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 詩:閃現智慧靈光,空靈又現世

關閉語言之門,打開愛的窗戶。當一個人愛其所熱愛,練習就會變為舞蹈,詩歌溪流一樣一路流暢的旋律,轉變的不可思議的自然意象就會出現。


像溪流一樣:源源不絕的靈感奔流而來

        在獨舞的時候,完全地進入了空的狀態,沒有觀眾,沒有其他。只有我、光、以及聲響和空間。確定自己的呼與吸都送到了最後一排的觀眾席,知道自己沒有想要做太多,只是很享受。

如果心相信了,那就是了。

        從第一次見面,就覺得和佟位任何形式的交流(Line、交談或是想到),都會得到許多愛的回饋。第二次見面也沒有例外,吃飯時大家都笑嘻嘻地,像小孩一般興奮。療程前,看見佟位給我看的Feeling Tone圖片,除了一點酸楚還有許多安心。躺在大家幫我排好的空間裡,這已經是個美好的開始。

        溫暖的能量綿延地在身體行走,在這一股流之中,比較記得的是雙手曾經被張開,也被收起,然後有一股非常快速的震動(類似第一次見面完心輪被打開的震動)在身體裡。頭顱也用自己覺得不可思議的速度向右轉到安放的位置,很久很久之後才又向左轉。整個手臂似乎是最有強烈呼應的部位,也曾經出現前臂左右翻轉的動作(意識上是這樣感覺,實際上有沒有這個動作自己並不知道)。

        除了十幾年來的頸椎部位,出現很強烈的痠痛,另外還有十幾年前車禍撞過的尾椎,到現在(離療程結束五小時)還在運動。最值得記下的,都不是能量走過了哪裡或哪裡,而是過程當中,因為「全然的信任」而得到「全然的寧靜與愛」。空間裡的所有聲音,都是支持的力量,所有存在,也都互相有意識無意識地給我愛。那裡很安靜。沒有什麼是被需要的–因為全部都已經滿足了。

Note 1:真希望,這樣的幸福感覺,可以經由自己也傳遞給他人。
Note 2:療程完從書店又開啟的番外篇,讓我見證了什麼是「命運的安排」。

該遇見的人,該聽見的話語,一切一切,都在「完美地進行中」,止不住的微笑。

And I love this journey of mine, out of my free will, out of the promises I made before landing here. For this is a brand new adventure and mission. Love could be everywhere, since we are love itself.


詩歌和牛肚

        「我將自己敞開,並裝滿了愛,其餘的一切都蒸發殆盡。所有書本中的知識,在書架上原封不動。詩歌,親切的文字和意象,就像山泉向我傾瀉而來。」

        魯米會說,詩歌可以是危險的,尤其是美麗的詩句,因為它給人以幻覺,以為自己已經有了實際上並沒有經歷過的經驗。對魯米來說,詩歌和烹飪牛肚一樣。

       「我所愛的朋友,為了讓他們開心,我甚至會談論詩歌!我還為了什麼而這樣做呢?沒有什麼比談論詩歌更糟的了!但他們期望我這樣做。就像一個不喜歡牛肚的廚師,他把手伸進牛肚中清洗並準備這些牛肚,因為他邀請的一位客人喜愛牛肚。」


詩,它走在美中,觸動人心

        應當將心靈摩擦得明亮透徹,摩掉一切仇恨、貪婪和吝嗇。心靈若能每天都清除掉污穢,上面便能映照出真理的彩繪。詩是高等意識的語言,是想象與真實之間一份必不可少的婚約。經由詩窺見內在,讓人感受到靜謐的力量。詩是心靈的反映,話語是純粹的理論、枯燥無味,詩則生動盎然,充滿了故事、見聞,而且還有大量形象化的比喻。

我向人們吟唱我的心曲,他們與我一起分擔歡欣憂鬱。
人們都希望能做我的知音,卻不知我深藏秘密的內心。
我的隱秘寄寓於我的詩中,理解它需要的是耳聰目明。

        「心」產生所有俗世情感,以及來自高等境界的慈悲情懷。但是,它比情感更深廣。它是無限的覺知,以及你將吸收之所有高等意識的基礎。從這個中心點,這個力量的泉源,你整個生命的劇本被細細寫出。活在你的「心」中,去實現你的生命劇本,或是重新去改寫它。

「不是活在你的頭腦內,你的頭腦無能為力。但是,你每一個「心」的意願都將得以實現。」


4 levels of insight.理解的深度可以分為四個層次


Dance 
when you’re perfectly free.

— Rumi 


延伸閱讀

Spread the lov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