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想要的吻 SOME KISS WE WANT

人間是「情」不是愛,這世間有愛,但愛不是來自於這個世界。於是愛自己、愛別人…一切牽扯的關係,多是「枯井愛枯井」。這是沒有辦法完全契入「真愛」的原因。


有一個我們想要的吻 讓我們渴望一生,那是靈魂 對身體的輕觸。
There is some kiss we want with our whole lives, the touch of spirit on the body.

— 魯米 Rumi


個案記錄:愛之源:活出湧泉之愛

這泉水是溫熱的!瀑布-河流-湖泊

        每次聽到那種很神奇的體驗,我都很想體會看看那種感覺,前提當然是自己對那件事有微微的感應在。雖然每次都有所收穫,但並沒有那麼神奇。或許起初我也期待藉由in spirit 的連結能把我的空趕走,但後來我明白我不需要想著去填補那個空,當心中的湧泉出現時自然會滿溢出來。但何時會出現呢?似乎又落入另一種期待。

        其實是ㄧ步ㄧ腳印吧,我想。很多感覺都是微微的,也ㄧ下子有一下子沒有的,我試著讓自己順著走。上週先生帶我去ㄧ處野溪溫泉,沒想到那溫泉水竟豐沛到能形成一條瀑布落下來,那天我連呼吸都覺得很順暢,且突然間我對先生很感恩,一直以來的風風雨雨我都當做上輩子欠他的牽扯,但在我還清的那一刻起,他似乎已轉化成一守護者。回來後我的日子依舊,空還是在,只是我好像理解了瀑布會是個結果,只要能連結到源頭。

        我不知道我的泉水湧出了多少,但我常常覺得有些孤單。有時候想問 in spirit 點什麼,但我想的到的問題,其實我都知道答案。我看懂了我想懂的,就算有時侯有些模糊,順著心走也會漸漸的清晰。愛與感恩其實已經內化,在我眼中的人事物、我看見的是美好的部份。這兩三個月來我經歷了沒有刻意,卻被看見、被肯定、被表揚所伴隨而來的喜悅;也完成了一些曾經想做而未做的事,重新從心定位自己。

        我開始察覺自己好像能散發出ㄧ種微微的能量,一種可以安定的能量,這是我最近還不成熟的感覺。雖已經不再覺的空,就是覺的孤單,孤單會有些情緒的起伏,無法平靜。該是這樣嗎?每天睡前我都試著觀照自己,但我看不到什麼,只有不同顏色的光,不同形狀,飄來飄去。有時候好像有些剪影,但看不出什麼東西,看不了太久就睡著了。我開始紀錄我的夢境,只是我不常做夢,目前紀錄了3次比較特別的。

        其實我有很多感覺,很多明白,但無法說也不知道如何用文字表達,與人相處時,我看的懂別人問題的癥結,但我只是默默的觀察,給予一些提點,讚美與肯定。這跟與 in spirit 對話前的我已有所不同,以前我總是認為要表達出自己的想法才是對他人有幫助的,現在會先用心感覺一下,也在練習。我在路上嗎?孤單是因爲心還是枯竭嗎?

  • 2017.3.19       

        之前,我只是想解開我陷入的一段關係,沒想到 in spirit 引領我找到16歲就開始尋找的真理。當我漸漸的將回憶拼湊起來後,就明白了。其實我也還沒有什麼「祂力」的體會,只是 in spirit 說的我就去實行。翻一翻 in spirit 文章後有個小小的靈光,我決定跟自己對話,跟自己寫微信,把自己當作另一個人,當作祂一直說。

        後來翻到一篇說連結就像打電話要祈禱,但我對那樣的祈禱文很不習慣,覺的沒有溫度,就改用比較自在的方式說,到目前就這樣而已。沒有特別「連結」的感應,但我的孤單有比較紓解,原覺得找不到可以對話的人,現在好像也不是那麼…必要了。

        有些文章好深,我只能先撿我有辦法吸收的部份,其實都沒什麼太深刻的體驗,只是覺得明白,然後單純的相信,最後內化。我在猜,沒有像別人總有深刻體驗的原因,會不會是在我內心想找尋真愛與真理的那一刻開始,其實就有了連結?因為我回想過去的所有經驗,大部份是靠靈光跟感覺在跨越問題,我一直很相信潛意識裡有一個巨大的能量,只要相信自己可以,就能改變週遭的磁場,ㄧ種佛在我心中,我即是佛的概念。       

找到「真理」,然後呢?最近在想的問題…

  • 2017.3.22

        昨天讀了一篇說明內心藍圖的文章後,我明白了!我不知道這樣說是否正確,但其實我活在天命很久了,而祂也早已開始祂的工作很久了,只是我不知道原來祂ㄧ直跟我在一起。從我相信潛意識裡有一股強大的能量時,我就感覺也體驗到這股能量在轉動我身邊的磁場。

        心想事成對我來說一點都不是難事。我16歲接觸天主後就開始帶著愛找尋真理,這期間我一直在摸索與吸收,我探討過因果,前世今生,人生功課,然後我接觸佛法,妙法,唱題等,這其中都有讓我相信與內化的部份,但卻都不是我想找的真理,一直到我接觸人本心理學後才有了基本的輪廓。

        我想我應該是在那個階段開始轉化,那時候我33歲生完第二個小孩,我的生活開始一連串的挑戰。當時我對靈光的感應還沒有那麼明確,只是一個感覺。靠著前半段的信仰撐過很多衝突,直到有一次我遇到一件很棘手的問題,在毫無對策的情況下,突然浮出一個念頭告訴自己就先放著吧。

        大約一週之後我忽然來了個靈感,於是我開始鋪陳式的試驗,最後圓滿的將問題解決,那是我第一次嚐到心想事成的果實,有很大的成就感。爾後不管是在工作,家庭,教育,甚至生病時,我都是心中先放著ㄧ個期待的結果,但不做任何預設。

        慢慢地我腦袋中就有靈光出現,然後靠著直覺一步一步的達到心想事成。我想那段期間是我振動頻率最高的時候,每圓滿解決一個問題就處在一種滿足與喜悅的成就感中。一直到兩年前換的工作也是心中有一個想法開始醞釀到時機成熟時就水到渠成。現在的工作完全是我想要的,我心目中的老闆與主管,我得心應手的工作,優質的工作環境,任何工作或是所遇到的問題,我都不會害怕,因為我看的到真實。而我的家庭,小孩等等都達到一種平衡。

        所以我現在是在無病申吟嗎?

