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然地信任的舞蹈藝術家

在獨舞的時候,完全地進入了空的狀態,沒有觀眾,沒有其他。只有我、光、以及聲響和空間。確定自己的呼與吸都送到了最後一排的觀眾席,知道自己沒有想要做太多,只是很享受。


能量療癒及精神力開啟
分享人:劉姿君

第一次連結
時間:2013.05.28 (紀錄一

如果心相信了,那就是了。

        從第一次見面,就覺得和佟位任何形式的交流(Line, 交談,或是想到),都會得到許多愛的回饋。第二次見面也沒有例外,吃飯時大家都笑嘻嘻地,像小孩一般興奮。療程前,看見佟位給我看的 feeling tone圖片,除了一點酸楚還有許多安心。躺在大家幫我排好的空間裡,這已經是個美好的開始。溫暖的能量綿延地在身體行走, 在這一股流之中,比較記得的是雙手曾經被張開,也被收起,然後有一股非常快速的震動(類似第一次見面完心輪被打開的震動)在身體裡。頭顱也用自己覺得不可思議的速度向右轉到安放的位置,很久很久之後才又向左轉。整個手臂似乎是最有強烈呼應的部位,也曾經出現前臂左右翻轉的動作(意識上是這樣感覺,實際上有沒有這個動作自己並不知道)。

        除了十幾年來的頸椎部位,出現很強烈的痠痛,另外還有十幾年前車禍撞過的尾椎,到現在(離療程結束五小時)還在運動。最值得記下的,都不是能量走過了哪裡或哪裡,而是過程當中,因為「全然的信任」而得到「全然的寧靜與愛」。空間裡的所有聲音,都是支持的力量,所有存在,也都互相有意識無意識地給我愛。那裡很安靜。沒有什麼是被需要的–因為全部都已經滿足了。

Note 1: 真希望,這樣的幸福感覺,可以經由自己也傳遞給他人。
Note 2: 療程完從書店又開啟的番外篇,讓我見證了什麼是「命運的安排」。

該遇見的人,該聽見的話語,一切一切,都在「完美地進行中」,止不住的微笑。

And I love this journey of mine, out of my free will, out of the promises I made before landing here. For this is a brand new adventure and mission. Love could be everywhere, since we are love itself.


時間:2013.05.29(紀錄二

當機,是為了更新系統

        昨晚發現右手無名指第二節很明顯的淤青 腫痛。在按摩父母的時候,除了平常肌膚的觸感,氣血的流動之外,還可以感覺到他們的「跳動」。心輪又一次震動,很快。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消失了。晚上睡得很深沈,不像平常睡睡醒醒(這一個月來常常覺得在夢中上課,今天也是)。早上,龍悅香讓我渾身震動。右小腿內部有種灼燒,撕裂的痛感。頭也偶爾會抽痛。躺在父親身邊,自己快要睡著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手放在腹部,而那邊「是個倒三角形的空間」「每一個身體的關節,都應該有一個金字塔形狀的空間」。幾乎完全無法閱讀,也無法處理公事,也不想講話。很像以前打禪七的感覺。很想也很喜歡跟自己在一起,即使要反省,要面對瘡瘡疤疤。

        再連結,是因為要連結到愛。然後用愛,最終是自身內部全湧而出的愛,來治療自己。右腳比上完DNA課程還要活躍的暖熱著。頭暈腦沈整天當機。

今天是純粹收禮物,觀察自己的一天。
請不要讓話語,成為一種武器。
不要讓話語,成為評斷他人的唯一衡量。


時間:2013.05. 30(紀錄三

原來這是我的禮物。

        當身體有疼痛,我們會很渴望知道那個痛的名字,覺得這樣比較可以成為一個意念投射的對象。我花了四年才找到痛的名字,花了很多時間去怨恨並且自鳴不平,花了很多時間與她糾纏環繞。然後,慢慢的,極痛苦極灰暗之後,太極老師開始鬆了我的痛,鬆開自己的心。這些過程,都在異鄉,都一個人品嚐。慢慢的,從時時刻刻去意識自己的痛,走到只有別人問的時候才會想起自己的痛,一直到今天早上,發現自己的痛點不見了。

痛,從敵人,變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他讓我更柔軟,更有耐心地去同理他人,體會他人,更瞭解並且傾聽自己的身體。今天,痛點離開,在意識上似乎是失去了某一位用嚴厲方法把我養成的嚴師。這一次地剝落,是個不折不扣的禮物。還是在心裡用感激和痛道別。我想也許它沒有離去,而只是轉化了,真真正正成為了我的力量。這是今天讓我泫然欲泣的禮物。不太能夠確定要感謝誰,我想是一路上的所有所有,成就這個特殊的生命歷程。那就謝天吧。


