進入紫色之光嗎?

蒂娜:

現在不會了,而且逐漸喜歡這股能量了。

博納: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改變呢?

蒂娜:

一來是因為我接納這些能量在我的存在中運作,因而有所轉 化,二來是共修的朋友中,有人特別喜歡這個光,一進入這光的 運作,就非常喜悅,容光煥發,我仔細觀察,發現他們都是臣服 於較高自我意願的人,他們不會像我那麼傲慢與倔強不屈。我很 欣賞他們的溫和與善良,發現這是他們之所以能生活在平安、豐足與喜樂中的原因,因此我也開始臣服了。

博納:

我想如果能誠服,就會像普塔霍特普所說的,入門之後,將繼續運用你的身體,但這身體將成為一種非個人的,神的載體, 自然會在平安與喜悅中,因為神祇會創造這種勢能。

蒂娜:

一個入門者,在生活上,思想意識上要比一般人更謹慎,因 為普塔霍特普說:「如果一個入門者違反神聖法則,引導創造勢能 進入他的身體,以實現他個人的,物質上的滿足,他將會跌落到 比做了同樣事的普通人更低的層面。」正是因為「入門者從越高處 引導能量之故,因此跌落時也將落得更低。如果為了滿足個人的 慾望,而引導神經勢能進入你的身體,它會灼傷中樞神經,使一 個人像隕石般地落到最低窪之處。」

博納:

這太可怕了,難怪許多人無法完成整個課程的習修,我想一 方面是不想再深入地去看自己內在的黑暗,一方面大概就是不敢再擴大自己的能量了。

蒂娜:

我常說,修「光的課程」很痛苦,但它是短痛,只要我們改變自己,痛苦便會消失。而不修則更痛苦,因為它是長痛,這份 痛苦永遠在那裡,並派生許多其他的枝節,使人更無法從中解脫, 要長痛還是要短痛,完全在於個人的選擇。

博納:

普塔霍特普說「一個普通人的身體,經過適當的準備與訓練之後,便能承受在他所能承受的範圍內的較高頻率,會使他感到幸福與喜悅。然而,如果神經系統不能承受過高的頻率,這種較 高頻率會使他感到痛苦。」 因此,我想會產生巨大的痛苦是因為 沒有經過適當的準備與訓練。

蒂娜: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希望大家理解初級光的課程的重要性。 初級課程又稱為預備階段,是有它的道理的,直接進入行星課程, 表示我們同意靈魂加速我們的進展,促使我們提前經歷我們為了 成長所需經歷的事物。循序漸進的人,雖然也可能面臨一些成長 的痛苦,但這些經歷通常在我們能承受與領悟的範疇,因此有堅 定意志的人還是能超越它,進入喜悅。

博納:

「當一個人處在自己所能承受的較高頻率之波中時,會感到幸福與喜悅,但是處在比自己的頻率更低的狀態時,便會導致沮喪、恐懼與恐慌。」難怪有時候處在一群較低意識的群體中時,我整個人就很不舒服。

蒂娜:

開始的時候,我們會有這麼一段無法處在人群中的過程,但 如果我們的意識能真正地超越這些較低的思想頻率時,便好一些。 因此,重點是要耐心持久地練習,逐漸改變我們的身體、神經與 細胞組織。

博納:

我非常同意不能藉著酒精或其它刺激物來達到飄然的喜悅。 因為隨之而來的是更多的沮喪與消沈。

蒂娜:

是的,我很感謝我的靈魂,在我生命最黑暗、最痛苦的時期, 引導我找到「光的課程」,使我不需藉助酒精或藥物,而是藉由光的指引來走出那黑暗的幽谷。

「然而,在我們廟宇中接受訓練而入門的候選人,雖然沒有發展到第七級次,經由入門,也可以進入第七級次的神聖意識。」 「這種入門的先決條件是,他們至少必須達到第六層面,他 們的身體必須有適當的準備,然後,經由入門這種外來的協助, 打開通往真我的路。但是,以這樣方式入門的人,往往無法持續 地生活在神聖意識中。他們有可能會退回到入門前的意識層面,」 「也就是說,以這種方式入門,有一種危險,那就是入門之 後,在他成為神—人之前,他必須純然靠他自己的力量,然而, 往往由於缺乏經驗,可能使他因無法抵擋世俗的誘惑,而跌落到 比第一次分裂時所跌落的層面更低的狀態中。」