        不是,去年前半年,我都還處在一個滿足的狀態,但奇怪的是35年沒再連絡過的小學同學突然間被聚集了,且發生了很多的碰撞,我解開了很多結,也相信大家有緣再遇見一定有些正向的互動。

        然後我陷入了一段關係,可是我心裡知道這段關係會出現ㄧ定有原因。大約兩個月的時間,我體驗到被愛到滿出來的感覺,然後再完全被掏空。很痛,我試著解,就在那段期間我遇見 in spirit ,然後我跟 in spirit 連結上。隨著時間我渡過了那個空,我用隨遇而安,順心而行的心情開始我自己的旅程,做一些我曾經想做的事,走了很多行腳,參與了國際志工。我已經沒有什麼太大的目標,想做什麼就去做,若條件不允許我就放著等對的時機。翻翻倉庫,慢慢的回憶起過往,漸漸明白原來這就是真理。

我還是想問,然後呢?

        先前參加日本森林的國際志工時,遇見ㄧ群小朋友(大學生)。因爲年紀差了一截,我就在思考自己該如何定位。最後我這樣紀錄著:整理森林的差事並不輕鬆,跟這群小朋友相處的過程,我總是默默的觀察,悄悄的從旁協助。

        在討論到天馬行空後,適時的出聲把重點整理;在交不出內容被質疑時,打點氣給點信心;在一堆用剩的食材中,變出最後一餐讓大家都能滿足的吃飽不浪費。若我的作用能發揮安定的力量,這趟旅程就有意義。後來我又連結到2位15年前的學生,這兩位都不在ㄧ般的社會制度裡。跟其中一個聊聊天後,他告訴我,或許遇見我會讓他有再一次蛻變的可能。這讓我又感覺到我好像有一種微微安定的能量。

然後呢?你是否會說祂會告訴我答案?為何我還是有些茫然?

  • 2017.6.27 

        是,我知道!我知道這一場重聚是在召喚我的靈魂,在清理我的烏雲,我知道當再遇見時啟動了我的真愛之旅,而在找到最後一塊拼圖後,我更知道之所以全然的投入這段關係,是在淨化我的靈魂,把我對世俗的愛,與對愛的期待短時間內全然釋出,然後不被回應是必然的,因為如果沒有這樣的體驗,無法了解非愛與真愛的差別,把心淨空重新裝愛,找到心的家,找到湧泉。我知道我開始走入天命,所以週遭的事接踵而來,我在這些事當中看懂每一個靈魂。

        我只是無法肯定的說出,我知道。現在,我知道。我感恩這過程的每一件事,每一個人,我說了心想說的話,因爲看懂而太直接,收到一些奇怪的回應。我該學習怎麼去應對或處理「知道」,目前還在摸索。


in spirit : 真愛的主旋律

        湧泉的心,是一個順暢的愛的旋律的旋律流動著。先愛祂是施受的因果律,當你的自由意志同意,神聖意志的力量就會湧入。於是祂的愛會流動到你的枯井,流到你的「祂的愛」來愛自己,再去愛他人,即是「愛之源」,「愛自己的第一步,要從源頭開始」

        人世間的愛會變得不圓滿,是因為沒有把祂(神性)的愛融入進來。人間是「情」不是愛,這世間有愛,但愛不是來自於這個世界。於是愛自己、愛別人…一切牽扯的關係,多是「枯井愛枯井」。這是沒有辦法完全契入「真愛」的原因。但愛祂很抽象(看不到),愛人很具體(看得到)?信心從哪裡來?挑戰在此。

        生命只有一個問題,你「源來是愛」而你感覺不到「你是愛」。你一直與祂連結著,未曾分離,只是你遺忘 了(ego蒙蔽越來越深)。你離開「家」太久,對祂太陌生了。對源頭的愛有深刻的體驗,是在「當一個人與他自己的「心」深深交流時,才會湧現。好像一道緊閉的心門開啟了」。你開始體驗到什麼是”只透過「概念」了解關於祂,而非「直接經驗」祂。

♦ in spirit : 婚姻是形式,真愛才是本質

        活出真愛,是我們來到世上的唯一目的;而「真愛」就是「無條件的愛」。每個人的一生,都有意和無意在為自己進行一趟「真愛旅程」;而「關係」,是通往靈魂的橋樑,尋找湧泉的關係品質,是一趟尋找真愛的關係,探索自己也了解「真愛」,淨化非愛的烏雲方能活出湧泉的親密關係。每段關係的開始,讓靈魂開始自我的探索旅程,進而從關係迷霧中撥雲見日,明白真愛的本質。

        愛是與靈魂的連接,它流動的方式之一是經由形式(Love is the connection with spirit, and one way it flows is through form. 這就是魯米所贊美的極樂狀態,處於與神性相會的喜悅之中,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目的所在。真正地在這裡是榮耀的Truly being here is glorious.

        難道它不是這無言大地的隱秘意圖?
        它迫使戀人在一起,
        這樣,在他們無限的情感中,一切都有可能
        因喜悅而戰栗。
        這種大地與戀人共振的顫抖,就是「生命的過剩」
        (This resonant trembling of the earth with lovers, is the superabundance of being)



Although I may try to describe love,When I experience it, I am speechless.
縱然,我試著勾勒愛的輪廓,但一切的喧囂,隨著祂的現身,寂然止息。

— Rumi 魯米


掉入虛空其實是滿盈


資料來源

  • 個案分享文章,in spirit 引導記錄

延伸閱讀

人類:真主的搞笑一家人

當你的心消融於這愛之中,書本就變得​​毫無意義。我們品味生活中的事件,並由此而學習。賈拉曾經問我,我相信什麼樣的宗教。我做了一個天知道的手勢。「很好」他說,「愛就是宗教,宇宙就是書本」。

♦ A New Life 新生

        當一個人變成了戀人,義務就會變為靈感。修行就會變為舞蹈、詩歌,溪流一樣一路流敞的音樂。轉化的不可思議的自然意象就會出現:蠟燭變成飛蛾;一根折斷的枯枝綻出花蕾;鷹嘴豆成為廚師。事物享受它自己,為行動尋找目的不再是一個問題;靈魂在這是為了它自己的喜悅;眼睛的目的就是要去看。這是經由我們所知道的愛的偉大力量所轉換的。