IMG_0324-420x315

第二次連結
時間:2013.06.03(紀錄四

        但是心中覺得已經經歷過無數次遠距連結了。昨天出遊一天,加上最後車上的談話。讓我繼續持續用開心的狀態躺上S小姐接受療癒的位置。很快,覺得眉心輪被扭轉,極度用力道有時候會稍微有痛感。不知道過了多久,覺得自己從頭頂脫離,但是只脫離到腰部,就因為太厚重而停止了。

然後是一種漂浮感。

        然後昨天的畫面出現在腦海裡:天邊高掛赤紅的太陽,我們駕著高速的交通工具,逃離要沈默的亞特蘭提思。很多樹林裡的動物,植物和礦物都無法帶走。因為太快了,他們駕著車往前,我往後看著兩側,看著風,看著雨。回到漂浮的感覺。沒有時間也沒有空間。心臟在跳動、跳動,非常不想要被叫醒。換佟位讓我測試。 完全不「知道」要怎麼開始,但是手比我的頭腦更快,就敞開了。後來好像比較放在鎖骨下方和頭部,感覺佟位的能量形態,是深海裡的水草。水的溫度是暖的,顯少有劇烈的移動,但是若有流向他而去,則會隨著流被帶動,爾後再回到偏靜的狀態。

        回家,在爸爸身上,感受到這個影像:沙漠裡不斷吹颳的風,切割過已經是微粒的細紗。手在海底輪以及頂輪時,就會出現「互斥」而產生的大風浪感覺。但是那個互斥裡,又有極大的相吸力。中間,爸爸用手颳著我的手,說:我想要多一點多一點。

頭腦還是關機狀態。


時間:2013.06.05(紀錄五  — 全然的信任

        以前對於凡是說「交給上帝,交給菩薩」的信眾們總是嗤之以鼻。對於他們懷抱的巨大的信任是不能理解的。但是信在才開始瞭解,當我們有「全然的信任」,對於那至善力量的全然信任時,我們並不是將責任推諉地交付於他,反而是因為被愛充滿,而有力量可以完成自己的承諾。

那是不帶期待,也沒有預期的,純粹的喜悅。

腳底的熱氣,依舊穩定地註入。

        排練場裡總是容易傷筋動骨,以前就很習慣於幫忙解決大家小小疼痛的自己,這兩天開始使用心得到的玩具來玩~ 有人像是年輕的石頭,有人會讓我不斷被刺痛以及昏睡。但是,因為自己提醒了自己愛的滿溢,所以反而是自己被自己治療。黑漆漆的劇場裡,從以前到現在總讓我渾身不舒服。常常看到些形體,也聽到些聲音(通常是叫我的名字)。這次也不例外,剛踏入這個劇場的當下,就感覺到不舒服的能量非常喜悅地迎了上來,然後自己開始肩膀痛,頭痛….但是也很本能地召喚了愛的白光,先包住自己,然後慢慢的將光球擴大。希望用溫柔不傷害他們的方式,讓場地重新迎回光芒和平。

        過程中,還是會看到些什麼,聽到些什麼。但是自己一點也不畏懼,反而有種「歡迎加入觀看」的調皮念頭。團隊中有人提到,依照慣例要在首演當日拜拜,我只是在心裡偷笑想著:我和大家的愛應該早就把場地清理完畢了啦!不過還是不要太傲慢,明天再去好好地,誠懇但不用力的安靜觀想一下吧。

在恆久的愛裡,真的很好。


時間:2013.06.06(第六次紀錄 — 知道 vs. 看到

       話語的侷限性,一直都在。良善的話語,毀壞性的話語,都有痕跡,都有明確的投射。但是很多的善意,卻常常被誤解為冷漠,漠不關心,或是過度要求。看人要看心,不要只看行動和說出口的話語。因為知道,是立於心。 而看到,只是立於形。

       首演將在一小時候開始,終於開始緊張。許久沒有因為演出而緊張了,緊張到心臟不斷澎湃地跳動。身體很僵硬及疼痛,疲倦。也引發自己的緊張。好久沒有遇到這樣巨大的情緒,蠻期待自己要怎麼在愛裡順流而過。晚上,在幫父親療癒的時候,腦中出現太極的兩儀圖。左手為白,右手為黑,不斷循環。後來站在腳邊,腦中則是出現一個耀眼的白色大光求,將父親包覆著。結束之後,很自然地站著,看著父親睡著的面容,在心裡告訴她我們真的真的很愛他。


時間:2013.06.07(第七次紀錄 — 分享讓愛更擴大

       好久不見的x心,好久不見的瑞x,也看來又改變了許多的美玉以及長大好快的x琳,還有越來越開心的偉琦以及讓這個連結更加緊密的佟位。見到大家,體會到純粹的喜悅。擁抱很純粹,笑容很純粹。一切都這麼真摯。 無憂無慮。

