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療癒個案:愛是妳之名。

以愛之名

        這是一個要求只要遠距療癒的個案(最適合她),並透過Line的引導來逐漸順流而行,也逐漸看到了自己的模樣,不再陷入衝突、不安等等,真實的「喜悅」,來自於發現「真愛」而來,而愛是妳之名。

記錄一 2016.09.04 晨7:30

        昨晚10點10分躺在床上準備接收遠距連結。沒想太多,只是躺著。過了幾分鐘似乎睡著了,約莫10分鐘之後清醒,留意著有什麼不一樣的發現。還沒發現,如常地想東想西,直到再次睡著。

紀錄二 2016.09.04 晚上7:21

        把注意力放在身體,就會發現熱感。雖然之前偶爾也有這種感受,但今天比較強。越專注在身體,感受越強烈,從手背開始,至手臂;腳背,然後膝蓋。越注意身體,越能擴展熱感的範圍,從一片到全身正面。第一回合只有到正面。下一回合,有意地想要擴展到背面,似乎慢慢地也可以達到。今天有意無意地試了好幾回。接下來,我希望擴展超過肩頸,全面放鬆。

in spirit 回應今天讓身體多休息,睡飽,喝乾淨水,吃清淡簡單。看看明天或後天再做一次。用你的直覺來敲時間。


記錄三 時間:2016.09.05

  1. 昨天您在記事本上的二篇NOTE,有特別要對我提醒什麼的嗎?我怕我錯過什麼。
  2. 我今天的心輪很不舒暢,因為昨天和家人間有爭執,到現在還很悶。我試著用自己的方法紓壓,但效果不滿意,甚至衍生出很多灰色想法,每次掉入這樣抑鬱的狀態中,都要很久才恢復,兩三天左右。很想把自己拉拔出來。因為,好像失去力氣。今天可以找時間遠距一次。

in spirit回應別擔心錯過,過了就過了。該來的就會「再來提醒你」。今天會晚一點,大約11左右我們再來確定時間,連結開始,就只是藉由單純的敘述進入「觀」,既然你已意願去穿越這些,就「再提醒」自己,面對,才有機會穿越。

        個案問:「面對自己的情緒?去『了解』為什麼自己那麼難過?」

in spirit 回應:參考這圖,看看你現在在哪裡。

量變到質變-臨界點

參考文章二:情緒是馬匹,你才是主人

參考文章三:「情緒」得憂鬱,「我」並沒有得憂鬱

情緒憂鬱 心的奇蹟 heart-miracle

 


紀錄四 2016.09.06 晚上6:37

        昨晚11:20第二次遠距連結,躺在床上,想像自己躺在沙灘上。三分鐘左右睡著了,一覺到天亮。今天白天刻意專注在身體,熱感就出現,一波一波佈滿手腳四肢,然後又一波波出現在身體正面部和背部。今天一出現就是大範圍,擴展的速度也比較快。


記錄五 2016.09.07

        很容易被親人的激動情緒所影響,那是一種受到「驚嚇」的感覺。今天就是這樣。 胸口好難過呀!很想逃走。但又無力行動。很難熬!想找個地方吼一下,把胸口的一團氣釋放。試著紓壓,好一些。

        今天沒有應朋友的邀約參加活動,雖然活動地點就在附近,用走的就到。雖然我知道去做點不一樣的事會好些。但,沒動力出門。朋友在活動結束後親自來社區看我。聊一些有創意的主題,感受好些。又看了in spirit前天傳來的內容,今天沒法靜下心,看得很不真切,不知道自己處在哪裏。很羨慕賴小姐的「去憂鬱」狀態喔!謝謝in spirit的連結。前天的記事本上有留言喔!我是「連結」到親人的能量了,題外話,in spirit 的這篇文章引起我的興趣:沈睡的大腦,打開意識的面紗