「但是,他們在跌落時,將記得入門時所體驗的福佑,也由 於通往神的途徑已向他們打開,他們享有比一般以自己的力量, 沿著地球經驗而進展的人,有較為快速、稍微容易達到第七層面 的意識的可能性。因此。廟宇的入門方式,可以使更多的意識達 到與神聖自我融合。」

「這種危險不存在與未入門者之中,一個不是經由廟宇入門, 而是在可朽生命的途徑上,獨自完成整個循環的人,他是在所有 層面上獲得經驗之後,達到神聖意識層面的,因此,沒有任何他 所不知道的事物。只是,他需要經歷整個宇宙漫長的創造時期。」

「儘管在廟宇中入門,具有很大的危險,在這段期間,持續 讓人們在廟宇中入門,是神的旨意。無數的人已經透過這方式回 到神性裡,未來還有許多人將以這樣的方式回到神的國度。少數 入門之後卻又跌落的人,將會在人類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回歸的時 候,重新投生。」

「他們會記起在他們入門期間所經驗的偉大真理,以他們的 語言、文字與行動向人們宣說這些真理。」

「入門期間,候選人將意識到創造的每一層面,他的意識是 完整的,全面的。他將意識到所有潛藏在他靈魂中的所有部分; 在那期間沒有表意識,潛意識或超意識之分。」

「入門期間,入門候選人將從他在合一中跌落時的意識開始, 進入物質層面,進入身體層面。入門候選人將有意識地與他自身 相對應的另一半相遇。」

「對入門者而言,這對應的另一半是他靈魂中未顯現的部分。 由於吸引力的巨大力量,這陌生的存在,將以強烈的慾望、迫切 的渴望,以及躁動不安的形態來呈現。」

「入門者因意識已經進入合一的狀態,更不再有相對應的另 一半,因為相對應的另一半已成為他的意識。這種結合我們稱之 為靈性的融合。」

「融合代表陰與陽,正與負的聯合。然而,在地球上,婚姻 是一種企圖與另一個人身體結合的形式,它是徒然無益的。但是 當一個人與靈性融合時,他便是完整的,因為當一個人與自己相 對應的另一半結合,代表與神的結合。」

「人體的中樞神經,有接受特定的八度音階頻率的功能。中 樞神經透過神經系統,輸送他們較高中心點所收到的頻率。中樞 神經同時也是一種頻率轉化器,把接收的頻率轉化後,再傳送到 較低的神經系統。」

「對一個普通人來說,轉化神經系統的運作與思想意識的運 作是分開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無法控制自己的神經系統。受到 大自然法則的控制,他不知道自己的身體與靈魂,自己的潛在意 識是怎麼一回事。」

「在入門期間,侯選人必須有意識地體驗自己神經系統上, 所有七個主要中心點的高頻率,以及與他們互動的能量。他必須 體驗那佔主導地位的勢能,並掌握它們。這是第一個測驗。」

「當他成功地通過第一個測驗之後,他便進入第二個八度音 階的頻率,為了掌握它們,他必須要認識它,體驗它。這是第二 個測驗。」

「然後他依次向上攀登,進入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個八度音階 的頻率,最後,進入第七個八度音階的測驗。當他通過所有的試 驗,成功地以意識掌握在這些層面上的一切,他便成為一個入門 者。」

「清楚覺知的意識便是光,混沌不明的無意識便是黑暗。當 我們看到光出現在地球上時,我們說它是白晝。因此,清楚的意識是神的白晝;神可以存在與不同的層面上,從最低物質層面到 較高的神—人的意識層面,祂可以從不同層面的意識自我中去體 驗自己。」

「在白晝的所有意識層面上,除了神的第七個白晝之外,都 在一個動盪的活動中,只有第七個白晝是沒有任何運作的。在第 七個白晝,創造停止了,因為這一天是完全在聯合與平衡中的, 神靜止地在祂自身內。」

