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逕步向前,撿起了廣告來到這間書局,開啟了我與鄭老師相識的機緣。他經營的書店就隱沒於公館一處中古大樓中,你一定很難想像一間毫無規劃設計的小書店,沒有文宣廣告,沒有行銷管理,每個月光月租就要支付二十多萬元,只憑著他的一股傻勁,竟然屹立了三十年。

生命的意義是什麼?生命是邁向「演化」的意識流;人生的目的是什麼?人生是以身心靈的「淨化」和「進化」為目的。出生!意味著生命到「人間」這所「學校」入學,死亡!意味著生命從「人間」這所「學校」畢業。依照人生總學期的「結業成績」,按「同類相聚」的「自然法則」,前往與心性程度相稱的學校繼續就學,進行生命的成長與開展,一直邁向生命更圓滿、更成熟的境界。這種遞延轉學的「學習」歷程,就叫做「輪迴」!

  地面界、中陰界、幽冥界、欲天界、色天界、無色天界,是不同「年級」的「學校」。人、天人、修羅、鬼神、餓鬼、畜生、羅漢、菩薩,是不同「心性素質」的「學生」。瞭解自己、改造自己、超越自己,幫助別人、服務別人、造福別人,並達到「人我一如」,是生命的「課程」。淨化「惡染」、「煩惱」與「執迷」;彰顯「慈悲」、「喜樂」與「智慧」,是生命的「課題」。淨化「貪」、「嗔」、「癡」、「疑」、「慢」;彰顯「樂」、「定」、「安」、「明」、「愛」,是生命的「科目」。培育「自律的心智」、「專注的心智」、「覺悟的心智」(即戒定慧),是生命的「總綱」。而生活的種種活動、人生的種種遭遇、人際關係的種種互動,都是生命的「教材」。
(以上節錄自–生命的謳歌 ◎鄭福長)

鄭福長 五哥 福長點化室

 ♦ 前言

       我跟鄭福長相識已有八年了,八年前,我正面臨著婚姻的挫敗打擊,孤單的我,獨自坐在台大校園內沈思,思索著過往的不堪與未來的處境。秋風颯颯,捲起了片片落葉,彷彿預告著我的處境就像是飄零的落葉般,我的視線,隨著一片片樹葉迴旋落下,不禁意瞥見地上一張廣告,「生死學」-臺北公館佛化人生書局。也許人就是要歷經重大挫敗,才會對「生」與「死」感到興趣。我逕步向前,撿起了廣告來到這間書局,開啟了我與鄭老師相識的機緣。他經營的書店就隱沒於公館一處中古大樓中,你一定很難想像一間毫無規劃設計的小書店,沒有文宣廣告,沒有行銷管理,每個月光月租就要支付二十多萬元,只憑著他的一股傻勁,竟然屹立了三十年。

a-ban-b5  這三十年來他不僅在經濟蕭條中屹立不搖,還能在台灣闖出名號,找他作催眠心理諮商的客人已有七千多人(現已一萬多人),許多人因此而領悟開竅,他還認養了36個小孩,在世界貧困的地區伸出愛的觸角。像這樣甘於平凡、謙遜有愛心的生命導師,我一直很想找機會介紹給網友認識,感謝第七類接觸網站舉辦徵文比賽讓我有這個機會,當然更感謝鄭福長老師。當我向他說明來意後,他很熱心提供我寫作資料,特別是他寫給斯里蘭卡的艾伊莎130封信。艾伊莎是他認養的小孩之一,這130封信是有關他生平經歷與生活感想,由於語言隔闔,這些信均是透過他學妹翻譯成英文後寄給艾伊莎。

 ♦ 生平介紹

         愛的內涵,表現在兩方面—「授」與「受」:

        什麼是「授」?

        「付出」「給予」「仁慈」「關懷」「行善」「分享」「奉獻」「佈施」「供養」「服務」「利他」「造福」「救助」「造就」「成全」「安慰」「鼓勵」「祝福」,這是愛的「授」之道。

        什麼是「受」?