        蒙住眼睛也可以看得到光….。比如說手上握著一張紙牌或一本書,矇住雙眼,意識的焦點放在紙牌或書上,那張紙牌或書的內容就會以全相圖的方式出現在此人面前,而被讀取到,所以說人有無限的潛能。四年前,我想要為少年人做「大腦開發」的實驗,但是礙於設備和場地,一直沒有做。因為要使用腦波音樂加上混音器,要放很大聲以產生振動,需要隔音場地。(我知道坊間有這樣的課。)

        之後買了很多器材做實驗,想藉由光或體感振動替代聲音,後來都沒有實現。還有,我那時認為,要開發大人的大腦潛能可能很難。 看了網站上這篇文章~ 如何進化意識(開啟大腦潛能)?我似乎看到另一個方法、另一種可能。我應該要先開發我自己的大腦。

in spirit回應今天試試看,連結前打電話(祈請),不管你有沒有體驗過,甚至理解與否,這都是其次,試試看。方式:讓心說話,不是頭腦。下面的祈請文,不見得要一樣,你若能體會到文字的「心頻率」,就按照自己的方式在心裡說出來,是最能連結高層的力量的。

        祈請感謝文:神聖光明世界的神性導師;在此祈請與感恩您們的祝福;感恩您們的療癒之光;一直在淨化我與家人的身體與靈魂;感恩您們在我的生命中不斷的引導我;讓我越來越懂得真愛與寬恕;若過去累世因為我的無知無明;意願在此祈求寬恕以及被療癒。這一切,都是為了萬事萬物的最大善意而來;我意願信靠交託,感恩領受。一切交託給神聖光明的療癒團隊。

        祈請文的內容,只是形式(form),是邀請(習慣打電話),方便你逐漸融入"經驗"這力量的存在覺受也無須每次連結都打一次或講這麼多。形式熟悉了,自己就可以依隨心,而後將形式破除,安於心(essence)就好。如同人們先需要一個境界,進入後,境界也不需要了。體會看看,不同時刻都回來體會看看。內化在你心中,形式不次重點。本質是:你有沒有對自己真心?然後,就可以躺好。

你所需要的一切都在你之內

 滋養心參考

  1. 愛的模樣
  2. 愛如何帶來「奇蹟」
  3. 愛的心靈感應

♦ 記錄六 2016.09.08 晚上08:03

        昨晚10點40分,第三次遠距連結。在心中唸完「祈請感謝文」,躺下接收連結。五分鐘後睡著。一夜好睡。「好睡」是對照以前的睡睡醒醒、天未亮就睜眼發呆的狀況。    白天,有時不經意地發現前手臂飄來熱感。站或坐著比較容易分辨這突來的片熱。刻意去躺著,看看是否也能尋著這種熱,有的,不一會兒就延展到全身,然後,發現鼻子通了。哈! 原來並不知道自己的鼻子是不通的。


♦ 記錄七 2016.09.19

(一) 「給予」和「接受」

        遇到一個可以依賴的人固然是件好事,但是相處久了,自己就發懶了。可以做到的事也少做了,變得愈來越被動了、忘了自己的本事。也想為那位「可以依賴」的人做點事、有點貢獻,但都接收到「不用、不用」的回應。也許對方真的不需要,也許是好強,顧著面子不願意接受別人的幫助。被拒絕多次之後,覺得對方反正也不需要這些照顧,就習慣地「接受」就好了。 但是,時日久了,對方就開始攻擊、抱怨沒人體貼,做得這麼多也沒得到相對的回饋!然後,這樣的模式,繼續重複著。「被依賴的人」不願意放手,「依賴的人」無法掙脫,動力漸失、本事漸弱。再後來,發現那個被依賴的人,其實很需要別人「對他依賴」。

(二) 可不可以「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很快樂?