「一個入門者,可以在冥想期間體驗這永恆的存在,以及神 聖的創造,當他能穩定地以自己的力量,從平常的第六層面提升 到第七層面,並凝定在這意識層面上時,他便長駐在神聖創造的 層面上。這時他便是一個神——人。」

「當他成為一個神——人,他的意識永遠是和平與安詳時, 他所做的,所想的,所感受到的每一件事物,皆自然地出自這由 神的意志所創造的神聖的顯像中。不論在什麼情況下,他永遠煥 發正面的聖愛勢能,只有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神之子,真正的 神——人!」

「神——人有意識地顯現並控制所有七個層面的創造。但是, 他的意識只在第七個層面上,他知道所有較低的層面,控制它們, 運作它們,但是他不會吃下善惡真知之樹的果實。他的意識與神 同在,處在天堂的狀態中。他的內在自我與所有七個層面都在神 聖的合一中。」

「他既是一個有身體的物質體:顯現他植物層面的蓬勃朝氣, 滋養照顧自己的身體;顯現動物層面的本能、感覺;顯現一個人 的智慧,邏輯思想的力量;顯現一個天才的直覺,在起因體的層 面上運作;顯現一個先知的超越時間與空間,全方位地看過去與 未來,無私地愛整個宇宙,幫助所有受造物走出物質世界的束縛; 他顯現一個神——人的全知全能;他是永恆的存在,是生命本身!」

「入門者有不同進展程度。大部分的入門者在入門後,仍需繼續進展,才能達到第七層面。這就是為什麼祭司有不同的級別。 最高祭司是已達到第七層面的的神——人,不需要像入門候選人 在入門期間那樣,由最高神聖層面接收力量。」 「相反地,最高祭司把自己最高的神聖力量煥發出來,給與整個世界。意識的第六層面是從第七層面,神的層面接收他們的 創造頻率與生命力量。即使是一個在入門期間達到第七神聖意識層面的入門者,仍然得從第七層面——聖神——那裡接收生命的 創造力。」

「除了第七層面之外,所有的六個層面,都從在它之上的層面接收能量,然後將它轉換到它之下的層面。因為物質只是映照 神的形象的陰性面,所以只能接收。」

「植物在物質中有帶給物質界生命力的功能,從另一方面來 說,它接收在它之上五個層面的能量。動物從在它之上三個層面 接收能量,然後把能量給與在它之下的二個層面。人類跟動物一 樣,也是從上面三個層面接收能量,然後給與下面三個層面能量。 然而,與動物不同的是,人類的意識處在七個層面之間。」

「我們說過,天才的意識在第五個層面,他從在他之上的兩 個層面接收力量,向在他之下的四個意識層面煥發他的創造力 量。」

「先知,入門者,從神聖層面接收他的力量,轉給在他之下 的五個意識層面。先知跟入門者仍然處在二元性的關係中,只有 達到完美宇宙意識的神——人,才真正地活在與神合一的意識層 面上。」

「你已知道,煥發、給予能量是神的精神法則;接收、壓縮 是物質法則。每一種頻率都有它的力量,以及穿透它之下的層面 的力量,但對在它之上的,便無法產生作用。」

「如果你把意識的發展在不同層面上的兩個人放在一起,從 人的角度來說,那個意識較低的人可能是一個‘壞人’,他或許可 以在行為上傷害那個進展比他高的人,但他的能量對那個在他之 上的人產生不了作用。可是,他所散髮的,尤其是邪惡之眼,可 以對比他意識層面低的人產生傷害。一個入門者,可以將他較高 的神奇力量轉給所有的生命,無一例外。」

「在入門期間,神聖創造力量將經由你的中軸而流動,進入 你中樞神經的七個主要中心點,你將能意識到每一層面的力量, 但是,你要很小心地記住我現在所告訴你的,當你意識到一個八 度音階的頻率時,你與這頻率是融合的,它的整個領域代表你絕 對的實相。」

「當你通過第一級的測驗時,你將在第二級測驗的領域中醒 來,你將理解自己第一級的測驗過程只是一場夢。但是,如果你 未能通過測驗,也就是說,如果你涉入在這現象中,認為它是真