       第二場演出,調整了自己的角色設定。 用意志力和專註力走完這一場。雖然事後還是被導演念了許多地方,但是也是得到了一些肯定。真的會慢慢愛上這只讓我曾經非常苦惱以及懊惱的作品。每一場演出都是隊友齊心合力完成的感覺真的非常暢快。只要心是動著的,所有的感受都成為滋養我的元素。生命是「動中的愛」。

       回到家,姊姊哥哥和媽媽跟我告狀說老爸今天說了很無厘頭的話,做了無厘頭的事情。大家一邊笑,一邊習以為常的看我伸手。很暖很暖的能量在手掌,手臂那邊輻射著,一邊自己也覺得自身的痠痛解除了許多。謝謝大家,讓我成為被愛恩寵著的孩子。(地震,專心想著地球母親。)


時間:2013.06.08(第八次紀錄 —  在一起,是一種陪伴,而不是主宰。

       習慣當第一個到達劇場或是排練場的人,這樣,可以享受那個空間裡的空氣,木頭地板和生鏽把桿。今天,到達劇場,發現裡面放著我們連結那一類的音樂。換好衣服,到了場地中央,從關節開始喚醒。隨著自己的呼吸,跟著自己的速度。 那段時間,非常從容,非常自在。身體都打開之後,好好的躺下。

       閉上眼睛時,看見草綠色和紫藍色的光球接替穩定的出現。然後感覺到有兩股溫和的力量,從右手與左手開始在我的身體遊走:左手的輕快活潑,右手的厚實穩重。最後,還加進了頭頂那邊一股癢癢麻麻的調皮力量。除了感謝各位愛護我的天使們(稱謂應該挺不重要的),也想到自己的狀態,就是和這個空間在一起了:當我們一起呼吸,當我閉上眼可以知道走幾步路可以到那個角落,當我的觀照,向前,也向後,向左,也向右。 優遊自得。

       首演前,演員們各自在場上暖身,我莫名其妙用法文喊出:我要主宰這個舞台。但是也馬上覺得這是舊有的習慣在說話。我想要的,只是一種存在。安靜溫柔不過分顯眼,但也不過度自貶的。兩場演出結束,沒有專註力渙散的問題,也沒有體力不支的問題。有位觀眾直言不喜歡我處理感情的部分,有兩位觀眾接著說很喜歡我處理情感的部分。真誠地謝謝他們的意見。因為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每一個觀點都值得被珍惜。

       導演說我今天很糟,我卻覺得我今天最好。朋友們說我爆發力太強,存在感和其他人不一樣,能量釋放的方法也很不同。要服務角色,還是服務自己的心?我想我無法選擇,我只是想要跟大家一起,完成一場又一場的演出。每一次都有77分鐘的生命是緊緊相繫的,那就很值得滿足了。

寫著寫著,真的覺得我不一樣了。 :)
歸零,安心。


時間:2013.06.09(第九次紀錄

       準備暖身時,心臟就開始抽痛。整個人會渾身發冷,呼吸困難加上想吐。實在不行的時候,覺得很抱歉地跟佟位求救。除了馬上和佟位連結之外,他並且說「感受你的心,跟她說話」,用妳的光之手撫慰她。呼吸。靜靜跟身體相處。呼吸、感受、進入。「自己的身體像是小嬰兒一般被暖流包了起來,尤其是胸腔的地方。演出之中,有好多次也是這股能量支撐著我,並且幫助我將動作完成。在獨舞的時候,完全地進入了空的狀態,沒有觀眾,沒有其他。只有我、光,以及聲響和空間。確定自己的呼與吸都送到了最後一排的觀眾席,知道自己沒有想要做太多,只是很享受。

       第二場,抽痛的狀況更加輕微。是整個團隊最接近完美的一場演出,因為這次的表演裡,在暴力與針鋒相對之下,襯著的是一種和諧與流動。我喜歡,觀眾的掌聲在空氣中形成的震動,輕輕敲打自己臉龐以及心房的感覺。就像是一雙歡快的手將我們一一相連。也喜歡自己終於可以咧開嘴大笑,大口喘氣。像是回到輕盈暢快的身體狀態裡。謝謝這次演出,讓我見到好多老朋友。 每一個人的擁抱都好紮實,好喜悅。心和心相對應著一起笑。

       最近,走在已經走過無數次的街道上,卻總是有一種我走在異鄉的感覺,一切都是那麼熟稔又新鮮,熟悉又陌生。我真的好想要想起來,那個尚未與「祂」分離之前的自己。

       補記:星期五的凌晨,夢見/睜眼看見自己的雙手浮著流動的幾何圖騰。圖形總是朝著眉心過去,而會統整成為亮藍色,旋轉的圖樣。雙手則是有淡藍的光芒。就像前幾次那樣,總覺得自己有睜眼看見,那些藍色粉紅色白色的光芒,但是理智上總是告訴自己一定是夢裡覺得自己看見。說真的,我越來越覺得不管怎麼樣,反正這些事情,都真的發生了,發生中。所以只要知道了,就是了。