        我們渴望著愛的海洋,以及縫紉她長袍摺邊的海鳥。這就是這一節的主題。我們渴望美,儘管我們就在其中游泳( We long for beauty , even as we swim within it. 阿卜杜.卡迪爾.吉拉尼把心靈的這個領域描述為一個嬰兒,巴瓦.穆哈亞狄恩也這樣來談論它。有一次,有人問巴瓦,作為巴瓦這個人是什麼感覺?他的回答是:「他閉上眼睛,像一個嬰兒吃奶一樣發出親吻的聲響。在這樣的新生中,一個嬰兒在心中誕生了。純潔、嬉戲、輕鬆和平安就會到來。」吉拉尼說,這個心中的新生兒有時會在夢中對靈魂說話。巴瓦說,這個孩子懂得真主的語言。他理解在風中飄浮的每一個聲音,因為他處於合一與同情之中。這個嬰兒沒有任何排他性的愛和我們後天才學會的限制,而我們是從我們的家庭(血緣)、我們的文化、宗教、部落和民族中學會了這些限制巴瓦說,人類是真主的搞笑一家人(Human it is God’s funny family. 。)這就是一個嬰兒所看到的情景。

        1971年,在我父親生命的最後幾個星期裡,我看到這樣的嬰兒進入我父親的眼中。每個人都感覺到了。我母親在197158日去世(她享年64歲,死於肺癌)。我父親因中風於197172日去世,享年72歲。在我母親去世後的55天中,我父親不再評判。他懷著無私的愛對待每一個人。他會找任何藉口走出家門,在外面轉悠,並和陌生人聊天。他樂於助人,對每一個人都有無限的時間和關愛,這是如此之美。我在約翰.西賴特的母親和父親身上也看到了這種心靈的敞開。我最近去聽了雷夫.瑞安.西賴特牧師在一個婚禮上的戶外祈禱,那是一顆心靈所能承受的極限。巴瓦也曾經出去轉悠,他乘坐汽車,用非常緩慢的速度行駛,向走在人行道上的人們揮手致意。有時候我會跟著一起去。當行人看到他的臉,他們就像是猛地被「二戰」機場上的探照燈照到了一樣。接著,他們會回過神來,溫和地向他招手,就像是對待一個嬰兒一樣。

        這樣的連接會延伸至所有眾生。我的朋友斯蒂芬.施瓦茨講過一個老農夫的故事,農夫站在地頭,用溫柔的語調對離他幾十米遠的一頭牛說話:

        「47號。」這頭牛需要看獸醫,它會從牛群中走出來,走到他面前。普萊曾特(這個人的名字)會對牛說話,看著它的臉,告訴它需要做什麼,它會疼痛受苦,但這是為了它好。於是奶牛會耐心地忍受獸醫的治療,而他會說:「這很好。現在回去吧。」然後,他會喊另一頭牛:「24號。」

斯蒂芬發誓說,他有好幾次親眼看見了這樣的情形。

        在五十年中,巴瓦進入斯里蘭卡的叢林觀察動物,了解真主。當你的心消融於這愛之中,書本就變得​​毫無意義。我們品味生活中的事件,並由此而學習。When your heart dissolves in this love, books are beside the point. We learn from the taste of life events. )賈拉魯丁。利比曾經問我,我相信什麼樣的宗教。我做了一個天知道的手勢。 “很好,”他說,“愛就是宗教,宇宙就是書本(Love is the religion, and the universe is the book)。 ”

— Rumi:The Book of Love (魯米:愛之書)


      一個人是否已經知道在哪兒可以找到智慧,最明確的信號是:他有幽默感! (The surest sign that a man has gained the knowledge of where to find wisdom is that he has a sense of humor! )

        你越是與生命接觸,並且從中獲得啟示,你越能發展出一種幽默感。事實上,正是那些表面的,和所謂「識時務、合時宜」的行為與態度,剝奪了生命中的歡笑。笑有益於靈魂,尤其是當你能對自己的問題一笑置之時。永遠不要低估你與生命接觸的力量。當自我的中心點與上主的實相接觸時,這會使你感到謙遜,它也可能使你昇華、開悟、或是讓你落淚。除此之外,它必然會使你超越那壓迫了你許久的問題。

The more you move into contact with life and harvest its revelations, the more you will develop a sense of humor. Actually, it’s the superficial, politically correct actions and attitudes that strip laughter away from life. Laughter is good for the soul, especially when you can laugh about your own issues.

“Never underestimate the power of your connection to life–the center of self in contact with the Reality of God. It will humble you. It may also ennoble you, enlighten you, or bring you to tears. Aside from everything else, it surely will lift you above the problems that have been oppressing you.

— Love without end


延伸閱讀

資料來源

  • Rumi, the Book of Love: Poems of Ecstasy and Longing
  • Glenda Green, 2011. Love Without End.
  • in spirit 個案引導記錄與圖製作

 

所知道的語言已經落伍,理解的意識層次

        幾乎所有宗教的經典,既是教義的經典,同時又是文學的經典,如《聖經》、《古蘭經》、《吠陀》等等,都是如此。蘇非派則和穆罕默德與《古蘭經》密切相關,禪宗與蘇非主義有很多相同、相通之處,兩者都從解放自我出發,禪宗說「我就是佛」,蘇非派說「我即真主」。

        在禪宗中,禪理玄妙,非言語可表述,只有依靠意會與體悟。蘇非派亦認為,一切都是可以認知的,但不同的意識層次,投射不同的視界及認知。世界上的知識可以分為三類:

  • 理性的知識,可以通過審視和論證獲得。
  • 情境的知識,由理性通過感官及感覺獲得,只有身臨其境的人才能知曉。
  • 神秘的知識,在理性之上,非理性所能觸及,只有信靠交託更高層面的存在才能一睹真神面貌。

        對蘇非派而言,經驗真主是最高的智慧,只有體驗最高意識的狀態,精神與之交融,才能獲得這種「真知體會」。

「我醒來,我突然明白了,
我明白思想是一個虛幻的東西,
我突然覺得我是在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思想,
我想知道,是誰」意識到「我在想」

突然,我被拋到這個神奇擴張性的自由解脫感覺,
從我自己解脫,從我的問題解脫,
我看見更大的我,大於我的身體,
我是所有事物和人
我不再是宇宙的一個片段,我就是宇宙……」




「一旦你踏進了愛的領域,我們所知道的語言就已經落伍了。」

In love’s country, language doesn’t have its place. ‘
This is what Love does and continues to do.