實的,無法掌握它們,這些夢境中的畫面便維持在真實的狀態中, 你將在時間與空間的世界中確實地去經歷它們,直到最後。」

「那代表你的身體將在這石棺中死亡,你將在無以計數的輪 回中,繼續你夢中的畫面,在幾千年的漫長歲月中,從比你所跌 落的更低層面上,緩慢地,一步一步地,掙紮著回到你現在的意 識層面。」

「夢中與實相之間的不同在於,當你接受那一層面的意識狀 態是真實狀態的時候,它便是你的實相。然而,一旦你向更高的 意識層面覺醒,你便知道那一切根本不是真實的存在,只是自我 所做的投射,也就是說,是一場夢。如果你相信這些是真實的, 那麼每一場夢便都是真實的。然而,唯一的實相是你的神性自我。」

「在入門過程中,你將經歷一個跌落在地球上的靈魂所需經 歷的,它們像夢一般地,沒有時間與空間的隔閡,你會在意識的 另一個層面上醒過來。當你通過所有的測驗,你會在第七層面上, 自我的宇宙意識中覺醒。在這神聖狀態中,你便成為與真實自我, 與神聖合一的最高實相,這不再只是‘覺醒’,而是‘復活。’」

「這時你將不再是受命運所束縛的人,你已獲得救贖。從那 以後,你將在廟宇中實行女祭司的任務。然後,如果你以自己的 力量,繼續提升到第七層面,能永久保持在意識層面上,你將成 為神——人。那時你便可以成為廟宇中的大祭司。」

「我的靈魂之父,」我問普塔霍特普:「你說一個人在入門之 後,仍有可能從較高意識層面跌落下來。你也說,如果一個入門 者與自己的身體認同,卻引導較高的能量進入自己的身體時,會 跌落到比普通人更低的物質實相中。你又說一個候選人在入門期間,將經歷他的整個未來。但是,既然他能成功地通過這些夢境 的考驗與誘惑,怎麼可能稍後卻在三度空間的物質世界中陷落 呢?如果他能在夢中看到自己整個命運,為什麼他沒有夢到致使 他跌落的未來命運呢?」

「當一個回力棒被擲出去的時候,它要如何飛回來,要多久 的時間返回,在擲出的那一剎那便已決定。因此,在他自身之內, 形成一個不可改變的未來軌道。然而,透過外在的勢能,仍有可 能把走在軌道上的事物攔截下來,帶回原點,使它以更短的時間 與途徑來達成目標。但是因為它具有原本的重力與慣性作用,它 有可能再次被擲出去,再繞一圈。」

「一個經由外在協助而入門的入門者,就猶如一個回力棒, 他已在夢中走過整個未來,並達到神聖的合一。但是,這一切只 是他在意識層面上的體驗而已。由他本人,他的個性,以及他的 命運所形成的環境,都仍然保留在物質世界中,即使他成為入門 者,他的一生仍然沒有結束。就像你一樣,你入門之後,仍然是 法老的女兒,也還是一國的皇后。」

「如果一個人在入門之前,尚未經歷地球生命所需要的經驗, 如果他對自己內在的創造勢能不熟悉,尚未學會如何控制它們, 即使他在入門期間回到與神合一的狀態,仍然是一個沒有經驗的 人。他個人的個性與習氣仍然沒有完全去除,這表示他尚未完全 從自己內在的創造勢能中解脫出來。」

「在他入門之後,直到他能以自己的力量達到第七層面,並 維持在穩定的,恆常的意識中為止,他仍然隨時有可能再度從較 高的意識狀態中跌落下來,並從一個全新的命運之輪開始輪轉。」

「由於他已經意識到神聖的創造力量,這巨大的力量再度把 他拋出時,他必須走過一個比他在認知神聖力量之前更大的循環。 譬如,那些因毀壞神之子的家園,而跌落在創造的最低層面的黑 魔術師,有些跌落到人的層面,有些跌落到植物或動物的層面, 有些則跌落到礦物的層面,必須在極為漫長的時間中,經由植物、 動物的生命回到人的層面。」

「受造物要走過整個物質世界,必須經過漫長的時間。但是, 人類可以縮短幾千年甚至幾百萬年的時間去完成這循環。因為人 類具有智力,可以體驗不同的意識層面。動物與植物無法做到這 點。現在你理解何以動物會遭受苦難,就像地球上的每一事物, 他們是曾居住在較高層面,卻不慎跌落的靈魂,致使他們陷入在 侷限的意識狀態中。」