  「包容」「接納」「同情」「憐憫」「讚美」「賞識」「體諒」「寬恕」「尊重」「謙遜」「敬慕」「謙恭」「敬重」「原諒」「悔改」「讚嘆」「感恩」「感謝」, 這是愛的「受」之道。

  我們轉生人間,就是要透過不同人、事的歷練與經驗,學習到「愛」的「授受之道」。而整個輪迴轉生的過程,也是在完成生命中—-愛的「授受能力」。(以上節錄自–生命的謳歌 ◎鄭福長)曾經有數位通靈人相繼證實,鄭福長老師是來自光音天的高靈轉世到地球,此生是乘願而來,他的工作是教導想成為指導靈的地球人,也就是光之工作者的老師。也許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讓他的童年遭遇過的很坎坷。

 ♦ 慘澹的童年

   鄭老師出生在西螺鎮上,家中很貧窮,有一個姐姐,三個哥哥,後來又有二個妹妹,父母生活非常辛苦,養不起小孩,當時二哥發高燒,生了重病,三哥又出麻疹,他們都差點過世,家中經濟無法支撐,全家陷入愁雲慘霧中。恰巧,當時有位鄰居在台北幫佣,她便慫恿鄭老師的父母:「你們家很窮苦,何不把最小的男孩送給台北有錢人當孩子,這樣孩子才會幸福。」就這樣,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鄭老師被那個鄰居抱到台北來,可惜那個鄰居找不到買主。後來,她累了,在公園旁邊的攤販用餐休息,就順口問旁邊正在吃飯的婦女說:「妳有認識很需要小孩又生不出小孩的家庭嗎?我可以提供。」那位婦女答道:「我好想有一個孩子,但年紀太大,無法生產。」那位幫佣的鄰居一聽,心中大喜,但那位婦女隨即表示,收養這件事還需要經過她公公的同意,這個正在吃飯的婦女後來就是鄭老師的養母。鄭老師的養母是個年輕的寡婦,她的先生被日本人徵召赴海外從軍,不幸戰死,她的公公是大地主,也是家中作主的人。鄭老師的養母向公公表示要領養小孩的意願,她公公看了看小孩的生日竟然與他同一天,就很爽快地同意。就這樣,鄭老師成了大地主的孫子,地主死後留下許多房地產,當然鄭老師的養母也有一份,可惜這個優渥的遺產並未帶來好運,反倒是引來重重殺機。

 ♦  巫術殺人

  鄭老師的養母是個溫和、樸實、善良的女人,她不識字,以縫紉為生,每天都辛勤地工作,她待鄭老師有如親生子女一般。她夫家的哥哥不想讓她分到弟弟那一份,於是就同他岳母商量。他岳母是神壇的桌頭兼巫師,通曉巫術,用人偶作法,人偶寫上鄭老師的養母的出生日期與名字。結果她中了詛咒,罹患一種怪病,最後失去意識,在鄭老師8歲的時候就撒手人寰。鄭老師的養母去世後,她附身在某位通靈人身上,她將這一切經過告訴鄭老師,並且要鄭老師放下仇恨。她告訴鄭老師,那些害她的人自然會有報應,她希望鄭老師能過幸福快樂的生活。

 ♦ 第一次的預知能力

        在鄭老師的養母生病的前夕,某天晚上,發生一件怪事,鄭老師在寫給艾伊莎的第42封信中有詳細的描述: 「當時她正在廚房作菜,我一直粘著她,她卻叫我在廚房口看家,看有沒有客人來,廚房與客廳隔著一道長廊,而且我們店在2樓,必需爬樓梯才能上來!但是我親眼看見,前一秒客廳根本沒有人,但在下一秒,突然『無中生有』冒出一位老婦人!我嚇了一跳!趕快叫媽媽!『媽!有人!有人在裡面!』。我媽以為有客人,就帶我來到客廳,結果沒發現人影,又到每個房間檢查,發現根本沒有半個人影,我媽說我一定眼花看走眼了,就要去廚房繼續作菜,叫我待在客廳。就在我媽轉身離去的那一剎那,我突然不禁意地脫口而出:『媽媽!你會死!』我媽聽了先是楞了一會兒,然後安慰我說:『不要怕,人老了才會死。』我媽媽就是這麼溫和的人,她並未責罵我,但不久後,她就開始生病了。」事後證明,鄭老師看到的老婦人正是他媽媽的亡夫的哥哥的岳母,這個會邪術的女人就是害死他母親的兇手,鄭老師是用超視覺,事先知道了災難前的徵兆,那一年,他才七歲。

