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無法解釋,只是體驗。愛無法解釋,但是愛卻解釋了世間一切。


        你的生命豐富、滿足、完整。或者說,你一直以為如此,直到某人出現,讓你領悟到你始終欠缺的是什麼。這個人就像是一面鏡子,映照出生命的缺乏,而不是存在;他讓你看到靈魂的空虛,也是你拒絕去正視的空虛

        這個人可能是愛人、朋友或是精神導師;甚至可能是仍需要被照顧的孩童,但是這些都不重要。要緊的是,你必須找到這樣一個能讓你變得完整的靈魂所有的先知都曾經提出同樣的忠告:找到一個能當你鏡子的人!對我來說,那面鏡子就是塔布里斯的夏慕士。直到他出現,強迫我看到靈魂深處的確隙,我才真正面對關於我的基本事實,儘管我表面上看起來成功風光,但是內在卻是孤寂而空虛。

        這就如同你經年累月地編纂一部屬於自己的個人字典,裡面的詞彙涵括了每一個你認為重要的概念,並且賦予你的定義,例如:「真實」、「幸福」或「美麗」;每每到了生命的轉折點,你就翻閱這本字典尋找答案,從來也不覺很有必要質疑這本字典的前提。直到有一天,出現了一個陌生人,從你手中奪走這本珍貴的字典,然後丟掉。

        「你的詞彙都需要重新定義」了他說。
        「時候到了,你應該忘掉以前所學的東西。」

        而你呢,因為某種理智上不知道但是心裡卻一清二楚的原因,非但沒有提出異議或是對他大發雷霆,反而興高采烈地照著他的話做。這就是夏慕士對我所做的事。我們之間的友誼讓我學會了很多事情,但最重要的是,他教我如何忘掉我所知道的每一件事。

        當你如此深愛著一個人,就會期望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有同樣的感覺,分享你的喜悅與興奮;當這樣的期望落空時,你先是覺得詫異,然後是苦惱憤慨,有一種遭到背叛的感覺。

        我要如何讓我的家人和朋友都看到我眼中所見到的事情呢?我要如何描述那言語無法形容的東西?夏慕士是我的慈悲恩典之海;他是我真相與信仰的太陽。我稱他為精神王國的王中之王。他是我生命的泉源,是我生命中高大的松柏,崇高而長青。有他作伴,就像是四度閱讀古蘭經—那是只能經由內在去體驗的旅程,而不能從外在領悟。

        不幸的是,大部分的人都是以外表和傳聞來評判一個人。在他們眼中,夏慕士是個行徑怪誕的僧侶;他們認為他的舉止詭異上言語褻瀆,是個完全無法預期也不可信賴的人。然而在我看來,他卻是一個縮影,具體而微地代表了讓整個宇宙運作不輟的愛:有時候會向內退居幕後,凝聚所有的細碎片段;有時候又劇烈爆炸,向外裂開。像這樣的相逢,一生只有一次;三十八年來,也只有一次。

        「人類最害怕的,就是自己不暸解的事。」

        「你沒有辦法教人他們心智所無法理解的事。」

        自從夏慕士走進了我的生命,就不斷有人問我到底在他身上看到什麼特別之處;但是這樣的問題,我卻無從回答。說來說去,會提出這種疑問的人都是那些無法理解的人,而那些真正理解的人,就不會問這種問題了。我身處的困境讓我想起了蕾拉與阿拔斯王朝著名君主哈倫。拉希德的故事。

        哈倫‧拉希德聽說有一位名叫奇思的貝都因詩人無可救藥地愛上了蕾拉,甚至為她喪失心神,因此改名為蠻男—也就是痴心瘋狂的意思;君主感到很好奇,不知道這名女子究竟是何方神聖,能夠造成如此悲慘的結局。

        這名女子一定是非常特別的天生尤物,他心想,一定遠比其他女人都要更漂亮動人,或許是美艷絕倫又有魔力的妖婦。哈倫。希拉德既興奮又著迷,遵循著書中的每一個技倆,千方百計地想要親眼目睹蕾拉一面。

        終於有一天,他們將蕾拉帶進了皇宮。在她卸下面紗的那一刻,哈倫。拉希德的想像幻滅了。倒也不是說蕾拉面貌醜陋、缺臂瘸腿或是年紀老大,但是也絕對稱不上是絕世美女;她不過就是一介平凡女子,有平凡人的需求,也有平凡人的缺陷,就跟其他數不盡的天下女子一般,是個平凡的女人。君主並沒有掩飾內心的失望。

        「妳就是蠻男為之瘋狂的女人?為什麼呢?妳的長相如此平庸。妳有什麼特別之處呢?」

        蕾拉微微一笑。

        「我就是蕾拉,可是你卻不是蠻男」她答道。

        「你必須從蠻男的眼睛來看我,否則你永遠解不開這個叫做愛的謎題。」

        我要如何向家人、朋友、學生來解釋這同樣的謎題呢?我要如何讓他們理解:他們必須開始用蠻男的眼睛來看塔布里斯的夏慕士,才能體會此人的特殊之處呢?

        如果不能先愛人或被愛,還有其他方法可以了解愛的意義嗎?

        「愛無法解釋,只是體驗。」

        「愛無法解釋,但是愛卻解釋了世間一切。」

《愛的哲學課》雲遊僧與詩人魯米
魯米一二四五年八月二日  孔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