「經由入門,所有由較高意識層面跌落時所製造的負面勢能 將被正面的勢能所抵消。一切債務都清除了。當你成功通過入門 的測驗之後,只要你所顯現的是神的旨意,你將不再受因果與命 運的控制。」

「但是,如果你與你的身體,你個人的自我意識認同,那麼 你將在自己身上製造一個新的命運之輪,並再度展開無數的輪迴, 現在,你知道了入門的因果關係。我將最後一次問你,你有足夠 的勇氣接受入門嗎?」

我以百分之百的信心回答到:「是的!」

一個高大,威嚴的男子進入房間,我知道他。他是最高級別 的祭司。普塔霍特普的代表。他向我們走過來。普塔霍特普示意 我進入石棺中並躺下來。

我依他的指示做,普塔霍特普看了我一眼,眼睛充滿無限的 愛。兩個祭司抬起石棺蓋把我蓋在裡面。我躺在伸手不見五指, 漆黑的石棺中。

***

博納:

普塔霍特普所說的中樞神經的七個主要的中心點,指的是我 們身體的七個脈輪中心點嗎?

蒂娜:

我想他所說的七個主要中心點,應該也許是許多修行法門所 說的身體的七個脈輪。修氣脈是許多與瑜伽有淵源之門派的共法。

博納:

文中說普通人無法控制自己的神經系統,那如果我們在靜坐 中以思想來引導能量,可以做到這點嗎?

蒂娜:

「光的課程」所修的方法,與許多瑜伽功法一樣,是為了打 開並擴大我們神經系統,使之第一承受來自較高意識層面的較高 頻率與能量。因此原則上,是可以做到這點。至於是否能做到完全控制自己的神經系統,則像練功夫一樣,有人只是練個花拳繡 腿,碰到強敵(巨大的因果勢能)時,就被打倒了。有人是練到 具有真正深厚的功力,可以抵擋任何巨大的或細微的因果勢能。 這全看個人的功力。

博納:

這也說明瞭普塔霍特普所說的:「以入門這加速進展的方式進 入神聖意識的人,有可能會退到入門前的意識層面。有點向我們 習修「光的課程」一段時間後,感到自己的心靈與意識提升了, 甚至在很高層面了,卻會不知在什麼時候,猛然發現自己退回到 沒有習修之前的意識層面。」

蒂娜:

嗯,記得我剛上初級課程時,以為自己可以運用光的能量來 解決一切問題,卻常常為一點小事被破功了。現在則要稍大的事 才會破功。我想這就是因為我們的學習停留在頭腦知識的層面, 尚未將它融合到心靈的層面之故。

博納:

那要如何融入心靈呢?

蒂娜:

我們之所以破功,通常是因為我們像大祭司說的,缺乏經驗, 因此未能有真正的體悟。當我們持續地在光中運作,機緣成熟時, 自然會出現某些使我們獲得正確領悟的事情發生,當你體悟之後, 它便融入在你的心靈中。

博納:

當我們與意識較低的人發生衝突時,照理說他們的負面能量 對我是無法產生作用的,然而如果我還是受到影響,就表示自己 的意識需要再提升囉?

蒂娜:

即使我們的意識曾經提升到第五個層面,或是第六個層面, 但是因為我們無法凝定在這較高層面上,所以還是經常會落入第 四個層面,陷入混亂的集體意識之中。這還是前面所說的,功夫不夠紮實。

博納:

普塔霍特普說:「煥發,給予能量是神的精神法則。」這句話 讓我很感動,因為在習修「光的課程一段時間之後,我會很自然 的感到需要與人分享,因為領受太多的恩典,讓我無法藏私,因 為那恩典多到溢滿我的心,所以自然會流向旁邊的人,現在明白 這就是神的精神法則透過我們來顯現的方式。」

蒂娜:

在「如蓮的喜悅」中有一篇《新紀元能量與新紀元法則》,提 到能量運用的幾個法則,其中的一個原則是:

