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人生的劇本:相約的戲班子

心靈成長最快的方法:逆緣

      有兩位兄弟,從小感情深厚,但長大後,由於現實利益,為了爭奪家產而勾心鬥角、彼此猜忌,哥哥製造了一些狀況,趁機剝削弟弟的財物,而弟弟為了牟利,常常欺騙哥哥,父母死後,兄弟的「財產爭奪戰」白熱化,重重的傷了手足之情。

      兩人在過世以後,分別從「業鏡」中發現自己的錯誤,為了死後帶不走的錢財,他們竟然都出賣了自己的良心,他們的心靈墮落了,哥哥貪婪,弟弟欺騙 ,純潔的手足之情破壞了,他們淚流滿面的懊悔。

      因著這一生的失敗懊悔,他們必須再到人間來「學習」,重修淨化,在下一生中,基於心靈成長的需要,他們約好當「夫妻」,哥哥扮演丈夫,要賺錢養家,照顧妻子,根據因果律,他必須把前生剝削弟弟的財物,藉著當丈夫賺錢的角色一一還給弟弟,而弟弟則扮演太太,學習對丈夫「忠實」、「信任」,進而淨化「欺騙」的劣根性,從夫妻關係中,彼此照應,融唯一體,盡釋前世兄弟反目成仇的嫌隙。

這是一個簡單的輪迴故事,你有什麼感想呢?

      在這一生中,我們是不是總是有些負面的人際關係,不可理喻的父母、老愛跟我們唱反調的配偶、難以管教的孩子、 出賣到我們的朋友等等,我們是否省思過,我們與父母、兄弟、姊妹、丈夫、妻子、朋友等人際關係,背後實質的意義呢?

ego-go-god:業力轉願力
 

“個體們的相遇不是迫使互相處理存在在彼此之間的問題的手段,相反,記憶根本上駐留在每一個個體各自的內在裡。就是人際互動通常促使每一個人去不斷地面對他或她擁有的業力記憶。”

犧牲是烏雲,奉獻是陽光

      輪迴轉世的過程,就像在演不同的戲碼 ,這場戲演夫妻,下場戲換個戲服演父子輪迴的戲劇不是沒有意義的,這是「教育劇」,藉著劇裡不同角色的體驗,讓心靈的弊病逐一淨化,這就是心理學上所講的「心理劇治療法,各種角色,均是針對每個生命的成長需要而設計出來的。 夫妻之所以要在這一生當夫妻, 就是透過最親密的關係,學習愛的授受之道,包括佈施、奉獻和包容、接納,磨掉彼此人格上的稜角,彼此當對方的鏡子,讓雙方去看到自己的盲點,給彼此雙方心靈成長的機會。 父母與子女,就是要藉著最親密的血緣關係,去解決彼此累世以來心靈的難題。

      你有沒有發現,讓我們心靈成長最快的方法,是那些「逆緣」,無可理諭的爸爸和唱反調的太太、叛逆的孩子,他們激發出我們的 貪、嗔、癡、慢、疑,讓我們看到自己的 「極限性」,讓我們看到自己的心靈盲點,同時也激發出我們的心性潛能,他們是 我們「對症下藥」的「醫生」,他們是對我們「因材施教」的「教師」。

        因著「唯心所造」、「物以類聚」的人際關係,是我們的心識投射,我們會召感和我們一樣的人,當我們有負面的人際關係時,不要怪罪別人,首先要反省自己的性格,是不是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吸引這樣的人來到我們身邊。

      因此,從更高的意識來看,我們應該當彼此的鏡子、老師,給雙方在心靈成長上。有淨化提升的機會,這就是所有人際關係的輪迴真相。因此,我們必須懷著「感恩」的心,去掌握正面及負面的人際關係,所帶給我們 的成長訊息,抱著謙遜的「學習」態度, 去突破自己的盲點,提升心靈的品質,並幫助周圍的人成長!