全然的信任,因為知道愛心的力量如此強大。


2013.06.10(第十次紀錄

       今天要為了「鈕釦計畫—給流浪舞者的回家計畫」到高雄做校園講座。一起搭擋的,是一位在英國跳舞跳了六七年,去年回到台灣的舞者XX君。在高鐵上,我們聊到了在異鄉的孤獨,艱困等等等。在言談之中,她美麗溫暖的心讓我兩次都好想哭(實際的談話內容,又被當機的頭腦忘掉了….:P)。

       發光,發亮著。身邊一直都是這樣美麗的天使們環繞著,也體貼著我。一路上,雲朵都很美麗。陽光都很燦爛。頂輪以及眉心輪持續收縮,震動。 右腳持續有暖流註入。城市與城市之間的移動,光影與光影之間的交錯,最近常常覺得面對著我走過來的路人,眼神裡有一股熟悉的感覺。雖然依舊交錯而過,但是還是覺得似乎被傳達了某些我現在還無法理解的訊息。爸爸跟著我亂唱歌的樣子,非常可愛。 :)

       還是一直覺得晚上睡覺的時候,靈魂跑出去做了非常非常非常多的事情。到底什麼時候才可以知道這些夜間的秘密呢?


2013.06.12(第十一次紀錄

       昨日,是遠足放空吸收日。細節都不需要再用自己的話語描述。 只希望自己記得全然的信任。全然的喜悅。無條件的愛在每一秒,在每一刻裡都流轉映射著。2011年,我知道有人在呼喚我回台灣。那個感覺就像當初知道有人在歐洲等我所以我決定去法國唸書一般強烈。雖然到現在我還是不清楚那發出召喚的人,是否已經給予我我的任務。但是現在的我知道,所有的旅程,都有存在的意義,都是為了遇見下一個美好的事物。

       突然想到一個故事:某一個在法國國家舞蹈中心唸書的下午,壓力很大,舞蹈已經不再是喜悅的來源。一個人在小小的店舖裡吃完中餐,結賬的時候,櫃檯的男子突然拿了一根棒棒糖,說要給我。我沒有問為什麼,只是很感激地收下。感激每一個在轉角等待我的天使。後來再去那間店,卻從來沒再見過那位店員。我們都可以是別人的天使,是自己的天使。爸爸吃的不多,但是笑得越來越多。 ^__________^


2013.06.13(第十二次紀錄

       晨間,手在父親的身體上方,雙眼閉著。讓雙手自由遊走,有時候會在眼睛感受到不同的亮度。手指並且也會有些刺痛感。 通常,張開雙眼,會發現手是在心輪以及臍輪那邊。尤其是在心輪時,手的刺痛感會上到前臂。今天,雙手還有一個特殊的感覺,就是像在撥開黑色的雲霧,濃稠的。一撥即回到聚合的狀態。工作上,莫名其妙被陰了,但是有莫名其妙把洞補起來了。

       下午,和一位在學習身心學的芳療師見面。不知不覺,她說她從去年罹患類風濕性關節炎,談著談著,她發洩般地哭了出來。我只是靜靜地聽,也默默希望自己可以用愛和光支持她。離開的時候,她看起來好多了,也許是真的沒有人可以理解她的痛,讓她的孤單更明顯了。希望我們同病,但不用相憐 。剛開始,要先連結佟位,才會比較容易連結到愛。現在可以自己找到愛的通道。穩定,不外求的,由內出發的。自在舒適的。

       發現自己的身體上,出現一塊手掌大小的紫色淤青。晚間,父親的能量比較沒有那麼凝重,比較可以順暢地走一走。自己靜心過後再伸手,顯然也會有差異的。但是父親從心輪以上的部位,還是會讓我刺痛到很想/需要甩甩手。

「宇宙大家庭相認記實」

有沒有,這麼有趣? :):):):)


2013.6.17(第十三次紀錄

       凌晨三點多,感覺到一股極高速的頻率向我靠近。自己的意識還是處於「靜」的那個場裡,雖然感受到震動,也同時感受到彩虹,但這只是一個交會。

也許是一個開始而已。

       在療癒別人的同時,也在清理著自己。維持著心的中正。並且順著流走。許多乍看是難關的事物,其實最終會露出他們禮物般的晶瑩本質。轉念,定念。定念,轉念。


2013.6.18(第十四次紀錄

       早上又在一瞥眼間,發現在桌角,蒙塵已久的雙尖水晶。也是迷你的教堂水晶喲。 老爸在門邊,突然很凶的要我進去,進去,快進屋裡。原來是看到了蛇,怕我被咬。爸爸真的就是保護女兒的爸爸呀。不論自己的狀態為何,一見到危險就會挺身而出。

