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說:你是愛

關於回家,是不是全然地回到自己的心,就是回到家了呢?做夢的時候,有人物對夢境裡的主角說:「你,就是家;你的夢 ,是你睡著的頭腦底下,  所醒著的東西。」

靈魂的中心是「心」;
那是我們與「家」 合而為一的地方;
回到了「心的家」 就到「天家」了。

真相是,
我們從未離開過天家;
那個誤以為離開天家的「那個錯覺」;
讓我們以為「分離」、
讓我們墮入輪迴之輪;

其實,
我們一直都在「家」裡面;
我們只是,做了一個 「離家出走的夢」。

        追求神、道、神性之愛的方法,就是不應追求;你就是祂,祂又如何屬你?

        每個人的內在,都是由一個錯綜複雜的環境由造化的力量所統合,當一個人與祂、他人、和自己的關係是圓滿且純淨的時候,這複雜性、一切牽扯的關係被解析為“愛”。回復你真愛的本質,愛就是你力量的源頭,你所需要的一切援助,都在「你之內」。

        輪迴之輪推動著人類在地球學校進行生命的成長與開展,一直邁向生命更圓滿、更成熟的境界。每個「我」從自由意志(i am)要回歸神性意志(I AM),而你就是祂、祂就是你。無論在生命的旅程裏  迷失多遠,我們永遠能與祂連結。因為祂說:「你的名字是「愛」。」

一念之差 vs 一念之轉

        我們從未離開「家 」,心的家 ,就是我們的天家。你的無聊、缺乏生命力,只是頻道跑掉了, 頻道跑掉,調回來就好。你只是遺忘了妳的此生為何而來,忘記不是問題「不回來」才是問題,再連結 、再「憶起」就好了。祝福你找到三個家(天家、心家、原生家庭的家)。

延伸閱讀

腦與心的距離,又走了千年、萬年

此分享文,是一位林女士的分享,是一位佟位多年前的相遇。那個見面,像是做了一場久遠的夢。與她的初見面,尚未交談就能感覺到這個人很「靈」,是那種飄在空中、在人群中.容易讓人感覺「不存在」;若刻意讓她融入群,這會讓她感覺到「存在裡有迷失」,會感覺失去的真正的自己,若要她身在這個世界又是抽離的,她似乎無法與他人交流,顯得太特別與怪異,這樣的靈魂,很容易在地球挫折、不適應與迷路,但卻很「真實」。

分享日期:2013.2.19

        二元世間,一半惡、一半善;善惡對立,那意謂著,你提出一個論點,必有一半的人反對你。所以,打擊是應該的、批評是必然的,因為你在人間,那是基本配備;而你,是燈塔、你是光,必定招來黑暗;但,那惡,是來成就你的善,否則你的善就只是一個虛假的名詞,而非「動詞」。

        你說你是個織網者,我相信。但,你不只織網、你還編織人的心,你將不同的心「串起」,陌生的、羞怯的、驕縱的,全都化成了同一個「心的頻率」,在一個共振下翩然起舞。

        通靈人Bruce說:「二千四百年前我在印第安人的那一世,可以跟動物溝通,尤其是「鳥類」,特別是「烏鴉」。今天內在忽然明白,原來這隱喻著我能跟天使溝通,尤其是「黑天使」,曾經迷失人間的美麗靈魂像佟位。

        我懂他們的語言、我懂他們的經歷、我懂他們的力量、我懂他們的挫折、我懂他們的心,他們最需要的是「被認同」、「被理解」、「被點醒」、「被釋放」,如此才能顯化們的力量、消融他們的黑,然後紮根於地球,找回原初的美,或許這就是我的使命,成為橋粱。