— Rumi


        世界上大部分的問題,都來自於語言的謬誤或是簡單的誤解。語言不能只照字面上的意思詮釋。一旦你踏進了愛的領域,我們所知道的語言就已經落伍了。無法形諸文字的事情,只能透過沉默來掌握。

Most of the problems of the world stems from linguistic mistakes and simple misunderstandings. 
Don’t ever take words at face value. 
When you step into the zone of love,language as we know it becomes obsolete. 
That which cannot be put into words can only be grasped through silence.

~(夏慕士的「愛的四十條法則」)Shams of Tabriz’s Forty Rules of Love


個案分享

        連結後的隔天清晨,我睡的非常安穩、深層與充足,因此天剛亮就起床了,當我打開窗戶往外看,早晨樹葉上的露珠閃爍著吸引著我,我感覺到突然有一種寧靜,是的,是一種空無,使得我很安靜,我無法思考,甚至我的大腦停止了運轉,大腦空空的,無聲無息,好像有些長久以來的沈重在那時刻從「我」抽離出去,消失了,很難描述的一種全新的感覺!…全文

        開悟,並不是你讀了許多的靈性書籍才開悟的,而是你的「頭腦開始打結了」。


覺與悟:心靈運作的層次

覺與悟:心靈運作的層次


理解的深度-溝通的意識層次
內在的內在意義-覺與悟的意識層次


資料來源

  • 愛的哲學課:雲遊僧與詩人魯米;Elif Shafak 著
  • 圖片來源:in spirit 製作
  • 內文:in spirit 個案引導記錄

延伸閱讀

 

如果你愛上愛,那就尋找你自己。

個案說:「換來的是安心,覺得從此可以輕簡的過生活。很清楚的明白用意念塑造自己是不需要的,簡單的記錄自己的內在情緒反應、想法。最後,瞭解我想要知道的,謝謝 in spirit。」

• 分享:芬芳(美國)
• 報名日期:2018.1.2
• 工作坊日期:2018.1.15

狀況

        身體沒有失衡或異常。學過Reiki,接受過一次訓練但沒有繼續,只記得好像有人在我的頭上開了一扇窗,當我們閉上眼睛接受能量的時候,沒有「超自然」的體驗或經驗。

意願及期望

        首先,我要表明我對你們的信任和感謝你們的服務。我瀏覽了你們的網頁內容,可以感受到你們的誠懇,愛和能量。所以,我放心的願意加入。我其實是給「祂說,你是愛」震撼住了!這麼清楚有力的定調,我的理智臣服了。我的心打開了!這二十年來,我一直希望能體驗和我的higher self 連接,讀了很多書、聽了很多講課、打坐、參加研習營、工作坊,為的就是體驗那我不知道怎麼定義的我。我需要的幫忙是

  1. 我要清醒的生活。我要覺知我的feelings, thinking, and reactions 的習慣。不知道為什麼不能堅持我的決心,似乎無意識渾噩的過日子,賺錢養小孩,比清醒的生活容易。我期望經由in spirit的連結,我能夠更專注在清醒和覺知,能深入認識我自己,能以「我是愛」來過日子。
  2. 體驗subtle energy。我對能量有興趣,期望能學習光療。就像有個學員分享,嘗試伸手療癒父親,他問父親什麼感覺,父親說:「這是愛的感覺。」希望我也能提供這樣的服務給我家裡的老人家或在我身邊需要的人。

工作坊引導

        連結的時候,慢慢地有點像入睡之前,腦袋慢下來,身體沈沈的,有點像快睡著前。我的腦袋偶而有些思緒,過些時候,有個念頭連結結束了。然後,身體有點鬆了,腦袋也有點醒過來了。我看了一下時間,20分鐘過去了,隔天早上比較早醒來。

        工作坊後,當晚覺得很累,早早去睡覺。醒來,最明顯的改變是,心境平靜,原先計劃好要努力訓練自己的幹勁不見了。換來的是「安心」,覺得從此可以輕簡的過生活。很清楚的明白用意念塑造自己是不需要的,簡單的記錄自己的內在情緒反應,想法,Eventually, 我會瞭解我想要知道的,謝謝 in spirit。


♦ 喚醒內在光、愛,示現「空」

        生命的紀錄影片,你是唯一的最佳主角。演戲要認真,但勿當真。生活中應用「止觀」,「觀」自在的狀態。天命是做enjoy的事,宿命是做不enjoy的事。並非是拯救眾生才是天命。 天命是「開自己的花」。唵嘛呢叭咪吽,是象徵比喻「生命的花朵打開了」(=開發光體=活出真正的自己),每個生命都不一樣的特質,各自開自己的花,沒有重複。

問:有什麼要空掉的?

        就是空。「空」是陰性的(包容接納),空擴散出去就是愛。在空性中體會「一體性」,空性即是一體性的本身。空性的愛,是無染濯的(無私的)。真理不需要信心,真理就是信心本身。

問:對於我這個「人」有什麼要建議的?

        回歸娑婆「真修實鍊」通俗版:「這一生結束之時,該做的沒去做,不該做卻做了」。行話版:「當有為則有為,當無為則無為。當有為確無為,當無為卻有為,就輪迴了」。就是需要「中道」。所有聖人是一中卻各表,中道是鑽石,各表是很多面。佛陀講中道(心法),對於ego不要對抗他它,不要附和它,中道實相、如實觀照。莫讓ego狗來狗去。


順流法則所有你曾經以指揮的微粒將永遠歸你享有

  • Undo於個人是清理,破除ego遮蓋我們的豐盛之流。undo於架構是覺幻,釋放幻覺以獲得真理。執著架構阻礙我們在靈性、智力、和財務上獲得終極財富。由天上到人間,來玩一個不完美的遊戲,一個虛擬世界叫做「輪迴世界」,所以生老病死也是不完美,會敗壞。真正的完美是「永恆不會壞的」, 物質的東西一定會壞,會有使用期限,會折舊。能夠接納這個現象的心就是完美。
  • In spirit信靠交託,信靠即「誠服」。信託本源,讓塔台來導航(靈能)。湧泉之道是依賴本源(靈魂的父母),順著天(天 = 次元)的導航來開飛機~叫做順流。我們皆是祂之子,被創造來收成祂真正的財富~ 愛。我們既是祂的收成,也是祂收成的工具。當我們的「心」處於與祂的正確關係中,而且是生命的主人時,那麼,我們將接受真正的財富,那是愛的收成,是發生於自然的流動性。
  • Do空性的智慧(空+有的中道平衡):無為+有為的中道平衡,例如:正+反=合。無為而為,與神同工。空性中體會「一體性」,空性 一體性的本身。空性的愛是無染濯的(無私的,拔除惡染,習氣,五毒,自在清明)。

