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 輪迴:已完美的我們,故意玩一個不完美的遊戲。

喚醒內在:信託即解脫ego go god的歷程

意願及期望:

  • 化解那個一直縈繞在心頭卻無以名狀的恐懼與擔憂,真的面對問題、解決問題。
  • 學習接受靈感,將創意落實在生活與工作中,可以享受真實的豐盛。

喚醒內在引導記錄:

沒想到事情是以這樣的方式進行…
以為是「悟」,卻是走進了「霧」
以為是「實戰」,卻只是「熱身」
以為自己找不到「愛」,其實自己就是「愛」


     一開始有很多話想講,慢慢地,我開始不想講,放下了組織與分析,只想停留在那個狀態裡,某個無以名狀的狀態。

     第一次躺下,覺得自己的身體分裂為左右兩邊,左邊鬆垮,右邊堅持。第二次躺下,好像還是跟第一次一樣,總是撞到牆,無法穿越,走到牆的另一面。第三次坐著,有人掀開了地面上的蓋子,有兔子跳了出來,接著我飛上了天,天邊有大佛,我在大佛的懷裡。

     第四次換我施作能量,感覺我的左手一直往左邊拉長,好像眼前有顆很大的氣球膨脹起來,我只好往後退。結束的時候,我的雙手自然內縮。

     「兩隻雞腿」的故事讓我哭了,雖不至淚崩潰堤,但絕對是這十幾年來難得一見的洪水,我被自己的情緒淹沒了,甘願流淚了。上次流淚是在奶奶過世的時候,即使去年爺爺過世,我也沒有掉一滴眼淚。

     其實這個故事昨天晚上才剛發生,女友C跟我說,她的好朋友B今天送了兩隻雞腿給她,其中一隻要給我,因為B要感謝我這幾年來這麼愛C。當時我只是把這故事當作茶餘飯後的生活分享。今天當我跟佟位分享這個故事的時候,我哭了,因為別人眼中的「愛」,我自己卻沒有感覺…我的心變成了一座淤塞的水庫。感謝這次的颱風。女友C把兩隻雞腿都吃了。

     回到家,打開電視看棒球,我好像不是在「看」棒球,我在「感覺」棒球,畫面裡的轉身、揮棒,我好像都有感覺,輸贏不重要了,揮空或安打不重要了,吸引我的是一切都在進行中的感覺。洗澡時,右腳有種快抽筋的感覺。

一直以為我只要 doing something then something will happen.
其實 Something from Nothing by Foo Fighters).

     重回職場2個月,每天面對的劇情,似乎都跟四年前一樣。四年前的我以為自己幫自己換了一套腳本,從此就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原來,我只是按了暫停鍵…..或是有人幫我按了暫停鍵。四年後,有人幫我按了播放鍵,同樣的腳本換了不同的演員,他們到我身邊再演一遍。有時我會跟著一起演得很投入,有時我會回神提醒自己這只是一場戲。

     有時覺得自己演得很爛,有時覺得這場戲又要演不下去。當我一個人走在路上的時候,我「知道」所有的腳本、對白、人物都是為了讓我看見那唯一的課題。其實這個課題是不需要答案的,但是「知道」就是以為有答案。

     晚上連結一開始,覺得有股螺旋狀的藍色能量從頭下來,身體跟著軟化了。有一股風吹過來,我乘著老鷹跟著氣流一直往上升,風呼呼吹過臉龐,很涼爽。


5/20

     連接前:焦慮與匱乏感浮現,突然轉變為針對別人的言語攻擊。事後覺得自己又把一切搞砸了。連接時:花了一點時間靜下來,一句話浮現:「接受你自己」。


     我好像找到我的天命了。我看了Losers,其中有一集名為「黑傑克 Black Jack」,我對這一集很有感覺,可能是因為我以前是打籃球的,我是退伍開始工作後才漸漸離開球場的,學生時代假日都是在球場混。我昨天去找朋友聊天,過程中聊到這部影集,然後我們抽了一張牌卡,突然間,我有了靈感,我好像知道我的定位了,以下是我的天命宣言:

我不是跑最快的,我不是跳最高的。我是神聖助手的控球後衛,我擅長助攻(assist),我有寬廣的視野,我可以穿針引線,我可以組織進攻,我不必是最終得分的人。我會投身一個理解我的團隊,我們會有舒服、愉快、和平、有趣的合作。

Share the ball. Play the right way.—Jason Kid

     我寫完這些宣言,我有種踏實的感覺,恐懼、焦慮消失了,感恩,信託。


愛自己就是解脫自己:要信託才能放下(解脫=平安)

  • 沒有錢,萬萬皆能(真理);沒有錢,萬萬不能(非真理)。
  • 五餅二魚(是共好,不是犧牲。犧牲是枯井;奉獻是湧泉)。
  • 原本是哈利波特,誤以為自己是麻瓜:大眾是麻瓜,小眾是哈利波特。

     在富裕和安逸裡,你只擁有生存的一部分,以及滿足於你的「夢幻泡影」,而沒有探索自己和所有生命的更寬廣關係。因此,你既沒有預期到生命的轉折,也沒有準備好以實相的自然 (Nature of Reality)的心境去接受它。

