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覺領導

直覺領導,領導顧名思義是帶領著團隊、球隊邁向成功之路,首先需要釐清的事,是成功的本質,諸如歸屬感、成就感、突破、凝聚、情操、情誼、精神、自我成長…是更有價值的事物;績效、勝利、控制..,以長遠來看都僅是小小的一個點。

     要運用直覺的能力,抱持著初學者心態可以讓你保持一個敞開的心接受新的事物訊息;架構輔佐而非架構擁有,如果你沒有認清架構僅是一個「服務」,你將緊縮你的思維,處處受限,僅看著眼前的績效、管理單向的由上而下,將停滯不前缺少了發展的可能性。

     直覺就是你的舵手,導引你們航向未知的領域。領導就是船長與水手間的信任,由一個個體意識轉為集體意識的過程,彼此凝聚互助共榮、互惠共生、各方共贏。藉由服務自己來服務每一個人,由ME轉WE、由疲勞轉渴望。直覺的溝通與決策,這個過程並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有時需要長時間的醞釀,每一個事件可能都是轉戾點,利用直覺的溝通與決策來引領他們走向平衡之路。


瞭解成功的本質才能接通太陽

     瞭解成功的本質,每一步都會充滿力量。當你遇到困難的時候,才是展現的時候。「小我」是我們內在容易被恭維所傷害的部分,而「大我」是我們較為進化的本質,它很謙虛,而且對成功心存感激。成功是活出天命,以純愛為動機(生命的基調)、以生命為導向、以自愛為中心、以服務為目的、以賺錢為工具、以互助為方法(自助+ 人助+ 天助 =奇蹟),事業是志業(利益眾生)。

     我們都知道有些人只嘗到一點點的成功就開始腐敗,餵養一小口權力的滋味就變得自大、頤指氣使、喜歡操控;我們也知道有一些人的權力大得多,卻很誠懇、體貼、關心他人。

     當我們接觸這世上的某些顯要人物,例如產業領袖、銀行總裁、諾貝爾獎得主及傳奇家族的成員時,會驚訝地發現有許多人都是心胸開放、溫暖而真誠的,而且把成功視為一種責任或「位高者的應盡義務」。這些就是真正成功的人,無論是與有權有勢的人或傭人會面,他們都一樣值得我們注意,他們彬彬有禮、對所有人都很體貼,平等對待每一個人。真正成功的人不會愛現,因為他們並不認為自己比他人優越,只是比他人幸運罷了。他們將自己的身分視為「服務員」,一份運用自身的影響力為所有人謀福利的責任。

「執著著贏,是輸家在做的事。」

     太急切地心境,反而讓自己及團隊「放不開」。不斷的給自己「空白」的歸零與調整,反而是最平衡的最佳辦法;忘記贏,才能贏:輸家才會念念不忘「贏」,贏家會創造「最可能獲勝的條件」,並享受其中的過程。

     讓每個自信無畏「準備好的人」都能上場,因為讓他們參與其中,給他們挑戰自己、發揮貢獻的機會,能使團隊瞬間充滿活力。當你讓所有人都上場,當每名隊員都有所貢獻時,為了彼此而努力,團隊的氛圍是完全不同的。


抱持初學者的心態

     抱持初學者心態,以敞開心的態度去迎接世間上的任何困難。那些成功的人多半具備「初學者心態」,暫時拋開原先所知,用孩童般的天真,去傾聽、行動、接受及處理新的訊息。抱持初學者的心態,既不用擔心自己無知,也不會因個人經驗與常規不同而受影響。你對任何事都會感到新奇,並保有真誠的心。你將信任自己,信任學習的過程,相信接下來任何需求都會以你能理解的方式向你啟示。如同小孩般,抱持初學者的心態,才是「充滿自我」的最佳方法,才不會質疑他人的觀察和成果是否正確。

     在進行直覺過程中,悲觀的態度可能斷絕資訊和能量的流通,因此要當心這種不必要的負面態度。相反地,凡事都要求「完全」正向,也可能導致容易受騙,樂觀正面的態度雖然能維持直覺的流動,卻可能讓你無法分辨到底是有用的直覺,還是只是異想天開,因此我們需要用些許的懷疑來調節開放的態度。如果缺乏一般常識,直覺可能變成虛妄的幻覺。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沒有樂觀的態度,直覺就很難顯現。

     現在社會裡,透過任何方式管道像是電腦、手機,資訊急速散播,並且迅速地淹沒並癱瘓我們。現今的社會比以往充斥了更多意見、更多要求,以及更多犀利的媒體專家,導致於你頭腦不再信任任何東西。分析是分析不完的,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感受平衡的當下,並傾聽引導,用「初學者心態」,暫時拋開原先所知,用孩童般的天真,去傾聽、行動、接受及處理新的訊息,都可以提高成功率和滿意度,不管在物質、情感或精神上,同時也可以帶來很多樂趣,不管是小小的歡樂或極大的喜悅。


