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理不等於真理:用明亮的水之眼去看。

海洋有一隻眼睛。發出聲響的表象的泡沫看到分別:我們彼此碰撞,睡在我的身體之舟的船艙。我們應該警醒,我們漂浮在海上,要用明亮的水之眼去看。


        有幾個印度人帶一頭大象來展出。這裡沒人看過象長得什麼樣子。展示的時間是晚上,地點是一間黑室。他們把它關在一間黑屋子里。人們走進去,再走出來。他們什麼也看不見。他們一個接一個走入黑室,靠手去知覺大象的長相。出來以後,分別發表觀感。

一個人摸到了象鼻。「大象就像是一根水管。」
一個人摸到大象的耳朵。「更像是一把扇子。」
一個人摸到象腿。「我覺得它是圓的,就像廟里的柱子。」
一個人摸到象背。「是一個巨大的寶座。」
一個人說:「大象是直的。」另一個人說:「大象是彎的。」

        我們之中最聰明的那位摸到的是象牙。「像一把陶瓷的圓劍。」他很為自己形容的精確而自得。「我們各摸到了象的一部分,卻把它當成是全部。」

        把一切都靈性化的盲點即是投射,投射創造自己的實相。真理是發現的。覺悟者即是佛。而開智慧的人,有機會脫離輪迴,由眾生的自由意志決定。智慧未開(麻瓜、凡人)的人,更難脫離輪迴。

        我們感官對實相的認知其偏狹猶如指掌在黑暗中對象的摸索。如果每個人都有一支蠟燭,如果他們一起進去,這些不同就會消失。感官的知識,是黑屋裡用手認知大象的方式。一隻手無法一下子瞭解整頭大象。

blind-elephant


有道理不一定是真理:「實相」並不等於「真理」

        奇蹟都是一樣的,真理不會模棱兩可,它若永遠真實,便不可能有例外或妥協的餘地。你們這一代有人認為馬雅人由地球上羽化升到某個靈性悟境去了,究竟是什麼讓你們以為他們都大徹大悟了?他們還停留在殺人祭天的階段呢!你想他們的靈性會高到哪兒去?他們只是一堆老百姓,就像厄色尼派、歐洲人、美國印地安人,跟你沒兩樣。接受這一事實之後,我們就可以繼續探討下去了。

        葛瑞這麼說來,我實存無需如此崇拜古代的經典書籍,就像目前我為了做生意而鑽研那本《戰爭的藝術》?(注:The Art of War即《孫子兵法》)

        白莎戰爭哪有什麼藝術可言,根本就是神經錯亂,其實這也不足為奇,你們一心想要提升世界的意境,故意把什麼都精神化了。我不只是指《孫子兵法》一書而已。你們遲早會明白,你不可能把根本沒有靈性的東西靈性化,也就是說,你不可能把娑婆世界裡的任何東西靈性化,真正有靈性的都在世界之上,那才是你的真正歸宿,也是你遲早要回去的家鄉。你們有意把世界萬物靈性化的另一個例子,就是你們把南美洲熱帶雨林想得那麼浪漫,好像地球上最神聖之地似的。如果你們能用快速放映影片的方式,觀察到地底下發生的事情,就會看出那兒的樹木都在彼此搶奪水源,如同雨林中所有生物一樣,都在為生存鬥得你死我活。

        葛瑞乖乖,原來那兒也是「樹咬樹」的世界抱歉,我又插嘴了

        白莎這一切再把我們領回到我們的弟兄 J 兄和他的訊息這兒來。當初有幾個相當關鍵的因素讓我們當時無法領會 J 兄的教誨,故在此提出,因為那將來也可能妨礙了你瞭解他的訊息。首先,這些話是直接針對你而說的,不是為其它人講的,因為沒有所謂的其它人存在,外面沒有任何人在那裡;但光是這樣說還不夠,你必須遲早經驗到這一事實才行。這個經驗遠比世上任何法寶更具有釋放的力量。