當一個人失去受限的執著,和對於物質享受的依賴,是為了要準備好去擁有「一切」。

     在這個啟示裡有一個重要的課程,這是任何一個人可能面對的最困難的課程,然而,在學習的過程中,一個人將超越苦難的肆虐,並且體驗到真正的自在與解脫。


活出天命的五步

Step 1:放下自己(不夠> 不垢):要放下找答案(找書就輸了)。「如何不恐懼」的作法是由塔台來導航,信靠交託(全交)> 空。

Step 2:心來指揮、頭腦為輔 — 計畫(破期待)。有計劃,不能容忍變化,是「實相」有問題(計畫=受限=制約),這是你的「執著」,而執著於不執著,也是執著。計畫=僵化(定義不能改);計畫=變化(定義可以改);計畫相對重要,不是絕對。

Step 3:順流法則:順隨的心境。慢慢做,不一定要一步登天,是逐漸,你可以搭直升機,也可以爬山。一次做一點,用微調的心境。Enjoy的推恩,做其所樂,樂其所做,這就是湧泉的心,亦即推恩。

Step 4:不要被時間限制。怎樣才是浪費時間?當你追著時間跑時。


202004-16-工作之心沒有什麼愛,能勝過沒有對象的愛,
沒有什麼工作,能比沒有目的的勞動,更令人心滿意足。


輪迴有多苦:每一輩子都這樣過,很辛苦!

你們要從窄門進去,因為寬門和大路導向喪亡,但有許多人喜歡走大門。那導入生命的門是多麼窄,路是多麼狹,找到它的人的確不多。

     當時並沒有用末世毀滅的論調來嚇唬那些不肯走那一窄門的人,他只是告訴他們,他們目前的生活,並沒有活出真正的生命,然後為他們指出生命之路。你們在此經驗到的只是死亡與毀滅,J 兄卻找到了出離之道,因此他說:「歡樂吧!因為我已戰勝了世界。」如果他不是跟你同樣是有課程待修的凡人,哪裡需要去戰勝世界?他的人生體悟多得不勝枚舉,我們當時卻懵懂無知,他所悟出的道理最後都可連結成一貫的思想體系,那便是聖靈的思想體系。(聖靈是「集體能量」= 宇宙所有的靈性神聖光明的力量,總稱為聖靈,非基督教專有的。)

        我們出現在你眼前的形式,只是一種象徵性的化身而已,它所帶來的話會幫你們化解掉這個虛幻的娑婆世界。我說我們只是象徵,因為任何東西,只要有形有相,都屬於幻化之身,唯一真實的存在只有真神或純靈。不論你稱它為此岸或彼岸,都是一個銅幣的兩面而已,仍屬於五蘊六識的娑婆世界。即使在死亡中,你的身體停止了運作,其實,你的心照常運作下去。

     你的頭腦,你的身體,你的世界,整個宇宙,甚至三千大千世界,只要是有形可見之物,都是心識的投射。它們全是同一個心念的種種示現而已。沒有人要求你去拯救世界,外面的一切都是虛無的,你要拯救世界的話,應該把你的精力都集中在你自己的寬恕課程上面。

     你們的娑婆世界,沒有一樣東西不是受制於朽壞與死亡的運作模式的,而且你們這兒沒有一個生命不是靠著另一生命的死亡而生存下去的。你的世界確實相當動人,直到你有一天懂得如何真正去看。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Universe


什麼是走「窄門窄路」的人?為什麼不走大門大路,要走窄門窄路?

走「窄門窄路」是找到「源頭」的人。

     大門大路是一般人的模式,是一個貧乏的枯井不斷的在抓水龍頭。「輪迴」即是一個貧乏的枯井不斷的抓水龍頭的歷程(抓各種水龍頭的歷史的合集),一直在輪迴,在迷宮裡頭轉。走起來似乎有路,最後都沒有路都碰壁了。總是走一走碰到死胡同,並未脫離,就這樣「一輩子就過去了」。

     輪迴有多苦?

     像是坐在恐怖的旋轉木馬,生老病死、生老病死了無創意。如同人生,吃飽了又餓了、吃飽又餓了..。不斷的得到又失落,每一世都這樣在過的。一世,兩世,五百世,一千世輪迴的模式就是這樣,每一輩子都這樣過,很辛苦!

        已完美的我們,故意玩一個不完美的遊戲,叫做「輪迴」。輪迴的每一世都是假的,重要是:「借假修真、不認假為真」。要打破這樣的一個不平衡循環。沒有「斷輪迴」,正是你學習各種法門、新時代(新時代教你不斷的創造、只是來經驗一切實相..)..,這類扭曲的思想,讓你沒有突破貧頸的主因。脫離輪迴也還「差一步」,要與神合一方為「圓滿」究竟。

20200520:覺者的工作之心


坐在果園中 Setting in the orchard

有一個人坐在果園中,果樹結滿果實,葡萄掛滿藤蔓。
他的頭枕在膝蓋上,他的雙眼緊閉。

他的朋友說道「當世界如此美好,滿目都是恩典,為何還要沈浸在神秘的冥想之中?」

他回答道「這外在是內在的顯現。我更喜歡它的源頭。」

自然之美是樹枝在溪水中的倒影,在其中閃爍,卻並不在其中。
與樹枝和倒影相比,靈魂中的生長更加真實。
對這一切,我們歡笑,感到開心或難過。
要努力去聞真正果園的芳香。品嘗葡萄園中的葡萄園。


延伸閱讀

Spread the lov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