架構輔佐而非架構擁有

     架構如頭腦一般,如果它服務,就是有益的,如果它僵化的控制,從不接受愛的修正,它就是專橫的。釋放架構。你可以保留這四面牆壁的架構,或者你可以賣掉它,然後收到金錢上的增益。這個道理對所有人事物皆適用,當你釋放架構,你創造了你的財富。你步入一個架構,然後你說這是好的;你建造它,然後在釋放過程中,你獲得你的財富。

當模式被打破時,新的世界就會浮現。

Tuli Kupferberg

     在這金錢主義帶領的「架構世界」,人心是愈匱乏與恐懼,匱乏它使人的心愈集中於物質層面;貪婪是令人迷惑的欲望,貪婪以「沒有愛的方式」供應生命的種種需求。貪婪是一種疾病,也是一種無明,它顛覆了愛,而且以使人上癮的私有物來偽造愛的慷慨。貪婪也可能是為了注意力、影響力、名望、教育、療法、依賴、甚至苦難,任何以沒有「愛」的方式所設置的執迷鐐銬。

     身為一個企業主、經營者及創業者,有智慧的去超越架構的障礙與無明,即是宇宙的公平律法,對生命是如何豐盛及多方共贏有超然的領會。當我們靜思宇宙的「無極」與「豐盛」,我們加強與所有生命的連結,而非將一切擁為己有,財富就是跟著來的。

領導是一種受控制的「即興行為」。


凝聚力,領導的第一道門

     由ME轉WE,Team chemistry = (韻律+節奏)= Melody 旋律(和諧一致的頻率共振)。「Chemistry」是由「Alchemy」這個字演變來的。Alchemy意思是「煉金術」。chemistry是團隊成功的重要元素。有意識的經常性使用「We」,少用「I」,在球隊中的每個人都是團隊的一個共振的粒子, 經常使用「我們 」,讓潛意識植入「只有一個心靈」的認知。

一但經歷過,就永遠不會忘記它。

     除非你放棄了,否則都還有機會。那種熱情感染了我們,也成為我們的熱情。我想要我們的團隊們,能夠在「很自信」的內心狀態,去做那些事、合作、決定。

     我們盡力去培養引導他們,並允許他們那樣做。我們盡力用一種讓所有人都感覺「每個人能夠幫助團隊的方式去前行」,也希望這樣能給所有人帶來成長與啟發。希望每個人喜歡這樣開心,能夠在這裡成長與進步。

     如果你在追求「渴望」的過程中,保持著一顆清楚、明白的心,那你就能分辨出這個「渴望」到底是什麼?如果我們從來不曾感到過這渴望,我們就不可能知道,我們愛的是什麼。能夠異口同聲地藉這一句話說出,我們唯一渴望的話語,這個團隊就會徹底轉變。

懷抱熱情,就會發現不需要事必躬親。

     我們要由疲勞轉換成渴望,疲勞的意思是把所有空間佔滿,不願意浪費任何一點時間,注重效率,長久下來身心靈都處於在一個緊繃的狀態,容易累且疲勞感。留一點空白,把疲勞轉為渴望,時時充滿力量活力。


直覺的溝通,叫做絕佳默契

     有沒有這樣的經驗:有人看著你的眼睛,對你說:「下週我想和你一起晚餐」,這些話聽起來誠懇,但你卻不相信?或是,你給某人詳細的指示,他卻完全恍神,於是你不得不重新再說一遍?人際溝通最大的問題在於,我們往往忘記了溝通有很多層面。當說話者沒有將這些層面調整一致時,聽者會接收到混亂的訊號而感到困惑。

     在話語的背後,有很多看不見的動機、意圖、目標及情緒,它們與每個語句混合在一起、形成了符號和意象的匯流,從你的想像中湧出。事實上,你越是相信自己說的話,感覺就越真實,你所有的感官就越能夠啟動,你的身體就會像一把強力的音叉,把真相傳輸到談話對象的身體裡。當我們與人溝通時;其實是同時間以自我的三個面向在溝通一身對身、心對心、靈對靈。

沒有追隨者,你不可能成為領導者。

     溝通實際上開始於精神的、超意識的層面,你意圖在彼此間找尋和諧、相似性或連結。我們大部分人沒有花時間去思索這個問題,比如說,你是否能察覺到,你與老闆或銀行櫃員的溝通,是靈對靈(意識對意識)的溝通?你是否會在說話之前停下來,弄清楚自己最高層次的意圖?是否曾經用心靈層面的意圖來展開對話?例如,「我考慮了很久,我接下來的話也許太直率,但出自我最大的善意」。事前的定調有助於簡化溝通的過程。

     在釐清自己較高層次的意圖之後,你的溝通變得更為任務導向、更有目標。當你想要與某人進行心對心的溝通時,先找出溝通的正面目標(目標對目標)。它是要去釐清、教導、娛樂、治療、保護或是支持?你的重點和特別關切之處是什麼?要如何說明你的重點?哪些是不用說的?

