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 佛,醒過來的凡人:轉誤成悟的覺悟者

我們今生的美德和缺點,都能夠回溯到前世經歷,今生對我們的靈魂是一種考驗,我們得以有機會無私地去為他人服務,以此對往昔的無知無明、享樂與誤解真理進行修正。


消失的太陽:無垢清淨光、慧日破諸闇、能伏災風火、普明照世間

        在西方天主教(有神論的一神論)當牧師,我那一世以愛做基礎,提倡神的愛,但是我覺得自己被神判了罪,當時要離世時,把這種糾結歸類為一種「罪」,把自己定罪的執念,以上帝的角度這不是罪行,那時候不理解(智慧不足)。

Q:這是真理?還是不是?那真理的版本要怎麼看待這事情?

A:那一世不知道,現在(這一世)知道了。它是一個學習的體驗,不是罪。神沒有叫我們「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

Q:神會不會審判人?會不會幫人定罪、逞罰人?

A:我現在知道不會。


Ego go god :撥雲見日 → 雲消日現 → 萬里晴空

  • 2019.1.8 第一道光

        1/2前往工作坊,從踏出門後,不管怎麼調整,呼吸就是不順,有某種無法形容的阻塞,在肚臍下方一帶。忍不住一直用力吸氣、用力呼氣;卻上吸不足,下呼無力,氣呼到一半,就感到心跳加速。就這樣一路來到書店,離工作坊時間還有20分鐘,於是邊翻書邊調息邊等。

        約156分鐘過去了,調息也不見成效,便發送訊息給您,繼續調息。不一會兒聽見背後傳來您宏亮的聲音呼喚,一面應聲一面轉身回頭望,調息這件事,先是被遺忘在您那好像有些眼熟,帶著親切的眼神與充滿活力的笑容中;鞋都來不及穿好,就跟著您連跑帶奔的往樓下教室衝,以為其他參加工作坊的成員都在等候了,更是忘了呼吸不順這檔事;進了教室,看見自己的名字二分為三,斗大的被寫在白板上,才發現原來這是一對一的工作坊。坐下之後,呼吸居然順暢了!

        坐下後,您問的第一個問題:「你會很嚴肅嗎?」說真格的,那時心裡OS著,「嚴肅」一直是之前幾天透過LINE互動時,對您的印象呀!只不過,彼刻,站在眼前的卻是一位超級熱力四射的赤子,完全顛覆想像。

        其實,在來到工作坊之前,並沒有明察暗訪地把部落格的內容讀過。之所以報名,是在聖誕節後,內在不斷浮現「靈性療癒」這四個字。靈性,懂;療癒,懂;但是,靈性療癒和能量療癒有何差別,不是很明白。Google搜尋這個詞,其中一個搜尋結果是靈性療癒in Spirit,聯想有一篇未讀完的文章,網頁的捷徑圖案就是印著in Spirit,儲存在手機主頁已經一年多了,內容是關於量子纏繞與遠距療癒,一直擱著。

        先回手機主頁點捷徑進入文章內容仔細閱讀,確認是同一個部落格,再跳回原搜尋結果點入部落格時,不知滑到了什麼,跳出一張預約表單,寫著:敞開你的心,連結就從現在開始。本能的好奇心驅使,順著內容看下去,心開始被觸動了,內在已經暗伏了將近大半年無以名之的困惑(類似瓶頸的困惑),蠢蠢欲動,猛然驚覺,它已如菌絲般,悄悄延伸溯及既往而盤根錯節。本來打算預約一對一體驗,卻被最後「信任交託」這些字所撼動一一自己這些年來,不就是一直體驗著這樣的過程嗎?難道,懸而未決的內在困惑,是這份信任出了危機?可是,每每,危機也都是新的機轉呀!內在興起一股熟悉的衝動,把表單改成「已經準備好,並有全然的意願」選項,提交出去。

        提交表單之後的幾秒內,腦海的雜音開始擾亂:工作坊費用會不會高得離譜?怎麼不先把整個部落格瀏覽過再考慮?連工作坊是誰帶領都不清楚就報名?難道幾年前的「靈性課程」經驗教訓得還不夠嗎?頭腦的轟炸搞得呼吸越來越急促,頭越來越暈,「……夠了!」深呼吸幾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深深地感受到內在那份「勇」於信任的特質搖搖欲墜。持續回到呼吸,決定不受來自頭腦的雜訊干擾和指揮,就當做是另一場「未知」的冒險。至少,不論結果,能夠重新去經驗並體驗信任之流,足矣。

        順從直覺,將一筆費用從「豐盛流動」的帳戶轉入「宇宙銀行」的帳戶,作為工作坊的預備費用。隔一天,收到in Spirit回覆的電郵,工作坊實際費用,比預備費用少了600元;閤上眼皮,感受一下腦海內的狀態,靜悄悄……,嗯!