黑天使 black-angel


分享日期:2013.2.21

方寸之間,你我走了千年、萬年;
那時,你是絶美的天使;
你說,你想到凡間,
體驗對立的二元。

你說,我必須先忘了我是誰,
我才能交出我的力量,
也才捨得離開我最愛的天堂。

於是,費盡心思,
你為人生架構了自我,搭配精心設計的大腦
完美的監控著你的一舉一動,
它的專長是將你推離家鄉
並,剝除你的力量

一切就緒,你來了;
隱藏了你的羽翼、封存了你的力量、遺失了你的記憶;
你來了,你重重的跌落人間;
徹徹底底、完完全全,
綁進地球幻象裡。
你忘了你是誰,你以為你是那個「殼」。
你以為你的生命,只有數十載,
春去、秋來,
你被囚入了大腦的天牢、你充滿了恐懼,
日日夜夜、馬不停蹄,為身外之物「拼命」,
為基本生存奮戰,
掙扎於「困頓與匱乏」之間。
看不見明天的色彩、嗅不出生命的目的,
跳不出慣性的旋律,你在世俗洪流中,
載浮載沉、幾乎滅頂。
望向天際,渴望著天空的遼闊與自由;
你像一架試圖揚升的飛機「想飛」,
你想翱翔天際,
然而,精明的大腦,
卻把你牢牢地,栓在跑道裡。
大腦,綑綁了你的意識,束縳了你的思想,侷限了你的創意。
它只許乖乖的小孩在它界定的範圍中,
玩著線性思考的遊戲。

一世、二世、三世、百世、千世,
你不斷地來地回於天地之間,只為明白這箇中差異;
而你,也終將明白,大腦是你的障礙。
心,才是真正的主宰;
心,是天堂的座標;
心,是力量的庫房;
心,是內在的導航系統;
只有你的心,能為你解開繮繩,讓你起飛;
也只有你的心,才能突破界域,讓你馳騁在創造的天地裡;
從來不是、不是你的「腦」。

是你的心、是你的心、是你的心
它才是真正的力量所在;
心連光、光連著愛、愛連著思想、思想連著創造;
當你打開你的心,你就擦亮了光、
啟動了思想、創造了力量
心才是你永不枯竭的「創造能源」。

你終將明白的一世又一世、不斷的輪迴再輪迴,
就只為了開悟於這方寸之間;
然而,從你的腦到你的心,這短短的距離,
你又走了千年、萬年…

天使走過人間


♦ 分享日期:2013/2/21

這視頻裡有一種「節奏」;
載著我的心,四處遨遊。
我在愛的波動中,搖搖晃晃;
一不小心抖落了許多「光」。
光黏著愛,像脫橿的野馬,從四面八方奔騰而來;
一個才剛成形另一個自己,不耐等待;
美麗的光、靈魂的光、真愛的光,在上帝的韻律中
盡情地奔放…

愛,為我們解開了繮縄;
讓兩顆陌生的心開始碰撞,
愛,為我們卸除了心防,
而大腦的禁錮,一旦解除
心便可以暢行無阻。

我將愛化為一缸醇酒,邀你共飲
於天地之中…

「你生來就有一對翅膀,為什麼更喜歡一邊爬行一邊生活?」
“You were born with wings, why prefer to crawl through life?"  

~魯米 Rumi


 

資料來源

  • 個案分享文
  • 影片來源 in spirit 原創

延伸閱讀

每個人都有一個「很放不下的」

       有一個出家師父(禪師),修行很高,自認已經修到進入「空性」,即使閻羅王也找不到他。報到時間在即,閻羅王要找禪師去地府報到,結果一直找不到他。正在苦惱看著禪師的人間檔案時,就靈光一現,發現了一個禪師的罩門(盲點)。閻羅王看到這個禪師生前最在意他的一個金缽 ,禪師ㄧ生什麼都無所求,就是只有在意這個缽。閻羅王就計畫要用那個缽來引誘禪師出定回神。於是,閻羅王就派人來把他的缽給他弄壞,正當牛頭馬面正要動那個缽時,禪師就「出定」了!

       禪師就說:「你不可以動我的東西啦!

       閻羅王:「哈哈!我抓到你了!

       後來禪師就發現說:「原來我的罩門在這裡。

       於是,禪師就自己把缽打破,就遁入空性。← 放下還不夠,要打破,這才是空。

       每個人都有一個「很放不下的」,一個缽對其他人而言是不重要的,但是對禪師卻是重要的,因為那個缽的緣故,很在意那個缽有沒有被拿走,被破壞掉。每個人在意的事物都不同,但都是「虛幻不實」的。


個案分享 Healing Stories

Q:為什麼我會分配到這樣沒有愛、殘忍的父母親?為什麼給我磨(魔)練?為什麼我的生命中會吸引這樣的對象?生命中要有這樣的遭遇?這樣的劇碼對我生命的成長有什麼幫助?是業力還是願力?