       晚上排練結束,看到一通未接來電,竟然是爸爸打的。打回去問爸爸怎麼了,他只是很害羞地說:沒什麼,只是想知道妳在多遠的地方?何時會到家?晚上的父親,精神看來比下午好多了。看著我嘻嘻笑,然後從褲袋裡面掏出一張紙鈔,兩張,三張並且說:快拿著快拿著,ㄐ爸爸叫妳就要收著。我可以再跟你媽媽拿。 :)

       今天的療癒,加上了早上發現的水晶,發現能量的流動頻率,似乎真的比較快速以及明顯。感覺到父親身體小小的抽動。自己的雙手,不時在過程當中,試著創造出白色以及金色足夠圍繞父親身體的球體。我自己睜眼的時候,爸爸正看著我,說:謝謝,我有精神多了。但是真的問有什麼感覺,只說熱熱暖暖的。問說我不在的時候,有沒有感覺,也是搖搖頭。

「那到底有沒有舒服點啊?」我問著。
「妳回來我就舒服了啊!」老爸這樣回答。

       再連結,難道是把爸爸的嘴連結到蜂蜜罐嗎? 現在嘴巴都好甜。很謝謝爸爸,這幾個月以來,他對我們說的心裡話,給我們的笑容和關懷,已經遠遠超過過去幾十年了。聽到我們在大笑,本來在客廳的媽媽也跑了進來。我問媽媽:早上幫妳弄腳,有好些嗎?媽媽突然很恍然大悟地說:有耶有耶,我才奇怪怎麼變好了。原來是妳啊?

       真是辛苦全家人了,大家都真的辛苦了。這樣很平凡很瑣碎很不足為道的小小幸福,是我們每個人心中的珍寶。

love-light-life


第三次連結
時間:2013.06.18(第十五次紀錄

終於,迴歸到所謂「臥底」的工作裡,帶著充滿的熱情。吃完晚餐,我坐在爸爸房邊打著電腦,他總是張著眼看看我,又看看天花板。我自己忍不住,問他說要不要聊天,他真的點頭,我倒是傻住不知道該用什麼來起頭。

       「爸爸,我今天坐捷運的時候,坐在窗戶旁邊,突然發現其實我們可以看很遠喲。可以看到非常非常遠的山,的雲,的光,的顏色,的建築。」只是好像我們都忘記了,只會看地板,看手機,看著捷運框給我們的距離。「習慣問題」爸爸這麼回答。獻寶一般拿了舞蹈雜誌給他看,「爸爸你看,這是我寫的文章喲。「這是妳這是妳」,老爸指著一張照片興奮地叫了起來。

「不是啦,那是XXX,我只是寫文章,沒有照片啦!」

老爸繼續辛苦的往前往後翻,持續的說「這明明是妳!這是妳啊!」

「……」.

       佟位說,上天要給我們家的禮物,是需要全家一起去接收的。看到這句話,我突然跳了起來,跑去央求姊姊到爸爸媽媽房間坐著一分鐘。這樣,就全家到齊了(哥哥本來就在爸媽房間幫他們按摩)。「要做什麼?」大家突然瞪著眼問我。「請大家給我一分鐘,我們不要說話,然後大家可以念自己喜歡的佛號,或是什麼都可以!」竟然沒有人提出異議,很順利開始一分鐘的家族時間。

       我閉上了雙眼,聽著哥哥很熟練地唸著准提菩薩咒,自己雙手伸出,舉起。馬上感覺到被支撐的力量,非常快的充滿著這個房間。 以爸爸為中心。在心中連上了媽媽,姊姊,哥哥。這股能量也很快要我轉給姊姊,最近非常辛苦的姊姊。一分鐘,或許是兩分鐘之後。姊姊起身,說要走了。 我突然說:辛苦了。她竟然也很快的小聲回答:不會。

       接下來當然是哥哥,他坐著,看著我把一手放在他頭頂上,一手放在他後背那。爸爸突然說:我的薑湯呢? (老爸已經很久都抗拒我們煮的薑湯了。)

「我去弄」,哥哥說著一邊往外走,

       結果我的手就跟著他往外也走了好幾步才解除連結回到爸媽房間。我坐在父母中間,一手照顧一個人。父親的流動,其實很平穩,感覺的出生命力還是豐厚穩定的。反而是母親的劉,是踉蹌不平的。而且我的手在某一點就無法再往下走,像是被大石頭佔道一般。睜眼一看,是心輪。

       不著急,繼續左手幫爸爸梳理,右手盤旋在母親的心輪。母親突然開始出聲音,發出很急促很奇怪的聲音。問她是在開玩笑嗎? 她又說不是不是,就是會出聲音。我在心中再次祈求老闆以及守護天使們幫我確定這個光球裡的充滿正面能量的。也信任大家會保護好我們。媽媽沒有停,開始伸出手,在我爸爸頭上比劃比劃著。雖然比的是蓮花指,但是怎麼看怎麼奇怪。

