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 水之三身有幸:你的良藥是他人的毒藥

一條蛇鑽進某人的肚子

有位智者騎著馬旅行,在旅途中看到一個人正在路邊睡覺,忽然有條蛇向他的嘴裡鑽去。騎馬人一見到此情此景,立刻衝過去,想趕走蛇,但是晚了一步,蛇已經鑽進了那人的肚中。

騎馬人害怕說出真相,使那人受到驚嚇,反而不能戰勝肚中之蛇,於是並不喊叫,只是急忙跑到正熟睡的人身邊,舉起馬鞭向他狠狠打去。熟睡者立刻驚醒,跳起來就逃跑。騎馬人緊追不捨,直把他趕到一棵蘋果樹下。

騎馬人看到樹下有許多霉爛的蘋果,便命令他道:

「把這些爛蘋果吃下去!」

那人經不住馬鞭的逼打,只好吃了起來。但是剛剛吃了幾個,便反起胃來,惡心異常,說道:

「先生啊!我究竟怎麼得罪你了,非要將我置於死地不可?如果你一定要我的命,何不抽出劍來,一劍刺死了事!為何要如此折磨我?讓我撞見了你,算我倒霉;

那些沒有遇到你的人,該是多麼幸運啊!我並沒有犯什麼罪過,又和你無冤無仇,就是對於異教徒也不能這樣不講道理吧?看啊!我說話時,已有鮮血噴出!主啊!給他以懲罰吧!」

他的話語中充滿了謾罵和詛咒。

然而,即使這樣,騎馬人並未停止揮動馬鞭,驅趕他在馬前奔跑。但是他還沒有跑出幾步,便摔倒在地,爛蘋果使他肚脹,困倦使他昏沈,而皮鞭又把他打得遍體鱗傷。就這樣,騎馬人將他趕來趕去,直趕到傍晚時分。他的肚子開始翻江倒海起來,之後,向外大口地嘔吐,吐出了吃進去的所有東西,那條蛇也隨著食物被吐了出來。

當他看到了蛇,才明白:原來騎馬人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立即跪倒在騎馬人的面前。

那條蛇色黑、醜陋而可怕,使他毛骨悚然,一下子忘記了所有疼痛,說道:

「啊!騎馬人啊!你是仁慈的天使!你是給人們帶來福祉的聖人!多麼幸運啊!我這注定要死的人,因為遇到了你,而獲得了新生!」

智者表面的敵意,飽含著友情,他給的毒藥,能使人起死回生。

愚者之所以稱作「愚」,是因其有一種驢性。真正的智者,便好似他的主人。當驢因驢性逃離主人後,主人出自善良的本性,將把它追尋。追尋的目的是擔心它被狼群或其他野獸撕碎。

當一個人走上了歧途,而不能自拔時,就如同生命受到威脅,需要有人救助,救助者不僅需要充滿善心、明理睿智,還須堅信:只要自己真心相待,即使出現暫時的誤解,當真相大白時,誤解必定得到冰釋。

因而,當你做善事時,即使聽到咒罵,也不要放鬆趕「驢」,而要念誦:

我的主啊!求你使我心情舒暢,求你使我的事業順利。」

[注釋]不要怕那蛇進入口中的人沒有力量感謝你,你要相信:真主定會給你酬勞。


愚痴的藥不苦:有愛無類、先包容再消融,不同的人「因材施愛」。

in spirit:

因為 你的付出是「有條件的」,動機是有期待的。期待烏龜變成兔子、期待兔子像老鷹依樣會飛翔(那是不可能的)。於是期待會落空, 落空讓你失落就會情緒不佳,  當然會累。

期待期待並沒有錯,試著「放下」是放下不合理的期待,期待若是抱著「操控跟依賴」 當然是個執著,有操控有期待叫做「執著」,無操控無期待叫做「祝福」,是沒有負擔的,越期待就會落空,要求就會達不到。期待他好 、希望他好要求他好,  改成祝福就可以了。祝福是尊重自由意志的愛,是無所求、無條件的真愛品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