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看著一條海豚,他的眼睛跟著我轉,當我們四目相對,我有一種由內而外的感覺,毋庸置疑,我正在和一個智慧生命進行交流。


海豚的微笑,是大自然最高明的偽裝,你以為他們一直很快樂。
A dolphin’s smile is nature’s greatest deception. It creates the illusion they’re always happy.

 

Ric_and Calthy


海豚的每一次呼吸都是有意識的。所以,當生命變得無法忍受的時候,他們可以不再呼吸(suicide)來結束自己的生命。她(Cathy)這麼做了。她游到我的懷裡,直視著我的眼睛。然後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卻不再繼續呼吸了。

Every breath they take is a conscious effort.and so they can end their life whenever life becomes too unbearable by not taking the next breath. She did that. She swam into my arms and looked me right in the eye.And took a breath…And didn’t take another.

— Richard O’Barry


The Cove 血色海灣:第82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片

  • 「只要能抓得到的,他們都會殺掉。」見證者痛心地說道。每年九月至隔年三月不間斷地綿密撲殺兩萬三千條海豚,為期長達超過六個月。
  • 海豚是「害魚(Pest control)」,因為牠們位處海洋食物鏈的金字塔頂端,所以導致日本的漁獲量大幅減少!官商勾結的日本在IWC國際捕鯨委員會大會上,大言不慚、振振有詞公然這般發言。

  • 聯合國公開勸告日本政府要約束日本漁民殺鯨豚。日本政府獵殺鯨豚是我們的優良傳統,不要管我們的內政。

        看似友善、純樸的城市,掩蓋著連居民都不知道的血腥秘密。這部影片是全世界高度關注的生態議題,在日本是禁播的。日本太地市長更發表聲明抗議奧斯卡。血色海灣在全世界各影展放映後,引起極大波瀾、輿論高度關注,讓澳洲布魯明市(Broome)甚至展現外交手段,宣佈與日本太地市斷絕姊妹市的關係。


政府在某些方面很在行,比如拉人開會大家握手言歡、一團和氣,但卻看不到他們得出什麼成果。正如瑪格麗特‧米德所說的:「永遠不要指望政府或機構,能解決任何重大問題,所有社會變化都源於個體的激情。」

Governments are really great at getting together and holding meetings and conferences and glad-handing each other,But they never ever seem to accomplish anything. As Margaret Mead once said:Never ever depend upon governments or institutions to solve any major problem. All social change comes from the passion of individuals


完整紀錄片連結:part1 / part12 / part13 / part4 / part5 / part6


 傳統與陋習之靈性未開與野蠻、殺生、為生存而活、護生救生、為生命而活


一部訴說生命在自然規律下應有狀態的生命發展史:大地(Netflix)


Q:所以從事養殖業捕獵魚也會造殺業?日本人獵殺鯨豚跟福島輻射、海嘯怎麼來的有關係?

  • 海洋生靈最極限的反撲:日本的海嘯。

        要跟魚溝通(尊重自由意志)。養殖業給人類便利,是造殺業(因果律)。然而眾生應該是平等,人類因為科技、技術、智力比較優勢,大量捕獵殺害,這就不平等了。過去千百年前(傳統陋習)的人因為靈性度低(大量造業)。

        日本人屠殺海豚,吃海豚肉等於吃人肉,殺海豚等於殺人,帶來311大地震及海嘯,是現世報的大自然反撲,是日本人殺鯨豚一直累積,跟原住民獵人頭、印地安人挖心祭天一樣。這些都是靈性很落後的靈魂做的事情。前面大量的造業,後面才慢慢了業,就是這樣的循環。

  • 動物靈性度未必比人低。

        海豚是海中、甚至是比人類更具有靈性的哺乳動物,非常聰明,不同於一般其牠動物,也非常善良。


活在愛中-什麼都是靈性的


♦ 共業(Collective Karma):良心是本質,激情是形式

        許多人類的過錯和障礙,已被傳遞到後來的世代,成為人類集體記憶的一部分,或是民族、家族血脈相傳的記憶。因為有限的理解力,我們傾向於譴責不公不義、罪惡與犯法行為,而它只不過是始於久遠以前,某些極端習性的最近顯現而已。

        你是純真而且天生完美的,但是卻進入了一個擁有各式各樣共業(遺產)的世界。這些共業會歸屬給每一個人,有時是因為吸引力,但有時卻一律平等,因為所有的人類都是生而平等的弟兄。

        沒有豁免權,每一個人都必須接受一部分的集體共業。這是「沒有一個人是生而無罪」的原始真實意義,卻被後人嚴重扭曲濫用了。這句話的真正意義是:「沒有一個人可以避免接受一部分的負面遺產,以及轉化它的責任。」

        下次,你看到有人的生活方式使你心煩意亂,不要譴責,你可以默默的祈禱,感謝不是你必須去承受那個人所接受的轉化任務。當你看到殘障的人,不要注意殘缺無力的部分,或許你可以看到他接受那命運的偉大勇氣與魄力。

        當你看到流浪漢在橋下生活時,你可以考慮去尊敬這個靈魂,他是如此的高尚,以致願意忍受損失並拋棄他的特權。當一個孩子即將死於癌症時,不要惋惜他流逝的生命,而要看到一個靈魂對於「不朽」是如此的確信,以致他可以承受那份遺產。

        不要把艱難視為一種懲罰,看它是共同承擔與合作。這是約伯的重要課題,他是古時以色列一位富有的人。他享盡榮華富貴的恩惠與賜福,直到一連串的逆境強烈的改變了他的生活。約伯試著把他的苦難詮釋為處罰,然而那是沒有意義的。他試著把那苦難詮釋為某件他必須努力超越的事,而那也改變不了什麼。

        他試著把它詮釋為某項必須接受的功課,一切依然沒有改變。他試著修苦行贖罪,並且以祈禱、獻祭和禮拜的方式懇求上主。然而,沒有一種因果關係的方式可以帶來滿意的結果,或是任何成效。在絕望中,他請求解釋。

        「為什麼?」他問上主,「當邪惡的人隨意以自己的利益剝削他人時,善良的人卻得受苦呢?」當全能的上主如旋風般給他一連串的答覆時,祂帶給約伯的只是更多的問句。

      你曾經命令黎明,或是指示晨曦它該出現的位置嗎?
        你能夠繫住美麗的昴宿群星嗎?
        老鷹是因為你的智慧而展翅,然後朝南方飛翔的嗎?
        兀鷹是遵循你的命令而翱翔,並且在高處築巢的嗎?」

        上主給約伯的訊息是:

        問題的解答不在痛苦、批判,或甚至在尋找原因的過程中,而是在宇宙的浩瀚與宏偉中。

        最後,約伯臣服了,他接受苦難為他生命中全新的一頁。他終於了解到:

       「他在人類群體世界裡的約盟,是去接受好與不好的人事物。」

— Love Without End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