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 業與自由意志:萬般帶不走Feeling帶著走

「生命有三大奧秘。對鳥來說,是天空;對魚來說,是水;對人來說,是他自己。」業的影響力,更多的是屬於靈性的而不是地球經歷。我們在地球層面製造什麼,就會面對什麼。我們在其它層面通過靈性力量製造什麼,同樣會在那個層面面對。你播種什麼,就收穫什麼。從外在看上去,有些人好像收穫他們沒有播種的。但這是自我的短視,因為個體僅局限於分析研究與特定個體關係。

— Reading-2528一3


業的道理

     究竟「業」是什麼?我告訴他,我在加州時聽過這個字被當作俚語使用了不下數百次,但我實在不曉得,對一位密宗上師來說,「業」這個字具有什麼樣的意義。

     在我與法波上師交談之前,我一直都認為「業」的定義是:你前世的所作所為,造就你今日的處境。我請問上師,是否可以詳細解說這個字的意義,因為我對業的瞭解或許是膚淺又不正確。

     法波上師衝著我微笑了片刻,卻是什麼話也沒有講。當我以為他正凝神思索這個問題時,他以深沈且戲劇化的語氣告訴我,我已經知道問題的答案。他還說,目前我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思考這個問題!

     法波上師進一步解釋,我在過去諸世早已知曉業的一切含意,以及許多其他神奇的事物。他說,先前幾次轉世中的所有知識都被收納在我的「種子識」(神識)裡。他還告訴我,只要一念不起幾分鐘,「種子識」便會開始運作,這時也就能夠回答自身有關業的問題。

     我很快地接口說,我連讓大腦暫停運作幾秒鐘都不可能,更別提幾分鐘了;此外,如果他能暫時充當我的「種子識」,我將會極為感激。他大笑了起來,並且說,這次他可以幫我,不過,我終究要學會如何獨力想起我種子識裡的事物。


業與自由意志

     「業是佛教徒解釋宇宙的方式,」法波上師開始解說,「佛教徒瞭解,世間事皆歸因於業。過去導致現時,現時影響未來。時間與時間交相作用,行為與行為之間相互影響即是業。

     「業是今日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法波上師繼續說:「業純然是行為上的因果運行法則。今天發生在你身上的事即起因於昨日的一切。當下的時和境遇是過去的時和境遇所造成的。業交相作用而成的一連串緣起,在時間上可以無限制地往後延伸。」

     「不過,法波上師!,」我插嘴說。「業必定有某個起點吧!在業的時間觀念上難道沒有起點嗎?」「沒有」,他面露微笑,「業一直都存在著,如同你、我、萬物皆長存於這個奇妙的宇宙裡。」

     「法波上師,這道理頗為深奧。讓我看看,我是否完全瞭解你所講的:今日發生在我身上及世界上的事,全都是基於昨日的業;昨天則是前天的業所導致;前天則歸因於大前天的業一每一天發生的一切都是之前無窮無盡的業所造成。法波上師,這樣說多多少少有點正確吧?」

     「你說的完全正確!」他說,一邊點著他刮得乾乾淨淨的光頭表示贊同。

     「法波上師,這表示凡事皆起因於因緣嗎?如果當下發生的事構成了下一個時刻,一環接一環,這樣一來,便沒有所謂的自由意志了,不是嗎?」我問道。

     「這對你這樣年輕的人來說,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他回答,「我會盡我所能為你解答。你曉得的,業即是命運,這是千真萬確的!倘若你把一塊石頭拋到空中,它會掉下來,然後落在某個地方。你可以說,石頭掉落的地方就是它的業。不過,接下來我們要思考的問題是,當初你是否是基於你的自由意志才把石塊拋向空中?」

     他繼續說:「萬物諸事之所以存在於這個世界或其他次元,皆導因於先前的所做所為,我把這個稱為當下的業。「然而運用自由意志,在某個程度上,我們能夠修正業的鎖鏈,因為前一刻的業啟動了它。這便是自由意志的本質,它可以改變我們所造業之果報。」

     「因此,法波上師,」我回答說,「如果我沒有誤解你的意思,現下的我們是由前一刻的我們生成的。彼一刻導致此一時,同樣的,此一時也將會導致下一刻。這論點我能瞭解。

     「可是,法波上師,如果事實真是如此,那麼,自由意志怎會能夠存在呢?你提到,藉由訴諸當下的自由意志可以改變未來業的選擇;可是,這不是已經受到你前一時所想、所感受,及發生在你身上的事,而有所決定了嗎?」

