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 就算我跟你說,你也不會知道的。

即使
你以人類和天使的口才講演
但如果沒有愛
你就像是發出聲響的銅管 鏗鏘的音符

本質
不是虛飾的實物

而是神靈的智慧
因而
蠟燭的本質不是留下殘痕的蠟
而是光明


綺拉 / 一二四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孔亞
— The Forty Rules of Love

        那一天,夏慕士與魯米關起房門,熱烈地討論真主倒底知道些什麼事。我敲敲門,不待回應,就推門進去,手上還端著一盤芝麻蜂蜜糖。通常,如果我在旁邊,夏慕士就不說話,彷彿我的存在迫使他安靜似的。他也從來不曾評論我的烹飪技巧,反正他也吃得很少就是了。有時候我有一種感覺:對他來說,不論我送上精美晚餐或是乾麵包,好像都沒有什麼差別。可是這一次,他才咬了一口我做的芝麻蜂蜜糖,眼睛就為之一亮。

        「太好吃了,綺拉。妳是怎麼做的?」他問。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不對,非但沒有感謝他的讚美,反而冷哼一聲。

        「你問這個做什麼?就算我跟你說了,你也不會做。

        夏慕士目光平視我的眼睛,盯著我看,微微頷首,彷彿同意我剛剛說的話。我還在等他說些什麼,但是他卻只是站在那里,沉默而冷靜。過了一會兒,我離開房間回到廚房,以為事情過去了;要不是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我可能再也不會想起這個插曲。

        我在廚房的爐邊攪拌奶油,突然聽到院子裡傳來奇怪的聲音一我跑出去一看,卻目睹這輩子見過最瘋狂的景象。院子裡堆滿了書,像搖搖欲墜的高塔一樣,堆得到處都是一而且還有更多的書飄浮在噴泉池塘裡。書本上的筆墨溶入池水裡,讓池水變成鮮艷的深藍色。

        魯米一旁,夏慕士從書堆裡隨手挑了一本書⟪摩泰納比詩集⟫(The Collected Poems of al-Mutanabbi)臉上露出嚴厲的表情,將書丟進水裡。書本才剛沒入水中,他又伸手去拿了另外一本;這一次,是艾塔的⟪祕密書⟫ ( The Book of Secrets)。

        我驚恐地倒抽一口冷氣。他正一本接著一本地摧毀魯米心愛的書!下一本要丟進水裡的書是魯米父親寫的 ⟪神聖科學⟫ (The Divine Sciences)。我知道魯米有多麼崇拜他的父親,又是多麼的鍾愛這本手稿,因此我看著他,以為他會震怒出手干預。但是我卻看到他站在一旁,面色如蠟,雙手顫抖;我一輩子也不會了解他為什麼不發一言。

        那個曾經因為我清理他的書就對我大發雷霆的人,現在竟然眼睜睜地看著一個瘋子摧毀他所有的藏書,卻一句話也不說。這太不公平了!如果他不出手千項,那就讓找來吧!

        「你在做什麼?」我問夏慕士。

「這些書都沒有別的抄本,都是非常珍貴的藏書,你為什麼要丟進水裡?你瘋了不成?」

        夏慕士沒有回答,只是歪著頭看著魯米。

「你也是這樣想的嗎?」他問。

        魯米緊抿著唇,淡然地一笑,但是仍然沒有說話。

        「你為什麼不說話?」我對著丈夫大叫道。 聽到此話,魯米向我走過來,用力抓著我的手。

        「冷靜下來,綺拉,拜託妳!我信任夏慕士。」

        夏慕士回頭瞟了我一眼,眼神舒坦輕鬆,充滿自信,然後捲起袖子,開始從水中撈出書本。結果讓我大感驚愕:他拿出來的每一本書是完全乾透的!

        「這是魔術嗎?你是怎麼做到的?」我問道。

        「妳問這個做什麼?」夏慕士說。

「就算我跟你說了,妳也不會做。」

        我氣得渾身顫抖,哽咽的說不出話來,轉身跑回廚房這些日子以來,廚房已經成了我的避難所。我在鍋碗瓢盆與藥草香料之間坐下來,然後放聲痛哭,哭得無法自抑。


延伸閱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