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被外在刺激所左右的親愛的靈魂;在疾病所強加於你安靜的、內省的時刻,可以有這麼多收穫。這種時間可以被用來作那種煉金之術,把靈氣吹入那實質的黏土而使那黏土轉變成黃金。

        疾病是種教育,由靈魂來的一個信息。當你學到了教訓,疾病便化為烏有了。疾病是那個特定的靈魂的困惑,顯現在肉體上以使意識能看到它。

        疾病的每個部份都是你。傾聽你的身體,它在說些什麼?作你身體的那個部位。一旦你聽到了那些不服從的區域的聲音,成熟的心智可以說:「讓我們另找一條路。」在那一刻,你相當真實地擁抱了你內在那異乎常軌的能量。不論它是精神的、肉體的或情緒的,只藉著接受它,你開始消掉它的能量,轉變開始了。

        當你準備好由它學習的時候,疼痛對你說話;情感上的痛說的是一回事,肉體上的痛又是另一回事,甚至它在身體上的位置也是很有口才的。人生沒有一事是偶發的,我明白當某人在痛苦裡時,很難接受這一點,但事實就是事實,你們住在一個健全有序的宇宙裡,把那作為你們的信條。

        疾病首先存在於靈性的需求、情感的混淆或精神的異常,非實質領域,它從不是以肉體為主的。身體是反應器,它與壓力共振是內在騷動的外在表象。

        當身體在創傷的猛攻下收縮,對身體的某一特定部分,拒絕給予能量,如此便為一個肉體上的表象佈置好了舞台,在你們的實相,那即是,身體的機能失常。

        按照它們表現出的病徵疾病被分類,但是它們的起因可能完全不同。同樣的疾病可為了兩個不同的理由,存在於兩個不同的實體裡,它是每個身體表達「不統一」之外在畫面的方式。

有些病是否來自因果

        因果和壓力是同一回事。它是你在此生如何跟隨你靈魂的藍圖進入衝突的區域。但,那個字眼非但沒給你更多的清晰,反而助長了更多的幻象。

        如果對是什麼引起了這疾病這真相有所認識,治癒能即刻發生。因此沒有例外的,疾病是意識所不願接受的事的身體轉化。

        當生命力、靈魂意識流過實質的身體,身體裡抗拒那生命力的那些個區域,按照靈魂的需要,能在一生的某個時刻發展出一種機能不佳的狀況。任何否認最終都表現在肉體上,這是人們穿上實質身體的原因之一。這樣,他們必須面對,他們在精神和情感層面所不能面對的事。

        你的病體不是你的敵人而是你忠心的朋友。它被你的靈魂設定程式就在那個時候,就以那種方式來反應,請留意它的指導吧。

— Emmanuel’s Book

        所有的疾病與治療,都屬於「心靈的傑作」,即物質化的意識。是否能在自己的疾病上看出某些目的,這一追問,立刻把病人的心態由「疾病之果」轉到「疾病之因」。有一個「它」(It)造出了一具身體(所謂的「它」,類似奇蹟課程所說的「小我」),用它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他追問的目的,是要病患拋棄自己是「受害者的觀念」,而正視自己願意生病的決定,雖然他未能向病患解釋, 那決定是在更高的存在層次做出的。有些病患真正接受了這個看法,承認身體的病痛出自「自己的內心」的選擇而不是肉體造成的,結果不藥而癒。


資料來源

  • Rodegast, Pat/ Stanton, Judith, 1987. Emmanuel’s Book: A Manual for Living Comfortably in the Cosmo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