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解垢(中):七大症候群(盲目症候群)

靈性症候群(Spiritual Syndromes):能量精微圈特有的問題

我們有多少人在工作結束後,仍然充滿活力,覺得滿足、有連結感,而不是體力耗盡、思緒枯竭、累到無法享受休閒時間?更慘的是,有多少人覺得自己做牛做馬,最後卻只能在皮包裡、沙發下或車裡的杯架裡尋找零錢度日?

你的人際關係發展得好嗎?你是否覺得受人利用,充滿無力,又或者像我父親常掛在嘴上的「筋疲力竭」?你的生活輕鬆愉快、處處花香、沒有荊棘?還是送出自己手上的玫瑰,卻換來滿手的棘刺?現在的你,是否享受著升遷和進步,感覺自己一天比一天茁壯?或者你渴望早日走到綁索的盡頭,那條綁索可能是慢性病、長期成癮、教養困境、敏感的小孩或是超乎想像的奇異事物?

健康的靈性精微圈能為我們帶來身心富足的生活,但脆弱的靈性精微圈也會製造出各種人生困境。少了這層精微圈,或是它變得僵硬或是出現破洞,都會招惹來麻煩,引發本書後續要談的七種能量症候群(the seven major energetic syndromes)的不良影響。

讀到這裡,你或許還沒把自已的症狀與某些能量症候群聯想在一起。觀察看看以下有哪些症候群會引起你的注意,有哪些情況與你本身符合。有些人會持續具有一種症候群,有些人曾在不同情境中出現不同症候群,還有些人則是全部症候群都有。儘管如此,你仍然可以學習如何在這些靈性症候群中找到禮物。在你克服能量難關的過程中,你會學到寶貴的一課,過去令人痛苦萬分的事物,如今召喚出悲憫之心,曾經令人筋疲力竭的,如今給予滋養;遭到竊取的,如今透過恩典歸還。

如本章一開始的引言所說,有時候我們的問題端看我們如何對待它們。準備好將你的禮物化作翅膀,展翅飛翔吧!

紙娃娃症候群 The Paper Doll Syndrome(盲目不良慣性重演者)

我們擺脫得掉嗎?(Can We Ever Get Out of Here?)

案主睜著棕色大眼睛看著我。

「我不敢相信。」她哭著說。「我又遇見哈洛德了!」

經過幾年治療,又在交友中心花了幾千塊美元後,凱蒂剛剛痛苦的度過了曲折的一晚。

讓她飽受折磨的對象不是她高中畢業後就嫁的前夫,而是另一個遊手好閒的酒鬼,漫天謊言又不忠誠,簡直是她老爸的翻版。

凱蒂的問題是貧乏的能量精微圈所造成的,我稱之為紙娃娃症候群,因為這讓我聯想到童年玩的遊戲:剪出一排一模一樣的紙娃娃。首先你把白紙反覆對摺,然後剪出一個娃娃形狀,留下兩側相連的邊邊。打開摺紙後,你就有了一連串的小紙人,每一個的手腳都和下一個相連。你可以為它們上色,讓它們看起來個個不同,但它們全都擁有同樣的基本形狀。

有紙娃娃症候群的人,似乎無法打破在生命某個層面苦惱著他們的鎖鏈⸺週期性反覆出現的健康問題、關係或工作模式。出現紙娃娃症候群的人似乎注定要一次又一次地吸引同樣令人厭煩的情境,就凱蒂的例子來說,就是同樣惡質的伴侶。
#人為什麼重複犯錯
同頻共振

太多個案告訴我不論他們經歷過多少治療、參加過多少次十二步驟課程①、或離家有多遠,他們總是「卡在某個模式之中(stuck going through a pattern)」。有位案主說不論他試著和多少不同於媽媽的女人交往,最後「母親的形象」總會出現。有一回他故意挑了個金髮女性約會,因為母親是黑髮。結果,他的約會對象在前一晚把頭髮染了,約會晚餐時以一頭黑髮現身。

另外一個案主說,不論他多麼努力,最後還是會回頭抽大麻。他戒癮後又接受藥物治療,但回到工作崗位或在朋友圈中遇到的第一個人,又會給他毒品。他擺脫不了受到詛咒的感覺。這是因為他的能量精微圈不斷對世界放聲大喊:「我要大麻。」而世界聽到了。

另一位女性求診者,則是不論做什麼工作,就算她評量成績出色,到頭來總是被解雇。還有前後出過十四次車禍,以及始終戒不掉菸酒或危險性行為的人,不管他們用了多少方式來解決問題,最後的結果都一樣。還有些人一直找不到適合自己的工作,或是不管賺多少錢都無法甩掉債務,或是不管到哪裡,都會結交同一類型的朋友。也有人無法擺脫某種慢性疾病或莫名的疼痛。

紙娃娃症候群牽涉的因素很多,但其中至少有一項是能量問題。如果你符合這項症候群,過去極可能遭遇過某些艱難的經歷或創傷,把你困在反覆不斷的能量模式中。你的能量精微圈或許太僵硬無法開啟,好讓可以介入這個循環的人、機會、想法或事件能夠進入。又或者最初的事件,造成你的某個精微圈出現破洞或變得可穿透。你的能量精微圈應該要像個一個渾身肌肉的酒吧保鑣,負責把廢物丟掉,把優質客人請進來。問題是,你的保鑣把指令弄錯了。他主動找來的是任何會困住你的人事物,又同時把好傢伙都「攆出去(“bouncing out”)」了。

你受到紙娃娃症候群的侵害了嗎?其症狀包括以下所列:

  • 不論你怎麼做,總是困在不肯消失或改變的重複模式中。
  • 在一般情境或生活的某些領域裡,你總是受到他人負面或傷害性的對待。
  • 你對自己所施加的負面或有害的對待,不論得到多少幫助都無法停止這種作為。
  • 你對於反覆出現的循環充滿無力感。
  • 你感到挫折、受傷、憤怒,因為你的模式使你像滾輪上的倉鼠,不斷繞啊繞的找不到出口。

當紙娃娃症候群現身時會如何?

如果它影響的是你的健康,會以各種慢性病或反覆出現的毛病來顯現。如果它影響的是你的工作或事業,不論你如何改變自己的行為或表現,總是會出現同樣的問題和人物。如果它影響的是你的財務,你會反覆出現相同的財務錯誤,或者一再落入相同的金錢困境之中,比如總是把錢花在同樣無用的東西上,而忽視了基本需求。
#枯井之心

如果它影響的是你的人際關係,你可能在每段重要關係中都碰到同樣的創傷。你或許總是遭到愛人利用,或逃離每個可能的好伴侶,只選擇不健康的伴侶。或者,家人、朋友總是背叛你。你也許卡在反覆不斷的情緒模式中,始終以憤怒回應你所關愛的人。或者,你會一而再地選擇同類型的伴侶、朋友,甚至覺得你只是重演前世戲碼而已。
#戲班子:一切牽扯的關係

在靈性生活上,有意識或無意識的嚴格遵守特定的精神信念,可能會危害到你的身體健康、安全或工作。或許你相信上帝會保護你,所以對常識中的安全顧慮置之不理,又或者你認為離婚是一種罪,所以應該維持飽受虐待的婚姻生活,又或許你屈從母親的每個指令,因為<聖經>說要榮耀長者。

吸血鬼受害者症候群 The Vampire Syndrome(盲目被耗能者)

有誰想吸取我的能量?Anyone Want to Suck My Energy?