        「你這個人太單純了!  太不夠世俗化,你的生活太單純,來人間這一遭,是為了解及落實人間疾苦。你可以跟妳的狗狗像家人一樣的親近,對於人的事物你是提不起勁的(人死了會無感,狗狗死了你也幾乎哭死了)。

  • 因為你的體力好,給你參加魔鬼訓練營。(軟腳蝦都淘汰了)
  • 你的層次較高(靈性進化度),考題難度會比較高。老年靈學習「同理心」,超越靈學習「同體心」,就像大學生才會學微積分,小學生只要學+−×÷,你聽得懂微積分,表示你的程度夠高,是塊料的關係。要這樣看重自己,體會看看。這就是真理。

要不然是哪一種功課-業力轉願力

Q:單純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把自己的生活弄得很複雜?修行不就是要「返回純真」嗎?不是說菩提本無…何處惹塵埃?

祂要你去安慰別人(業力轉願力:此生的主題)。

Q:可是我在地球都快陣亡、自身難保了?

        你只是跑錯社團了(恐懼症社團的)。在靈性成長上,這是你最大的功課,情境是虛晃一招(借假修真),目的是要測試你的層次,讓你知道你的層度在那裡。這也是最實際的課題,你最害怕的東西。你會溺水,不能怪海浪讓你溺水,海浪本來就會這樣沖上岸,你應該問自己為什麼不會游泳,為什麼不變成衝浪高手。「溺水」多發生幾次,就會游泳了,蟑螂多丟幾次,你就不害怕了。(不要丟假的,要丟真的)人到了這個「關口」, 都會往心靈(靈性)的方向尋求與成長,你可以在這種時刻學習與體會到「無條件真愛」的基礎 -「同理心」升級為「同體心」的真理,寬恕自己也引領她們(家人)或與你有緣的人走入靈性。

Q:為什麼我會這麼在意(抓狂)父母、伴侶的態度?

  1. 你把他當真了。你的媽媽是扮演你這一世的媽媽(要從靈魂進化的層次來看)
  2. 媽媽的態度是他的「自由意志」。要尊重每個人的自由意志,但尊重不代表認同。這是神聖意志與自由意志的微積分,用+−×÷是解不出來的,但是你可以用+−×÷跟你媽媽溝通,比較可以「有效交流」。
  3. 這累世的病毒根植在妳的DNA軟體裡面,所以你會不由自主,就是會入戲,你都知道,但就是做不到(有兩個聲音、一股無形牽引力:ego跟聖靈兩邊在拉扯)。

       你無法忍受父母親不體諒你,這個期待與需求是「枯井」,要放下。 關係形式(form)不是重點,反而是「渴求愛」這個「點」要穿越。在本質(essence)上「穿越」了,你無法忍受關係中伴侶的不體諒你,這個需求也會一併放下,婚姻有沒有繼續維持有沒有外遇,反而不是重點。

        一念之差就一念之轉:這個時候愛會怎麼做,「祂」會帶領你怎麼做。

        奇蹟課程說:我不需要其他的愛,我只要上主的愛。你唯一所缺的,是與祂的連結,當那個抓狂憤怒的浪頭來襲時,只要進入「那個狀態」與祂連結,就完全消失了。在那個狀態下,什麼問題都沒有了(還能若無其事的跟最抓狂的對象 「平常對話」 )。你根本沒有離開「家 」,心的家就是你的天家,你只是頻道跑掉了,頻道跑掉,調回來就好。你只是暫時遺忘了妳的「此生為何而來」。忘記不是問題 ,「不回來」才是問題,再連結「憶起」就好了。 書店的三間房間走一遭,祝福你在心中找到心家、原生家庭的家以及天家。

一體性的愛-年老靈,兒童靈的父母親


♦ 延伸閱讀:

這也是會過去的 This, too, will pass.

真的假的,都不重要,因為這也是會過去的This, too, will pass

        一位蘇菲行者歷經了漫長艱難的旅行,穿越了荒漠之後,最後來到了文明的世界;一個氣候乾燥炙熱的村莊叫做姍迪‧希爾斯(Sandy Hills)。這裡除了一些乾燥的牧草和灌木以外,找不到太多綠色的植物。牧牛是姍迪‧希爾斯人主要的謀生方式,他們也依農地土壤的不同條件,從事不同的農耕生活。

       這位蘇菲行者有禮貌的問了一位路人:「今晚在哪兒我可以找到食物和借宿的地方呢?」那路人抓了抓他的頭說:「在我們村裡好像沒有這樣的地方。但我可以確定有個叫謝克(Shakir)的人會很樂意提供你今晚的需要。」然後,那路人便指出前去謝克(Shakir)的農莊的方向。