        雖然工作坊開始前兩次遠距連結、期間LINE上的互動,到第一次工作坊的前半小時,心境上不似63年前,剛開始接觸新時代領域的活動與課程那般殷切與投入,反而多了幾分觀察與清醒;但是,從一進入教室開始,心輪逐漸共振著寬厚溫暖與寧靜喜悅的能量氛圍,隨著您散發出如赤子般熱情的引導,內在慢慢奔騰出一股股熟悉的熱流,開始融化那些困住瓶頸的積惑。

        本來是打算,靜靜地聽您的開示就好,中途,卻不知道哪兒來的「衝動」,開始「戲」說從「頭」。雖然無章無法的,卻是生命中第一次願意對外詳述自己的生命歷程,也意外的如此敞開心扉也同時敞開腦門,可以一邊盡情傾吐,一邊察觀您的神色。如果您表現出不耐煩或是打斷轉移話題,那麼,自當馬上乖乖閉嘴,聆聽引導。

        謝謝您所散發的包容、耐心與愛如此強大。您只是專注地傾聽,沒怎麼接腔也沒有刻意阻止;您隨著那些「戲」節發展,引導我看向白板,每每您的手揮向白板的字詞一次,心內的糾結就鬆掉一層,許多本欲從「頭」再來的念頭,也就打包自動收尾了。

        謝謝您!原來,真正的療癒也可以做到不言而「癒」。這回,用心領受並且學習到了。

        這一段荒腔走板,可能亂了您對工作坊原本的安排,也可能它本身就是不拘泥於形式的另一種呈現。然而,對於後來我們發現時間已經明顯超出太長了,而您仍然能夠氣定神閒地進行完整個「閉目養神」的過程,令人誠服。

        躺上療癒床,全然地放鬆與敞開,第一道能量集中如光絲,溫暖細緻地從身體左側穿入上下切開肚臍下方的腹腔(正好是前來工作坊前感到阻塞之處),然後如海浪般的能量源源不絕從這道橫切縫湧出,分成兩片海潮分別慢慢翻騰往上腹腔與胯下雙腿而去,綿密卻澎湃又充滿著深刻的撫慰。從未感受過這種形式與品質的能量,頭腦忍不住驚呼「這是怎麼做到的」,幾乎同一瞬間自心輪浮現四個字一一摩西分海。然後就整個沉入海潮的撫慰中,波浪越翻湧越細密,內在的感受也越加平靜與清明。

        當波潮抵達胸口之後,能量轉化為螺旋的方式共振著,陷入無知覺的狀態。忽然感到右胸肩窩下方被用力點了一下,以為完成了,是您的提醒,張開眼睛,看見您的雙手正好在上方,其餘只有漂亮的藍綠光,原來還在進行,就再度閉目養神,直到結束。起身前,想起十多年前,兩度夢見過您,所以才會覺得有份熟悉感。

        工作坊之後這些天,除了當晚入眠後,沉睡到隔天上午10:00起床,感到全身略微酸痛外,那些因為困惑衍生的陰鬱、沉悶或偶而與心連結斷線的感受,溜走了;那些停滯不前的,也開始流動了。

        隱約感受到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消融感正在升起,某些無以名狀的內在宇宙正在解構重組,許多深層意識正在歸零待建;這個過程,沒有不安,沒有想深入探究,就只是持續安安靜靜地觀察著。

        「無分別時生慈悲,了分別後起智慧。心,守其中道,如日中天。」

        謝謝您在工作坊中的引導,從俗名中也能悟出真知見。關於「摩西分海」的意象,恰好同時回應了兩件事。一是對於工作坊中您所解惑,從「全然的信任」層次進入「全然的」層次的展現與內在引導;二是對「靈性療癒」和「能量療癒」兩者本質的釋疑。而祂們在「閉目養神」時,透過您所展現的,如同摩西分紅海的故事,當摩西舉起手杖指向紅海時,只停留在「全然的信任」的層次是不夠的,惟有超越進入那「全然的」層次之後,紅海被一分為二所出現的通道,無論是信仰層面的神蹟展現,或是科學層面的天時地利,那一步之後,就都是「祂們」或「天地」的事了。