這個案主看起來真的很像和吸血鬼搏鬥過,而且吸血鬼嬴了。

「我無法再這樣下去了。」她抱怨道。「我是個牙醫師,每天精神飽滿地進到辦公室準備工作,但看到第四名患者時,幾乎已經累癱了。情況糟到我必須在水槽下藏一堆軟糖,看診時偷吃幾顆糖來維持體力。看到最後一名患者時已經快虛脫了,必須勉強撐開眼皮。」

我一聽就知道,我正在和吸血鬼症候群的受害者談話,這種人心地特別好,他們會疲憊不堪是因為別人抽乾了他們的生命能量。有些人,就像這位牙醫師,會在不知不覺中幾乎被所有人打劫一空。他們上班時,會把心的能量傾倒給同事、客戶或其他接觸到妁人。親友有難時,都知道只要找到他們,就能讓自己變得更強壯、充滿能量。

這位牙醫師的能量精微圈讓她成為吸血鬼受害者,因為這些能量圈接收了一個基本信念的頻率:她深信自己必須努力工作,要盡一切可能討好服務對象,這也包括給予他們不可或缺的正面能量。在找出這個錯誤的信念之後,她使用了本書第四章和第六章提供的訣竅,防堵患者繼續偷取她的能量。

她的能量場部分出現破洞,部分具有穿透性,因此她的能量、善良和慈悲不斷往外滲漏。具穿透性的精微圈就像個半睡半醒的保全,沒有發揮該有的防護作用,不僅讓她的生命能量外漏,還允許其他能量進來占據空間。在我幫她療癒了這些能量問題後,還不到一週,她就能在下班後還去上瑜伽課,不再虛脫得需要靠軟糖補充體力了。

有些吸血鬼症候群的受害者,只有受害於單一對象或某些人。比如說,有位男士睡醒時總是比上床前更累,早上醒來時猙不開眼睛,而且渾身發冷。「我覺得我老婆在我體內放了一根管子。」他邊打呵欠邊說。「讓我全身的能量都流到她身上去了。」察覺到他失去的能量都到老婆身上時,他覺得被利用而感到憤怒。

這位男士和妻子建立了一種無意識的模式:他給+她取(an unconscious pattern in which he gave and she took. )。這種模式只在兩人身體接觸時才會發生,如果分開睡就完全沒有問題。但妻子是個壞人嗎?他就這麼容易吃虧受騙?並非如此,事實上,他的妻子並不是故意或有意識地要偷取他的能量。只是他本身脆弱的能量精微圈,讓他很容易被能量吸取者入侵。

他和我一起回溯他這種易受害體質的根源,追到了他母親身上。原來他母親只要遇到困難或悲傷的事,都會跟他傾訴,但他除了安慰與支持母親之外,什麼也做不了,這讓他覺得很受挫,也覺得自已被困住了。

現在他終於明白,他也以相同的能量模式對待妻子(所以這位男士,紙娃娃和吸血鬼症候群他都有)。

他花了些時間轉變自己的模式:他原本認為母親跟妻子如果少了他的能量,就無法存活下去,但現在,他已經把能量精微圈療癒並強化到能和妻子一起上床睡覺,早晨醒來時也不再精神委靡了。

吸血鬼症候群的受害者,主要症狀包括:

  • 在某些(或所有)人或情境下你會流失能量,你幾乎可以感覺到能量正在往外流。
  • 與吸取能量者接觸後,你會覺得全身像虛脫一樣筋疲力竭。
  • 你感覺得到怒火或挫折感不斷累積,對於被利用感到厭煩。
  • 經常覺得自己就像行屍走肉一樣,了無生趣。
  • 接觸到能量吸取者就會起寒顫、體溫下降。
  • 接觸到能量吸取者時,能量會下降,但離開他們後能量就會回升。
  • 你能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力量在偷取你的能量。
  • 你認為你的工作是把自己的能量提供給他人,即使這樣做會傷害自己。
  • 你認為你若無法完成任務,別人就會受到懲罰、傷害或被遺棄,這是你不願見到的。

成為吸血鬼症候群的受害者,流失重要的生命能量,會使你面臨許多健康問題,最明顯的是免疫系統受損。又或者不論你做什麼,都無法維持或增進活力。你察覺到某些人在你身邊時,他們的體能不斷增加,而你目已卻越來越低落。尤其在發生性行為和睡眠期間,你能明顯感覺到生命能量被抽出體外。

就情感層面來說,你覺得自己似乎失去了原本的感受與想法。你不斷討好或鼓勵他人,卻覺得自己毫無生氣;或是別人竊取了你的想法、好點子或說詞。而在財務上,因為某人或某種情勢似乎不在你的掌控中,所以帳戶裡的錢不斷在流失。你可能會覺得別人汲取你的能量來為他們賺錢,你相信你有義務給予支持,但你卻從未因此獲得任何回饋。

在工作上,吸血鬼症候群的受害者,領的薪水往往低於同事或同行。

「施比受有福」的信念一旦被錯用,你會因為沒把能量或資源送給他人而感到愧疚或不舒服。

擺脫吸血鬼的糾纏

貝蒂是新近來求助的案主,她粗暴的態度很不討人喜歡,也讓我很緊張,但我知道她只是在自我保護。

她可以連著好幾個禮拜不出門,活得像是個懼曠症患者。除了餐廳的外送小弟,她誰都不見,但是外送小弟只是把食物留在門口,等他按門鈴離開後,她才會開門拿食物。

孤絕到這種程度,背後的原因為何?有什麼事能把一個人逼到過如此空虛、自我隔離的生活?