      當我們把不好的人際關係視為「業障」時,將使我們的生命力停滯,以僵化、緊縮成為心靈成長的「阻力」,若我們將其視為「學習」,將使我們的生命力開展、擴大、成熟,成為心靈成長的助力,危機反變成是成長最大的契機。

如何解除業力-輪迴-一切牽扯的力量


角色互換的學習:夫妻之間的業力關係

角色互換的學習:夫妻之間的業力關係

     在一個同時代的奴役業力例子裡,角色顛倒了,Mindy Larsen說了一個被她那言語暴虐、專制及酗酒的丈夫“情感囚禁”了十年的故事。在這期間,她的自尊被砸碎,她看到她嫁給這個以前說過要“摯愛她一生”的人的夢想完全被毀滅了。一天,在消沉和絕望之中,她想起來要大聲地質問上帝: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會發生在我身上?”她立即看到在她眼前展現了一副景象,它彷彿來自她自己很久以前的過去:

我正在一片遍佈沙子和山岡的大地上——很像沙烏地阿拉伯。我看到自己是一個遊牧部落的男性首領。艱難的一刻到來了。我突然知道了我今生的丈夫在那時候是一個被奴役的女人,服務於部落。突然,我聽到一個聲音十分清晰地響起:“他曾經是你的囚徒,現在,你是他的愛的囚徒。”

這個體驗幫助Mindy瞭解到她與她丈夫的連接而使她能放棄她的“受害者角色”,其後轉而為她的所作所為承擔起責任。她開始致力於寬恕和超脫——後來能夠去釋放“本來應該怎樣”的怨憤。

   她求教於諮詢、解讀、祈禱,學習去冥想,並且開始了一個她描述為“找到我、上帝,以及我的真心所求”的過程。最後,Mindy和她的丈夫離了婚,她沒有延續對他的任何一點憤怒,她因她新獲得的情感和肉體自由而深深感恩:

     我現在自由了。我在成長為一個更出色的人。獨立自主。我真的盼望能在某些方面做出些服務——或許參與去幫助那些蒙受家庭虐待之苦的人們,或者參與我以前做過的臨終關懷工作。同時,我打算去單純地欣賞我的花園和上帝賜於我的每一分每一秒。

     另一個業力性角色顛倒的境況發生在Kitty Windsor和她丈夫Peter的案例中。結婚二十一年了,Kitty一點都不知道兩個人正處於離婚的邊緣。但是有一天Kitty震驚地發現Peter和一個比他年輕得多的女人有曖昧關係:

     當我和他當面對證,他收拾好行李就離開了,沒有任何商討的餘地。我完全崩潰了。我不能相信和我結婚二十一年的丈夫能做得如此無情無義。我崩潰了。我不相信我能原諒他,也不相信已經五十五歲的我能試著重新開始生活。

     離婚令她著手於前世催眠,以此來作為接受當前境況的方法。據Kitty說,與她離婚相關的前世催眠,最終成為“我的生命——肉體,心智和靈性的轉折點”。她說觀照她的回歸體驗時就像在看一部正在她的腦海裡上演的電影:

就像在看電影一樣——一部在我和Peter之間的前世電影。我看到一對年輕的夫妻,十分相愛。他的名字是George;她的名字是Penelope。他們生活在十七世紀的英格蘭,是一個大莊園宅邸的僕人。她是宅邸的僕人,他是馬房裡的馬伕。

他們身為僕人在莊園宅邸中一起長大,一直相愛。他們喜歡一起騎馬,一起去郊外的樹下野餐。後來他們結婚了。

我看到他們後來的關係場景。George透過窗戶凝視著宅邸——他羨慕比他的生活地位更好的事物,他也希望看到莊園的女主人,現在他夢想著能和她生活在一起。Penelope正坐在床邊哭泣,因為George是如此自私。她懷孕了,而George認為她變得醜陋和畸形,這令她陷入深深的沮喪之中。