        再次誠心地感謝您所做的一切。


  • 2019.1.17 關於心境與夢境

       生活雖如常平實,但心境持續從蠢蠢不安回復平穩。之前,只退一步看人事,看見塵世的貪、嗔、癡、無明與傲慢,內在暗幸旁人皆睡己獨醒;這陣子,試著多退幾步,透過拉得更遠些廣些的內在視野來觀照自性,原來,那些暗幸自己獨醒的心也是傲慢。

       相對於日常的平靜,夢中的活動在這些日子以來卻明顯異常。

       其一,是在夢中的內在教導次數變得頻繁:平時,偶爾能在睡夢中同時感知道某種內在引導正在進行,有些內容在醒來後記得,有些則否。這11天以來,幾乎夜夜夢裡都有不同主題的內在教導進行著,它會在每晚數段夢境中的其中一段出現,教導結束後從夢中醒來之前的過渡意識中,總會反覆回放教導的內容與情境,然而,夜半醒來之後,只記主題方向,不記得細節,總要再經過許久時間之後,才能再度入睡。

       其二,是已經消失許多年的「鬼壓床」(即醫學上所稱的「睡眠麻痺」)密集回歸:從13歲第一次出現「新奇的」靈魂出體後到23歲這10年期間,幾乎每年總要經驗56次的鬼壓床,每次都是驚心動魄。23歲那年連續幾次「恐怖的」靈魂出體並經歷過生死關後,就沒有再發生過鬼壓床了。將近20年後的2012年,曾經出現過一次首度帶著覺知感受而非害怕的鬼壓床,並且經驗了一次「平靜的」靈魂出體之後,直到這陣子才又開始發生。從1/6當晚的睡夢中開始出現,到1/16晚上的睡夢為止,共出現了4次,從未如此密集。不同於已往的是,可以感知到它是發生在夢醒前靈魂入體時所產生的緩衝反應。


  • 2019.1.25 進入第三週,夢境逐漸歸於平常

       內在感受上,有一種非常深刻的、呼之欲出卻無法形容的體悟。這週在個人靜心時,幾度調整好坐姿,眼睛一閉上,就感受到來自心搏與全身脈搏劇烈的跳動,連呼吸都會被這些脈動打亂連續的氣息。這種狀況剛發生時,嘗試用力深呼吸,看是否能調整平穩,卻是越發厲害。後來,乾脆不去理會呼吸,只是隨順並融入這些脈動的節奏裡,竟不知不覺當中,自然調頻進入沉靜,回歸中心,呼吸也平勻順暢起來。

       過去共事十多年好友的母親在這週往生,受託陪伴南北奔波辦理銀行、證券和國稅局等相關繼承與稅務事宜,對於「急事緩辦」的「緩」字有了新的體驗;從外在處事的時間和速度層面,進入內在心境和情緒的調整層面。

       歷經前兩週的沉澱與歸零,內在心境和情緒特別平和。帶著這樣的頻率協助好友,事情件件順利,遇見的承辦人員也特別熱心與貼心,內心由衷充滿著深深的感謝,這份感謝散發出去的能量,成為一股新的迴旋再度反饋,形成良性的循環。

       如果說,課題無須尋找,生活中的每個起心動念處處都是課題;那麼,恩典也是如影隨形的,只要願意時時刻刻帶起覺知去感受祂的臨在。

       有些時候,人生前進的腳步看似停滯,其實是暫時停歇、休養生息,為即將來臨的大轉彎做好準備。再學習、再出發,內在響起如是的號角。


  • 2019.2.4

       昨天,看了一部電影「愛滿人間」(Mary Poppins Returns ),內心深深地被觸動著,關於隱藏在影片中的靈性觀點、神性的慈悲與智慧、愛的喚醒、誠服與順流、心腦互換後的內在世界,以及如何觀照看似挫折的生命所帶來的禮物……等等。

       想起1/31您與福長老師引導內在喚醒的過程,雖然頭腦仍然持續在嘮絮著一切「情節」只是想像,心卻早就跳脫頭腦所謂的「情節」,直接領受著整個過程中,「心眼」從未曾有過的視野中看到更廣層面與更深層次所重新得到的體悟與喚醒。相對於周遭熱衷於前世催眠或靈魂回溯的朋友們,自己對於前世扮演過什麼角色、上演過怎樣的戲碼,一直是處於無興趣「追劇」與沉迷的狀態;即便此生過往已經上演過的所有超戲劇情節,也是鮮少回顧、點選重播。

