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覺開發上的典型陷阱

直覺開發上的典型陷阱

運用直覺,對自己和他人的信賴都會增加。對於過去和未來,不會因為失望和希望而帶來焦慮,同時對於周遭的事物會有更敏銳的感知。你和共時性的因緣變多、靈感增強、熱誠擴展了,因為在流暢的狀況中,你感受到快樂。

直覺是我們其餘90%的腦力,如果只死守著邏輯,便只會用到自己認知能力的極小部分,直覺並不是邏輯的相反詞,而是一個循環的過程、一個全盤認知生命的方式,是同時包括了左腦的邏輯思考和右腦的交流狀態。

當你隨生命的河順流而下時,途中總有暗藏的險灘和障礙,該如何辨識更甚之化解就成為一件重要的事。開發直覺必然也會犯一些判斷上的錯誤,人都會犯錯,但我們可以學習辨識出感知上的「錯誤」,以「幽默」方式看待,就不會在漩渦裡打轉,很快地繼續向前邁進。接下來in Spirit會有一系列關於「直覺」的文章。


迅速見效的處方?

現今,我們受到環境與社會的制約,曲解「成功」的定義。如果一種技巧不夠有趣或是沒有立即效果,我們馬上就會轉台。例如,如果你嘗試一個直覺的決策技巧,卻無法預視出答案,或是覺得真實信號開始變得不可靠,你可能會有挫折感,而放棄特定的直覺運用。然而,一開始出現模糊的結果,或是由你某個非主宰的感官提供資訊,甚至啟動某些不熟悉的感官組合,其實都很平常。你可能要花些時間,讓自己熟悉這些新的感知方法。(註:感官、感知為律動Vibratoion、聲音Voice、意象Vision、視覺、嗅覺、味覺、聽覺、觸覺等。)

有些人缺乏耐性,從一個技巧跳到另一個技巧,用各種方法來淨化自己,例如吃特殊膳食、誦念經文、用鐘擺占卜做決定、聞芳香精油、照射有色燈光、探訪古代遺址等等。這些技巧和工具都是提升知覺的傳統工具,如今也可以幫助我們。但是,別忘了這些都是達成目的的手段,不應該與真正的內在修為混為一談。你的自我,才是力量最強大的工具。

許多人也可能為了獲得更高層知識而受到引誘,接受一些宗教團體,他們規畫簡明扼要的教條。當你無法信任自己的直覺時,在所有情況下只需知道要遵照哪些規則,當然會大感輕鬆。不過,如果進行得太快,從一個方法跳到另一個方法,找尋完全不是自己構想出來的解答,也可能讓你陷入一堆麻煩。

直覺在內,都是針對自己的性格進行謹慎且持續的評估。我們的性格正是犯下許多錯誤感知的起點。會讓我們犯錯的,往往是我們未曾意識到的。排除我們思想和行為上的恐懼,並不是一件特別愉快或是簡單的工作。事實上,大多數人儘可能不去面對他們的黑暗面、深入潛意識去暸解、化解

如果你曾努力清理你的潛意識,應該知道我們需要經過多次的循環,才能化解成千上百、大大小小相互連結的困惑和障礙,需要對自己持續不斷的慈悲和耐心才得以清明。光是想像神奇的魔法、光說不練,或是盲目追隨他人的規則,都無法達成開啟直覺的目的。


醫術、醫德?

你或許可以從感知到他人的偽善、猶豫不決或表裡不一,察覺到自己的盲點。如果你因為他人的問題而有所感觸,相同的情況可能會以不同形式存在於你身上。

要注意以下這些人:自稱有道德或靈性、但行為卻違反般常識原則的人;冥想打坐、認真閱讀佛理,卻貶低女性的人;建議別人淨化生命、卻私下談論個案是非的精神顧問;嚴格奉行素食、卻認為吃蛋或雞肉的室友帶給自己威脅的人;歧視同性戀、猶太人、政黨及有色人種的基督徒。你是否曾經把這種性格分裂的人當成榜樣?他們真的能告訴你如何更有智慧地生活?如果你對直覺的成長過於野心勃勃,那麼你可能會衝得太快,以至於無法完全地整合及消化你的見解和功課。

你正面評斷或負面評斷的每件事,都是你。

過於強調形式?

當你開啟直覺時,可能為了尋求安全感而依賴特定的學派或方法,就像有些人依賴他的車或伴侶一樣。例如,你可能對告解的正確性深信不疑,而不願意去體驗創造性靈視的好處。或者,你也可能對於和其他主體合作抱持偏見。

我認識一位佛教僧侶,當我提到要清除前世肇因的情緒,他便否定我大部分的說法,並認為這是「新時代」的概念,比不上傳統的精神體系。我認為對某個方法的評價太高,可能讓你盲目而自以為是。依賴性將減緩你靈魂的進化,並且使得其他的方式很難教導、培養你,讓你趨於完備。

如果你過於強調形式,不論是單一或是多個,不論是一個技巧或是一套信仰體系,那麼你將錯失任何心智都難以解釋的、直接而神祕的溝通方式。我們追求直覺的方法,是在專注力與適應力之間得到一個活潑的平衡。


過於好?