        當心情好的時候,當自己的「心」夠強的時候,就不容易被旁人的態度所左右,那些都會變得微不足道,哪來的什麼殺傷力!就如同,當身體的免疫力夠強的時候,不容易感染別人的疾病。那,怎麼樣才會讓心情好呢?曾經歷過平靜和喜悅,那種不需要理由就有的好心情。也曾經歷過「做了很多努力」還是開心不起來的狀況。二十幾歲開始追夢,一個夢實現了,沒有快樂很久,又開始追另一個夢,沒開心多久又追逐另一個,後來,大部分的夢都實現了,突然不知道要做什麼。

        再後來,過著「看似自由」,但是「心沒有著落」的日子。 前陣子,in spirit分享了一篇「質變與量變」要我「看看你在哪裡?」其中有一段話,讓我心情好些,「放下了一切掙扎去接受你所需要的經歷,那麼你的身體的頻率、情緒的頻率及心智的頻率都會提升。」

        然後,因為繼續經歷事件,情緒還是會起伏。怎樣才能「連結」到平靜和喜悅呢?可以不需要條件、不需要太多「怎麼做」的知識、不需要練習就能達到平靜和喜悅嗎?

in spirit 回應真實的「喜悅」,來自於發現「真愛」而來,這一篇體會看看:真愛是什麼?

給愛貞

愛貞-愛是你之名


♦ 記錄八 2016.09.27

        今天在網站上看到十月份分享會的訊息。我想問同位,我是否也可以報名參加?當我寫下以上的問句時,我同時在心裡問我自己,我會上台北去嗎?即使我知道那地點;即使我那天有空;即使我上線報名,我對自己是否會出門感到很沒有信心。有時,我告訴自己,去吧!出門去吧!但是事到臨頭,我很怕自己出不了門,到時愧對主辦人。很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但是 暫時 拿自己沒辦法。其實我很謝謝in spirit提供了這個利用「LINE」來連結的方式。怎麼就知道我適合這個模式呢!


♦ 記錄九 2016.10.02

        今天,一樣的早晨,一樣的賴床,起來後心情卻不錯,有那麼一瞬間,心中生出一絲絲的幸福感。 雖然曇花一現,但也很難得,很少有這種感受。最近,情緒不容易被攪動。

  1. 一位相識二、三十年的學姐在LINE裡面責備我,說我知道她母親過世的消息之後竟然「反應就這樣? 這樣算是好朋友嗎?…」我看了有點被嚇到,但不像以往的震驚,我本想要辯駁,但只回了她「臣~惶恐…」,本來還要加一句「臣~罪該萬死!」 哈! 不想鬧她~
  2. 我將精心研究的上課內容和老姊分享,她劈頭就否定我所提供的訊息、強烈不以為然,我腦袋裡面一直重播她所使用的字句,但是情緒沒有燒起來,很淡,沒有以往的氣憤~
  3. 颱風假,大多飲食店都歇業,我告訴我先生,剛剛外出時看到「漂亮老闆娘」的自助餐店有營業,午睡起來的他,匆匆聽取了我的報告。晚餐時間,他將車駛往「嚴肅老闆娘」的路線,我說,我們應該是要去 「漂亮老闆娘」那兒,結果他開始振振有詞地,說他明明聽我說我打電話問過嚴肅老闆娘,確認她有開店,所以才把車開向那條路的,為什麼我不把話說清楚、亂報軍情。老天爺,他還加油添醋,我什麼時候說我打過電話啦。唉!真是冤枉!但我不似以往的據理力爭,只覺得怎麼這麼離譜。他~說著說著,沒聽到回應,突然覺得沒意思,有點尷尬,好像領悟到什麼。

        曾經想要幫助別人,但是因為太投入,反而使得自己需要「被幫助」,當自己撐不住的時候,就覺得,其實這個過程很難過,不好玩。如果一定要這樣走過一遍痛苦才能幫助別人,其實也很殘忍。但是,已經經歷過,就不忍別人痛苦,還是會希望自己夠強壯時可以拉別人一把,否則枉費那些經驗。

in spirit 回應因為自己經驗過「痛苦」,而能感同身受他人的苦,也很苦。並且要由「空」融入「愛」。

 