       謝克(Shakir)這名字意謂著: 一個時時刻刻都在感謝上帝的人。

       在前往農莊的途中,蘇菲行者停下來向一群正抽著煙斗的老人確認他要去的方向。從那些老人那兒,他發現謝克(Shakir)是這個地區最富有的人了。有一個人說:謝克(Shakir)擁有超過一千頭牛,而且他遠比隔壁村的一位叫哈達(Haddad)的人要富裕得多。過了不久,蘇菲行者已站在謝克(Shakir)的家門前,羨慕讚美著謝克(Shakir)的農裝。就如想像中的一樣,謝克(Shakir)是個非常好客,和藹可親的人。他堅持要蘇菲行者在他家多待幾天;謝克(Shakir)的老婆和女兒也像謝克(Shakir)一樣的親切體貼,總是給這位蘇菲行者最好的供應。在蘇菲行者要離開之前,他們甚至還準備了很多的食物和水給他在旅行時食用。

       當他回到沙漠的路上,蘇菲行者想起了他與謝克(Shakir)道別時的最後一段話。他對那段話是百思不解:蘇菲行者當時說:

        「感謝上帝,你是富裕的!」

        謝克(Shakir)回答:「蘇菲行者啊!你不要被這表象給愚弄了,因為這也是會過去的。」

       多年來在蘇菲的道上,這位蘇菲行者領悟到:凡他旅程中的所見所聞,都在揭示一種教導,從經驗中所學習的課題都值得靜心冥想。事實上,這也是他最初開始旅行的原因 – 為了學習更多。謝克(Shakir)的話佔據了他的思考,他無法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完全瞭解那些話的含意。當他坐在樹蔭下祈禱與靜心時,他想起了蘇菲的教導:只要每次他都能夠保持靜默且不急著去下任何的結論,最終總是會找到答案的」。因為他曾被教導保持沉默,不提問,一旦悟道的時候到來,他即悟道。因此,他關上了思索之門,讓靈魂浸沒在很深的靜心中。

       後來的五年,他去了不同的地方旅行,遇見新的人們,且從經驗中一路的學習。每一次的冒險都揭示一個新的教導供他學習,同時也遵循蘇菲教義中的要求:保持靜默,專注於心的教導

       有一天,蘇菲行者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幾年前經過的村莊─姍迪‧希爾斯(Sandy Hills),他想起了他的朋友謝克(Shakir),然後向人探問他的消息。有個村民告訴他說:他住在附近十哩外的村莊,正在替哈達(Hadda)工作。」蘇菲行者非常的驚訝,他記得哈達(Hadda)是隔壁村的一位富有的人。他萬分期待且欣喜的想再看到謝克(Shakir),他便趕往隔壁的村莊了。在哈達(Hadda)的豪華家中,謝克(Shakir)歡迎蘇菲行者的到來。此時的謝克(Shakir) 看起來老了許多,而且身穿破衣。

       「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蘇菲行者想知道。謝克(Shakir)說三年前一場水災讓他失去了他所有的牛和房子。所以他和他的家人變成了哈達(Hadda)的奴僕。哈達(Hadda)不旦從水災中存活下來,現在還正享受著富豪的身份地位,他現在是這地區最富裕的人。儘管命運之輪的轉動,謝克(Shakir)一家人的親切友善態度並沒有改變。他們在他們的小屋裡親切的招待了這位蘇菲行者幾天的時間,且在他離開前為他準備了食物和水。

        蘇菲行者在離開前,對謝克(Shakir)說:「我對你和你家人的遭遇感到很遺憾,但我知道老天自有安排的。」

        謝克(Shakir)又回答他說:「啊,但切記:這也會過去的!」

        謝克(Shakir)的聲音一直在蘇菲行者的耳邊迴盪:他那微笑的臉和平靜的心靈永遠在他心中。

       到底謝克(Shakir)的話語中意謂著什麼?蘇菲行者現在明白了上次謝克(Shakir)最後的那一段話中預知了這一切的改變將會發生。但他這次納悶著:該怎麼解釋謝克(Shakir)這般樂觀的態度?儘管如此,他決定再次將它放下,選擇等待答案。幾年後,蘇菲行者依舊到處旅行著,沒有退休的念頭。說來也奇怪,他旅行的模式總會讓他再回到謝克(Shakir)所住的村莊。這次他花了七年,他又回到了姍迪‧希爾斯(Sandy Hills)。此時的謝克(Shakir)又再一次變成了富豪,他現在住在哈達(Hadda)的大宅裡,而不是農舍。謝克(Shakir)解釋著:「哈達(Hadda)在幾年前過世了。由於他沒有繼承人,所以他決定把所有的財產留給我,做為我忠誠服務他的回報。」在他的拜訪結束前,蘇菲行者準備要進行他最偉大的旅程。他想要行腳橫度沙烏地阿拉伯前往麥加朝聖;在他的教友中這是一個存在已久的傳統。如往常,蘇菲行者向朋友告別。謝克(Shakir)再一次說著他最喜歡說的那句話:這個也是會過去的。