     法波上師笑著搖頭:「這一切或許比它原先顯現的稍微複雜了一些己他說,「我試著用另一種方式向你描述業和自由意志的相互作用。不過在這之前請先想想我們是誰、過去又是如何使我們變成現在的模樣,以便瞭解業的運作方式。」

     法波上師繼續說:「你瞧,我的年輕朋友,業的含意不單是指現時發生在你身上的事,還包含了前一刻發生在你身上的事,也就是說,前一刻的你產生了當下的你。「佛教徒相信,今日妁你是由過去每一世的你所促成的。密宗教義則認為,除了過往的每一刻外,現下的你也是在過去每一世中,所擁有的時間、證悟和經驗的產物。」

     「你這個人、感受、思考、看待自己的方法,在在都是你前世今生所造的業組成的。」我的臉上必定露出了困惑的神情,因為上師停頓下來並笑了起來。「拿我自己來作例子,」他繼續說,「我一直都對佛法、占星學、心靈感應和開悟感興趣,天生就是如此。

     雖然我的兄弟姊妹和我是在同一個家庭里長大,處於相同的物質和精神環境,不過,他們卻對這些內在事物興趣缺缺。他們比較關切與自身物質上的成功有所關連的物質性事物,諸如賺錢養家活口。

     「在生物學上,我的兄弟姊妹和我擁有共同的父母,被養育的方式也完全相同,不過,我們每個人卻都是不同的個體。這是我們的業—我們出生時的樣子,也是我們成長後的模樣。

     「死亡不是生命的結束,」法波上師以溫馨親切的語氣說,「它只是我們在無窮無盡諸世中的短暫停頓。

     「我們每個人都有不死的神識。神識在它所歷經的每次輪迴中成長並發展特性,然後聚集那些特性的本質,將之帶到來世。在佛教瑜伽裡,我們將本身多世業的特性稱為行蘊(陰)。這些內在的業決定了我們來世的角色。

     「當我們出生在新的一世時,」他繼續說,「我們的神識並未因先前的多次輪迴而消失。最初,神識通常在幼年期遭受暫時性健忘,在孩童與青少年時期則被無常的性格所矇蔽。不過,每被當我們的身心隨著每一次的轉世變得更為成熟時,我們便被多世的業習引回到先前的興趣和追尋,這使我們的人格特質變得和過去諸世的情形雷同。

     「我們在前世臨終之際的為人狀況,促使我們在今生出世為人;我們長大成人時的個性,亦即是在前次轉世中,生命最後階段的翻版。」

     「自由意志存在於因緣的範疇外,並在這個範疇外運作,它不曾依附於業。

     「自由意志猶如你產業上的一口井。你能決定是否要從井裡取水;然而,不管你是否要使用,井依然存在。

     「自由意志存在於每個人的體內,」法波上師就事論事地說道,「多數人選擇不使用他們的自由意志,因此他們甚少改變本身業的模式。

     「對多數的個體來講,每一次的新生就像是上一世的翻版。」法波上師解釋,「不過,倘若你選擇從自由意志的內在之井抽取寶物,你便能跳脫現存業之模式。

     「人能改變行蘊的結構,以及現時和未來的輪迴模式。」法波上師強調地說,「選擇使用自由意志,你便能變成另外一個人,而這個人與今生或往世的你大為不同。「高深的佛教瑜伽是一種能改變你業模式的藝術。」法波上師繼續說,「透過禪定修持,加上一位已開悟上師的加持和導引,你便能徹底改變業所導致的命運。」

    修持瑜伽能使你體驗到,從過去諸世到現世都不曾體驗到的樂、喜和自由。相信我,這是真實的一如果沒有通達行蘊之路,沒有人能開悟。

     「切記,」法波上師說,一邊把雙手舉到胸前以強調他所講的話,「業存在因緣內,業屬於三度空間;自由意志存在於因緣外,並不受業的限制。」

    「運用你的自由意志,以較快樂的想法,做出較快樂的選擇;此外,再加上修習和遵循佛法之道,你便能徹底恆久地改變你的業,重塑情識,成為一個全新且擁有更多喜的生命。」


雪花的輪迴

     「當我們逐漸習慣於執著現時的狀況,於是我們一再地重新轉世到所習慣的次元裡。」他哈哈大笑地回答說,「我們的靈魂類型即是我們的基本構造,」法波上師繼續說,「我們逐漸熟悉我們的靈魂類型,於是我們變得非常難以改變。因為若要轉世到其他次元,我們就得要根本地改變我們已經習慣的多世生存方法。這是宇宙中曾經開悟的靈魂何以稀少的緣故。我們的靈魂類型逐漸執著於原本的靈魂類型,以及它們所輪迴轉世的次元。