喝醉酒的人-愛貞

個案記錄


♦ 記錄十 2016.10.13

        最近心情比較好,家人也感覺得出來。似乎是「連結」之後漸漸發生的。雖然沒有發生什麼特別值得高興的事。但是內心比較輕鬆。看到鏡子裡的自己,比較順眼。

in spirit 回應:當「恐懼」來了,所有的人一轟而散。只剩下「愛」留了下來。妳的「愛」在哪裡,妳也會在那裡。在靈魂對靈魂的關係裡,你的家人都是「你自己」,你是個「女兒」、也是個「母親」,你是個「母親」、也是個「女兒」,這只是你的人生大戲的劇情,戲是「假的」,「演員」才是真的(這個你),那些feeling要讓你學什麼?鏡子是中性的(感謝自己有片刻的心,如明鏡)鏡子只會「如實反映」真實的你。

被愛包圍


♦ 記錄十一 2016.10.16

        最近,胸口比較舒暢,和朋友在一起,話匣子也很開。「放鬆」對我來說很不容易。很多人都在提倡「靜坐」,原因是靜坐可以達到身心放鬆的狀態;我也經常靜坐。但是對我來說,連靜坐都會讓我肩頸緊繃,我很難做到「放鬆」。不知我是不是太在意我有沒有做好「靜坐」這件事!十多年前就開始利用催眠音樂幫助入眠。有一次花錢去體驗催眠,但是因為我無法放鬆,折騰了很久,沒能進入催眠狀態,催眠老師也很挫折,就把錢退給我。

        不知我是不是太在意能否做好催眠這件事!我練氣功時,老師說了好幾次我的肩膀沒放鬆,不知我是不是太在意有沒有做對那個招式。生活中沒有誰要求我一定要把事情做多好,我逼自己的。我經常找人鬆筋調理、推拿,也經常忍受著類似落枕的僵硬。現在,就在我打字的同時,我不斷的轉動著我的脖子。

in spirit 回應你的身體不會有問題。除非你腦子裡有未解的念頭或情緒能量。別再錯怪身體,料理身體了。


♦ 記錄十二 2016.11.01

        腦袋常常在擬一個新的工作計畫,甚至動筆寫下大綱或細節,那時候心裡就會很熱,因為有工作的畫面,感覺很真,但是,沒多久這計畫又從腦袋消失,還沒執行就消失了。一個接一個,出現又消失。

        有人個性開朗,天生的。這樣的人,單純、幸福。有人愛煩惱,那是一種習慣。當第一順位的煩惱解決了之後,第二順位的煩惱接手佔據心中。我偏向第二種,我不喜歡這樣耶!有一天,我突然想著,我不想再把焦點放在療癒自己了。或者,我就倒過來操作「去療癒他人」;有沒有可能「療癒了別人,也就療癒了自己?」


♦ 記錄十三 2016.11.24

        天氣陰雨;內心清朗,晨起,有一絲絲喜悅的感受。與家人相處,愈來愈多的傾聽、接納,接納他本來的樣子、接受他對我的好。眾人相處,愈來愈看懂在場朋友的互動或衝突,是表現真實,還是求認同、或是虛張聲勢,沒有批判論斷,多了同理、慈悲和接受。在朋友身上,也會看到一些自己的模樣。對於自己,也試著去接受自認的不完美。放過自己!

我對朋友說:「我不好意思麻煩你!」
朋友回我:「你不麻煩我的的時候,我正在被別人麻煩著。」
我總認為 「求助」是脆弱的表現,很沒面子。
當放下「面子」的時候,很輕鬆!

往內走,是愛驅使你不是恐懼。

往內走,但不是因為恐懼使你往內走

往內走,但別因恐懼的驅使而走,是愛才使你往內走。」(魯米)

        聽了終身美麗這首歌後,感受到很多悲傷和感動。看見了恐懼一如往常的孰悉,只是,這次我阻止它自行上演根本沒發生的事情。我想,什麼是愛呢?