       帶著許多內在無解的困惑,我們於1/2第一次工作坊中初見面,在您個人能量場所散發出愛、喜悅與澄澈品質的浸潤中,自己純然情不自禁地完全敞開,以流水帳的方式首次完整「劇透」此生的劇碼,當時,內在頻率之鈕似乎因此開始進行微調校準,「心眼」被授權定位在更廣角的視野,重新收攝不同層次的領悟。接下來的幾週時日裡,內內外外的林林總總開始進行釋放、沉澱、歸零與重整。

       相隔四週,1/31第二次工作坊再見,內在已經沒有之前的困惑。雖然這次仍舊是帶著「未知」前往,步伐卻比前次更充滿了信任。於是,當下得知要進行的內在喚醒引導是類似自己毫無興趣的前世回溯時,也沒有產生任何抗拒,就隨順讓它自然發生了。

       根據不少進行過催眠回溯的朋友形容,要嘛是「自己看到」很多前世畫面,不然就是「老師幫他們看到」很多前世畫面。但是,在這次的內在喚醒引導中,「畫面」少之又少,大部份的回應都是順著能量感受以及來自心輪內在自然的知曉,也因此,頭腦幾度閃回那些來自他人的經驗描述,評斷自己沒有進入狀況;只是,長期進行能量工作的經驗,讓自己得以持續遵從心與能量的引導而不受頭腦強烈質疑的干擾。

       現在,對於當初在內在喚醒的引導中,自己到底說了什麼並沒有清晰的印象,然而,在整個回溯的過程中,「心眼」大開的體驗,非常奇特與深刻。在每個等待回應與敘述回應的片刻,從靈魂神識流入心識的能量感受和內在知曉一一關於那些隱藏在事件背後無條件的愛、神聖秩序以及靈魂巧妙的設計和鋪排,都在回溯中由點相連成線,由線交織成面,由面互疊成空間,由空間昇華成為恩典湧現。在這種氛圍中,聽覺與表達都變得恍惚與遲鈍,這也是幾度造成自己無法適時回應福長老師的原因。

       知曉過去生世對愛的本質的誤解,對自我的罪責批判,對造物主的憤怒,對追求外在力量的懊惱,從而了悟此世所有引發人生悲劇的戲碼、造成情感糾結的事件,其背後所要催化與反饋的神聖目的,關於自身靈魂的藍圖與任務。

       內在喚醒工作坊時,福長老師曾透過靈魂詢問,這世界未來會不會崩毀?不太清楚記憶祂們是怎麼回覆的。但是,在「愛滿人間」的電影中,從「心眼」裡,看見有您,有福長老師,有自己,有芸芸眾生,還有無所不在的愛以及「祂們」的回覆,都在裡面。

       謝謝您,謝謝福長老師。心,持續被喚醒著,內在那細微處,與靈魂與造物主之間,從未斷過的連繫。


祂沒有創造了這個「不完美的世界」

      真相是:神並沒有創造這個「不完美的世界」。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神的孩子(非耶穌一人),這個眾生(唯心所造)的娑婆世界,是我們這些浪子的「集體無明」所共造,是我們自己妄造了一場輪迴的生命旅程。想要另造的這一步(念),讓我們落入輪迴,誤以為離開了天家、流浪夢境,事實上我們未曾離開過「天家」,我們只是做了一場離家出走的夢。生命需要反轉、覺幻,走進「沒有一個我」的意識,心在天堂就在極樂,回歸神性的共融,我們就「到家了」。

你的「我執」對於上主感到非常憤怒。

這是因為上主與「實相」和你真實自性的源頭是一體的。

Your ego is very angry with God.

This is because God is one with reality and the Source of your true beingness as love.


如何用能量幫助他人,與天合作?

  1. 先回到自身,平衡自己。
  2. 確認意願(或對方意圖),有的人是在大海找浮木。
  3. 他們的事,就交給他們自己(信託天助)。
  4. 尋求者自助改變。
  5. 人助能量就開始運作,我們放手上天接手。
2019-04-24_生命的真如
清理生命的烏雲

20190412-神永遠只有一個孩子



啟發有三種:自啟他啟祂啟

要像太陽一般慈悲為懷。
In compassion and grace be like sun.

— Rumi


下篇:在你來地球之後,有許許多多的心改變了

延伸閱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