「停止!」我大喝了一聲。情況並沒有停止。

「我命令你停止。」再一聲。 並且抓住媽媽一直想掙脫的雙手。

       老爸還是像個小孩子那樣,信任我的看著我,知道我會控制好一切。(老闆你是要我沒有上課就直接開車上路嗎? 實在忍不住要碎碎念一下….)但還是繼續要求源頭力量的幫助。

「幫我治喉嚨好不好?」老媽冒出一句。「妳上次幫我弄完好很多耶~」

「好啊好啊等我拿石頭一下。」

       拿了氣結精油,大顆黑碧璽放她腳邊,還有昨天的水晶。先緩緩地幫媽媽上油,放鬆,帶她做腹式呼吸,而且一邊說:不要怕,不要怕喔,妳很富足,什麼都不缺。不需要害怕。我們都很愛妳。「 然後拿起我的工具,振動的很強烈。以下都是睜開眼睛進行:覺得自己的工具像是手術刀,正在切開一根管子。螺旋狀的向下鑽,又把淤積的爛泥挖出。有點擔心會太猛烈,但是看媽媽表情很平和,所以放心繼續。這個螺旋上下左右的快速動作,持續了應該有好幾分鐘,然後感覺水晶變成是自己手中的排檔,也突然很渴望幫他取個名字(對,是男生是男生水晶。)排檔打檔,繼續清。老媽突然從喉嚨溢出好幾次細微,但表達痛苦的聲音。(問她怎麼了,依舊回答說只是需要)繼續清,但是速度有稍慢,她突然右手在胸口那邊畫了下,說好熱好熱。再清一下,換成溫柔一點的力量。

結束。

       老媽就直接睡著了,倒是老爸真的又起床喝完他的薑湯。現在兩老都沈沈的睡著。我也要睡覺了。 順便祈禱夢到個好名字給我的工具。(真的超順手的~)老闆你好有趣。這就是我今天的結論。


2013.06.19(第十六次紀錄

       凌晨,睡著。又是很熟悉的感覺來了。自己感覺往上飛,往上到脫離地心引力的虛空中,然後出現幾何,又在線條旋轉之中轉變成神聖幾何的圖形,然後是生命之花。圖案就帶光。我不是旁觀者,我似乎就是那個圖案,那些線條。醒來第一個念頭,是"回到源頭淨化"。醫院,許多穿著白袍的醫師護士們。但是他們似乎已經遺忘了自己的力量,遺忘了愛是關懷與同理的源頭。當然,愛不是應該被拿來當作攻擊人的武器。不要以自以為是的愛之名去行事。也不要以愛之名去攻擊人。

       源頭的愛是包容一切的,無關乎善無關乎惡,無關乎美也無關乎醜。自己的內在,正在擺盪扭轉。正處於各式各樣情緒都浮出表面的階段,如一葉扁舟獨行於駭浪之中。我知道風雨之後,海洋與天空依舊是藍色的 ;也知道越是順著浪,騎在浪鋒上,前行的會更快,而不會翻覆。每次從醫院離開,就疲倦到眼睛都張不開。沾枕即眠。反正靈魂,很期待睡覺的時候可以出去學習。

今天無法伸手,知道自己比較需要先把自己照顧好。


2013.06.21(第十七次紀錄

       現在是凌晨三點52分。這幾天都是晚上會先睡著,半夜再醒來工作或是看書或是靜心。昨天靜心時,感覺到有一個黑色的人,要用黑色翅膀把我包起來,但是自己的光球突然出現把它擋掉了。我相信我是被保護好的。 :)

爸爸背對著我睡著,我伸手,手就消失了。

       變成是兩具小暖爐輻射著能量而已。這個狀態持續了好久一陣子,才開始有了「手」移動的動作。爸爸昨天的狀況很多,食慾突然大增,身體也變輕盈(之前抱起床都會很吃力),走路也可以踩在地上了(之前比較像是雙腳自己拖行的)。犀利又搞笑的語錄一就陸續增加中(今天,要從房間走去客廳用餐時):

我:老爸,我覺得你真的很棒耶!

爸爸:這個也要講?

我:對阿,當然要講啊! 就像你如果覺得我很棒,你也可以講啊(又進入撒嬌狀態)。

爸爸:(停著想了一秒)我覺得,妳越來越棒。

我是真的起雞皮疙瘩了… ☺ 開心的那一種。閉上眼睛,只要有那個意念,就可以回到源頭。


2013.06.22(第十八次紀錄—   歸零

       跟太陽神說,過了你最陽光閃耀的那一日之後。我就要歸零了,親愛的阿波羅。回到寂靜的地方,慢慢流轉。排練,導演要我註意細節。看了兩場的錄影,也發現更多可以改進的地方。回家,爸爸大聲歡呼:小龍女回來了~!(對,不知道何時開始我有了新綽號)。我趕快拿出朋友們今天送來的蛋糕,切了分來吃。老爸看起來精神很好,之前化療掉髮的地方,也開始長出黑色的細髮了。母親說喉嚨已經鬆開了,左腳也好很多。 但是還是希望我治療這兩點。