     「要將生命視為一場暴風雪。放眼望去,目光所及儘是漂亮的白色飄雪。以我的類推來說,每個靈魂都像是一望無際的白茫茫暴風雪裡的雪花。

     「業的風,」他繼續說,「將每個靈魂吹來吹去,在無盡白色次元之間的相同暴雪風裡,從一生吹向另一生。

     「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僅有短暫的片刻,然後,業的風便轉變方向,在相同風暴的另一部分裡,我們便被吹進另一生。」

     「幾乎所有的靈魂都停留在相同的靈魂模式。」他繼續說,「在正常的情況下,這些靈魂都會處於進化的狀態裡,從一生轉到另一生。在經歷的每一個輪迴裡,根據它們所從事的行動及所持有的思考方式,這些靈魂便會加快或放慢它們基本的波動速率。

     「不過,在極少的情境下,一些靈魂會自覺地重新調整本身的方向,重新組合,並改變它們的靈魂類型,可是,它們最深的本質依然維持不變。如果它們擁有這樣做的知識、力量及傾向,那麼,當它們歷經永恆的無盡次元間的暴雪風時,它們便能隨意改變靈魂的類型。」

     「為了要開悟,」法波上師解釋說,二個靈魂必須不斷改變數千次。這就是高深佛教瑜伽的真正內涵,也是靈魂在轉世身及中陰身裡進行重組的技巧,而靈魂在輪迴中都會經歷中陰界。

     「倘若你學習及練習改變的技巧,你便能名副其實地改變你現有身體結構內的靈魂類型。要是你在今世輪迴裡這樣做,那麼,一到臨終之際,你的靈魂自然會改變傾向,你也就曾在不同的次元轉世。這樣一來,你便會處於與你剛才重新組合本身而成為的新靈魂類型相似的靈魂類型當中。

     「讓我為你做個整理,」法波上師臉上露出嚴肅的表情,「只有極少的眾生能夠開悟。我的意思是,極少數的靈魂具有克服對多世形式和良久以來輪迴其中的次元所產生執著的傾向、知識及力量。為了要開悟,一個靈魂必須超越它對熟悉形式及次元的執著,並在數萬輪迴過程內經歷一連串的重新組合,直到最後終於輪迴轉世為己開悟的靈魂類型。然後,一旦它已輪迴轉世為已開悟的靈魂類型,這樣的靈魂必須經歷遠超出該靈魂類型能力所及的進化修練,以成就涅槃,而涅槃當然又超越靈魂類型及重新組合。

     「試著瞭解,」他帶著關切的神情說道,「就此而言口,成為已開悟靈魂類型,或是成就開悟,並不比進行或成為其他事物要來得好!基於無法在這裡被得知的理由,我們的生存本質做了這樣的個人選擇。

     「重要的是,」他繼續說,「要到達你現時輪迴轉世的靈魂類型及次元光譜的極端。這樣一來,你便會覺得快樂。成就開悟並不是一切事物,因為開悟即是一切事物。

     「本質上,所有的靈魂都已開悟,」他繼續解釋,「如同你身體的一個細胞內包含你整個人種的遺傳因子,同樣的,不論其靈魂類型為何,每一個靈魂內也包含了一種精神層面的遺傳因子。開悟即存在於這種精神層面的遺傳因子內一生命及輪迴轉世的目標即是,不要成就開悟,而是要單純生存著和徹底過生活,並在永恆裡具有無盡的經驗。

     「你可能被開悟的經驗所吸引。如果情形是這樣,那麼,你將會學習在震盪靈魂類型的上升過程裡重新組合你本身。倘若廢叩中注定要富有挑戰精神和覺得快樂,那麼,不像多數的眾生,你最終將會直接體驗涅槃,結果是你將會獲得涅槃的知識,並經驗筆墨難以形容的渾然忘我境界。」

     「在次元間的暴風雪裡,一片雪花不會比其他雪花擁有更美好的旅程。這些雪花都不相同,根據它們的震盪速率,靈魂會聚集在一起。這是為何尋求開悟的那些靈魂會與類似的靈魂交往,並受到這些類似靈魂的吸引。能夠教授他們重新組合技巧的已開悟靈魂甚至更加吸引它們。」



延伸閱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