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直覺」為正在展現的意識清出了一條道路, 美的里程碑使這成長中的意識專注於現實中永恆的事物, 然後真理就被發現了。 「真理和美」兩者都是宇宙中永恆的事物,一個是啟示,另一個是展現。


        問:「不要活在當下,而是要活在永恆。 可以說ㄧ下,怎樣才是活在永恆呢? 如何活在永恆?」

        in spirit :「活在當下是手指(方便之法);活在永恆是月亮(方為究竟)。」

  • 當你開始 「不問問題」的時候。
  • 永恆之境是「自然走進去」的。
  • 身在娑婆,心在極樂(心可以在高次元)。


覺幻智

This place is a dream only a sleeper considers it real.
娑婆世界是幻夢之境。只有沉睡的人才會將夢境視為真實。

— Rumi 魯米

        沒有人能夠代你由夢中覺醒的,實際上,除了你以外,沒有一個人需要由夢中覺醒。

        有些量子物理學家已經明白了,「二元的存在」只是一個迷思,如果二元存在之境根本是個迷思的話,那麼,根本就沒有樹,也沒有這個宇宙 了,除非有你在那兒知與覺,宇宙根本就不存在。 按此邏輯推論下去,宇宙若不存在,那麼你也不存在於此了,若要維繫存在的幻相,你必須把那個一體做一些表面的分割,這正是你們一直在進行的伎倆,它純粹是一套花招而已。一體論在現代並不是什麼新奇的觀念,只是很少人追問下去:我究竟跟什麼玩意兒一體?能夠提出此問的,通常會說:「跟神一體」;接著卻由此引伸出錯誤的結論,認為那個神聖的根源創造了眼前的我和這個宇宙。

        事實不然。這個關鍵使得尋道者無法永恆證入神的境界,即使是已經悟入自性的佛陀。佛陀確實已經悟入那營造出二元世界的心性的本來面目了,他這一悟,超越了人類所有的存在層面,悟進了空性,跳脫時、空、形三界之外 了。這是一體心境自然導向的境界,但它還沒有抵達神的境界。說實話,它帶到了一個盡頭,更好說,那是山窮水盡之後的新開始。 我們至此便不難瞭解,為什麼堪稱為世上最具心理哲思的宗教,竟然絲毫 不談神的問題,因為佛陀在世的那一段因緣,並沒有處理神的問題。

        當佛陀說:「我已悟道」時,是指他已經徹悟出,原來他並不是這虛幻世界的一份子而已,他是整個幻境的創造者。

        至此,這個營造出整個幻境的心,還需要向前再推一步,它必須徹底放棄「我」的存在而選擇神的存在境界。像佛陀已經證入這麼高境界的人,對神的境界當然會有驚鴻一瞥的經驗,很快就會悟入像 J 兄同等的境界了,但那是佛陀在另一世才成就的境界,我們活在世間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這些事的。許多證入與 J 兄類似境界的高人,在他們悟道的那一世通常沒沒無名, 但世界可能會在他的前幾世把他捧得神乎其神的,其實他那時可能根本還沒到那一境界。這種事情我們已經看多了。 在靈修上真有造詣的人,根本沒有興趣去做領導人物的,至於那些曝光率甚高的人,未必是真正的靈修導師。顯赫的名聲不過顯示出他們外向個性,或愛炫的特質罷了。

永恆就是「源頭」= 回歸(與神合一)

        葛瑞:那麼 J 兄又是怎樣悟入他與「祂」一體的?

        阿頓:這事我們會慢慢講到,上述的開場白,不過是給你一個整體的背景介紹,你才能瞭解他的言行事蹟。J 兄不能只悟出娑婆世界的空幻,還得悟出他 是個純粹的“靈”,他的存在與整個物質世界毫不相干。沒有人真正想知道這一人生真相的,因為它會激起潛意識中最深的恐懼,深恐轉眼失落了自己的個別身份,或是個人獨特的存在價值。

        葛瑞:我曾聽過 Deepak Chopra 對他的聽眾說:“我不在這兒。”你是指這類經驗嗎?

        阿頓:這位醫師只是個辯才無礙的聰明人。你對人生真相若缺乏整個的認知,只說「我不在這兒」,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當然,它至少也能把你引到正確的方向。我此刻所說的,不只是「我不在這兒」,而是連「自我感」都沒有了,不論從任何角度來講,既沒有個別的靈魂,也沒有印度的梵我,那都是對心靈的一種誤解而已,唯一的存在只是「祂」,真神。

        葛瑞:你是說,你不在這兒,你根本就不存在,只是心靈投射出來的二元磁波,顯示成某種特質存在,才好跟人溝通,就像電影一樣。你又說,很少人意識他們投胎人世的真正原因,對嗎?