     這一週,你觀察自己:你的談話有多少積極意圖?是否使用不必要的言語或是釋放煙霧,造成他人困惑?是否說得太少,讓聽者去猜想?是否用最自然的順序來呈現訊息?你可能注意到,你腦海中有一大堆「自問自答」,而你跟別人說的話有太多負面的內容。注意到這一點,有助於找出你潛意識的主張。當你在批評、道是非、抱怨,或是過度解讀某件事時,先查看你的動機是什麼。在心對心的層次溝通時,要確定自己不受限於信念,並且不會對聽者設下條件。

你是推動者,讓他以自己步調成長。

     接下來,溝通的過程轉向身體的層次,變成用感官來知覺。花片刻時間,在腦中想像你要說的內容。把這個意象放在你的身、心之中,有意識地隨著言語傳達給聽者。如果無法用意象來掌握你要說的話,那麼你是否能感覺到它的存在,是否了解它密切的運作,你的心是否放在它上面?

     在身對身(作法對作法)的溝通上,假如我要告訴你如何製作巧克力碎片,在說話的同時,想像自己在做餅乾,那麼我的身體就會把這微妙的體驗傳遞到你的身體。之後,我的話語將充滿了豐富的感官描述,燃起我們製作餅乾的熱情。我們的身體體驗越是真實,我們就能越快整合談話的內容。


直覺的溝通,你會感到靈心身一致

     如果你在靈、心、身各層級的溝通上不一致,聽者可能就會誤解你、不相信你,甚至聽不到你說話。你可能會驚訝自己「偶爾」也具有難以置信的感應和透視能力。

     當你與某些人在一起時,是否變得特別風趣,或是覺得可以展現自我而特別自在?相反地,當你與另外某些人在一起時,是否會表現負面行為、變得卑微,很痛苦地覺得自己笨拙、缺乏吸引力?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你正以心電感應或通靈的方式,解讀並遵從這個能量場裡的人所抱持的信念和態度。有些人關愛、包容,並相信他人的美善,當你與這些人在一起時,可以綻放光彩,而你馬上就會知道。

     有些人會傳達無意識的訊息:「我不能忍受懶散的個性!」,或是「遲到是缺乏責任感的行為!」身處在這些人的周遭,如果你沒有意識到隱含的溝通主旨,那麼即使是全世界最認真、最守時的你,也會不知不覺地在與他們開會時反而遲到,還把咖啡灑到自己襯衫上面。要避免無意識地與他人負面的信念建立一致性,一旦你了解他人的偏見,就有辦法採取更具超意識的立場來行動。

     在溝通時,你會從自己的身體找到別人如何接受你的訊號,你必須負責對這個非語言的回饋做出回應。舉例來說,當你很熱烈地與朋友討論午餐時,注意到有人坐立不安、有人目光空洞。你發覺到,你已經說丁五分鐘,卻沒有人在聽,你像是對著空氣說話。或許,你說的話喚起喬安娜某個不愉快的回憶,她心思飄盪、被過去的情緒所占據。

     這時候,如果你客氣地把「在能量上很明顯的事」大聲說出來,將能大大釐清問題:「我感覺到有些不相干的事,好像我說的某件事引發一連串別的想法。喬安娜,你看起來好像想說些什麼?」或者在工作時,你向大家解釋一個複雜的程序。你很熱心地說明,但突然間你遇到困難說不下去。


中道

     如果把自己的意志加諸於生命,目的是要強化我們的自我中心、維持自己的安全感,就可能會失去與精神層面的聯繫。許多人學著自立自強,憑著努力在世上奮鬥。這種英雄式的自我肯定有時候有效,但到頭來,所投注的意志力和能量越來越無法達成相同的結果。這種類型的人都是被命運所逼,往往在失去了人際關係或健康之後,放棄他們的企圖心與物質主義,接受無形領域的協助。

     我們也不應該盲目地接受命運,對自己的生命完全不表達意見。例如完全仰賴別人和「上天恩寵」,來獲取他們所需,或是認定現有事物就是他們需要的。這些人學著儘量不要有個人的願望,坦然接受偶然出現在他們身上的線索、機會及連結。對於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都不認為是自己的功勞。到頭來,往往因為生活品質低落,導致他們覺得缺乏動機、感到憂鬱,自認是他人和命運的受害者,最後只得相信並追隨自己的渴望。

     我們不希望變得自大傲慢,但也不想成為受害者。我們不希望把物質世界當成全部的目的和結果,但也不希望活得像禁慾的苦修者,否定生理需求的重要性。如果你生命的經驗絕大部分來自其中一種觀點,那麼現在便應該整合另一個觀點,以更加平衡地理解什麼是創造力。我們能在「硬闖難關」與「謙卑靜待」精神指引之間,找出一個平衡的生命道路。

     在這個重新整合的道路上,我們將會接納來自於心智上層的話語,如果我們接受到真實符號,就該朝這個靈視採取實際的行動,依據信念來行動,接著讓它應驗,而隨著我們的信任與行動,一路上可以從有形的和無形的來源,得到我們需要的幫助。


資料來源

  • The Intuitive Way: The Definitive Guide to Increasing Your Awareness, Penney Peirce
  • Glenda Green, 2011. Love Without End.
  • Phil Jackson, 2014. Eleven Rings: The Soul of Success
  • in Spirit 整理分析
  • 圖片來源in Spirit 製作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