        彷彿回應我的呼喚似的,這影片出現了!看過很多講愛的影片、書,我本來不覺得會有什麼新意,但它卻觸動了我的「心」,甚至讓我掉下淚,很多靈性的東西都唱了太高的音調,我已經厭倦。但這影片卻深刻的融合了現實面與靈性,撞進了我的靈魂。我想,我渴望知道的「它」已告訴我了。

        恐懼,就是心的封閉,「問題」不能在恐懼所誘發出的行為中解決。那天,家排的排列場上讓我明白,把心打開並非不可能,當我選擇把心打開感受到的,將不再是原本意識到的問題,而是關於自己的謎題。因為不再關注本來認定的傷痛,因此真正能關心別人,那份封閉隱藏已久的愛。

        在這份關懷中會重生,「指責」和「傷害」都是因為「不瞭解」而生,不瞭解自己、不瞭解對方。在關係中,我們培養「同理心」並且照見自己,到最後「諒解」可能都不復存在,因為,明白了一切的移動時,心中將充滿愛和感恩。最終,一切都有道理,只是過程就像盲目的人拿著利刃揮舞,勢必帶來傷痛。我們都需要,找到面對的勇氣,需要不斷鼓勵自己。

        然而,我卻覺得,面對傷痛的勇氣還不是最困難的!你可曾想過,你害怕的是傷痛?還是擁有美好值得幸福?其實,人往往怕的都是去值得和擁有,這可能比傷痛更令人卻步。

        對我而言,成長只在當下這一步,永遠不要拿對未來的想像去衡量這一秒。我們都不知道,如果我們認真的踏出這一步,接下來會看見什麼風景?不要去想未來,因為那會搖晃此刻的腳步,即便恐懼那麼巨大,也別讓它侵蝕對當下的專注和勇氣。我一直這麼提醒自己,即便有時也搖晃,走索者需要鍛鍊一顆,心無旁騖的心智。

~ 文 / 星卉



        關係是完美的同步化流動著,情緒上有所困擾,那總是因為彼此有相似的頻率,你們彼此的靈魂,一直都在參與決定關係形式。愛,有機會促成彼此一起進化,彼此能談論無法契合的事,把它帶進意識中。

        要有意願從心而生,為了你所需要的而準備好自己,在你較高頻率的振動更高層次的意識,你的靈魂正在開始安排一個成長的新階段,無論想什麼、考慮什麼,它正處於變成真實的初期階段。只管放輕鬆,容許它逐漸展開,不必促它發生,聚焦靜於心、感恩彼此珍惜的感覺,感受那感激之情,宇宙之愛穿越你的靈魂,在你最深層的每一個處境中被滿足。

走入天命的觸發—楊宗翰

蝴蝶蛻變

當你不執著於成效,不執著於能量放出的大小時,一切進行的就是如此自然。隔天當我知道那晚母親有了安穩的睡眠後,我是雀躍的,也很感動。


人體潛能開啟工作坊
分享人:楊宗翰

        佟位好,今天回家班到現在,我感覺自己的感官似乎能體驗到更微細的感覺。然後剛剛休息的時候,就像昨天第二次連結後那樣,感覺進入了,很難以言喻,感覺像是什麼問題都消失了、沒有疑問、平靜。但是內心又充滿能量喜悅澎湃,然後我也不清楚什麼時候,又消失。

        我最近很深刻的體驗就是當我放開任何對事情的掌握,或是有關自我的控制,就如同放開船舵時,整個過程會很流暢,然後我也很享受在這種流暢的感覺中。然後又有很多細微的感覺難以言喻,然後也看見之前上課提到的所謂新時代的盲點,而自己現在在網路上看到太多人分享,光啊、愛啊或是形式上的課程療癒,會覺得很反感,覺得那些不實際,是麻痺看見真實問題的方法,而自己現在到看新聞,也可以確切知道腦中、心裡並沒有任何雜音或意見。