        阿頓:你還真不錯!我說過,我們代表聖靈而來。大部分的人完全搞不清自己究竟是誰,怎麼混到這兒來的,你所說的只呈現出問題的冰山一角而已。不只我不存在,你也不存在,整個虛妄的娑婆世界都不存在。我們所謂的回歸實相,回歸「祂」,絕非故弄玄虛,你不可能同時擁有自己及「祂」,兩者是相互牴觸的,你必須選擇其一。但不急,因為人有的是時間,時間和是故弄玄虛的煙幕彈,我們會傳授給你 J 兄的一些教誨,教你如何出離娑婆。這確實不簡單,卻是可能做到的,聖靈不會給你一個行不通的出路。失去存在感的那種恐懼不時的衝擊著你,為此,我們才在此多繞了一些路,讓你看清,你真的只是放棄虛無而換得一切。但你還需要一些時日,一些經驗,才可能消化得了我們所說的這些話。

        葛瑞:是否可以這樣說:一體論,就像傳統宗教所說的,表面上你活在世界中,其實你心裡卻有兩種渾然不同的世界:真理的世界與幻覺的世界;唯有真理是真的,其餘的一切全然非真?

        阿頓:對,你這學生討人喜歡。即使在那傳統教義中,人們仍然犯了一個錯誤,以為幻覺世界是從真實世界裡生出來的。所以他們依舊想盡辦法把幻相合理化,而不肯徹底放棄;只要這個謬誤不除,你是無法切斷輪迴的。但人在潛意識中千方百計想要迴避神的存在這一實相,不管是假裝祂根本不存在,或是由這一體之境慢慢退化到二元的心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印度最偉大的吠陀哲 學(Veda)。 吠陀哲學原屬於一體論靈性學說,它主張梵(Brahman)是一切的一切, 除此之外,都是幻相,非真,虛無,空。僅此而已。商羯羅(Shankara)智慧 地把吠陀思想詮釋成「一體論」,那不是夠好了嗎?不!一千人中大概有九百 九十九個人不滿意這個答覆,後來才會衍生出違背經義卻大受歡迎的學派,糟蹋了那「一體不二」的形上理論,把它改造得面目全非,例如 Madvas 的學說,就想把“不地道的一體論”轉為“不地道的二元論”。

        我們發現印度的吠陀思想與 J 兄的教誨所遭受的命運極其相似,J 兄當初 也是傳授「純粹一體論」的,卻被世界詮釋成了二元論;吠陀原來也是一體學說,同樣被世界詮釋成了二元論。如今,世上兩大宗教都操縱在自衛性頗高的反動派(Reactionary)的強勢團體手中,兩派都費盡心思地爭取這個虛幻世 界中的人,一個宗教發展成金錢帝國的象徵,另一個宗教成了政權的象徵,隨 時跟另一個同它一樣又自衛又反動的鄰國掀起柱子核子大戰。 這些怪現象,對地球上的某些人來講尚可接受,但你無需如此委曲求全。

        一體論告訴你,你眼前所見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既然不是真的,你又如何論斷?你一論斷,不就把它當真了?但你又怎麼可能用論斷把那根本不存在之物弄假成真?它若真的不存在,你們幹嘛奪個你死我活?把某些東西捧得更神聖、更珍貴?為什麼你們會把人間的某一處看得比其它地方更重要?為什麼虛幻世界裡的林林總總被看得那麼嚴重?除非你已經賦予那幻相本來沒有也永遠不可能擁有的力量?為什麼某一事件或處境會帶給人那麼巨大的影響?除非你已經在那事件下開始你的造神運動了?為什麼你對西藏的關心遠超過其它地方?

