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 光的工作者的審核、歷練,考驗

我執、我慢升起,神性即被蒙蔽,便失去行使奇蹟的力量。唯有在無私、誠服、信託的狀態下,奇蹟才得以彰顯。


光的工作者:愛的燈在所有的存在之中

     不久前在連結中,曾看到,有許多探照燈,在遠處此起彼落的亮著,接著看到很多人由黑暗中了起來,在光中被照耀著。

     我意會到,在連結中我和許多光的工作者,也彼此連結著,形成光的網絡,將光和愛傳遞給需要被扶持或被滋養者。我也意會到,光的工作者不拘泥於形式,只要願意將自己心靈和身體淨化清理,將來自本源流過我們的光和愛,推恩給手足者,就是光的工作者。

     我在連結中,會全然的敞開自己,讓源源不斷的光和愛溢滿出去,至於流向何人,本源和聖靈自會安排,就像福長老師說的「波斯人做生意買空賣空不留存貨賺最多」,光的工作者也一樣,透過中介者的角色,成為湧泉最富裕。


一、光的工作者的審核、歷練,考驗

吠陀醫學 / 入門:古埃及女祭司的靈魂之旅

     當天晚上,我打開向朋友借的書,準備閱讀,令我吃驚的是,我所拿的書居然不是我所要借的那本書。難道我拿錯了嗎?顯然我是拿錯書了!既然這樣,就看看是什麼書吧。我發現雖然它是一本很陳舊的書,是一本古老的文卷,但它的內容卻吸引著我一頁頁地讀下去。

     書中談到隱形的靈性指導團體。這聖團跟地球一樣地古老。人類的肉眼無法看到他們,這聖團不斷地接受與他們連接的學生。這些學生在意識層面上,不一定知道自己被這聖團所錄取,因為這種連接,發生在當一個人的進展,已達到能完全放下自我的慾望,願意將自己的生命投入在幫助別人從痛苦中解脫出來時。當一個人已進展到決定放下個人的慾望時,這聖團的意識與能量自然會與他連接。

     首先他會聽到內在靈性的指引,提醒他成為靈性導師的困難與危險。如果他仍然堅持自己的決定,這聖團便接受他為一個團員。開始時,他處在試用觀察期,但他自己並不知道,因為這觀察期長達七年的時間,在這七年之中,這聖團與他之間,將沒有任何聯繫。他必須獨自走過一個接一個,不同的考驗。有些考驗純屬於人類的道德範疇,譬如是一個人否能越過情慾、虛榮、貪婪、嫉妒、靈敏性等關卡,是否能不受外在環境所影響。


     如果他能在孤立無援中通過這些考驗,堅定自己的願望,他才能被聖團接受成為一個工作夥伴。這時,他會從外在的現象中瞭解到自己已被接受。從那時開始,他會開始接受各種訓練,以及特定的任務。開始時,這些任務相當容易,如果他的成績令人滿意,他就會逐步被賦予更重大的,高難度的任務。

     各種任務之間的性質極為不同,有些是成為公眾人物,有些是幕後工作者,有些成為四處流浪的乞丐,有些成為富豪。有些人成為顯要人士的助理,有些人成為作家或演說家。有些人大權在握,有些人則是一個大工廠裡的小工人。

     有時他們會具有極高的聲望,有時他們在悲慘、窮困、低賤的狀態中。有時甚至會呈現,聖團中的兩個成員所做的事是互相抵觸的。然而,無論被派到的是什麼角色,他們都必需在無我的狀態下完成他們的任務。拿到被指派的工作之後,一個人必須自己去策劃如何完成這些任務。靈性意識進展得越高的人,責任就越大。

     任何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或偽稱自己是聖團代言人的人,將會失去與聖團之間的連接。然而,他不知道自己已失去連接,因此可能會有好幾年的時間,他相信自己仍然是聖團的工作伙伴。這樣的人,聖團便以他們來考驗其它人的識別能力,以及獨立思考的能力。那些不能識別虛假先知的人,心靈之眼還是盲目的。

     然而,做善事或避開邪惡之事的人,他們這樣做的動機,不可以出自單純的服從,以便進入天堂,或是因為害怕受到處罰、下地獄等恐懼心態。一切必須出自他們內心深處的信念。

     我越看下去,越興奮。放下世俗的慾望?我想起許多年前,坐在床頭暗自飲泣的那一晚,沒有比那更堅定的誓言了。那時候,看到精神疾病患者及他們的家人所要承受的痛苦,我是如何地渴 望幫助他們。我那種渴望幫助別人脫離痛苦的慾望是那麼地真摯,那麼地深沈。上帝知道我的誓言有多真誠!