(註:臣服英文sur.ren.der源自拉丁文「交給上面」的意思。臣服ego,誠服(順應)是聖靈。(有無「平等心」的差異)。例如:順應大自然,而不是臣服(敬畏)。

        自以為分裂的心靈,原本超越時空之上,如今被恐懼癱瘓了,因為它認定 了「祂」絕不會放過自己,於是小我開始慫恿你建立防衛系統。但它從不透露底細,原來,它所設計的防衛措施表面上是在維護你的個體性,實際卻是為了 確保小我本身的存活。

        試看一下個體性 (individuality)這個字最後四個音節,正好是二元性(duality),這絕不只是語言學上的一種巧合而己。每當一個人認為靈性與物質相對立,他就陷入了誤解與二元性。認為「地球是純物質而天堂是純靈性」是不正確的。 靈性是我們的一體性,也是天與地的合一。

        正是由於靈性的一體性,祈禱的奇蹟才會發生。 正是由於靈性的一體性,夢想、靈視、與預言才有運作的力量。在靈性裡,我們是同一體的。因此,在靈性裡、在共同覺知、和追尋的狀態中, 無論一個人選擇開悟和提昇,或是無明和墮落, 我們都經歷同一體生命,結合於一體的狀態。 無論你的經歷如何展現,我們仍是一體靈性,而且,你的經驗將與所有眾生分享。

「我」怎麼可能既是分開的,又是合一的呢?
How can I be separated and yet in union?

— 魯米 Rumi


活出奇蹟生命之順流法則無為而為




 

我們是相愛的,這就是為何我們的生命會如此的美妙

— 魯米


延伸閱讀

生命中的生命 the being of Being

內在的太陽:無須更多臨在 (Inner Sun: No More the Presence)

        當巴爾·謝姆·托夫有艱巨的工作要做時,他就會去樹林裡的一個地方,他在那裡點燃一堆火,然後開始冥想。在他自發的祈禱中,需要完成的工作就完成了。一代人之後,梅斯利茲的麥吉德接受了同樣的工作。他去森林裡的那個說地方,說道:

        「我不再知道該如何生火和冥想,但我可以說出禱詞。」

        需要完成的工作完成了。又一代人之後,輪到薩索夫的穆薩·萊布做這項工作。他走進樹林,說道:「我不知道如何生火、冥想和祈禱,但我還是來到這個地方,巴爾·謝姆和偉大的麥吉德都來過這裡。我希望這就夠了。 」

        要做的工作就完成了。再過了二十年,理信的以色列(Israel of Rishin)被任命完成這項工作。「我不知道那個地方,也不知道如何生火、冥想或祈禱,但在這裡,在房間裡,坐在桌前,我可以講述這個工作是如何完成的故事。」

        說出這個故事和巴爾·謝姆。托夫、麥吉德、穆薩。萊布拉比在野外靜修、生火、冥想和祈禱有著相同的效果。

        那些稱為法納和巴卡的不斷瓦解和重構的運動:瘋狂地渴望著消融於真主之中,然後在那只仁慈之手的幫助下再回來,這讓臨在變得相當難以理解。這種運動是魯米詩歌的主題,或者更確切地說,他的詩歌享受著臨在和非在的遊戲,經由頭腦,經由慾望、愛、深深的靜默、整個存在的對話之舞、生命中的生命。

        鮮花和魚兒用它們的搖曳和游動在書寫。外在的太陽和每一個人內在的太陽一起哼唱。它們共鳴的明亮核心就是我們之所是。上面這個關於火焰如何傳承的猶太教哈西德派的故事,有人可能會從這個故事得出這樣的結論,這表明了一個活的傳統的遞減。或者,有人能從這個故事中聽出,工作的奧秘會採取許多形式,它持續的功效一直在那裡,無論那是巴爾·謝姆在樹林里火堆前的靜默,還是幾代人過後,理信的以色列在房間裡坐在桌前對朋友們講述這個故事。至關重要的神與人之間的連結可以隨時隨地發生突破。它不會遞減恩典也不會消退。我希望魯米的詩歌依然帶著魯米和夏姆士具有轉化作用的友誼的本質,這樣,太陽就會重現,每時每刻在我們的內在照耀。

— The Soul of Rumi

        你可以上教堂,去寺廟,或是任何宗教禮拜的場所,把它們當成一種社交活動。有些大眾性的宗教儀式已經成了社區活動舉足輕重的一部分了,無可否認的,當前許多宗教機構對它們所在的社區確實發揮了正面的影響。但真正能夠讓你找到教恩的,是在你心裡。放眼看去,這個世界沒有一處或一物具有內在的神聖性,它們全是象徵而已。

        因此,你很容易一邊隸屬某個宗教或社團,或去從事現實生活中的種種職責,一邊仍能在心靈層面操練的思想體系。你也無須苦心孤詣去勸導別人接受這一課程,除非你內心指引你去與人分 享,然而,關鍵在於,連這也非必要。無論如何,你的見證究竟要公開或隱 密,一切由你自行決定。重要的是,我再重複一遍,跟這個物質 世界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它只跟你如何看待世界的這個選擇有關。

—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Universe

依賴宗教 演戲妄想症


        這個世界充滿了迷失的人們,他們試圖以外在關係所產生的身分,來解釋他們的「在」。即使一個負面的關係,也比感到被遺漏來的好換言之,當你不知道你是誰的時候,「有」總比「沒有」來得好。事實上,「你是愛」,而且你來自「愛的源頭」。這可能是一個令人不舒服的了悟,因為它揭露了你生命的責任。「愛」是你自性最主要的力量。「愛」是生命的力量,對「愛」明智、盡責、且投入的管理是美德。“為了這個目的,某些秩序和指南是有幫助的,但是對於架構的執著、既定的依賴、規定、以及它幫你揑造出來的身分,則會帶來許多煩惱和苦難。“所有複合的型式都會死亡。為了使生命繼續運作,它們必須毀壞和改變。當它們毀壞時,若執著於架構和複雜的附屬物,會是一個令人痛苦的經驗,無論它是身體上、社交上、或是事業上的執著。