        我知道一套說法,你聽不太進去,但不論你在世上採取什麼行動或不採取行動,原本沒有什麼大礙;只是,你的行動下面所懷的眼光與心態,則有很大的影響。當然,只要你的形體還活在這複雜的世界裡,不可能沒有現實上的顧慮,我們也無意忽略你在世上的需求。我們說過,聖靈沒有那麼笨!你目前既然已經覺得自己活在世界上了,那麼,有一種過日子的方法,能帶領你去做你這一生本來就想做的事情,只是,如今,你不再獨自去做了。你從未真正落單過,這才是你該學的課程。因此,我們並不要求你:不要那麼現實!別老顧著自己!我們只是告訴你,你的真正老闆不在這世界上但你也無須告訴任何你不是老闆,除非你想要如此;如果你想要成立公司,讓自己「像個」老闆,也無傷大雅。怎樣做對你最合適,聽從你的感覺,並且不妨對自己好一點。我們真正關心的是你的心態,而不是你外在的表現你遲早會發現的,不論你以什麼方式謀生,只是幫幻相中的你撐腰,這個了悟便能讓你不再繼續為幻相撐腰了。

        根據上述所言,你不難體會到,一體心境能逐漸培養出你反身質問自己的判斷與信念的能力。你現在可能瞭解了,並沒有主體或客 體的分別,只有一體。你目前還無法看清的是,那種一體論說穿了,只能算是「純粹一體論」的仿冒品而已,因為極少人能夠分辨得出「與心合一」的境界(此心很可能仍陷於天人分裂的幻覺中)和「與神合一」的境界有何不同。這顆心必須回歸於祂那源頭才行然而,「傳統一體論」仍是靈修的必經之道,你必須先學會沒有一物是跟另一物分開的,你也不可能跟任何東西分開的。  我先前稍微提過,量子物理學已經把這觀念闡述是相當清楚了,牛頓物理學主張客體存在於主體之外,且是一個真實而且個別之物;量子物理則證實了這一理念的謬誤,宇宙並非你們原先認定的樣子,狀似存在的個體其實都是出自相互指責上不可分的念頭。

        你的觀察本身都會引起此物「次原子」層次的變化,一切都存在你的心內,連你的身體都包 括在內。 佛教說得很正確,由心念幻化出紛紜萬象的心,其實只是 「一心」,而此心是全然超越時空幻相之外的。說到究竟,連這顆心本身都是幻的只有這一套學說是真的,一般人卻很難接受這種說法。 無庸贅言,如果只有一個「一體」的話,那麼其它狀似存在之物都成了虛構。它虛構得這般有模有樣,一定有它充分的理由(人類歷史上一直沒有在這理由上給人一個滿意的解釋,直到最近才有這類靈性訊息傳到地球上來)。因此,與其批評世界及萬物,你該反問自己,你當初是什麼動機而打造出這樣一個虛擬世界的?這樣對你可能更有幫助;或是反問自己,你現在該如何回應這一真相?這才是上智之舉。

        白莎:這一反問將我們引向 J 兄的教誨,他已經證悟了「純粹一體境界」、靈修的終點、最後的一站了。 你得記住,學習過程中的上述四種關鍵心境,各有作用, 你會向乒乓球一樣在它們之間來回彈跳,聖靈會一路指導你,將你帶回正路。就算一時陷入迷途,也彆氣餒,世上沒有一個人, 包括 J 兄在內,能保證不陷入誘惑的。想在世上表現得十全十美,這種迷思本身是自討苦吃,根本不必要;必要的只有一件事,就是隨時甘心接受糾正。好比飛機上的電腦導航裝置,每一分鐘都在調整飛行路線,聖靈也一直在糾正你,不論你外表上在忙什麼,不論你的悟境有多高。飛機會不斷偏離航線,經過不斷地修正,它終將抵達目的地的。因此,你也會抵達目的地的,這是註定的事,不論你怎麼努力,都不可能把事情搞砸的,真正的問題在於,你究竟還想受多久的苦?時候已經到了,你該開始學習「純粹一體論」思考了,即使你不會從一而終,但總該有個開始吧!你得開始學習 J 兄的思考方式,像他一樣聆聽聖靈的指導了。

—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Universe


        當「直覺」為正在展現的意識清出了一條道路, 美的里程碑使這成長中的意識專注於現實中永恆的事物, 然後真理就被發現了。 「真理和美」兩者都是宇宙中永恆的事物,一個是啟示,另一個是展現。 雖然我說「永恆的事物」,我並不是指「固定的」。 我是指在任何情況裡,永遠都是可得的。

As intuition clears a pathway for unfolding consciousness, landmarks of beauty focus the growing consciousness upon constants of reality, and then truth is perceived. Truth and beauty are both constants of the universe, one of revelation and the other of manifestation. Although when I say ‘constant’, I do not mean ‘fixed’. I mean ever available in every situation!

— Love Without End



 ♦ 資料來源

  • Glenda Green, 2011. Love Without End.
  • Gary R. Renard, 2003.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Universe.
  • 其他內文與圖片來源: in spirit 原創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