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病毒就是「轉世的目的」:瓶頸在哪裡?

博納:

我現在才真正理解,上天賦予我們「自由意志」,是為了讓我們學習自我控制與分析,也就是說在能隨心所欲而不踰矩之前, 其實需要不斷學習自我控制。由於錯誤理解「自由意志」的本質, 「自由意志」這幾個字常常被我濫用,被我當成個性自我的安慰劑。每次自己處於混亂而無法靜下來時,便告訴自己要放下控制,於是不自覺的又被個性自我所奴役,結果又讓我在靈性的道途中迷失了。 

蒂娜:

但是如果沒有透過迷失之後,再次找到較高自我所指引的道途,你也無法學習該怎麼有智慧的運用自由意志。 

博納:

正因為我們被賦予自由意志的權利,所以我們反而需要學習自我控制的能力吧?這是一種隨著權利而來的義務。 

蒂娜:

我想這也就是為什麼,當一個人活在完全沒有任何限制的自由中時,反而會感到迷失。這令我體會到只有在超越事物的束縛之後,所獲得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博納:

一個人的個性決定了命運,從而決定了未來,這使我領悟到,有道是,修行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原來是要先改變個性才能改變命運。
 

蒂娜:

是的,有些人聽別人說光的能量運作可以改變命運,就去上 「光的課程」,但修了很久,敏銳度與覺知力是增強了,但只是用來覺察別人的錯誤,批評別人的不是,對自己內在恐懼、憤怒,或操控等意識卻毫無覺知。課程只是增加他們的知識,但他們的個性與習氣卻沒有改變,當然也就無法改變命運了。而那些逐步看到自己需要改變之處,繼而提升與轉化的人,他們的路自然就 越走越寬廣,他們的生命自然就越來越安寧與祥和。

博納:

這跟人家說念經、念佛、持咒可以轉化惡業,或實現某種願望的說法一樣。有些人念了千萬遍卻仍避不開因果的呈現,是因為內在的思想意識沒有因念經、念佛而凝定下來,並與諸佛菩薩 的心靈意識融合,當因果現前時,無法以較高的智慧來處理,自然化解不了惡運,還怪諸佛菩薩不幫忙。

蒂娜:

然而,要隨時覺知自己,保持在較高層面的思想、意識中。不是那麼容易的,我們隨時都可能跌落到小我的意識中。因此,即使修到天使級次的人,仍然可能有一些未完全淨化的習氣浮現 的時候。這時候,團體中的共修朋友的提醒就很重要了。這就是為什麼,好的修行伴侶是那麼的重要。 

博納:

普塔霍特普說:「靈魂深處所做的投射。是否已成為潛在意識的實相,或只是停留在夢境,取決於一個人是否認同自己在那個特定層面上的思想意識。」但一個人如果不知道自己靈魂深處做了什麼樣的投射,如何改變這種投射呢? 

蒂娜:

一般尚未覺醒的人,是無法改變這種投射,只能任由命運的安排,但是,一個努力向內在探索,深入自己的的人,就有可能覺察到自己潛藏的內在意識。這一切可以先從覺知自己表面意識開始,自然能在光的能量運作中,一步一步地深入自己的內在。 


[H.S] 為什麼不改變? 因為沒有「覺」悟 自己的問題

兒童靈 

對於所有的失衡,兒童靈追求治療的外在形式。如果情緒煩亂,他們希望從醫生那裡得到藥物治療。倘如遭受挫折,他們往往把感覺置於肉體上的症狀,且大肆抱怨。他們大力促成開刀切除患病的器官,而非試圖去注意肇始該病痛的信念與態度,此種反應有如學步的小孩。

兩三歲的幼兒渴求的並非洞察力,而是痛苦與不適的解除。他們生病時渴求的是從父母那裡得到撫慰及專家式的意見。 因此兒童靈對於醫生與醫學專家的權威有莫大的依賴,他們往往只因安慰劑而得痊癒。 

兒童靈通常不會扮演治療師的角色。如果有的話,他們看待專業如同看待其它事情,既正規又傳統。對於狀況的處理則一板一眼,宛如完全依照食譜料理,或者兩極化地看待。如果某人是好人且遵守規矩,則他不會生病;假如是壞人,包準生病。任何不適或疾病常常被歸咎為犯錯或是神的懲罰,因此病人往往被待以某種批判和嫌惡。

「過去30年採用正向思考、肯定語的療癒,讓靈性成長領域裡充斥著這類的「語言」及方法。許多靈性老師告訴你「只要相信,就能得到;只要看見,就會…的一切,利用肯定的正向信念就能創造,甚至『心想事成』的帶來財富和靈魂伴侶,無限上綱的創造下去。但,這種心想事成從未究竟徹底的解決生命中的困境,也且還更糟。


延伸閱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