一個接受能量的中心點,也必須流出同樣的能量作為平衡。 宇宙聖愛的能量散髮給每一個需要它的人,真理要求接受到愛的 人,也必須有同樣的回饋,以完成能量循環的法則。在過去的時代,一個個體或團體,或許只能接受,而不回饋 給宇宙來源。在新紀元的能量下,這種情況已不可能了。這股巨 大的能量,不可能進入不遵循法則的地方。一個個體或團體必須 對它的來源有所反映,如果不是這樣,它變成單向流出,造成了 不平衡與能量的耗費。

一個個體或團體,必須以他們的生命力,共同使它流動,使 這能量更增加。只有這樣,他們才能無限量地獲得。

博納:

普塔霍特普說:「少數入門之後卻有跌落的人,將會在人類只 能靠自己的力量回歸的時候,重新投生,他們會記起在他們入門 期間所體驗的偉大真理,以他們的語言、文字與行動向人們宣說 這些真理。」看到這裡,我對能真正理解光的途徑,並能從中提升 改變自己的人,有著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感覺。

博納:

是的,他的下一句也需細細咀嚼:「對未入門者而言,這對應 的另一半是他靈魂中未顯現的部分。由於吸引力的巨大力量,這 陌生的存在,將以強烈的慾望、迫切的渴望,以及躁動不安的形 態來呈現。」

博納:

你曾說光的運作,可以幫助我停止那內在的躁動與不安。當時我無法理解你的意思,現在我理解了,我們只能經由光的運作 來達到與靈魂中那未顯現的部分融合,而我一直在異性身上尋求, 當然無法達到和平與安寧。只是它運作的原理是什麼?

蒂娜:

如普塔霍特普所說的:「清楚覺知的意識便是光,混沌不明的 無意識便是黑暗。」光的運作使我們能清楚地覺知自己的意識,這 是停止騷動與不安的先決條件。

博納:

「入門者有不同的進展程度,大部分的入門者在入門之後, 仍需繼續進展,才能達到第七層面。」難怪你說,我們要在行星二 入門之後,才算是真正地開始習修。那為什麼在初入門,尚未達 到第五第六或第七層面的時候,就可以開始帶別人展開初級課程 的學習呢?

蒂娜:

在三度空間的「光的課程」的教師,實際上是一個分享經驗 的指路者,學生的真正導師是天使聖團及每個人內在較高自我。 但當一個世間的老師,以愛與別人分享自己的體驗時,他也在教 學中獲得成長,所謂的教學相長。因此愛必須是唯一促使他成為 教師的因素,而學生之所以會愛他,是因為他所給與的愛,而不 是他所傳授的知識。就像伊瑪可以成為小組長,指導她的初步學 習,而她也因他的指導而愛他一樣。

博納:

普塔霍特普說:「夢境與實相之間不同在於,當你接受那一層 面的意識狀態是真實狀態的時候,它便是你的實相。然而一旦你 向更高的意識層面覺醒,你便知道那一切根本不是真實的存在, 只是自我所做的投射,也就是說,是一場夢。如果你相信這些夢 是真實的,那麼每一場夢便都是真實的,然而,唯一的實相是你 的神性自我。」這麼說,人生真如古人所說的,是一場夢。但是光 的上師也說過,人生的戲碼是由人類思想所創造出來的虛妄影像。 然而這個虛妄也是一種實相,它是你的人生。你的世界和你的表 達。

蒂娜:

因為我們尚未能達到與神聖意識合一,所以在那之前,這些由較低自我所編寫的人生戲碼,也的確是我們的感受中的真實世界。簡單的說,那些我們所相信的夢境,在我們感受中就是實相。 宣化上人有一首偈曰:「人生一場夢,人死夢一場,夢裡身榮貴,夢醒在窮鄉,朝朝是做夢,夢中若不覺,枉做夢黃粱。我常以此偈提醒自己不要枉做一場黃粱夢。然而,幻境的勢能是那麼地強大,要時刻記住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不小心,進入白日夢, 就把周圍的一切事物當真了。只能在心靜下來時,方能再度覺知, 畢竟我們還沒有達到神——人的層面。」

博納: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隨時在光中,與較高自我保持連接,成為光的載體,把焦點放在實現神聖計劃的目標上。

20200604-生命的旋律:與神同工的共振


♦ 延伸閱讀:

Spread the lov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