我們必須注意,追求光彩與浪漫背後隱藏的議題,因為逃避俗世平凡生活,代表我們忽視來自深植於日常現實、我們身體所提供的指引。我見過有人在開始靈修之後,人格特質出現劇烈的改變。有個喜歡喧鬧,活潑、愛要寶的年輕人,加入印度教的聚會所之後,突然變得知福、圓熟、溫和、謙卑、不愛說話,捨棄自己所有的金錢,恭敬地舉手為所有人禱告。

這類完全投入特定靈修方式的作法可能很有啟發性,但也可能阻擋了我們本真表達的自然流動。

有些人追求完美的健康。他們幾乎經歷過各種病痛,從念珠球菌感染、寄生蟲病,到慢性疲勞症候群,而且精通順勢療法、針灸、草藥、大腸水療法、芳香療法、氣功、巴哈花精療法。還有,一週不吃紅肉,接著下週只吸收蛋白質;然後不吃穀類或糖,再來不吃乳製品和調味料。

如果你的注意力緊緊鎖在控制飲食的細微末節,就沒有太多時間去感受深層的情緒。由於沉溺於酒精、藥物及香菸被認為是不好的,因此我們會誤以為沉溺於理應有助成長的「好」東西,是理所當然的。

我們也要省察對於重大變化和奇蹟的渴望。我最近在餐會上遇到一位女士,她在海邊散步被一棟房子深深吸引之後,發展出一段她覺得非常失敗的關係。因為幾天之後,她在同一處海邊遇上並結交了一個女孩,這女孩正好就住在那棟房子裡,不久之後,她又在一場會議裡遇到一名男子,這男子正好是這女孩的父親。「這就是共時性!」她認為:「這一定代表什麼涵義;這一定很重要。不然,為何那棟房子特別吸引我?這一定有很強烈的關係。」

我也認識一些人,他們之所以陷入災難般的關係和風險,是因為他們出現曖昧的預知夢境,似乎提供他們真實人生的提示:「但是,他穿的是紅襯衫,而且名字是丹尼1就和我夢見的一樣。」或許,我們的潛意識之所以會注意到有女兒、住在海邊房屋的男性,或是穿紅襯衫、名叫丹尼的男性,並非因為他們是我們的靈魂知己,而是因為他們代表著我們潛意識裡未完成的事,或是我們不該去做的一些事。


宗教、信仰?

不管你出生何處,當要努力開啟直覺和靈修生活時,無意識中,文化上的宗教信仰會跟隨你。在直覺開發上,你最終需要重新檢視自己的宗教信仰,重新掌握那些配合自身最深層道德觀和常識的部分。你可能依舊傾向於信仰佛教、猶太教或基督教,不過你信奉的理念已經透過超意識的選擇,進一步釐清和內化。

如果你沒有認真考慮宗教信仰,一些無意識的看法可能會干涉你對自己靈魂的體驗。例如,西方的宗教觀普遍認為,我們生來便是有所缺陷而且不完整,應該謙遜卑微、不該有自我意識。我們也被教導不應試圖透過努力得到開悟,而要全然把自己託付給更具神性的形體,而犧牲自我和為他人受苦則是高貴的行為。另外,許多東方宗教對集體性和空無有很高的評價,因此基於不同理由,一樣不鼓勵過度強調自我或是靈魂。

當你試圖跨越宗教的局限,進入形上學與直覺的研究時,你將發現有些普遍原則存在於人性的本質當中,不分文化或宗教。對這些原則的研究是中立的,幾乎符合科學,而這也是所有的宗教最初所關切的。不過,當你開始練習調和這些自然法則,把直覺運用到你的日常生活時,必然會出現這樣的念頭:「我是否過於自我中心,以為自己是誰,能夠直接取得這個訊息?我自以為是誰,能夠為他人療癒、解惑?」也有人比較狂熱:「我什麼也不是;我要事奉所有的人,我什麼都不需要!我只是上帝意旨的工具。」


助人為快樂之本、快樂為助人之本?

這類的謙卑經常導致「彌賽亞情結」(messiah complex),也就是一種試圖成為聖徒或救世主而形成的虛幻自我意識。當你必須去幫助人,當你無法允許他人親身去體驗痛苦試圖要解救他們時,你內在的清明很容易受到扭曲。有些人運用經過偽裝的自以為是,透過自我犧牲,來爭取一種古怪的價值感。然而,這種暗地裡的優越感,卻剝奪了每個人獨一無二與神性的連結,把清澈的直覺認知陷溺在個人的意志力中。

犧牲式的服務既無助於幫助者(他的接受能力將逐漸枯竭),還會在無意識間讓受幫助者背負罪惡威。因此,當你與對方之間出現過與不及的情況時,要注意你們之間的失衡;太多的個人力量與太少的功勞;過度的謙卑與太少的責任。


自卑、自傲、自信?

如果你過於在意他人和外在的世界,而且不斷拿別人與自己比較,就會無法習慣感受自己的身體,或者辨識自己特定能量的基調。如此一來,你將陷入自我懷疑的困擾,並且會出現如何定義「你是誰」的麻煩。另外,也難以辨識哪些事物不適合你,甚至對你有危險。如果個人自我的界線不夠明確,沒有完全占有自己心靈和情感上的空間,在實體上就可能受到入侵。也許不會像聽起來這麼可怕,不過它可能讓你倍感困擾,因為你會把別人的需求和議題,跟自己的混淆在一起。


關於 in Spirit

從事「直覺開發」經驗已經超過十年,啟發無數經營者、從醫人員、藝術家、運動員、各領域上班族以及學生、球隊、團體,對直覺有興趣的in Spirit之友們,11、12月有持續性分享的「佟位講堂」,10月為報名時段,期待與你們的見面。

資料來源

  • The Intuitive Way: The Definitive Guide to Increasing Your Awareness, Penney Peirce
  • in spirit 整理分析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