George對莊園女主人的每一個想法——他認為和她相關的每一事物都比他已經擁有的要遠為好得多。當Penelope生育的那一刻來臨,由於難產,她和嬰兒雙雙死去。George很難過,但是他視此為能得到他真正想要的事物的機會。出乎他意料的是,宅邸的女主人輕蔑地回絕了他,因為他“只是一個馬伕”。

此時,George才認識到他已經失去了曾經愛過的唯一的女人。他是如此傷心,以至於過度酗酒而導致過早死亡。使我整個生命為之震驚的是我曾經是George,而Peter曾經是Penelope——業力再次洶湧而來。

Kitty隨後瞭解到

她正在經歷的痛苦就是她在英格蘭輪迴期間加諸於她丈夫的痛苦。就是這個瞭解,真正地使她開始她自己的療癒過程。她的腦海裡彷彿亮起了一個電燈泡,所有事物都開始變得對她有意義。

Kitty說

這場體驗就像一個“神啟”。她能首先去寬恕她丈夫,然後是以前做過同樣事情的她自己:“就像我肩上的重擔消散了一樣,我開始相信宇宙會處理事情,我用不著害怕,也不必須去控制它。我現在覺得別人在我們的道路上都是有原因的,去解決問題,去欣喜於其他每一個夥伴,但最後是去幫助彼此的靈魂成長。

   後來,Kitty微笑著說:“我仍然覺得有趣的是,我的丈夫和我第一次開始約會的時候我送給他一棵植物,由於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在當時),他決定叫它George。”

   Irene和Judy,一對女性同性戀夫妻的故事顯示了一段其中一個個體不完全忠實的關係的較積極結果。即使在她們中間隔著國界,而在關係早期中也發生過問題,但她們還是想方設法在一起。儘管地理上的距離有時是個挑戰,但她們各自的職業生涯使她們都能經常進行一些旅行。“因此我們力圖至少一個月看望對方一次,”Judy說,“加上手提電話和每天聊天,使得距離不是一個大問題。”

她們是在各自的旅行期間由共同的朋友介紹認識的,在當下,她們之間立即產生了強烈的吸引力。據Judy說:“我們約會了一段時間,後來決定在一起,不管我們生活在兩個互相隔離的海岸邊。儘管這對其他夫妻來說就像是障礙,但是它彷彿是我們彼此的期望。”

   在她們成為夫妻以後,Judy認識到事實證明了遠距離不是她們之間最大的挑戰;相反,最大的挑戰是Irene難以在關係中保持忠實。“當我發現了所發生的事的時候,我受到了傷害和打擊,”Judy承認。“我不能相信這是事實,但是與此同時,我也不想失去她。”一天晚上,在長時間爭吵之後,Judy做了一個彷彿在解釋她們會怎麼結束今生境況的夢:

   我彷彿在20世紀之交的紐約。我和我的丈夫過著上流社會的生活,我知道他是Irene。儘管我們絕大部分的共同生活是值得的,而我們看起來也很幸福,但是我發現我的丈夫背叛了我。我的一部分感受是羞愧,但是我不能勇敢地面對他所做過的事。我十分沒有安全感,擔心將失去他。”

   醒來後,Judy認識到她在夢裡感受到的不安全感十分像她這一生在關係中所感受到的不安全感:

“我對被離棄有真正的恐懼。”

   但是在同時,她認識到她必須做些什麼以去改變模式。在做了大量反省以後,Judy認識到唯一的解決方法是向Irene作出最後通牒,即使這意味著可能會失去她。“我知道Irene需要去克服她在關係中的模式,就像我需要去克服我的個人不安全感和對孤單的恐懼。”

   在Judy和Irene當面對證之後,Irene答應去改變。夫妻不斷合作,到一定時候,她們甚至變得更加親密。兩個人拾起了她們互相連接的積極記憶以及她們在過去面對的挑戰,而用積極的記憶去克服挑戰,據Judy說:

“我們從來沒有這麼幸福過。”

00-為什麼吸引這樣的人(枯井吸引枯井).png


00-願力與業力-吸引力法則.png


延伸閱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