當我本能地檢查貝蒂的能量精微圈時,注意到她脖子附近有個深色印子。我察覺到那是個能量連結,看起來很像花園澆水用的長水管,連接著貝蒂的脖子和一個若隱若現的幽影。這個幽影我稱之為「存有」或墮落天使,似乎正用類似嘴巴的開口吸取著貝蒂的能量。原本應該要幫助她建立磁力場和靈光場以保護她的生命能量,正被這個「存有」吸走。

雖然面對不尋常的詭異事物是我的工作之一,但我向來不喜歡向求診者提起這類事物,尤其我多數的求診者都是一般民眾(會計、家庭主婦、工程師、經理、護士、醫生和祕書等等)。儘管如此,在我超過三萬五千場的諮商中,至少有二○%必須談及靈通介入的資訊。結果呢?我還沒碰到迴避真相的人。事實上,大多數的人會說:「我很高興聽到妳這樣說!我一直都有相同的懷疑,還以為我瘋了。」

我和貝蒂分享了我的觀察,她開始哭了起來。「這個東西已經跟著我一輩子了。」她哭著說。「事實上,我還記得它在我出生時附著到我身上的情景,當時醫生為了拯救媽媽的性命,提早兩個月剖腹。我能看見它從媽媽身上轉移到我身上,但我什麼也做不了。」

她又說:「我以為這個東西跟著我,是為了幫我活下來,但是它其實是在吸取我的能量。」然而,這個破壞能量的墮落天使只解開了部分謎團,不是全部。

「我了解妳為何累到無法參加團體活動,但妳為何任何人都不肯見?」

貝蒂默不作聲。然後她低聲說道:「跟我親近的每個人都死了,每個人。」

她開始說起了七、八個突然死掉的親近友人,這些人不是死於不可預期的意外,就是在跟她深交後不久突然病死現在我終於理解貝蒂為何待人要如此苛刻了,她不希望自己的「詛咒」再傷害到任何人。這個吸血惡魔顯然想要獨占她。我告訴貝蒂說這個聰明的黑暗存在,只會讓她跟即將死亡的人接觸(我希望是如此),接著再幫她擺脫容易讓該存有趁虛而入的信念。接下來,我們請求神聖力量來填滿所有的能量破洞,並且擴展她的能量場。

最後,我協助貝蒂誠服於一股更偉大的力量,這股力量立即對她展現出所有的愛與恩典,而這些都是那個存有說服她不存在的事物。此時,許多神聖的能量從貝蒂身上散發出來,並且圍繞著她,迫使那個黑暗形影落荒而逃。貝蒂和我都感受到它的離去,彷彿有一大袋的冰塊從我們的靈魂卸落下來。

後來貝蒂和我又進行了幾次諮商後便搬了家,並積極參與某個心靈成長社群。如今她擁有自己的療癒事業,生命閃耀得如同燦爛金陽。而且,再也沒有朋友在遇見她之後突然死亡了。

這類故事我有好幾千則,結局通常是受害者從受折磨的情況中解脫,這些折磨包括癌症、背痛毛病、糾纏不清的跟蹤者及不孕問題等。假使你遭到潛行捕食的靈體吸取能量,你現在知道這是可以解脫的。對一個攸關生命的故事來說,自由活著就是一個快樂的結局。

騾子症候群 The Mule Syndrome(盲目工作服務者)

有事給我做嗎? Is There Any Work For Me to Do

在家裡我最常說的一句話是:「我是女傭嗎?」願上帝幫助那個回答「是」的孩子。

事實上,我的孩子們都被訓練成要對自己的感受、作業和生命難關負責。我的三條狗(男朋友就別提了)還在受訓中,但是有服從問題的其實不是他們,而是我。

因為我在成長期間是家裡的騾子。父親出門上班後,留下母親在家,她長時間躺在床上憂鬱著,待整理的屋子、等著上桌的晚餐、需要照料的大庭院都要我打理。對了,還有等著換穿衣服和照顧的妹妹們。

然而,真正的壓力是我在能量上招來的負擔。如果有某種四處漂浮的感覺,我會義無反顧地接收它,試著處理它。有家人過敏、生病、發生金錢問題、煩惱或擔憂,最後都會反應在我的身心上面。我不斷試著解決別人的問題,嚴重到我必須頻繁去看醫生、治療師和療癒師才能應付。

我的第一份工作,我發現很多額外的工作都會自動跑到我這裡。老闆去休假,變成我要幫她寫文章。更慘的是,倘若我沒有準時完成她的工作,還會感到內疚,就算要通宵完成也一樣(有趣的是,我老闆從來不覺得虧待我)。

騾子症候群,病灶是「有工作就必須完成」,不管是情緒上、心理上、精神上或勞動身體的工作,一旦要有人去完成,而那個人肯定就是你。

無形的能量其實沒有邊界,而我們以能量方式回應的能力也沒有邊界。人們不想面對、感受或處理的能量會被推擠出他們的身體,漂浮在空間裡。騾子,那個經常()推舉出來最有能力最負責任的人,最後會承受這些有問題的能量,而且通常是透過超時工作來處理它們。

騾子是所有組織中最具責任感的人,這也加重了他們責無旁貸的使命感。倘若你是騾子,就算你吃素,你還是會為了別人的培根工作,包括買培根和煮培根一手包辦。

另一方面,你又覺得自己並不如外表表現的那樣有能力,因此你會時常焦慮:我能完成所有事情嗎?萬一做不完該怎麼辦?事情若是沒準備好或不完美,要如何面對罪惡感和羞愧慼?除了揮之不去的焦慮感,你還深恐會讓人感到失望。

如果你能暫時停止忙得團團轉,就能察覺到別人的工作和問題正在滲進你的體內。不同類型的工作和問題會分別進入身體的不同部位:

生理的(包括照顧生理需求或賺錢),會進入臀部;
情緒的,會由腹部吸收;
有關責任、任務及時間表的,則進入胃部;
關係問題則進入心臟;
與溝通或分享資訊相關的議題,會卡在喉嚨;
涉及長期目標的問題或工作(通常是他人的目標)會跑到前額;
靈性需求與義務則落在頭頂。

但是幫別人代勞,就算是情緒上的工作,都是在剝奪別人的自身感受,讓他們失去療癒自己痛苦與問題的機會。因為,我們只能從自己的問題中學習;我們自己的問題只能靠自己療癒。

想想如果你能擺脫那些「應該怎樣」,而專注在自己的「可以怎樣」時,你曾有多麼不同的感覺。而這就是建立正確能量精微圈的目標。

那麼在能量上,身為騾子的症狀有些什麼呢?

  • 工作、工作、工作,就是你永無止盡的活動。(許多有服務傾向的人,特別會利用自以為是的假設,來讓他們不停工作。)
  • 工作從他人身上流到你的身上,就此打住不再前進,也不會回到他人身上。
  • 永遠有更多等著你完成的事物,這種令人心神不寧的思緒一直折騰著你。
  • 你覺得有責任不僅要完成他人的工作,也要處理他們的情緒、需求和擔憂,甚至到了要替他們解決這些問題的程度。
  • 經常處在焦慮之中。
  • 身體不同部位出現不同的疼痛感,這代表他人的能量問題正嵌在你的能量系統中。
  • 你感到身心疲憊,甚至沮喪憂鬱。

吸收他人的精微能量,對身體、心智及靈魂都是不好的事。騾子症候群把壓力增強千倍,因而影響了你的健康,導致各式各樣的疾病、不適及症候群。由於你接收並試圖處理別人的感受或想法,你可能變得情緒化,充滿不合理的感覺、想法、焦慮或擔憂。