       今天在心中,把記得住的祈禱文念了出來。 真的覺得力量比較穩固。愛和光的連結出現。我是愛與光流動的通道。今天並沒有在媽媽身上做挖出的動作,只是很平和地清掃。到腹部的時候,會覺得自己的右手非常刺痛,而且力量被抽掉。所以持續連結到源頭,希望補足能量。

       回到雙掌分開置於父母身上,張開眼睛時,突然發現媽媽在做手勢,像是要把我跟爸爸的連結截斷,把能量轉移到她身上,發現我在看她之後,她說:反正你爸爸現在好得很,是我比較需要,都給我都給我。雖然我覺得沒有差別,反正力量是源源不絕的,但是的確發現自己心裡開始產生怒氣。

       在幫爸爸治療右手的時候 (也是爸爸指定的,說還是會痛),發現自己的分別心很強。過程中,由爸爸的呼吸聲中,知道父親是睡著的,而他的手會蠻頻繁地抽動。最後結束,站在床尾,本來想要再念一次祈禱文為爸媽祈禱,卻發現自己的喉嚨突然很緊縮,一股爆炸性的怒意襲來。越來越看見,自己的問題,很久以來和母親的問題,一直以來家人問題的糾結點。

先穩固自己,先穩固自己。


2013.06.23(第十九次紀錄

       早上醒來,姊姊已經是生氣的了。所以不參加出遊。從爸媽房間回到自己房間,發現房間很香,是我沒有聞過的味道。爸爸一路上精神都很好,也說了挺多話。下午因為車子的關係,反而有機會推著爸爸,真的在山路上晃蕩了一下。父女就這樣嘻嘻哈哈到茶莊躲雨等待拖吊車。

媽媽非常生氣,念了一整個下午。

       我只是不斷地說,謝謝喲,這樣可以強迫休假。大雷雨,大閃電,山霧飄渺。車子剛陷落的時候,出現了十幾個人先過來幫忙推車,無法成功。過十分鐘,又有路人停下車,說他有鋼索,恰巧來了另一輛四輪傳動的車,司機也非常熱心就這樣幫忙拖車,依舊無功而返。決定要把爸爸從靠近山崖的副駕駛座拖出來的時候,來了第三組人說要幫忙,兄妹倆還是獨力把爸爸架出來,放在輪椅上。烏雲開始聚集,我說快把爸爸推到山上的店裡休息,又來了一台車說要叫人來幫忙,總之,天使們實在好多。謝謝!回到家,花香味更濃了。整個家裡都是。

       但是我確定沒有買花,也不是燒香的味道。爸爸一整天沒睡,精神還是很好。媽媽也說她都不會累了….那為什麼我反而比較累? 對爸爸伸手的時候,有一陣子自己的胃好像翻了過來,很想把晚餐吐出來。對媽媽則不會。自己的心臟也是一直抽痛。對了,過程中,莫名就出現月亮的圖片,而且月亮一出現,力量就變強。覺得療癒的感覺穩定很多,比較不理解的是自己身體上出現的不適現象,是自我療癒的一部分? 或是自我投射的反應?

       其實並沒有想要知道答案,因為我想應該慢慢地,自己就會知道了。 :)回到人間,還是乖乖去趕一下臥底的工作吧 (殘念啊……!)


2013.06.25(第二十次紀錄—   伸手,是在療癒自己

       能量在自己的身體裡竄動。越來越覺得,伸手的時候,手不是"我"的。而是一個通道,我依循著祢的帶領移動著。謝謝祢先幫我穩固自己。告訴我一切如常,一切如是,一切都可以靜謐美好。時間,以非常緩慢的速度流著。讓我可以有一種表面緊張,內在卻是舒適的速度,完成一項一項的待辦事項。以前的自己,在現在這種壓力裡,照理說會是已經生病的了。越活越美好,真好 ☺

       爸爸笑語如珠,媽媽說她最近常常忘記自己跟我說過的身體不適。我想,如果現在爸爸回醫院檢查,搞不好已經是個健康的身體了呢!

謝謝大家。真的。


2013.06.26  (第二十一次紀錄

       當我們仰望著天,別忘記我們也腳踩著地。見到你們,就有好飯吃,好麵食,好水讓我徜徉在一種寂靜裡。一邊喝,一邊進去安靜地,愛睏的空間頻率裡。自己的身體,是一條通道,今天的水,讓水管漲大,自己身體的內在空間變大,覺得自己變高又變亮。眉心輪真的很痛。原來梅爾卡巴也有分不同系統呀~回家,炒了飯給爸爸吃。父女倆,一人一碗。吃飽飯,好睏,對爸爸說:阿爸,今天換你照顧我三十分鐘好不好?爸爸坐正起來,說:好啊好啊,可是我有能力照顧妳嗎?