        最近有種感覺,當無意識的再進行一些活動,像是上網、聊天、看漫畫之類的,當放鬆知覺,無意識的在活動著的時候反而內心有種呼喊,在掙扎,會提醒我要保持清醒。但是當清醒著 保持專注的時候 往往一段時間心思又會開始飄移,然後感覺就像是打瞌睡,醒了一下又不知不覺得又睡著了,然後又被驚醒 然後這樣周而復始,在不斷抽離的狀況下,會感覺似乎沒有什麼事情是重要的,會有種對人事物的疏離感。

healing hands


分享人: 楊宗翰
連結日期:2013.09.14

        我是宗翰,距離第一次連結的時間過了六個月。這六個月對於我來說很精彩也很豐富,我所謂的精彩和豐富並不是說我遇到了什麼奇遇或是什麼離奇的經驗,而是對於生活有了更深刻的體驗,對於生命有了更進一步的感動。

        第一次連結的時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做完連結的休息時間,腦袋中一片空白的體會。當我想試著說話時,我居然無法完整的表達,明明我想講的只是簡單的幾句話,那些意思我瞭解也清楚,但是我就是無法完整的用語言表達出來。而當我獨自坐在旁邊的時候,也只是放空的看著遠方,那種感覺很寧靜很平和。

        當大腦不再喋喋不休的時候,我感到很放鬆,原來一直以來腦袋裡不論有意識的或是無意識的,都有著無數微小的念頭思緒在流竄。而當一切思緒都平息時,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寧靜。連結之後的日子依然持續進行著,生活工作也不斷的前進。因為之前有上過靈氣課程,所以對於能量上有初步的認識,而連結後對於手中放出的能量也感受更加明顯。在身體感覺上,那是一種皮膚有著微微刺刺麻麻的流動,彷彿你一伸出手就能給予。原來給予是一種那麼簡單的舉動,只要你想你就能給。只要你願意付出,只要簡單的伸出雙手就能傳達。

        隨著生命的安排,也跟家人去了大陸旅遊一趟。在旅途中,我看見了和以往不同的風貌。那雲南的山河秀麗,那大自然的風貌。以往的我似乎沒有睜開雙眼去看看這世界的美麗。而當你用心去感受的時候,就算是我平常上班下班開車的路途,四周的景色也變得更加生動,這並不是說景色變的有多麼燦爛炫麗,而是一切所見都是如此的生動。

        在大陸的旅途中,我也試著進行了幫家人第一次的療癒,一直以來母親因為工作壓力以及身負著家庭事業的擔子,長期睡眠品質都不是很好,也必須要靠著助眠藥品來有著良好的睡眠。在那趟旅途中,我第一次主動詢問是否可以讓我試看看能量上的協助。就如同在連結課程上的練習一樣,我伸出了我的雙手,讓手自然的移動,讓能量自然的流動。當你不執著於成效,不執著於能量放出的大小時,一切進行的就是如此自然。隔天當我知道那晚母親有了安穩的睡眠後,我是雀躍的,也很感動。

        這六個月來,每一天起床對我來講都是一個新的開始。一個讓自己成長的心的體驗。似乎比較能夠觀察到自己的一言一行,聽見自己講出的每一句話。是否自己是真的活著,而不是尚未腐朽死亡。雖然偶爾還是會分心會讓自己的習性慣性左右自己,但是瞭解了訣竅之後,要重新調整也就變得更加容易。而這段時間的生活點滴也不時因為些許的事件,讓我重新檢視這30年來過去的慣性和曾經做過哪些事,說過哪些話。一些曾經看過的書,閱讀過文句也因為生活體驗,從看過知道轉變成瞭解體會過。每一次和佟位分享或是提問,其實答案自己都早已知道。那些佟位的回答,似乎也只是印證著自己早已明瞭的內心答案。原來自己真的如同許多書本提的,內在的神性是全知全能的。只是平常真的有好好聆聽內心的聲音嗎?原來我的意念能夠創造一切實現,但是我真的有用心在生活著嗎?

