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產生了:一種對失去記憶的渴望的儀式

明鏡映像:「成為自己的光明。」

「我們是明鏡,也是鏡中的映像。」


     我們是觀察者也是被觀察者,我們與存在是不可分的,我們是一個整體的組成份子,就如我的雙手是我這個有機體的成員一樣。我可以令它們敵對,用一隻手傷害另一隻手,也能使它們友好相愛。當你看到草木、明月、溪流或海洋,那時你就是明鏡,也是鏡中的映像,那兩者是一體的。每一個神祕家都有的根本結論是:整個存在是同一個實體,二元性是不存在的,所有的二元對立都深深地消融於同一個存在。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即使J兄和佛陀擁有這有利因素,但他們的開始還是得表現得同這世界的人一樣,我們將會告訴你他們是如何開始的。但由於他們有正確的起頭,因此他們沒有犯下大多數人所犯的那種錯誤。

     〈葛瑞〉:譬如說?

     白莎:根據歷史的經驗,靈性學員出現的問題之一就是,他們「以為」自己瞭解師父所教導的內容;但事實上,他們根本不瞭解。有人拜老子為師,但是當老子不在之後,這徒弟就會說老子說了什麼,老子的意思是怎樣怎樣。徒弟總是從二元狀態的觀點來看,但師父是來自於更高的狀態。這階梯不是只有一個更高狀態,我們還會談到其他許多階次。但大部分的學徒都好為人師,而不願意當學徒。因為當帶領人的感覺比當追隨者特別。宗教就是這樣開始的。

     人們認為他們瞭解佛陀,所以後來產生了佛教。但是佛陀從來沒想過成立一個宗教。若有人問他:「你是做什麼的?」他只會回答:「我是覺醒的人。」他要給眾生的只有覺醒,而不是讓人們去遵循成千上百個儀式。他要教導的是智慧。

—告別娑婆外傳


形式與本質:本質即價值(本質 > + 形式)

     你要上哪兒去找神呢?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雕一具大理石神像來膜拜。但沒人會認為這根本就是愚蠢,因為大家都用不同的方式在做同樣的事。有的人在寺廟,有的人則在清真寺,有的人在猶太教堂,這沒什麼差別,事情的本質是一樣的,就是出於恐懼而膜拜、因為恐懼而祈禱。

     真理不是巨型石碑或反覆的儀式所象徵的僵化概念。真理是一個活生生的力量,等待被發現。當真理在你自己的內在、或任何人事物的內在變得顯而易見時,它就帶來了巨大的領悟。它也帶來了極大的安慰。

     在心靈層面下功夫,從不著眼於外在世界的層面。你可以上教堂,去寺廟,或是任何宗教禮拜的場所,把它們當成一種社交活動。有些大眾性的宗教儀式已經成了社區活動舉足輕重的一部分了,無可否認的,當前許多宗教機構對它們所在的社區確實發揮了正面的影響。但真正能夠讓你找到教恩的,是在你心裡。

—告別娑婆


形式是工具:舞蹈、唱頌、音樂 / 地球修道院:提升工具

     舞蹈、念頌、音樂、吟唱與擊鼓皆屬高度能量練習,可以達至出神忘我狀態以提高心靈發展。各宗教與神秘團體皆引用一種或多種的上述練習,通常以儀式表演,如在教堂唱讚美詩、頌唸經文詩篇,以及宗教舞蹈表演等。這些都屬重要的靈性修習。

     顯而易見地,這些唱頌與舞蹈具有催眠性質,會誘導出輕度的出神。此種輕微出神狀態是本能中心開啟的前兆,如前所述,透過本能中心即可抵達較高中心。而長時間的吟唱、念頌或擊鼓使修習者進入了較高中心並普遍地經歷到狂喜—-極高靈悟狀態—-或喜樂。

     鼓聲的使用是古老巫教的一種技巧。世界各地都利用它來引入出神的狀態,許多文化裡把鼓聲比喻為馬或獨木舟,因為它有如車輛一樣把乘客載送到覺知的彼岸。鼓聲的效果特佳,乃因它迅速地切斷了智性中心與情緒中心的活動,使你相當輕易地進入本能中心的狀態,接著也就能夠很快地接近較高中心。

     事實上根據同樣的原理,唱頌與宗教舞蹈亦有相同的作用,它們引出本能中心或製造出直達較高中心活動的出神狀態。念頌、舞蹈與吟唱有各種不同的形式,你必須找出和你最為相應的一種。這當然需要經過再三的試驗才能得知。若研究是屬智性中心或者表達軸系的功能,則舞蹈、鼓聲與吟唱大半屬行動中心的活動,也因此激發出行動軸系的各種活動。

非洲人的釋放儀式


     所有的愛都永遠是寬宏大量的。答案顯然是:「是的。」我不試圖藉由說有個更大的原因,來解釋你們星球的痛苦。我要說的是,有個更大的原因,所以感受這痛。眼淚的用處豈不在此?別失去信心。讓每滴淚洗掉那層霧,霧就不會玷污了真理。

你們的挑戰是坐在黑暗裡,而相信光明。這是個值得你們本是的神祇之旅程。你們不是來東摸西搞的,你們是來綻放光的。

—Emmanuel’sBook


 

Spread the lov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