「那麼,我們能做什麼呢?」

        由愛的觀點而言,你可以把無法避免的改變,導向自己與他人的改善。然而,當你已經把架構當成工具時,你才能那樣做。“觀察架構時,你必須警覺,因為架構是大千世界中的組織要素。例如架構只是不斷變化之物質形式的複雜排列。它也是思維概念公式的一個面向,被用於了解或管理生命。有許多世界的層次是透過架構而規畫,而那些架構已被人添加許多思想程式的因素在其中。如果你記得架構的局限,架構就可以為你服務。但是,如果你忘記了架構是什麼,它就會壓迫你。於是我問:「什麼時候架構的影響力是太過分的?」以與眾不同的方式,他回答:

        嗯,當事實證明地球不是扁平狀,但架構仍舊鼓吹這個信條時,它就已經太過度了。當節日已失去它們的意義,而如儀式一般持續時,它就已經太過度了。當政府只是為了自己的權力,不是為了服務人民,而企圖殘存時,架構就已經太過度了。當任何官僚政治停止服務,而且開始自保和自肥的時候,也該適可而止了。當公司已被書面作業埋沒,而且失去了價值感和生產力時,也該適可而止了。當學校教的只是理論,而鮮少有關生命真正運作的方式時,也該適可而止了。當架構變成主人,那決定性的因素,它就已經太過度了。最終,架構會永遠背叛你,因為它必須如此。 架構是會死亡的。即使宇宙的自然架構都會死亡, 更何況所有思維概念的公式,只支持著短暫的議程。他繼續說:「若要有創新的想法產生,科學理論的架構就必須放鬆。若要有新的價值觀出現,公司的架構就必須放鬆。人們必須擁有「自我管理」的感覺,責任感才能成長。 如果要倫理道德在世間被尊重,做對的事情時,必須有一種喜悅感, 而不是因為做錯事情會被懲罰的恐懼感。 當你不能再感受到心的指揮,而心也不能賦予你生命力時,也該適可而止了。架構企圖控制,因為架構的『必死性』招致一種永不滿足的恐懼。」

— Love Without End

 

 


延伸閱讀

疾病與治癒

        總是被外在刺激所左右的親愛的靈魂;在疾病所強加於你安靜的、內省的時刻,可以有這麼多收穫。這種時間可以被用來作那種煉金之術,把靈氣吹入那實質的黏土而使那黏土轉變成黃金。

        疾病是種教育,由靈魂來的一個信息。當你學到了教訓,疾病便化為烏有了。疾病是那個特定的靈魂的困惑,顯現在肉體上以使意識能看到它。

        疾病的每個部份都是你。傾聽你的身體,它在說些什麼?作你身體的那個部位。一旦你聽到了那些不服從的區域的聲音,成熟的心智可以說:「讓我們另找一條路。」在那一刻,你相當真實地擁抱了你內在那異乎常軌的能量。不論它是精神的、肉體的或情緒的,只藉著接受它,你開始消掉它的能量,轉變開始了。

        當你準備好由它學習的時候,疼痛對你說話;情感上的痛說的是一回事,肉體上的痛又是另一回事,甚至它在身體上的位置也是很有口才的。人生沒有一事是偶發的,我明白當某人在痛苦裡時,很難接受這一點,但事實就是事實,你們住在一個健全有序的宇宙裡,把那作為你們的信條。

        疾病首先存在於靈性的需求、情感的混淆或精神的異常,非實質領域,它從不是以肉體為主的。身體是反應器,它與壓力共振是內在騷動的外在表象。

        當身體在創傷的猛攻下收縮,對身體的某一特定部分,拒絕給予能量,如此便為一個肉體上的表象佈置好了舞台,在你們的實相,那即是,身體的機能失常。

        按照它們表現出的病徵疾病被分類,但是它們的起因可能完全不同。同樣的疾病可為了兩個不同的理由,存在於兩個不同的實體裡,它是每個身體表達「不統一」之外在畫面的方式。

有些病是否來自因果

        因果和壓力是同一回事。它是你在此生如何跟隨你靈魂的藍圖進入衝突的區域。但,那個字眼非但沒給你更多的清晰,反而助長了更多的幻象。

        如果對是什麼引起了這疾病這真相有所認識,治癒能即刻發生。因此沒有例外的,疾病是意識所不願接受的事的身體轉化。

        當生命力、靈魂意識流過實質的身體,身體裡抗拒那生命力的那些個區域,按照靈魂的需要,能在一生的某個時刻發展出一種機能不佳的狀況。任何否認最終都表現在肉體上,這是人們穿上實質身體的原因之一。這樣,他們必須面對,他們在精神和情感層面所不能面對的事。

        你的病體不是你的敵人而是你忠心的朋友。它被你的靈魂設定程式就在那個時候,就以那種方式來反應,請留意它的指導吧。

— Emmanuel’s Book

        所有的疾病與治療,都屬於「心靈的傑作」,即物質化的意識。是否能在自己的疾病上看出某些目的,這一追問,立刻把病人的心態由「疾病之果」轉到「疾病之因」。有一個「它」(It)造出了一具身體(所謂的「它」,類似奇蹟課程所說的「小我」),用它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他追問的目的,是要病患拋棄自己是「受害者的觀念」,而正視自己願意生病的決定,雖然他未能向病患解釋, 那決定是在更高的存在層次做出的。有些病患真正接受了這個看法,承認身體的病痛出自「自己的內心」的選擇而不是肉體造成的,結果不藥而癒。


資料來源

  • Rodegast, Pat/ Stanton, Judith, 1987. Emmanuel’s Book: A Manual for Living Comfortably in the Cosmos.