我曾幫助過一位女士,她因為家中的情緒問題而不堪負荷,多次進出精神病院。在幫助她阻擋他人能量進入及療癒她的能量場後,她馬上感受到一股期待已久的解脫感。就金錢方面來說,騾子比誰都更努力工作,但通常領到的錢也沒有比較多。你可能會對自己沒有賣力工作賺錢或努力省錢,而有罪惡感;或者是你扛起了別人的債務,卻只覺得受到利用,或者因為沒有人在財務上幫助過你而感到憤恨不平。

身為騾子,在關係中,你會打理所有事物,包括控制財務狀況、主動求愛、做家事、養小孩或規畫度假行程。總是你打電話給朋友,他們不會主動聯絡你;你照顧長大的子女,卻連你的生日也不記得。你的朋友或子女只在有需要時才會找你,為了錢或有個可以哭泣的肩膀而來。然而,你相信你必須犧牲時間和金錢,才能進行靈性工作,你以為幫助他人是高尚的行為,就算是對自己一無好處也一樣。

我發現強調性別差異的宗教思想,往往是騾子症候群的元凶。這種思想導致女性得一手包辦家中所有工作,而男人必須負責全家的開支。在某些文化中,這類思想更是發展到極致,例如有些地區的非洲女人不可以拒絕男人的性交要求,即使對方有愛滋病也一樣。而不少伊斯蘭社區,女人如果和丈夫以外的男人有性關係,即使她是被強暴的,也會面臨死亡威脅。這些都是騾子症候群的遺害。

能量索與詛咒:禁制協議Cords, Curses, and Bindings: Inhibiting Con

我建議你在閱讀本書時,要一邊檢查自己的能量精微圈,找出會導致能量流失、接收他人有毒能量和有害連結的能量協議或限制。許多種能量都能創造出負面作用。以下是限制清單,這些問題全都可透過本書所說的「能量索工作」(cord work)得到療癒。

能量索(Cords)是形似庭園水管的能量連結或協議,有能量流經。能量索越久遠、限制越多,就會越粗厚。只要你讀取這股能量,就能得知協議的本質。

例如黃色能量代表信念的交換;橘色意味情感的交換。假使不論你再怎麼努力都無法和特定的人、團體或體系分開,就表示你們之間被能量索連結著。

生命能量索(Life-energy cords)看起來就跟一般的能量索無異,但其顏色是紅色或橘色,因為流經其中的是基本生命能量。這些能量索存在於本我的不同部分之間,例如今生的自己和前世的自己,或者某個人與其他人或團體之間。生命能量索就像將電力從主機傳送到不同終端用戶的電線,負責將基本生命能量分流到不同管線,送到許多出口處。能量耗竭、慢性或重大疾病、慢性疲勞和腎上腺毛病等,通常都是因為生命能量索有問題。

共依存協議(Codependent contracts or bargains)是一種獨特的能量索,通常出現在親子之間,產生雙向能量流動。

我們是在子宮內或在嬰兒期為了確保自己的生存,而創造出這種能量索。無意識接收到的安全威脅,讓我們相信我們必須為生命做出協議。這或許是個正確的評估。在某種程度上,我們認為媽媽、爸爸或雙親都不想要我們,或者無法周到地照顧我們。我們因此推論出如果能在能量上協助父母,他們就更有能力照顧我們。於是我們建立了一項能量協議,這通常會涉及到接收父母親問題或責任,付出自己維持生命必需的精力。從孩子的觀點來看,常見的協議有:「我給你我的生命能量,並接收你的痛苦」,或「我給你我的心靈天賦,你把我養活」。雖然我們得到了短期利益,因為媽媽現在痛苦減輕,所以能在半夜起身哺餵我們,但長期後果卻極具破壞性。比如,母親的痛苦在我們脫離嬰兒期後,仍會持續流入我們的能量圈內,造成我們生病、疼痛、命運悲慘。反之,媽媽會持續接收我們的能量,這會阻止她面對自身的內在問題,導致對我們的依賴。更糟的是,共依存能量索曾在我們的精微圈(及至少一個脈輪)中,建立起一個做為其他主關係樣板的結構。我們不僅會繼續餵養母親能量、接收她的痛苦,也會對任何與自己建立主關係的人做出相同的事情。

倒鉤咒 Curses

就像是一組粗黑纖維綁在一起的小管子,會將個人與任何人或團體連結在一起。倒鉤咒不是一條中間挖空、讓能量流過的管子,而是能量就附著在管子上面。倒鉤咒會導致健康、性及金錢發生問題。

鍵結索 Bindings

就像是一條橡皮筋,把兩個人或多個人綑綁在一起。由於鍵結索的作用,這些人會黏著在一起,通常生生世世都會牽扯不清。鍵結索和能量索不同,不做能量交換,只是把兩個或更多靈魂綑綁在一起而已。

能量標記 An energy marker 

看起來就像是由一團逆時針螺旋電荷形成的符號。這個符號會指示他人如何對待被標記的人。只要某個能量場中出現了能量標記,將會影響到其他所有能量場。比方說,如果你的言行舉止總會遭到無禮對待,你的能量場中可能就有個能量標記。

假如某個人的能量卡住不通,我會在那人的身上尋找控制點,這是由他人放置上去的能量限制。許多父母曾在子女身上施放控制點,通常是為了保護子女的安全,但有時是為了確保父母自己能持續獲得基本生命能量。非常不成熟或過度成熟(無聊)的人,往往是控制點製造出來的產物。

病蔭 A miasm

是一群靈魂或家庭成員所制定的一個能量場,通常會在家庭體系內創造生病模式。要檢查是否有病蔭,可在紅色的生理精微圈上尋找棕色區塊。這些區塊有十字縫花樣及一條連結到過去的某位祖先或久遠事件上的能量索。

能量光絲 Filaments

是連結各種途徑或不同實相的能量細線。許多療癒師會藉由移動能量光絲,來打開過去不曾暴露的能量或力量通道的入口。能量協議只有在你清理完畢,或在你消除緊握協議不放的原因之後才會消失。

傳統療法(Traditional therapy)對於清理能量非常有幫助,你也可以問問自己以下問題:

1.這份協議的原始創造者是我或是他人或他物?
2.如果我不是創造者,我是如何接收到它的呢?此外,我必須做出、說出、了解或表達出什麼,才能解除這個協議?
3.如果是我同意了這個協議,那是何時發生的?原因為何?
4.這個協議的本質為何?我要付出什麼?我又得到什麼?
5.這個協議如何影響我?對我周遭的人或協議中涉及到的人又有何影響?
6.我必須知道什麼,才能解除、改變或善加利用這個協議?我必須了解或表達出哪些感覺?我必須接受哪些信念?我必須釋放或接受哪些能量?我必須願意接受或使用哪些力量或天賦?
7.我要如何原諒自己或其他關係人,要釋出怎樣的善意?
8.我已經準備好要接受療癒了嗎?若是還沒,為什麼?我何時會準備好?
9.我準備好要脫離相關的症候群,以便成為真正的自己了嗎?
10.我準備好接受全面保護,安全地在這世界上活出我的目標了嗎?

