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 演戲的是瘋子,看戲的是傻子

活在無明,也是每一個人自己「自由意志的選擇」。


正義感是太陽,仇恨的心是烏雲:烏雲擋住了真愛(障礙的愛)

  • 以惡逞惡的信念(盲點:以正義感偽裝仇恨的心)。
  • 過去生是個革命義士,業力牽引(模式重演)。
  • 過去生靈魂特徵:戰士特質,是個戰士特質的「青年靈」
  • 戰士特質的靈魂:正義感混雜仇恨的心,以崇高的理想「武裝自己」。

此生主題

  • 超越對、錯(二元性)的狹義意識、學習一體的愛。

     負面要解約,好的要續約,在生活中「義憤填膺」,追求「公平正義」並沒有錯,是放下不合理的追求。若是正義感混雜著「憤怒、仇恨的心」,當然是烏雲。

.jpg


.jpg


20200412-戰士特質靈魂


20200411-靈角比例(性格表徵圖)


靈魂年齡與療癒:青年靈

     青年靈隨其處於七個層級中的早期或後期而有所不同。「早期」的青年比較像幼兒靈,在自己的治療過程中常乏洞見,他們喜歡把失衡歸罪於外在因素,同時尋求外在的解決方法以幫助他們減輕症狀,「晚期」的青年靈則開始將之歸因於內在因素而尋求口頭服務方式的醫療,他們比較會把某些不適視為來自生活的壓力,而可能採取一些方法來減輕壓力。不幸地,很多人選擇酒精和嗑藥來掩飾症狀而最後導致成癮。青年靈易於被治療者的地位、學歷或高收費所折服。他們通常找尋這方面的專家,設法打聽金錢所能請到的最好的治療者。若身為治療者,青年有一個傾向,即把病人與症狀分開看待。

     當他們談論到某個精神分裂症患者時會以六號病房代替,或者稱呼某個艾滋病例為四十三號病房。他們在治療上的挑戰導向於找出治病方法而不在關心病患本身。青年靈身為治療者時比較注重治療者角色所帶來的權威,許多青年之所以選上精神病學和醫學是因為你們的文化所給予這些職業的聲望與優渥待遇之故。有些人雖然從事一些合於情理的職務如技術人員,但往往無法體察疾病與失衡的內在本質。

     他們也不瞭解整個療程的真髓,因為瞭解的話,則有失於他們加諸自身的重要性。當治療學科在你們的文化裡處於青年靈的統轄之下時,醫學已然成為龐大的商業,技術取代了真正的瞭解。請注意,當本世紀末整個地球正由青年靈轉換為成熟之際,醫學上的體制正慢慢地動搖,處於完全崩潰的邊緣。看看一些醫院以及傳統治療中心的關閉,再看看那些較小的小區裡所設立的治療學科中心,皆依賴了傳統與非傳統兩種的療愈方式。


戰士:精神體之療癒工具

     戰士具有最佳的落實感及身體之平衡。他們與身體保持接觸故而熟悉它的狀況。因為如此,加上他們高度的集中能力,其身體極易快速地復元。在另一方面,他們對待自己的身體也最為粗暴,極能虐待身體。身為治療者,戰士是屬高效能的,因為他們能夠專心,不易因周遭事物而分神。他們可以散發一種落實感,讓對方感覺一切均在掌握之中。

     戰士的母性一面散發著安全與呵護之感。因為他們積極的一面乃是說服力,故可以輕鬆地說服患者勤於照顧自己並盡速痊癒。戰士角色之治療者對於他們欲幫助的對象可能顯得過度暴虐,當患者感到深受威脅或欺負時,往往心生反抗而引生反效果,故停留在積極的一面乃戰士治療者的訣竅。


宇宙生命的架構:同一體的生命

Q:為什麼他人是你的「次人格」?為甚麼幫助自己,是幫助別人?

     每一個人,都可以看成是你的「次人格」。因為我們都是同一整體,一個地球家庭的不同國家,同一個大地的不同島嶼。所以,所有的人都是我的「分身」,都是我的另外的一個部分,所以都是我的次人格(宇宙觀的定義)。你是主人格(台灣島),其他海南島,夏威夷島..都是你的次人格。所以次人格不只一位(通通都是)。每一個人都是你的靈魂伴侶就是這個意思。你有幫助他,但是你幫助他的方法是「回到你自己」身上。

     以身體來當比喻,當胃細胞健康的時候,會幫助肝細胞健康,因為身體是同一整體。他是肝細胞,你是胃細胞,是不同特質的生命。但是,在同一個身體,肝細胞跟胃細胞在攻擊、互別苗頭(分別心)、對抗,肝細胞得癌症死了,胃細胞好高興死對頭掛了!死得好啊!就不會跟我作對了!可以高枕無憂。可是肝細胞死了後,身體也跟著滅亡了,胃細胞也被滅亡了。肝細胞是胃細胞的次人格,對胃細胞而言,胃細胞是肝細胞的次人格,肝細胞健康,會榮耀胃細胞的健康。

我的好,會讓別人更好」,別人好會讓我更好。

     所以幫助我自己,就是榮耀別人。(間接的幫助)幫助別人,也就是幫助我另外一個分身,另外一個自己。幫助我自己,也就是幫助我「另外一個自己」。


延伸閱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