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神燈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失調的狀況又來了,讓我失去修煉的信心,而賴在家裡,度過黑暗的日子。年底有位朋友帶我去內灣第一次和佟位連結,躺下閉眼在那兒我很好奇等待會有奇蹟發生,但是並沒有,直到佟位叫我可以起來了。之後與別人連結,感覺是手心像漣蓬頭向下送出或大或小的能量(光)。


能量療癒工作坊—月英 (退休教師)
時間:2014.8.22

多年來(二十年以上)嚴重身心不調,是我的生命狀態。
為了解決自身的不自在及疲累,
曾經嚐試多種身心修練的方式,想讓自己安頓下來,
可惜每每因不夠精勤雖然有些成效,自己總是不滿意。
直到現在我還是「想」努力突破一些限制,
希望可以達到身心靈合一(想像認知中的一種境界),
起碼也要能身心輕鬆自在。

過程中持咒、念佛讀經,練和氣、玄如松、做大愛手、
出門行願…的確給我帶來穩定的力量。
可是我的感覺是我這個肉體在做玄如松、練和氣、
做大愛手時比較會想到要與內在連接,
但是連接只是心念,感覺很少。
但是被我做大愛手的人卻有各種不同感覺。

102年,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失調的狀況又來了,
讓我失去修煉的信心,而賴在家裡,度過黑暗的日子。

年底有位朋友帶我去內灣第一次和佟位連結,
躺下閉眼在那兒我很好奇等待會有奇蹟發生,但是並沒有,
直到佟位叫我可以起來了。
之後與別人連結,感覺是手心像漣蓬頭向下送出或大或小的能量(光)。

之後朋友極力鼓勵我,一定要去上「神的兒子」的課」,
說他一定可以幫我的。
我勇敢的去上一對一的課程。

課程中,我很神奇的感覺是~佟位和我就像家人一般的親近,沒有壓力,
他說的心法,說著時我好像懂,過後就忘了,也很少用心去研究。
課程中三次連結,我覺得手心可以接到沉甸甸的東西,而且會滾動。
第三次角色互換,佟位睡著了,說好舒服。

上完課很長一段時間,覺得身心輕盈歡喜(法喜充滿),
以前的擔心放下了,恐懼害怕不見了。
女兒看到我,我說就是這樣,兒媳看到我也去上課了
感恩佟位及上天對我們的垂愛。

在隨緣的連結過程中,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感受,
大部分的人都說前胸開了,身體鬆了,有的覺得熱,
有的覺得酸,有人看到光,有人覺得能量流動….。

我最感動的有兩次:
一是偉琦與佟位合辦在三義的連結分享會,佟位先加持我,
然後給我機會,先與與會者先連結,體會慈愛的靈性光明力量,
再決定要不要跟佟位連結。
在這過程中,有十來個人吧!我先與他們分別連結,
感恩光明力量的源源不絕,每個人都接到能量(光),
感覺到愛與光及各種熱、麻、酸,甚至內心喜悅,
全數都要求要佟位跟他連結。
與佟位連結完畢的人下來分享,都是喜悅豐盛的。
感恩佟位及天地給我機會。

另一次是我家兒子身心失調,住進醫院,從奄奄一息到健康出院,
這期中,我每天去和兒子連結,後半段我每兩天去一次,
期中感恩佟位多次的陪伴與療癒,看著兒子一天一天的好起來,
心也就一天一天的寬。
本來醫生說可能是腦部病變,才會如此昏睡。

老天給了我很多功課,也讓我學會了許多對置之道。
感恩這些磨難也豐富了我的生命。
謝謝自己也謝謝所有的靈性導師,以及宇宙最高本源。

母親的名字是愛


「愛」   是一位忠心且有耐心的母親—佟位撰文

從前有一位這樣的母親,
她嘗試過悉心照顧、感化、責罵、糾正教育、以及勸導。
但外在的一切都不管用。
她為了治癒和引導她焦躁不安的小孩,從未停止她的警覺心。
她一直沒有放棄,甚至考慮把小孩安置於她兄弟的家中,
以便給她的兒子一個新的開始。
然後,有一個夜晚,當她祈禱,並且為那最後的「可能」靜心時,
她得到了一個令她吃驚的領悟。
她發現自己是問題  也是解答的一部分。

把她自己抽離而置身事外,等於是否決了一個他們雙方都需要的重要關係。
自從這個了悟和一夜的安眠之後,她重新提起精神來,
第二天早晨,她以一個「靈魂對靈魂」的擁抱喚醒她的兒子,
迥然不同於自兒子襁褓以來,他們曾經分享過的一切。
治癒於是展開了。

「愛」是一位忠心且有耐心的母親,母親的名字是「愛」

~ Love Without End  (你的名字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