當然有啊,我只是躺你旁邊睡三十分鐘喔,拜託你如果要上廁所還是要叫我!

       窩在爸爸身邊睡著,像小時候那樣,睡得很深,很深。

       醒來,自己身上蓋了一條大圍巾,而且老爸嘻嘻笑說他已經自己去上過廁所了….再晚一點,我對爸爸伸手,平穩,流過的痛啊麻啊情緒啊都流過去了。哥哥說要幫媽媽按摩,我突然說:不用,我來吧。哥哥太累了。哥哥回到爸媽房間,我又不是自己講話那樣請他坐下,把雙手伸出來掌心向上(媽媽竟然也說對啊對啊很有效喔)。他坐著,我站著。像是回到第一次接受佟位療癒的那個樣子。我感覺到一股一股的波從哥哥手上傳來,本來是急促的,但是20個來回之後,就趨於穩定(事後問哥哥,他說完全沒有感覺)。一陣子之後,右手停在他的太陽神經從前方,左首先停在肩頰骨之間。

       我又說請哥哥念他喜歡的咒,他先是靜默,我再請他念出來。能量感覺大很多。左手往下到腰椎那邊,哥哥突然說:你為什麼手在那邊?你在幫我治病嗎?我只能說:我不知道,是手自己走過去的。接著他不斷的問問題,我只好請他稍等一下再問。突然,自己在心裡想著:謝謝你,對不起,原諒我,我愛你。不斷重複循環著。不斷有喜悅展開 (寫筆記到這邊突然也很想哭)。結束之後,請哥哥今天把大悲水給自己多喝點(他每天晚上都會唸咒準備大悲水)。

       美x給我天使卡,抽到四號:無聊。你的生命還有許多部分沒被現今的你表現出來,因此他們呼喚你記起自身靈魂對於人類族群的意圖與奉獻之承諾。他們向你印證你的心早就知道的事情:僅專註在自己的興趣上是填不滿內在的空虛的。你所感受到了煩躁,空虛與無聊,並不是因為你的生命有所失去或尚未達成,而是對於心中未能表達的才能,創意以及愛的一種反映,那是你的靈魂渴望給出的。

       你的靈魂老師的訊息是:給的愈多,那麼你的空虛將會消退。


2013.06.27(第二十二次紀錄

       當然,一切都走在祢的安排之內。一個人的辦公室,打著電話,寄著信件,來來往往,同時交錯好幾的主題的討論事項。心中保持和平,期待著傍晚的出遊。謝謝美麗和佟位,以及鼓勵支持著大家的美玉。在那個海邊,燈塔旁,我身後的大樹下,有佟位和美麗開啟著連結。那個時候,風不停地吹,蟬鳴沒有間歇,夕陽也沒有遲疑地落下。轉過身,祈求他們不要被海蟑螂,螃蟹或是任何事物影響。祈求他們的神聖空間,如同往常一般穩固以及被祝福。不知不覺,我的眉心輪又開始緊了,這次的頻率像是第二次連結時的頻率。熟悉又溫暖。似乎是一個我開始可以認出來的頻率了。給美麗一個擁抱,但是我看見的是我自己內在那個嚎啕大哭的女孩。那個很累的那位。吃完晚餐,跟尹姐談話,不意外地發現人間處處是天使。美好而良善的心,的確充斥在世界上,我們不預期的角落或小屋裡。

       謝謝一切,謝謝傾聽和理解。下車,終於看見雲後的月亮。溫柔的。

       保留美好的振動在心裡,文字就先暫且不用吧,晚安晚安,祝自己一夜好眠。


2013.8.9(第二十次紀錄

       然後我又回到路上。過了好忙碌的八月,九月的自己慢慢開始找回生活的節奏。卻依舊覺得意識狀態裡的黑暗粒子越發明顯。卻又不知如何提升。昨天,參加了分享會,那裡有幾位舊朋友,更多新朋友。交換著能量,彼此回饋著感想。就是一種很充滿愛的場合。

       第一次知道,原來經過我兒出去的能量,真的會在不同人身上造成不同的反應 (老爸都只會說熱熱的 熱熱的)有人說:會看到不同顏色的光,有人海底輪被震開,有人氣動….但是,更稀罕的,是我感受到每一個獨特的個體所回饋的能量,有些讓我身體疼痛,有些讓我大受震動。最需要記錄下來的,是有好幾位,讓我的手在移動時,有一種“要修補或是做一個光罩”的感受。
而且這個光罩的環狀,是逆時針的。

       很開心可以繼續朝向“成為一個乾淨的通道”這個目標前進。不需要手勢動作,只是要很端正純淨的意念。謝謝你們療癒了我。謝謝你們又讓我回到了路上。

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