延伸閱讀

活在當下是手指,活在永恆是月亮。

當「直覺」為正在展現的意識清出了一條道路, 美的里程碑使這成長中的意識專注於現實中永恆的事物, 然後真理就被發現了。「真理和美」兩者都是宇宙中永恆的事物,一個是啟示,另一個是展現。


        問:「不要活在當下,而是要活在永恆。可以說ㄧ下,怎樣才是活在永恆呢?如何活在永恆?」

        in spirit :「活在當下是手指(方便之法);活在永恆是月亮(方為究竟)。」過去心、未來心、現在心不可得,活在當下,也是一種執著(無法斷輪迴)。動物、石頭都活在當下,那麼它們不就都「成道了」。活在當下不等於斷輪迴(脫離輪迴),況且斷輪迴還「差一步」,還未與神合一。執著於活在當下,如同活在自己創造的實相,實相不等於真相(真理)。真相是:要活在永恆,不是活在當下永恆(源頭)。

  • 當你開始「不問問題」的時候。
  • 永恆之境是「自然走進去」的。
  • 身在娑婆,心在極樂(心可以在高次元)。


覺幻智

This place is a dream only a sleeper considers it real.
娑婆世界是幻夢之境。只有沉睡的人才會將夢境視為真實。

— Rumi 魯米

        沒有人能夠代你由夢中覺醒的,實際上,除了你以外,沒有一個人需要由夢中覺醒。

        有些量子物理學家已經明白了,「二元的存在」只是一個迷思,如果二元存在之境根本是個迷思的話,那麼,根本就沒有樹,也沒有這個宇宙了,除非有你在那兒知與覺,宇宙根本就不存在。按此邏輯推論下去,宇宙若不存在,那麼你也不存在於此了,若要維繫存在的幻相,你必須把那個一體做一些表面的分割,這正是你們一直在進行的伎倆,它純粹是一套花招而已。一體論在現代並不是什麼新奇的觀念,只是很少人追問下去:我究竟跟什麼玩意兒一體?能夠提出此問的,​​通常會說:「跟神一體」;接著卻由此引伸出錯誤的結論,認為那個神聖的根源創造了眼前的我和這個宇宙。

        事實不然。這個關鍵使得尋道者無法永恆證入神的境界,即使是已經悟入自性的佛陀。佛陀確實已經悟入那營造出二元世界的心性的本來面目了,他這一悟,超越了人類所有的存在層面,悟進了空性,跳脫時、空、形三界之外了。這是一體心境自然導向的境界,但它還沒有抵達神的境界。說實話,它帶到了一個盡頭,更好說,那是山窮水盡之後的新開始。我們至此便不難瞭解,為什麼堪稱為世上最具心理哲思的宗教,竟然絲毫不談神的問題,因為佛陀在世的那一段因緣,並沒有處理神的問題。

        當佛陀說:「我已悟道」時,是指他已經徹悟出,原來他並不是這虛幻世界的一份子而已,他是整個幻境的創造者。

        至此,這個營造出整個幻境的心,還需要向前再推一步,它必須徹底放棄「我」的存在而選擇神的存在境界。像佛陀已經證入這麼高境界的人,對神的境界當然會有驚鴻一瞥的經驗,很快就會悟入像 J 兄同等的境界了,但那是佛陀在另一世才成就的境界,我們活在世間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這些事的。許多證入與 J 兄類似境界的高人,在他們悟道的那一世通常沒沒無名, 但世界可能會在他的前幾世把他捧得神乎其神的,其實他那時可能根本還沒到那一境界。這種事情我們已經看多了。 在靈修上真有造詣的人,根本沒有興趣去做領導人物的,至於那些曝光率甚高的人,未必是真正的靈修導師。顯赫的名聲不過顯示出他們外向個性,或愛炫的特質罷了。

永恆就是「源頭」= 回歸(與神合一)

        葛瑞:那麼 J 兄又是怎樣悟入他與「祂」一體的?

        阿頓:這事我們會慢慢講到,上述的開場白,不過是給你一個整體的背景介紹,你才能瞭解他的言行事蹟。J 兄不能只悟出娑婆世界的空幻,還得悟出他 是個純粹的“靈”,他的存在與整個物質世界毫不相干。沒有人真正想知道這一人生真相的,因為它會激起潛意識中最深的恐懼,深恐轉眼失落了自己的個別身份,或是個人獨特的存在價值。

        葛瑞:我曾聽過 Deepak Chopra 對他的聽眾說:“我不在這兒。”你是指這類經驗嗎?

        阿頓:這位醫師只是個辯才無礙的聰明人。你對人生真相若缺乏整個的認知,只說「我不在這兒」,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當然,它至少也能把你引到正確的方向。我此刻所說的,不只是「我不在這兒」,而是連「自我感」都沒有了,不論從任何角度來講,既沒有個別的靈魂,也沒有印度的梵我,那都是對心靈的一種誤解而已,唯一的存在只是「祂」,真神。

        葛瑞:你是說,你不在這兒,你根本就不存在,只是心靈投射出來的二元磁波,顯示成某種特質存在,才好跟人溝通,就像電影一樣。你又說,很少人意識他們投胎人世的真正原因,對嗎?

        阿頓:你還真不錯!我說過,我們代表聖靈而來。大部分的人完全搞不清自己究竟是誰,怎麼混到這兒來的,你所說的只呈現出問題的冰山一角而已。不只我不存在,你也不存在,整個虛妄的娑婆世界都不存在。我們所謂的回歸實相,回歸「祂」,絕非故弄玄虛,你不可能同時擁有自己及「祂」,兩者是相互牴觸的,你必須選擇其一。但不急,因為人有的是時間,時間和是故弄玄虛的煙幕彈,我們會傳授給你 J 兄的一些教誨,教你如何出離娑婆。這確實不簡單,卻是可能做到的,聖靈不會給你一個行不通的出路。失去存在感的那種恐懼不時的衝擊著你,為此,我們才在此多繞了一些路,讓你看清,你真的只是放棄虛無而換得一切。但你還需要一些時日,一些經驗,才可能消化得了我們所說的這些話。

        葛瑞:是否可以這樣說:一體論,就像傳統宗教所說的,表面上你活在世界中,其實你心裡卻有兩種渾然不同的世界:真理的世界與幻覺的世界;唯有真理是真的,其餘的一切全然非真?

        阿頓:對,你這學生討人喜歡。即使在那傳統教義中,人們仍然犯了一個錯誤,以為幻覺世界是從真實世界裡生出來的。所以他們依舊想盡辦法把幻相合理化,而不肯徹底放棄;只要這個謬誤不除,你是無法切斷輪迴的。但人在潛意識中千方百計想要迴避神的存在這一實相,不管是假裝祂根本不存在,或是由這一體之境慢慢退化到二元的心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印度最偉大的吠陀哲 學(Veda)。 吠陀哲學原屬於一體論靈性學說,它主張梵(Brahman)是一切的一切, 除此之外,都是幻相,非真,虛無,空。僅此而已。商羯羅(Shankara)智慧 地把吠陀思想詮釋成「一體論」,那不是夠好了嗎?不!一千人中大概有九百 九十九個人不滿意這個答覆,後來才會衍生出違背經義卻大受歡迎的學派,糟蹋了那「一體不二」的形上理論,把它改造得面目全非,例如 Madvas 的學說,就想把“不地道的一體論”轉為“不地道的二元論”。

