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暗夜:靈修士的極端行徑

他們運用自身直覺力幫助你走近與回歸自己;他們能夠感受到你內心的痛楚,以及你正在逃避的事;他們擁有開放的心態,以及對人性的切身了解。靈性並不在於「可以看到他人生物能量場」的能力,而在於她的智慧、豐富的心理學知識,以及明確的溝通方式。

批判的真相,義憤填膺的妄求

在對錯的想法之外,有一個美好境地,我們在那裡相見。大多數的覺者、修行人,專注「觀照」自己的方法,我們若批判他人的批判,那麼我們跟他們所做的又有何不同?批判的心讓人陷入了同一困境,彼此的自性光明都被框鎖在無明。奇蹟是「知見上的轉變」發生在人的心靈裡面。


與個案的引導

        某君:「我的一些靈性的朋友們,常常發表文章批評(他們稱為評論),對靈修圈、對某某人、對這個世界的種種。我看到他們都在批評、論斷,甚至我也看到了偽裝公平正義的批判、批評、論斷,覺得這些朋友讓我很迷惑,不是說有在修行嗎?跟他們相處都會感覺到不舒服,出去吃飯看見不公不義不合理,就義憤填膺,義憤之後就把課程扛出來說要寬恕。每次她們說的「小我」被點燃,就服用奇蹟「寬恕」劑,久而久之,跟他們相處我也越來越沈默。我雖然剛靈性入門,但我不想說出的話語或內心的聲音,是批判批評的,這真的是有在修嗎?到底是修什麼?

        in spirit : 「他們是你的鏡子。」

People of the world dont look at themselves, and so they blame one another.
天下人不反觀自己,因此責怪對方。

— Rumi


說別人壞話,無明眾生的第二天性

        有一天,有個人跑來找蘇菲信徒,氣喘吁吁地說:「嗨,他們在端盤子耶,你快看那邊!」蘇菲信徒冷靜地說:「那跟我們有什麼關係?關我什麼事?」信徒激動地表示:「可是他們端著盤子到你家裡去耶!」那人大喊道。「那又關你什麼事?」蘇菲教徒說道。

        不幸的是,人們總是看著別人手上端的盤子。他們不管自己的事情,一天到晚評斷他人;他們編造出來的是非,始終都讓我感到驚愕不已!


心靈能力是「形式」、心靈品質是「本質」

        蒂娜:「是的,有些人聽別人說光的能量運作可以改變命運,就去上 「光的課程」,但修了很久,敏銳度與覺知力是增強了,但只是用來覺察別人的錯誤,批評別人的不是,對自己內在恐懼、憤怒, 或操控等意識卻毫無覺知。課程只是增加他們的知識,但他們的個性與習氣卻沒有改變,當然也就無法改變命運了。而那些逐步看到自己需要改變之處,繼而提升與轉化的人,他們的路自然就 越走越寬廣,他們的生命自然就越來越安寧與祥和。」

        博納: 「這跟人家說念經、念佛、持咒可以轉化惡業,或實現某種願望的說法一樣。有些人念了千萬遍卻仍避不開因果的呈現,是因為內在的思想意識沒有因念經、念佛而凝定下來,並與諸佛菩薩 的心靈意識融合,當因果現前時,無法以較高的智慧來處理,自然化解不了惡運,還怪諸佛菩薩不幫忙。」

~ 入門:古埃及女祭司的靈魂旅程;三十六 最後的準備

潛意識下的心靈病毒:安慰劑與抗藥性

生命的烏雲未清理再怎麼靈性都不靈,暫時有效的展現。沒去面對及化解,無法釋放在潛意識下的心靈病毒,總是陷在安慰劑的效應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嗎?久了甚至產生了抗藥性。


        安慰劑一詞源自二次大戰時間,醫療物資急劇的缺乏,受傷的士兵於病苦之中無藥可醫,於是軍醫以生理食鹽水注射偽裝成嗎啡,竟得到舒緩效果。「假藥有效」是由於人產生的「信念」,這個信念使得身體產生反應,產生出藥效的效果,只是暫時的有效,治標卻無法治本。

        是否對症需下藥、藥到會病除呢?對症有信念,暫時有效;對症無信念,好像有效;不對症有信念,以為有效;藥用久了,產生「抗藥性」了,只好加重藥性,之後徹底無效,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