 ♦ 憂鬱的少年

  鄭老師的養母雖然是個寡婦,但因為敦厚且多金,當時有個跑單幫賣布料與化粧品的男人追求很殷勤,鄭老師的養母對他也有好感,這個男人後來成了鄭老師的養父。鄭老師的養母過逝後,繼承權便落在他身上,因為他是她法律上的兒子,所以她死後她的男友便著手收養鄭老師,但她亡夫的哥哥害怕遺產落入她男友的手中,便去法院打官司爭奪監護權。而鄭老師的養父也很怕失去他,如果失去他那就「人財兩空」了,這讓鄭老師很年輕時就看到人性的黑暗面,後來鄭老師養母的男友終於打贏官司,成為鄭老師正式的養父。在打官司期間,鄭老師的養父對他管教很嚴格,因為怕他被對方騙走,所以養父限制他行動。據鄭老師表示:「在我養父心中,他理想的兒子,必需是聰明、機伶、能幹、有旺盛的企圖心,就像他一樣,但我的個性卻是憨直、正直、老實、遲鈍,和他期待的完全相反!他很失望,他不喜歡我,常常罵我:『傻瓜、白癡、笨蛋』,我變得很沒自信,自卑感很重,但他雖不喜歡我,又不得不依靠我,真是命運捉弄人哪!」。鄭老師養母的亡夫的哥哥的岳母,也就是害死鄭老師養母的兇手,在她中邪術死後,隨即也對鄭老師施展邪術,這讓鄭老師常常陷入情緒的低潮,每天有莫名的煩惱,幾度想要自殺,有嚴重的憂鬱症,他形容每天都像是地獄般的生活。

 ♦ 佛陀的啟示

  就在他生命山窮水盡之際,一個「奇蹟」出現了,有一天他心情不好,進了一家書店,他憑著靈感隨手拿起一本書,就是這本書治癒好他的「憂鬱症」,這本書就是—釋迦牟尼佛的傳記。鄭老師形容:「看到佛陀傳,我好像遇到知已,因為佛陀在出家前所疑惑的問題,例如:這世界為何有生、老、病、死?人生為何充滿不幸與苦難?這些都是我曾經思索過的,我可以完全體會他內心的憂鬱與痛苦!那是一般人很難理解的,我似乎和佛陀心靈相通了!好像失散多年的好友再重逢,我可以讀懂他的心,他也可以看透我的心,好像遇到了生命中的知己,我們心心相印,有一種說不出的默契。」這本書記載著悉達多太子逃離皇宮後,參訪各種老師,實驗過種種方法,經過六年的摸索,終於用對了方法,脫離了種種煩惱,得到解脫。這對鄭老師而言,無異是看到一道曙光,佛陀為他帶來了希望,鄭老師心想:「只要我追隨他的腳步,用同樣的方法,我一樣可以脫離煩惱。」

  於是他發下誓願:「我要像佛陀一樣脫離煩惱!我一定要斷除煩惱!」他說:

當他發願的當下,生命中彷彿注入一股神聖的力量,祂讓我充滿勇氣,勇敢地面對自己,去清理內在黑暗的部份,去消除種種的煩惱。

        鄭老師在給艾伊莎的第94封信中寫道:「佛陀覺悟的方法是『觀照』,我開始觀察自己的內心,『煩惱是從何而來?』,最後終於覺察到煩惱來自『無明』。大約花了3年多的時間,我親自經歷了佛陀『苦』、『集』、『滅』、『道』這4聖諦的過程,我用釋迦牟尼佛的方法,治好我的『憂鬱症』以及其它心理負面的問題。經過一番心靈淨化後,我的心像重新洗滌過一般,生命經過蛻變、更新而重生,如同毛毛蟲蛻變成彩蝶,我變得開朗、樂觀、積極,我還經歷到類似『涅盤』的狀態,內心無限的安詳寧靜,沒有任何痛苦、煩惱,那年我十七歲。」。