        我們發現印度的吠陀思想與 J 兄的教誨所遭受的命運極其相似,J 兄當初 也是傳授「純粹一體論」的,卻被世界詮釋成了二元論;吠陀原來也是一體學說,同樣被世界詮釋成了二元論。如今,世上兩大宗教都操縱在自衛性頗高的反動派(Reactionary)的強勢團體手中,兩派都費盡心思地爭取這個虛幻世 界中的人,一個宗教發展成金錢帝國的象徵,另一個宗教成了政權的象徵,隨 時跟另一個同它一樣又自衛又反動的鄰國掀起柱子核子大戰。 這些怪現象,對地球上的某些人來講尚可接受,但你無需如此委曲求全。

        一體論告訴你,你眼前所見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既然不是真的,你又如何論斷?你一論斷,不就把它當真了?但你又怎麼可能用論斷把那根本不存在之物弄假成真?它若真的不存在,你們幹嘛奪個你死我活?把某些東西捧得更神聖、更珍貴?為什麼你們會把人間的某一處看得比其它地方更重要?為什麼虛幻世界裡的林林總總被看得那麼嚴重?除非你已經賦予那幻相本來沒有也永遠不可能擁有的力量?為什麼某一事件或處境會帶給人那麼巨大的影響?除非你已經在那事件下開始你的造神運動了?為什麼你對西藏的關心遠超過其它地方?

        我知道一套說法,你聽不太進去,但不論你在世上採取什麼行動或不採取行動,原本沒有什麼大礙;只是,你的行動下面所懷的眼光與心態,則有很大的影響。當然,只要你的形體還活在這複雜的世界裡,不可能沒有現實上的顧慮,我們也無意忽略你在世上的需求。我們說過,聖靈沒有那麼笨!你目前既然已經覺得自己活在世界上了,那麼,有一種過日子的方法,能帶領你去做你這一生本來就想做的事情,只是,如今,你不再獨自去做了。你從未真正落單過,這才是你該學的課程。因此,我們並不要求你:不要那麼現實!別老顧著自己!我們只是告訴你,你的真正老闆不在這世界上但你也無須告訴任何你不是老闆,除非你想要如此;如果你想要成立公司,讓自己「像個」老闆,也無傷大雅。怎樣做對你最合適,聽從你的感覺,並且不妨對自己好一點。我們真正關心的是你的心態,而不是你外在的表現你遲早會發現的,不論你以什麼方式謀生,只是幫幻相中的你撐腰,這個了悟便能讓你不再繼續為幻相撐腰了。

        根據上述所言,你不難體會到,一體心境能逐漸培養出你反身質問自己的判斷與信念的能力。你現在可能瞭解了,並沒有主體或客 體的分別,只有一體。你目前還無法看清的是,那種一體論說穿了,只能算是「純粹一體論」的仿冒品而已,因為極少人能夠分辨得出「與心合一」的境界(此心很可能仍陷於天人分裂的幻覺中)和「與神合一」的境界有何不同。這顆心必須回歸於祂那源頭才行然而,「傳統一體論」仍是靈修的必經之道,你必須先學會沒有一物是跟另一物分開的,你也不可能跟任何東西分開的。  我先前稍微提過,量子物理學已經把這觀念闡述是相當清楚了,牛頓物理學主張客體存在於主體之外,且是一個真實而且個別之物;量子物理則證實了這一理念的謬誤,宇宙並非你們原先認定的樣子,狀似存在的個體其實都是出自相互指責上不可分的念頭。

        你的觀察本身都會引起此物「次原子」層次的變化,一切都存在你的心內,連你的身體都包 括在內。 佛教說得很正確,由心念幻化出紛紜萬象的心,其實只是 「一心」,而此心是全然超越時空幻相之外的。說到究竟,連這顆心本身都是幻的只有這一套學說是真的,一般人卻很難接受這種說法。 無庸贅言,如果只有一個「一體」的話,那麼其它狀似存在之物都成了虛構。它虛構得這般有模有樣,一定有它充分的理由(人類歷史上一直沒有在這理由上給人一個滿意的解釋,直到最近才有這類靈性訊息傳到地球上來)。因此,與其批評世界及萬物,你該反問自己,你當初是什麼動機而打造出這樣一個虛擬世界的?這樣對你可能更有幫助;或是反問自己,你現在該如何回應這一真相?這才是上智之舉。

        白莎:這一反問將我們引向 J 兄的教誨,他已經證悟了「純粹一體境界」、靈修的終點、最後的一站了。 你得記住,學習過程中的上述四種關鍵心境,各有作用, 你會向乒乓球一樣在它們之間來回彈跳,聖靈會一路指導你,將你帶回正路。就算一時陷入迷途,也彆氣餒,世上沒有一個人, 包括 J 兄在內,能保證不陷入誘惑的。想在世上表現得十全十美,這種迷思本身是自討苦吃,根本不必要;必要的只有一件事,就是隨時甘心接受糾正。好比飛機上的電腦導航裝置,每一分鐘都在調整飛行路線,聖靈也一直在糾正你,不論你外表上在忙什麼,不論你的悟境有多高。飛機會不斷偏離航線,經過不斷地修正,它終將抵達目的地的。因此,你也會抵達目的地的,這是註定的事,不論你怎麼努力,都不可能把事情搞砸的,真正的問題在於,你究竟還想受多久的苦?時候已經到了,你該開始學習「純粹一體論」思考了,即使你不會從一而終,但總該有個開始吧!你得開始學習 J 兄的思考方式,像他一樣聆聽聖靈的指導了。

—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Universe


        當「直覺」為正在展現的意識清出了一條道路, 美的里程碑使這成長中的意識專注於現實中永恆的事物, 然後真理就被發現了。 「真理和美」兩者都是宇宙中永恆的事物,一個是啟示,另一個是展現。 雖然我說「永恆的事物」,我並不是指「固定的」。 我是指在任何情況裡,永遠都是可得的。

As intuition clears a pathway for unfolding consciousness, landmarks of beauty focus the growing consciousness upon constants of reality, and then truth is perceived. Truth and beauty are both constants of the universe , one of revelation and the other of manifestation. Although when I say ‘constant’, I do not mean ‘fixed’. I mean ever available in every situation!

— Love Without End



 ♦ 資料來源

  • Glenda Green, 2011.  Love Without End.
  • Gary R. Renard, 2003.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Universe.
  • 其他內文與圖片來源: in spirit 原創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