假使你在檢視與回答完這些問題後,發現自己願意解除協議,我建議你使用慈悲療癒之泉(healing stream of grace),這是永恆的神聖力量。如果你能透過「神的眼鏡」來看世界,你會發現無條件的愛之光從天上傾洩到我們身上。



圖4:宇宙能量場(The Universal Field)充滿了源自神聖力量的愛與恩典。這股神聖妁力量可以切入所有影響著我們的外界能量場,傳送愛與療癒。

長久以來,包括我自己在內的療癒師都察覺到這些光的存在,注意到它們環繞著(不是進入)生病或遭遇難關的人們。當慈愛之光能夠附著在有問題的身體或能量部位時,療癒就會發生。你可以請求慈悲的療癒之泉來為你轉化問題,包括解除能量伽鎖。

以下練習可以幫你達成目標。

1.當你有絕對的意願解除協議或脫離能量索時,請求神聖力量以慈悲療癒之泉來取代能量索。
2.接受慈悲之泉帶來的禮物,感謝它是如此完美。
3.請求神聖力量為你清除能量索的殘跡或影響。
4.請求神聖力量為這份協議的所有關係人提供慈悲療癒之泉。
5.請求神聖力量在此刻療癒你的內在,並重建你的能量精微圈,使你能與神聖力量的意志和諧共存。
6.請用心感受隨著生命改變湧起的感恩之情。

本書提供的靜心冥想指導,可以用來斬斷能量索,讓它脫離你的能量場,以及擺脫某些生活問題。

靈通(靈媒)體質症候群 The Psychic-Sensitive Syndrome(盲目通靈者)

你知道的太多了(Knowing Too Much

假如這裡有鬼,他將會跟你說話,而且只跟你說話。假使有什麼東西沒有人能看見,那你一定會看見它;某個存在沒人聽得到,但你會聽見它;某種感受、感覺、預知或想法別人完全察覺不出來,但你就是接收得到。

你是那個被看不見、聽不到、難以解釋的事物等超自然力量淹沒的人。(You’re the person awash in the invisible, inaudible, and inexplicable—in the psychic. )

你聽到老闆告訴你一件事,但你的內在堅持他在說謊。你聽見鄰居丈夫發誓沒對老婆不忠,但你腦海裡的畫面告訴你不是那回事。孩子的醫生堅持女兒只是感冒,但你知道某種更糟的情況正在發生。

你要叫誰相信你?誰會相信你?

具靈通體質的人(對超自然現象敏感的人 Being a psychic sensitive)很像本章稍後會提到的「無邊界者(no-boundary person)」,只不過你真的能夠聽到、看到、感覺到及了解這些湧入的能量訊息。滿滿一卡車的資訊,開車的人顯然是個看不懂停止標誌及地圖的瘋子,讓你夜以繼日地被這些寧願沒有的資訊倒得滿臉滿身。

但問題就在於,你知道這些資訊或許能幫助他人。你的內心拉扯著,一方認為你應該接受這些預知夢,因為它們或許可以拯救某人的性命,或防止某人犯下大錯。但得知這些訊息,會迫使你產生得做些好事的責任感,而你對他人的關懷會讓你不斷接收這些資訊。被訊息淹沒的感受和保持警覺的需求,現在又加上了折磨人的過度責任感:萬一你沒能正確地接收到所有訊息怎麼辦?萬一訊息錯誤怎麼辦?萬一你分享了訊息,有人卻因此受到傷害怎麼辦?萬一有人因為你沒分享訊息而受到傷害,又該怎麼辦?

許多具靈通體質的人同時也會有其他症候群,最常見的是騾子或療癒者症候群。

既然你有能力吸收別人的問題,何不把他們的工作也攬下來呢?因為你感受到了他人的需求,就很容易踏出下一步,在為他人傳遞解決之道的同時,也把他們的問題接收下來,這就是我所謂的「療癒者症候群」。只要有一個能量精微圈受到侵犯,其他所有精微碉都會受到影響。通常一個問題往往會牽扯出另一個問題,這不只會發生在體質敏感者身上,任何症候群都可以與其他症候群連結,創造出糾結成團的麻煩。

對具有靈通體質的人來說,有幾個特殊問題會阻斷療癒。就算你真的想要關閉靈通資訊的流入,你辦得到嗎?

坊間多的是教人如何變得更敏銳的課程,反之,僅有少數人受過處理靈媒現象(減敏治療)的訓練(就我所知,我是少數強調精微圈重要性的人之一)。此外,你真的想減少你所接收到的靈通資訊量嗎?許多其靈通體質的人認為自己的狀況既是詛咒也是禮物,一方面要不斷暴露在過量(甚至是危險)的資訊和能量之中,另一方面,這些獨特的洞見又會為你帶來滿足感。

若是欠缺自我價值感,把持不住自己,很容易就會把靈通體質用來滿足自我,覺得自己與眾不同,而不肯甘於做個「正常」的普通人。
(If we lack self-worth, it’s easy to use our psychic sensitivity for ego gratification rather than let it go and be a “normal” person.)

我從小就是體質極度敏感的人,所以深知伴隨而來的困惑、疲憊與驚恐。我的家族中,幾乎每一代都會出現一個其靈通體質的人。我的祖母看得見鬼魂,但家人對她詭異的天分都三緘其口。當年幼的我指著車庫角落說,有個女人曾在那裡上吊時,他們也對我的話充耳不聞。我的小兒子也繼承了這個天賦。有一天,我在療癒過程申釋放出負面能量,幾分鐘後竟然接到兒子老師打來的電話。顯然,原本只是坐在椅子上的他,突然挺直背往前趴倒。這是個很困難的肢體動作,因此我明白是我的兒子接收了我送走的痛苦。一週後,我帶他去找我的療癒師,開始處理他的能量精微圈。

由於靈通天賦至少有十二種不同形態,因此靈通體質症候群的外顯徵兆也豐富多樣,而且令人困惑。以下是你可能具有靈通體質的一些跡象:

  • 來自各種存在界的存有、實體、能量或訪客(他們不屬於我們所定義的生命形態)不斷干擾著你。
  • 無形的靈體或存在召喚你去執行任務或傳遞訊息。
  • 你彷彿是一塊靈通海綿,不斷吸收他人的疾病、情緒、想法、需求或問題。
  • 你對自己或別人的生活一直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或者你能接收到關於未來的預示。
  • 雖然你不在某人身邊,卻能知道對方正在經歷(或可能曾經歷)什麼。
  • 你感受到一股股通常與你無關的靈通資料不斷湧入。
  • 你經常感到焦慮、難以入睡或睡不安穩,畢竟你不知道有什麼東西會摸黑來找你。
  • 你的天賦令你感到害怕,但你也不敢關閉它。
  • 你有種自己異於常人的感覺,覺得自己瘋了。