二、辨別真假光的工作者之智慧

年輕祭司出現了 / 入門:古埃及女祭司的靈魂之旅

「如果我的機緣已成熟,你必然可以幫助我。」

「如果你的機緣已成熟了,你相信我可以幫助你嗎?」他再一次地問我。

「是的。」我堅定地回答他。

     他要我坐在他對面的一張椅子上閉上眼睛,專心地觀想我的心輪。我照他的指示做了。突然我看到一道很強的黃色光芒從他的太陽神經叢處放射出來,把我環繞起來,再把他自己也環繞起 來,成為一個「∞」的圓圈子。同時,我感到我的專注有所突破,一股我不熟悉的巨大力量,進入我的意識,帶著我往前走,進入一種無窮之中……。

     時間消失了,不知過了多少久,我聽到瑜伽行者的聲音說:「現在你可以打開你的眼睛了。」我睜開眼睛,瞭解到自己離開身體的意識很遠。我沒說話,因為任何話都是多餘的。

     「我已在你的個性自我與大我之間設置了聯繫。」這位作家說:因為你已做好準備了。從現在起,如果你有任何問題,觀想我,你便會在同一天獲得答案。」

     從那天起,我每天到朋友家參加由這瑜伽行者所帶的靜心冥想。幾個星期之後,他離開我們繼續前往其他的地方。我發現自己又像從前一樣。過著浮面的生活。

     半年之後,我跟幾個朋友聚在一起,其中一個朋友談起黑魔術。他說黑魔術師會挑選幾個缺乏判斷力的門徒,這些門徒會很順從地為他們做事。然而,這些門徒因受到黑魔術師的控制,失去他們的獨立性,最後被毀了。

     第二天早上,我想起這段話,我開始思考自己與這位瑜伽行者會面時,是否不夠謹慎,我把自己交在他手上,那麼他到底是白魔術師還是黑魔術師呢?我如何知道呢?一個人如何知道他所打交道的人是白魔術師,還是黑魔術呢?這個問題確實困擾著我。

     當天下午,我們到我丈夫的一個老同學家去玩,閒聊中,他告訴我們他正在讀一本古老的書,讀到一篇非常有趣的章節,談到有在白魔術師與黑魔術師之間的不同。

當一個白魔術師要幫助他的學生向前邁進時,會有一個∞的圓圈連接學生與他自己。這樣,他讓學生有完全獨立自主的空間,因為教師與學生各有他們自己獨立的圓圈。

相反地,黑魔術師為了取走學生的獨立性,他把學生帶到自己的圈圈內,黑魔術師在這圓圈的中央,學生就像衛星一樣,環繞著這圖形的軌道而行。

     聽了他所說的,我極為興奮。我們的朋友完全不知道他為我解答了一個疑問。我從未跟別人談起這件事,但是每當我有疑問時,答案就會出來。較高自我————總是透過人類的嘴巴把祂的訊息傳達給我們。


三、辨別真假光的工作者之智慧

— 園丁:靛藍成人的地球手冊

     為什麼說這些,因為自<靈療。奇蹟。光行者>出版後,我發現那些喊光喊愛喊得最大聲的,往往就是不把誠實當一回事/為了名利光環可以自欺欺人的偽光行者。

     所以,如果「靛藍成人」又只成了他們用來貼在自己身上,滿足小我的特別標籤,我也不會訝異。但我可以提出一些很基本的辨識方向,讓剛接觸這類書籍的讀者參考。

     這些偽先行者以提升身心靈的名義,把心靈事業當成唯錢是問的世俗商業模式經營,甚至還假借公益之名吸金。我也注意到不少喜歡高談靈修或寫這類文章的人,往往對新時代知識或訊息不求甚解,又愛推波助瀾造成錯誤認知或以訛傳訛。

     就拿「高靈」來說吧,台灣一小撮居心不良或該說名利薰心的單位和人,濫用高靈乙詞簡直是到了一個無知的程度。我在網站的園丁筆記對以「高靈」名義收取高費解讀或傳訊,或做所謂靈魂療癒的事寫過一些感慨,(後來還有偽「高靈代言人」發展到限時限問題收費,真是離譜。)

     在此再強調一次,來自另個次元的真正高靈不會

     淪為人類金錢遊戲的工具,不要被新時代神棍給呼攏了,那些以光之名卻不負責酌推廣「高靈」活動收取高費的單位/人,某程度是使人們陷入更深的幻象,離自己內在靈性越來越遠。

     在與內在神性合一的路上,請好好運用辨識力。這是黑暗偽裝成光明的時代,也是考驗辨識力與洞察力的時代。不要讓任何人用任何方式剝奪了你的內在力量,不要把仰賴外力變成了習慣。只有向內看才是最真實的。


四、光的工作者的借鏡:超越「我慢」

— 園丁:靛藍成人的地球手冊

IMG_1613IMG_1614IMG_1615IMG_1616

Spread the lov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