  經歷了這次人生的大考驗,鄭老師在信中說:「後來我終於知道了『真相』,因為我母親是一般人,當她中了邪術後,她的外靈受到干擾,被擊垮了,但我因為累世是修行人,有強大的守護靈在保護,所以我的身體並未出現任何病症,但內心卻受到『黑暗力量』的詛咒而有了自殺的念頭。後來我看到佛陀傳後,我的自由意志選擇了『光明力量』,這使得神聖的力量得以介入,於是光明力量趕走了黑暗力量,同時我也對煩惱打了疫苗,有了免疫力。這也是我現在可以協助療癒『憂鬱症』、『自殺者』、『外靈被干擾者』的緣故,我生命經過了磨練而有了很堅強的能力。」。鄭老師又說道:「我們要成長、療癒、改變、幸福,需要具備3種資源來運作,便會有奇蹟,首先,必需『自助』,我們的自由意志必需先下決心,同意改變,並且自立自強、奮發圖強,貫徹目標。之後需要第2種資源,就是『天助』,呼請上天神性的力量來協助,這宇宙的最高力量,我們可以稱之為佛、神、梵、天、主、道…等,祂是宇宙的終極本源。當我們有了『自助』與『天助』,就需要第3種資源,就是『人助』,若只有一助,就『了無生機』,若有二助,成功會有『業』績、失敗會有『危機』,若有了三助,便可『創造奇蹟』。」。

  鄭老師在給艾伊莎的第68封信中寫道:「我個性內向,喜歡獨處,不喜與人接觸,我小時候非常害羞、木訥、寡言、不善表達,不擅交際,常被別人孤立。我小時候得過自閉症、人群恐懼症、社交憂慮症,與您通信,其實也是在學打開我的心!所以艾伊莎!感謝您療癒了我,我今生要來學人際關係,學融入人群、關懷別人,這就是上天派我作諮商工作的原因!」(按:鄭老師在信中都以「您」稱呼艾伊莎,他過去經營書店時,對每一位客戶都以「老師」來稱呼。)因為鄭老師過去世曾在南傳佛教、大乘佛教、金剛乘密教等這些不同的傳承中出家過,因此今世來作催眠諮商的案主,大部份都是他過去世的弟子、學生、師兄弟、家人、親人、友人。這世他發願回來,要幫助他們脫離輪迴。這世,他是要帶領自己和別人「心出枷」,非只是「身出家」,要讓自己與他人的心靈都獲得釋放自由。


 ♦ 七世情緣

         brother5-a-ban 鄭老師與師母何淑本女士都是1962年生,雙方因工作關係而結緣,鄭老師在佛教機構的書局上班,而師母在出版社上班,因為鄭老師常向師母訂購書籍,剛開始是透過電話聲音彼此互相熟悉。鄭老師打趣地對我說:「因為雙方都不是外貿協會的成員,為了保持在對方心目中的完美形像,所以彼此相約定一輩子不要見面,只要成為電話中的好朋友就好了!」就這樣雙方靠著電話交往了2年,有一天,師母悄悄地去書局看鄭老師,結果發現,雙方都是屬於長相很”抱歉”的類型,就這樣,兩個有自卑感的人結合在一起,終於在1992年結婚。鄭老師在寫給艾伊莎的第42封信中是這樣描述他太太的:「我的太太,叫做何淑本,是個很特別的人,我的太太,並不溫柔婉約,她很陽剛,她長得並不十分漂亮,但很耐看,她並不溫馴,她很有自己個性,很有主見,她善良、正直、慷慨、大方、直爽、豪邁、坦率、真誠、率真、坦蕩、光盟磊落。她有話直說,沒有心機,心直口快,口硬心軟,刀子口、豆腐心,真情流露,一條腸子通到底,熟悉她的人都會喜歡她,她有正義感,講究公平、正義,不虛偽,不造作,作事明快,乾淨俐落,阿莎力,有俠義精神,是個很大器的人。」。