靈通體質症候群會對健康產生巨大衝擊。靈通能量(我們從活人、死人、靈體、自然界及其他地方所接收到的能量)會透過脈輪轉變成生理能量,而身體的免疫系統會主動攻擊這些入侵異物或生理毒素。

靈通體質症候群最主要的跡象是,不論你怎麼做,身邊人的疼痛、創傷、疾病、成癮或強迫症都會被你的身體照單全收;周遭所有的病毒,你都逃不掉。如果遠在緬因州的妹妹觸摸到了毒藤,你的手臂也會開始發癢,雖然你住在明尼蘇達州。你甚至會吸收他人的喜惡,看見別人點了一杯馬丁尼,會讓你也想點一杯,雖然你討厭製作馬丁尼的琴酒。

由於你吸收了別人的問題,所以無法分辨自己內在的一大堆感覺、想法或目標是否真的是自己的。你不知道什麼能使你感到快樂,因為你無法分辨何者能帶給你喜悅,何者帶給他人喜悅。只要是你關心的人,他們的所有情緒會讓你不堪負荷。反之,他們卻可能認為你瘋了,對你所聽到的聲音感到納悶懷疑,深信你應該去接受精神治療。但事實上,你正在感受他們的感覺,表現出他們的信念,或對他們私密的記憶與夢想做出回應。

對於工作,你可能無法集中精神專心處理,因為你知道周遭發生的每件事。收發室的吉米正和會計部的蘇西搞曖昧;銀行櫃員覺得自己懷才不遇;公車司機擔心帳單付不出來,希望她這個月的贍養費能準時收到;你的同事正在寫離職書。

你還會感受到無形的存有或靈體在現場,他們可能是鬼魂或祖先(我有些個案甚至遭到外靈性侵,有人還描述了靈魂出竅時的性經驗)。此外,你還可能接收到關於別人的訊息,而不得不去將訊息傳遞給對方。

造成這個症候群的初始原因,通常是缺乏靈性精微圈的支持。有些宗教雖然承認靈通天賦,卻把這類活動貼上邪惡的標籤,或者雖然鼓勵信徒發展這些天賦,卻不提供任何訓練。

療癒者症候群 The Healer’s Syndrome:(盲目療癒者)

我的愛心跟世界一樣大 A Heart as Big as the World ( but the World Doesn’t Include Yourself

盲目送光(黑洞,一直給)

身為療癒者,讓你感到疲累不堪嗎?通常我只要提出這個問題,都會得到肯定的回答:「是的!」

人們在感到疲憊、焦慮或沮喪時,第一個去找的人就是你:你的仁慈與同情心源源不絕流出,你不斷的給予、給予再給予,往往到耗竭的地步。你可以確切的感受到心的能量正持續不斷的流瀉而出,而不是像廚房漏水的水槽那樣一滴一滴的滲出。你的能量水龍頭永遠開到最大。當你把別人都照料好時,他們既快樂又充滿了愛。反之,你卻感到乾涸枯竭。

療癒者症候群很像吸血鬼症候群與騾子症候群妁合體。就像吸血鬼受害者一樣,你的能量不斷流失給那些尋求安慰的人,而他們寧願偷取援助也不願直接取得。但你又像騾子症候群的受害者那樣,認命地接收別人的問題,把自己搞到筋疲力竭為止。

身為療癒者,你懷抱著高尚的意圖:幫助與療癒他人。但問題是,最後的結果是你接收了他人的疾病與問題,而他們得到了你用來維持身心健康的全部能量。

療癒力量送出之後,取而代之的是別人不想要的能量。於是,療癒別人感冒的能量送了出去,隨之進來的很可能是感冒本身的能量。你的同情與智慧送了出去,隨之回來的是對方的憂鬱和困惑。

身為療癒者最困難之處,不在於幫助別人(反之,你真心喜歡幫助別人),而是在於你承接了你正在處理的問題。

我本人就是療癒工作者,所以經常會碰到患有療癒者症候群的人。喜歡療癒的人加入醫生、護士、衛生人員、職業療癒師或其他療癒專業是很自然的事情。但不幸的是,這些人當中有許多人也成了「療癒者症候群俱樂部」的一員(the private club of “healers with the Healer’s Syndrome.)。

不過,這個俱樂部成員並不全都是專業的治療師,任何關懷別人到讓自己精微圈出現嚴重問題的人也都符合資格。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郵差,他從來無法準時跑完自己的路線,因為他總是能感覺到某個「客戶」需要他的幫助,他把送信路線上的人家稱為客戶。這位具有靈性天賦的郵差會站在需要幫助的人家門口,對著屋子傳送他的誠心祈禱。每天下班後,他都覺得筋疲力竭,也很驚訝日己的能量竟然有去無回。事實上,他還經常感受到他幫忙祈禱的那些「客戶」希望解脫的疼痛與創傷。

「我這是在做好事。」他說:「但為何感覺這麼糟?」

他又說:「讓我感到沮喪的是,我正在做上帝的工作,但上帝為何不肯幫點忙呢?」這位郵差自以為他是在分送神聖的能量,但他真正分送的是他自己的能量。

物理原則清楚地告訴我們:

大自然討厭真空,某種東西離開位置,必然會有另一種東西取而代之。療癒者若在送出能量後,能夠飲用神之蜜、花朵上的露水來填補空缺,就不會被外來的不良能量所竊占。

但遺憾的是,療癒者的精微團通常都會選擇接收需索者的問題。如果對方是家人,那麼雙方的能量交換很可能早在療癒者的童年時期就已建立,也就是前面提過的能量協議。

那麼,要如何在能量上區分療癒者與騾子呢?我是這樣描述的:騾子的能量精微圈,看起來像是由外往內開的門。人們從外面把東西丟進去,如果他們夠聰明的話,還會把門用力一甩關上,趕緊跑開。他們知道騾子會替他們解決問題。反之,療癒者的邊界是一道雙向門,他們把療癒能量送給需索者,而需索者則把自己的問題丟回給療癒者。這兩種症候群都會讓人不舒服,或者無法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你若受到療癒者症候群的折磨,可能會有以下經歷:

  • 你不斷給予關懷、照顧、愛、同情與慈善心,但並未收到同樣的回報。
  • 療癒能量從你身上流往他人,但回到你身上的只有病痛與問題能量。
  • 出現在他人身上的疼痛、創傷、情緒、問題乃至疾病折磨著你。你在伸出援手或接觸他人之前並沒有這些症候群,對方在接觸後卻不再經歷這些症候群。
  • 當別人有需求時,你若不應不理,會有愧疚感。
  • 你覺得自己好像戴著一塊隱形招牌,上面寫著:「一天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需要保母?需要談心良伴?需要一點愛?需要一雙聆聽的耳朵?我都在這裡!」(注意到沒有,你完全沒提到費用。)
  • 大家都說你是個好人,你都聽煩了。
  • 與別人互動後,你會感到疲倦、困乏、體能耗盡。
  • 有人想為你做點好事時,你會感到不舒服。
  • 在付出過多之後,你的心臟、肺部或胸腔出現失調症狀。
  • 獨處一陣子後,或是吃了大量碳水化合物或糖分後,你會感到煥然一新。