        這次進階的課程,也因為看到了訊息,在當下也有著強烈的念頭想更進一步提升自己。但是之前因為總總理由或是自己尚未準備好而讓習性壓下了。今天在LINE上看到了佟位新的文章分享,那個油然而生想更進一步提升自己又再度升起。也就順著這個感覺馬上詢問佟位也馬上排定好時間。一直以來,自己常常會為自己找尋許多藉口,就如同寫心靈筆記一樣,常常為自己找偷懶的藉口而不進行。

        過年後去了日本一趟,在整個旅途中,讓我感受最深刻的並不是風景或是任何驚奇的事件,真正讓我感受深刻的是我體會了日本人對於事事不只細心而且用心的態度。而在這趟旅程中我也重新找回了對於工作的熱情以及對於生活細節上負責的態度。當你用心去感受時,每一個微小的片刻都是豐富你生命的體會,我也期許自己在未來的人生中活出生命的價值。

楊宗翰

如何啟動第四層面意識

認識頻率:從生活到活出最明亮的人生。

「情緒」得憂鬱,「我」並沒有得憂鬱

情緒得憂鬱我並沒有得憂鬱

一路上所見的人事物都好平和,我的心境也好平和。我默默的把藥袋丟到垃圾桶,因為我記不起來我為何需要它。從「外在」追尋開始直到發現所謂外在,其實是自己內在的顯化,所有所謂我經歷的神奇事件其實都是在引導我發現這個事實,我的世界就此不同

1

光讓平衡恢復,疾病自然解決—蔡沛圻 博士

花蓮後山
        認識佟位已經有二十年,本身對佟位的療癒能力,早已是認為司空見慣,因為學生時代以來的運動傷害,都是交給他來處理,而這些毛病也都順利根治,可能是因為運動傷害也不是什麼大毛病,所以對佟位的療癒能力,也不覺得特別神奇,一直到我父親第三度中風…

菩薩行者"留惑潤生"

        為什麼有一些靈性高度進化的人, 偶爾會有一些較低層的特性和習慣?

        許多求道者觀察到這個外在的矛盾時; 感到很困惑。比如說,一位散播純淨之光的靈性領袖,卻依然繼續大量吃肉或抽菸。 這主要是由於占星學在人誕生時刻的影響, 這個人暫時在低層和高層身體取得一些特性,它們卻與這靈魂高度進化的本質不協調。 但若沒有這些「未進化」的習慣或傾向,這個靈魂簡直無法留存在地球上! 艾德加。凱西的抽菸習慣,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其他在靈性方面顯然是高度進化的人, 也可能繼續吃肉,或喜怒無常⋯等等。千萬不要責備或批評這些高貴的靈魂(或任何其他人), 因為他們是專程來幫助你們的,而且為了同胞們的利益, 志願深深涉入地球的泥沼和爛泥裡。

譯註: 愛德加。凱西-(Edgar Cayce, 1877. 3. 18~1945. 1. 3)是一位美國知名的靈視預言家, 他的傑出能力之一,是經過自我導入而進入一種催眠/入定的狀態, 在此狀態下,他可以就任何人、任何事件、任何時間、任何地點的任何問題給出答案。 他在(1901~1944年) 43年的解讀時間裡,做出超過一萬四千個記錄在案的解讀報告。 目前這些解讀均存檔於「愛德加凱西基金會(ECF, Edgar Cayce Foundation)」。

凱西的名言:「死亡只是跨入上主的另一扇門.」

不適應地球的純真靈魂

地球不適症~新世紀小孩

Healing Stories 療癒故事

療癒個案 healing stories healing-hand

沒有什麼方法是實用的   人類要明白的是 ~
所有的問題都是需要「這樣子療癒下去的」

“ 人類進化到某一階段   一定要學習用愛療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