       朝聖之後,蘇菲行者去了印度。在他一回到他的祖國─波斯,他決定再一次拜訪謝克(Shakir),並瞭解他的近況。所以他決定啟程前往姍迪‧希爾斯(Sandy Hills)。但這次他在那兒找到的卻是他朋友謝克(Shakir)的墓,幕碑上刻著:「這個也是會過去的」。這讓他感到非常的驚訝。他曾經在某次的場合聽到謝克(Shakir)說關於 『財來財去』這類的話。但一個墓碑要如何的變動呢。他暗自思索著。從那時起,蘇菲行者每年都去拜訪他朋友的墓。然而,有次他去的時候,他發現墓地和墓碑消失了,全被洪水沖走了。現在這位老蘇菲行者失去了這個在他生命中唯一曾有特殊經驗的線索。蘇菲行者駐留在墳墓的廢墟中,凝視著地上。最後,他抬起頭來往天空看去,他彷彿發現了一個重大啟示,點著頭,像是一個確切的符號:「這也是會過去的」。

       當蘇菲行者已老得無法再旅行的時候,他決定寧靜的渡過餘生。幾年過去了,這老人把時間用來幫助那些來到他面前的人,跟他們分享人生經驗。人們從各地來向他請益。最後,他的名聲散播到國師那兒,正巧,他在尋找一位有智慧的人。事實上,因為國王在找人幫他設計一個戒指,一隻很特別的戒指,它得攜帶這樣的銘記:就是當國王傷心的時候,看到戒指就會讓他快樂;反之,當他快樂的時候,看到戒指就會讓他傷心。為了設計製作這樣特殊的戒指,國師僱用了最好的的珠寶工匠,同時也有很多的男人、女人來提供意見,但是國王都不喜歡。所以,國師給老蘇菲行者寫了一封信,向他說明了目前的狀況,並請求幫助。國師還邀請蘇菲行者到皇宮。蘇菲行者並沒有去,但他回了一封信。

       過了幾天,國師拿了一隻祖母綠的戒指給國王看。國王已經鬱悶多日了,他勉強的戴上了戒指,看著那戒指還失望的嘆了口氣。接著,國王笑了。一會兒,國王開始大聲的笑,這戒指上刻著:

「這也是會過去的」。


        有一把通達宇宙的鑰匙,所有的解答都在你的面前。帶著一個包容、敞開的心和直覺性知曉,中觀而不批判。經由觀照你的所「是」與「在」,它的奧秘就會被解開。智慧,一種天真感知的方式,以及對於「真相真理」的有意識洞察。

覺與悟:心靈運作的層次


他們心就像孩子,只是身體老了電影推薦

  • 電影名稱:快樂告別的方法/道別派對 The Farewell Party
  • 2014|以色列 / 德國|DCP|Colour|93分
  • 2014 多倫多影展
  • 2014 威尼斯影展觀眾票選獎
  • 2014 西班牙瓦拉多利德影展最佳影片、女主角
  • 天堂已客滿,請努力活下去。

「我告訴你真相,你現在看到的一切都將如夢般消失。」

“ I Tell You Truly, Everything You Now See Will Vanish Like a Dream.”

~ Rumi 魯米


延伸閱讀

人間年齡與輪迴轉世年齡

♦ SQ靈魂進化的階段與LQ光明指數

        根據Michael的觀點,生命是「道」或稱「一切萬有」所設計的一場精彩的學習遊戲,其目的在於完全的表達和創造。物質界萬物的展現最為堅實,也是一個透過「遺忘道祂自己」和「分離獨力」的規則下來探索道祂自己。在此道假裝遺忘祂自己,而展開一場隱藏和尋找的宇宙遊戲,其目的在於透過多生的生命經驗和學習無條件接受他人和自己,來找到萬物同體的真理。

        精神實體們在這場大探險中將自己分化為無數小個體,而在多生累劫之中進展,經驗自己。透過他們選定的性格,這些小個體們漸漸發現側他們原來共同的實體,甚至慢慢與其他小個體重新結合,他們繼續其他各個層次的探索,直到最後再度回歸道本身。每一個小個體們會透過7個不同的發展階段來進展,每一個階段皆有它獨特的知覺層次和特殊的特徵,以下介紹這7個主要階段:

靈魂年紀


♦ 嬰兒靈 ( Infant Soul ) → 幼稚園 (地球學校)

        這是生存的最初階層,並且是以物質界之人類形式為定向。嬰兒靈天生抱持恐懼,他們為了習於物質生活,往往尋求經驗的極端。他們以一種「我與非我」的模式體驗生命,而且他們的世界充滿迷信。嬰兒靈墨守成規,靠強記學習事情,會尋求較老而有經驗的靈魂之指導。他們不會提出質疑或做哲學性的探討,寧願絕對地服從於領導的權威。嬰兒靈無法忍受複雜的都市社會,寧可選擇小部落或人跡罕至的環境來學習基本的生存法則。

♦ 孩童靈(Baby Soul)→ 小學 (地球學校)

        孩童靈業已熟知基本的生存,開始要一心發展建立社會所需要的規則與架構。因此,孩童靈係以律法和秩序為取向。他們喜歡透過經驗來考驗他們所設立的社會法則,進而發展其道德良知。對孩童靈而言,他們是以「我與其他的我」之模式認知生命。他們追求且看重絕對的較高權威以此提供一個具有意義的生活背景。他們的宗教屬極端的教理與正統。傳統在幼兒靈的生活中扮演極重要的角色。打破傳統往往遭遇可怕的後果。伊朗的何梅尼即屬孩童嬰。

♦ 年輕靈(Young Soul) → 中學 (地球學校)

        年輕靈已然熟悉世故,相當熱衷於玩這種物質遊戲。他們追求權力、出眾、名聲、財富與健康,並企求在各種運動、比賽和學術研究上達到人類成就之高宰。年輕靈對於生命的認知是「我和你,我將贏過你」。他們極力講求外在,並且將外在追求發展到了極致。 當年輕靈進展到最後層級時會開始對己身的行為發出省思並提出「我是誰?」的質疑。不過他們往往過度把焦點投注於外在事物的幻相之上,以至於在自我了解方面進展無多。亞歷山大大帝以及埃及女王克麗奧.佩脫皆屬年輕靈。

♦ 成熟靈(Mature Soul) → 大學 (地球學校)

        成熟靈階段可以說是整個靈魂階層的青春期。此時,認知力與整體的覺知發生了戲劇性的改變。成熟靈轉向內省並且對於事物開始反映出自己的覺知,結果帶出他的人生哲學,也帶來真正心靈覺知的開端。成熟靈對生命的認知是「你和我同等,我能體會你內在的感受」。這代表了心理界線的放鬆,有時亦代表個性上的一個突破。成熟靈具有強烈的情感,因此他們專心一意於與他人維繫熱情而持久的關係。成熟靈嚮往平靜與和平。他們捨棄組織化的宗教,另尋適合自己的導師。由於常感遭受誤解並且無法與當代文化腳步取得一致,他們寧可尋求較老靈魂的了解與支持。話雖如此,他們可在人類的知識與了解方面屢屢做了莫大的貢獻。伽利略與弗瑞鼓.帕茲皆屬成熟靈。

♦ 年老靈(Old Soul)→ 研究所(地球學校)

        年老靈在稱呼上是個矛盾之辭。一方面他們走退路,隨意而懶散;而另一方面則加速心靈探討的腳步。你可以想像一位不再汲汲追求成就而一心準備死亡的老者之熱絡的內心活動。年老靈耽於官能享受、獨立、往往相當孤僻。他們具有才華、睿智,為了方便追求自己的研修方式,常常規避傳統的教育形式。對於世界的認知是「你和我同屬某個更偉大之物的一部分」。

♦ 超越靈(Transcendental Soul) → 師資(地球學校)

        當存在體之所有片段體成員在年老靈階段完畢,並結束了物質層面的循環之後,祂們會再度結合一起,由此一來,存在體得到極大的充實與擴展。祂們也許選擇再一次轉世為人,但以群體方式而非片段體方式。此一類的轉世即所謂超越靈(超自然靈),或稱菩薩,是來幫助人類的靈魂。較老的靈魂看得出來他們是偉大的精神導師。甘地即是一例。

♦ 無限靈(Infinite Soul)→ 高層(地球學校)

        無限靈即「道」本身的一個代表。在人類歷經大混亂或危難的時代,無限靈常常降臨人間領導世人。佛陀、基督、克里虛納和老子皆屬無限靈之顯跡


♦ 資料來源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