療癒者症候群可以造成各種健康問題。就像在靈通體質症候群一節中所說的,任何外來能量進入你的能量場後,都會轉變成體內的生理毒素。更糟的是,在大量毒素流入時,你還流失了自己的生命能量,使情況更加惡化。你會接收他人的功課、疾病、問題、衝動、成癮和需求,而你得到的回報是失去身體能量、精力和健康。

你會覺得自己生病了、身體沉重,症狀比吸血鬼症候群的受害者更嚴重,因為他們的能量「只是」被吸走了,而你還接收了有害的能量進來。通常的情況是,沒有醫生能診斷出你究竟哪裡有毛病,又或者你的診斷結果總是不斷改變。

你若是患了療癒者症候群,應該是一個大受歡迎的角色,因為你是個修護天王天后,永遠都有時間幫助別人。你把所有的錢用來支持你所關愛的人,而他們反過來只會把債務和帳單丟給你,連一聲謝謝也沒有。你覺得有責任為關心的人提供所求,照料他們的問題,包括生理、財務、工作、關係、情感、行為、性或其他方面。你是個大方的贈予者,你的母性/父性衝動讓你送出時間、注意力、關愛和同情,換來的卻是他人的問題和情緒。

你或許認為必須療癒所有人的問題,才算大功告成,才算是愛的表現。的確,你只有在幫助他人或為他人付出時,才會感覺良好。畢竟,能夠為他人服務總比自私自利來得好,不是嗎?我們不是常被教導說,要樂善好施,要能感同身受嗎?這種「濫情」的症候群,常出現於女性療癒師身上。

如果你曾經有過:「我受夠了!照顧每個人讓我疲憊不堪!」的念頭,那你很可能正在療癒者症候群中苦苦掙扎著。

無邊界症候群 The No-Boundary Syndrome(盲目不設防)

那些邊界究竟到哪兒去了?Where, Oh Where, Did Those Boundaries Go?

我盯著我的男友看。他什麼時候才要停止啊?好吧,我自己的精微圈也有問題。但是,他真的太超過了!

他的一天從起太晚和吃太飽開始,接著去騎自行車十六公里(也許是為了消耗吃下去的熱量),結果累到得打盹充電,這表示他沒能按照計畫工作。我從經驗得知,這表示他要整晚熬夜(夜夜如此)才能完成份內工作。接著,他同時和三個人講電話(科技大觀),然後飛奔到學校去接兒子⸺當然是又遲到了。我不想和他談論此事。我們可能會在兩分鐘內嚷完三件事,搞得我更疲憊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也許他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或許不只如此。有些人的能量精微圈太稀薄,所以被診斷為注意力缺失或過動,甚至是自閉症或亞斯伯格症。但話說回來,他們也可能只是太過焦慮、過度警戒、過度興奮,或者從好的角度來看,他們只是太忙了,擅長一心多用。(我的票投給後者,因為我自己也在這群人之列。)

我們天生就具有某些生物化學傾向,但是週遭的能量狀態會決定這些傾向是利是弊。如果某人的能量精微圈被穿刺或變得坑坑洞洞,任何自然的傾向都會是有害而非有益的。這就是無邊界者的模樣,因為精微圈就是我們的防護邊界。

無邊界的人,他們的精微圈薄透到讓一切能量都能隨意進出,不管他們多麼努力也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某些人雖然看起來充滿活力,卻經常感到沮喪;有些人甚至看起來似乎冷淡到完全缺乏同理心或沒有半點情緒。事實上,他們是將他人所否認的情緒接受過來,但由於他們無法處理這些不屬於他們的感受,以至於這些內化的感受會像一球又一球的黏膠般固著在無邊界者的身體之內。他們的內在如此黏稠,以致感受不到目已的真正感覺。

有時候,你很難說服無邊界的人說建立精微圈對他們有幫助,尤其是那些過動的受害者。想像一下,你在熱帶地區長大,一輩子都光裸著身子四處跑,感受著宜人的和風,舔著手指上的椰子汁,在熱呼呼的沙中烘烤著自己。但我出現了,告訴你現在起你必須拿衣服把自己遮起來,至少要圖件沙龍或丁字褲。一開始,即使是最單薄的包覆都會讓你不自在,就像穿了件愛斯基摩人的皮衣一樣窒悶難受。你甚至覺得自己都無法走路了!這就是無邊界受害者的心聲。

倘若你已經習慣被他人的感受包圍,就也會習慣忽視自己的感受。我自己也是如此。我會想:何不乾脆抓著別人的能量,不斷補充這些大力丸,這樣就能避開屬於自己的那些惱人的感受?

雖然要說服無邊界的人建造精微圈的能量邊界並不容易,但一旦他們重新創造能量精微圈後,通常都會說他們擁有更令人滿足的兩性關係(他們的伴侶對這樣的大改變也會很開心、工作更順利(因為現在上司找得到他們了)、身體更健康(因為他們一天可以吃到三頓飯,還能有一夜好眠)。他們也比較不會受到物質吸引,衝動行事的次數也變少了(部分原因是他們再也不用壓抑折磨他們的緊張能量了)。能量精微圈可以把令人害怕的事物阻擋在外,讓我們的身心同時獲得安穩。

無邊界症候群的部分跡象如下:

  • 你過動且(或)一直感到不知所措,導致筋疲力竭。但不知何故,你就是停不下來。
  • 就算當下沒有促使你偏執的明顯理由,你仍會過度警戒,覺得自己有危險或受到不明威脅。
  • 倘若有人是生活在快車道中,那個人就是你⸺那是你唯一知道的速度。
  • 你有成癮及衝動行事的長串紀錄。
  • 你長期失眠,無法真正休息與放鬆,但你卻同時過著不正常的生活作息。
  • 你無法釐清或表達自己的真實感受。一旦你展現出自己的感受時,別人卻會覺得這些感受不真實或難以相信。
  • 你傾向於把自己的問題怪罪別人。
  • 你情急下會虛張聲勢,但內在卻驚恐及害怕被遺棄。

無邊界症候群的問題「包羅萬象」,幾乎不可能找到單一或單純的診斷。就生理層次來說,外顯症狀可能有注意力缺失過動症、亞斯伯格症、成癮、受虐問題、邊緣人格症候群等等。你看起來可能像個失控的孩子,正在超速前進中,卻沒有煞車裝置可以控制速度。坐下開會沒多久,你就會拿起鉛筆敲桌子、抖著腳、忙著幫每個人倒咖啡、傳紙條、打開又關閉百葉窗。在家裡時,你上一秒還在對老公發脾氣,下一秒卻坐在浴室地板上放聲大哭,沒過多久又開始大笑,隨即又煩惱起一份刻薄的代辦清單。

