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後山
        認識佟位已經有二十年,本身對佟位的療癒能力,早已是認為司空見慣,因為學生時代以來的運動傷害,都是交給他來處理,而這些毛病也都順利根治,可能是因為運動傷害也不是什麼大毛病,所以對佟位的療癒能力,也不覺得特別神奇,一直到我父親第三度中風…


        慈濟醫院 —花蓮後山經驗
分享人: 蔡沛圻 博士 pagetsai@gmail.com

        認識佟位已經有二十年,本身對佟位的療癒能力,早已是認為司空見慣,因為學生時代以來的運動傷害,都是交給他來處理,而這些毛病也都順利根治,可能是因為運動傷害也不是什麼大毛病,所以對佟位的療癒能力,也不覺得特別神奇,一直到我父親第三度中風,我對於佟位的療癒能力,重新改觀。

        十月初某一天的凌晨一點多,我母親突然在樓上大聲呼喊我的名字,當下我覺得情況不妙,衝上樓去,發現我父親已經休克,呼吸停止,幾乎聽不到心跳,當下我撥了電話叫救護車,並緊急實施心肺復甦術,十分鐘後,救護車抵達我家,十五分鐘後就進了慈濟醫院,經過半天的急救後,終於恢復心跳,但是呼吸仍須仰賴呼吸器,之後的八天則在加護病房與死神搏鬥。先前曾多次邀約佟位來花蓮幫家父調整、改善體質,但是佟位總是以台北病友太多,分身乏術為由,遲遲未能成行;直至這次,性命攸關,佟位在家父中風後隔天搭清晨第一班火車,來花蓮實施療癒,希望能有幫助。甫出急診室的父親,進了加護病房,狀況相當不樂觀,昏迷指數是3,呼吸功能喪失,毫無意識,我們把一切都交給了命運,甚至主治醫師都要我們有最壞的心理準備;
        佟位在父親狀況最糟的時候適時伸出援手,那雙神奇的手,記得那時候父親對外界的一切刺激都沒反應,佟位在實施療癒的當下,奇妙的事發生了,隨著佟位的雙手隔空為父親療癒,父親竟然隨著佟位雙手的動作,開始跟著有了反應。接下來的兩天,持續的療癒,可以觀察到父親的狀況有著明顯的改善,第五天開始,呼吸功能開始恢復,但是仍未能拔管;到了第七天,恢復到取下呼吸器,但仍需氧氣輔助,感謝佟位在每個週末不辭路途遙遠,來到花蓮幫家父療癒;十天後,父親轉入普通病房,雖已能自行呼吸,但是意識仍未恢復。父親住在普通病房期間,也承蒙佟位在每個週末來花蓮慈濟醫院幫父親治療,讓父親從原本的昏睡狀況,進步到意識恢復,終於在一個月後出院;出院後,還是繼續麻煩佟位在週末期間來花蓮,幫父親療癒。

        記得佟位總是對父親說,要相信自己,要自己想要好,自然就會好,疾病是身體失去了原本的平衡,用光的能力把平衡恢復了,疾病自然就會解決了;在這期間,也多謝佟位幫忙開啟了我的能力,讓我能就近對父親自行施以療癒。能力開啟也是相當奇妙的過程,記得一開始佟位隔空與我手掌相對,立刻我感到手掌發麻、發熱,還有無窮無盡、無法抗拒的睡意席捲而來,結果我當下就沉睡了將近一個鐘頭,要說明的是,我這輩子並沒有睡午覺的習慣,這一小時的沉睡,還真讓我感到訝異。之後,自己在家便偶爾幫父親療癒,我相信佟位,也相信自己,也希望我這被開啟的能力,對父親的病情能有所幫助,甚至可能的話,我也願意用這能力來幫忙需要的人;

        這一連串的經驗,讓我對所謂的科學,加以重新審視,對於未知的新事物,我也能保持著開放的心態,去瞭解、去接受。最後,希望我個人家庭經驗的分享,能讓更多的人,開啟眼界,常保一顆開放的心。

花蓮慈濟醫院


\156459_165229596849963_8156504_n

花蓮慈濟醫院

1391492_536707573078627_300526515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