        我們那時虔信《舊約》,我現在可以告訴你,我們那時對 J 兄的認識,不可能不透過當時舊信念的過濾網。他確實是個救主,他所傳揚的絕非當時那種代罪羔羊式的救恩,他一直想要教我們如何善盡自救的責任。

        當他說,他是道路、真理、生命時,意思是說,我們可以跟隨他的楷模,而不是相信他這個 人。你不該榮耀他那有形的身體,連他都不信賴自己的形體。我們當初聽不懂 J 兄的訊息最大的原因在於,我們老把自己先入為主的信念硬套在他頭上, J 兄在那邊激勵我們提升到他的層次去,我們這群門徒卻在這邊拼命把他往下拉到我們的層次來。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Universe


真理本身是你所能做的「最能解放心靈的發現」

       真理是事物的本質。實相則是真理的展現。真理不分大小。因此,任何一部分的真理都可以穩定實相,而且,以真理為中心點所作的觀察,可以被比較與評估。實相依據它對於真理的傾或相似程度,接近或遠離真理。

        真理不是用數據來衡量的,因此,你並不需要大量的真理,來使你的生命更有效益。你真正需要的是:更了解如何以及哪裡能找到真理。然後,你就能運用軸心的力量,而不是用有限的環境背景來衡量你的經驗。

        環境背景的真實定義,來自於它的中心,而不是它的邊界。了解這個道理即是自由。用人類的語言來說,真理是你的靈魂所追尋的解答。答案並不在於資訊、經驗、信仰、和擴大實相的界限。答案就在你本性的中心。

如果你想改變一個情況,你必須先檢視它和「不變」之間的關係。

當我平息暴風雨時,我並不是去對付它的「動」,而是先觸及它的「靜」。然後,我以「愛」指揮它。

        在靜與動、造物主與受造物、真理與實相之間,有著永恆的對話。如果你想了解實相,你必須檢視證據,不帶批判或成見,並且應用因果法則。如果你想了解自己,你必須信任自己主觀的反應。如果你想了解上主,你必須尋找內在的靜定,在那裡,主觀與客觀交融,揭示出比所有感知更多的一切。

        如果不是超越空間的寂靜,維持著所有動態的交互作用,宇宙本身會是一個逐漸耗竭的機器。「變化」是你感知實相的基本動力。但是,變化背後的寂靜擁抱著真理。「靜下來,然後知道我是上主。」這是通達真理的地圖。

千百條謊言就能組成一條真理:「真理」不等於「信念」。

        當你觸及一個靈魂的信念時,你已觸及他最內在的真理。對於所有的痛苦與失敗,以及治癒一切之鑰,這是我可以給你的,最實用的解釋。與一個令人不悅的情境抗爭,只會使它變得更糟,因為那是在否定其中的愛。在你所批判的情境裡,投入仁慈的情感、思想、或行為,都是徒勞的。聖靈是真理的純淨本質。祂是你永恆的導師。

        實相是可改變的,而且大部分是由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真理是永恆不變的,它不會因為體驗或感知而改變。事實上,真理在時空之間永續存在,但不受時空的影響。當我們正視真理時,它不會隱藏,它也不會在我們把目光移開時消失。真理並不從我們的行為或情感取得權力。我們的生命是由真理所授權的。

— The Keys Of Jeshua.


靈性拼圖


事實vs實相vs真相-真理是不二


如果你認為我提及穆薩時,說的是過去發生的事,那就會阻斷訊息。
穆薩的光明就在此時此地,就在你內在。法老也是如此。

陶瓷的燈盞和燈芯會改變,但燈光始終一樣。
如果你專注於圍繞火焰的透明煙罩,你就只會看到很多顏色和變化。

要看火焰之中的光明。你就是那光明。
你看的所在不應改變你所看的對象,除非你是在一間黑暗的房間。

The Soul of Rumi /  SEEING WITH THE EYE OF WATER WE FLOAT ON


延伸閱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