工作、欲望、衝動讓你分心,使得你無暇去理會金錢問題,所以你表現得就像花錢無極限。你或許就是那個把舊卡刷爆,拿出新卡來用的人,或者把薪水全花在朋友身上以確保他們愛你。在某個階段,你的內心可能認為你的快樂來自於取悅他人。

就情緒面來說,你和具靈通體質的人很相似,但欠缺應變能力。表面看來,你的情緒波動很大,行為反覆無常。由於你的感受、想法都和別人糾纏不清,使你分辨不出什麼是合理與不合理的行動或行為。不知不覺中,你把身邊的人所散發出來的欲望、衝動或需求都付諸行動。一旦你開始把別人不理性、不道德或不合法的幻想也付諸行動時,這個症候群還會為你添加更多麻煩。

缺乏自主性的宗教信仰、任何要求你嚴守規則的信念,都很容易對你有不良影響。或者,你可能表現出對性愛或肉體有成癮現象,除非被觸摸或跟異性交往,否則你會覺得不舒坦。然而,不論你得到多少肉體上的歡愛,都無法體驗到愛的真正能量。不懂得自我珍愛、低落的自尊心,都是缺乏精微圈防護層的跡象。

環境症候群 Environ Syndrome(盲目環境感應者)

這世界會變成什麼樣?
What’s This World Coming to?(And Why Does It Always Come into Me?

我曾治療過一位來自加拿大的女士,二十年來她看過一個又一個的醫生及療癒師,卻沒能得到一個確定的診斷。她妁症狀類似流行性感冒,包括嗯心、輕度頭痛及偶爾腹瀉。當這些症狀消失後,馬上又覺得心律不整、呼吸淺短、渾身乏力。她總是焦慮急躁,沒有片刻稍停。所有症狀都在折磨著她,但醫療檢驗卻找不到問題所在。

我在治療她的過程中,一直出現垃圾場的影像。但她卻堅稱她絕對不會住在鄰近毒物廢棄場的附近。儘管如此,我還是一直接收到同樣的影像,於是我問她在哪裡出生。「荷蘭的農場。」她回答。

原來她的原生農場,現在已改成一座化學毒物廢棄場,土壤中充滿了有毒重金屬鋇。她出現的症候群符合鋇中毒的反應,但這怎麼可能?她已經幾十年沒有回去了。

事實上,患有環境症候群的人不需要接近污染源,就會出現毒物中毒的症狀。由於他們的靈性精微圈太容易穿透,所以能夠接收到遠端的環境毒物或能量。他們只要開車經過剛被砍伐的森林,就能感受到倒木的痛苦。上班時走近剛整修過的辦公室,也會因為新油漆或地毯裡的毒物而造成肢體腫脹。投宿飯店時,他們會整夜輾轉難眠,因為感受得到之前房客吵架的殘餘能量。又或者,他們會要求另一半像個傻瓜一樣翻遍廚房的櫃子,因為她知道「有隻老鼠受傷了,需要幫忙」。也有可能,他們沒能走到廚房,因為獵戶座腰帶上的第六顆行星突然轉變軌道,讓他們頭暈到動彈不得!

你會說,真的有人敏感到這種程度嗎?問問我那位荷裔加拿大的患者就知道,她的症候群在我們修復了她的能量精微圈一週後全都清除了,而且沒有用到其他治療方法。

地球上最有悲憫心的人,應該就是那些能夠感受到大自然遭遇的人,是那些察覺到海豚歌聲有療癒力量的人,也是那些察覺到某個行星運動,並告知我們該如何善加利用它的能量來達成我們天命的人。就像其他症候群一樣,環境症候群不光只會製造頭痛和麻煩,也會形塑及形成美善與喜樂。

以下是對環境敏感者的部分徵兆:

  • 能夠感受或接收到環境中或某個空閒裡最近發生的事件。
  • 與自然有強烈的連結,甚至可以感覺到動物、植物、樹木正在經歷的遭遇。
  • 對氣候、地理或土地的變化非常敏感,不論是地球的或是其他星體的。
  • 生理上可以預先感知火山爆發、颶風或地震等自然事件,而且對於受這些事件影響的生物所經歷的驚恐或肉體上的疼痛,也能感受得到。
  • 對環境或地質物理的改變成毒物非常敏感。
  • 對於大自然的轉變所帶來的疾病或壓力沒有抵抗力,例如土地或海洋的鉛中毒等。
  • 對天然物質或人工製品有嚴重的過敏症。

如果你患有環境症候群,當你靠近電力傳輸線、手機、家電和電腦時會感到全身無力。輻射、太陽黑子、靈脈(能量線),或是宇宙星體運動,都會穿透你的電磁場,導致精神疾病、學習障礙、癌症、心臟病等各種疾病。

對環境過敏是環境症候群的一大特徵。彷彿你對每樣東西都會過敏,又彷彿它們都在吸取你的能量。比如說,只是走進某棟建築或房間,就會讓你不舒服?打開電腦會讓你的體力流失?牆壁才開始油漆、地板才重新鋪地毯,你就會引發氣喘或狂打噴嚏?

你是所有流行疾病的磁鐵,而且可能只是碰觸到某人的鉛筆,腦海就會閃過他曾有的念頭,或者坐在某人的椅子上就知道她先前的心情如何,就連殘留在牆壁或枕頭上的情緒都能影響到你。任何漂流在自然界的意念與情緒,不論是天竺鼠的感受,或是被暴風折彎的大樹所發出的呻吟,都能闖入你的情緒之中。你還可能與動物或寵物過度連結,交換情緒的頻率高到無法區別牠們與自己的需求。

就像靈通體質症候群一樣,環境症候群也會讓你被存在體或靈體利用。差別在於,靈通體質者能感知到所有存在體,不論它是否曾是人類;而環境敏感者讀取的,主要是自然及超自然存在體的需求。

七大症候群的異同:真知不足(有慈悲,沒智慧;醫術高、醫德低。)

某些症候群有幾個共通要素。比如說,療癒者症候群和騾子症候群都會處理別人的問題,而吸血鬼症候群、療癒者症候群和靈通體質症候群則是擅長吸收他人的能量。其中,靈通體質及環境敏感這兩種症候群都對周遭的超自然訊息非常敏感。

當然,這七大症候群之間也互有差異。就如前面所述,療癒者既取也給,騾子通常只接收能量。療癒者會吸收受療癒者的疾病成問題,環境敏感者接收的是與自然界或宇宙相關的能量,而靈通體質者會主動吸收所有類型的靈通資料。

如先前就提過的,你可能同時患了一種以上的症候群,我就是其一;而這正是修補所有能量精微圈為何如此重要的原因。要修補能量精微圈,必須先對四種主要的能量精微圈類型有更多認識,瞭解它們如何形成,又如何受到破壞。知識就是力量。理解實際發生的狀況能幫你建立強健且恰當的精微團,並將能量問題轉變成禮物,幫你改善你的人生。

摘錄自:Cyndi Dale /Energetic Boundaries: How to Stay Protected and Connected in Work, Love, and Lif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