  在美藉通靈人布魯斯的把脈探索前世中發現,原來師母何淑本女士是個老年靈,但是她與一群人相互約定,為了幫助其他迷失的人解脫,她們決定留下來繼續輪迴以進化地球,而鄭老師則是從光音天來的高靈轉世,只因人情包袱、於心不忍,所以在地球輪迴了七百多世。某個前世的他還是西藏的神童,因為他小小年紀就有強大的念力,不但可以彎曲湯匙,還可以讓巨大物體騰空飛行,結果全村的人奉他為神明,這讓他很困擾。在一個深夜中,他獨自逃離那個村莊,躲到偏僻的山區苦修,那次的轉世經驗讓他不願再擁有神通去助人,所以往後的輪迴都是以平凡人出現,但卻有很強的直覺力和領悟力。在往後輪迴作人的幾世中,鄭福長老師與何淑本女士結下了甚深的緣份。

(一)笨小孩與傷心的媽媽

  經過西藏那世後,鄭老師投胎到義大利,而何淑本女士則成了他的媽媽,那一世他的智商比較低,常常被欺負,後來躲到修道院去當佣人,沒想到無意間撞見神父與修女亂搞男女關係。神父唯恐他洩秘,就向鄭老師的父親誣陷說他犯錯,他父親原本就不喜歡他,索性把他趕出家門讓他在外流浪,他的母親很傷心,暗中不斷地幫助這個小孩,那一世鄭老師過的並不快樂,年紀很輕就死了。選擇從高高在上的神童到受人輕視的弱智者,這樣的轉世計畫實在是需要很大的勇氣與定力。

  耶穌:「誰願為首,就必作你們的僕人,正如人子來…乃是要服事人。」

  天堂的首位是要給那最卑微的人,願意「降至最低」 的僕人,神就給祂「至高」的榮耀。

(二)士兵救了將軍

  在另一個前世中,何淑本女士是大將軍,而鄭老師則成了侍衛兵,在一次作戰中,大將軍的腳受傷了,小兵因為腳力好,背著大將軍逃命,沿途殺出重圍,因此這世大將軍要來當小兵的妻子以報答救命之恩。在《死亡、奇蹟、預言》一書中說,人一但死後到天堂,將會有十三位光靈迎接我們,而它們每一位都代表了每一種不同的靈性之美,「勇敢」與「忠誠」也是在這些美德之中,小兵的忠誠與勇敢經過此生戰場的磨練,讓鄭老師的靈性光輝得以完全彰顯。

(三)自責的表哥

  鄭老師常常自嘲與師母的關係很像「哥兒們」,其實他們前世也曾經是表兄弟關係,某年戰亂,家破人亡,表哥帶著表弟要到寺廟逃難,途中遇到大洪水暴漲。不料洪水來的太快,表哥雖然死命地想握住表弟的手,無奈表弟還是被大水沖走了,這讓表哥很自責,後來表哥就在寺廟中不斷地誦經迴向給表弟,而他也因自責過度最後死於憂鬱症。這個表哥就是鄭老師。一個人自責心太強,正足以證明此人個性善良多情,但卻不懂理性思考,吳若權在《更愛明天的自己》一書中指出–「負責」和「自責」的差別在於,懂得釐清哪些因素是操之在己,是可以想辦法改進的;哪些因素是成之在天,或需要別人成全的,過度自責,反而沉溺在失敗的痛苦裡,沒有把眼光從錯誤的過去移向可以努力的未來。

(四)薩滿(Shaman,巫師)的師徒傳承

  薩滿教相信『萬物有靈』,薩滿巫師曾被認為有控制天氣、預言、解夢、占星以及旅行到天堂或者地獄的能力。而這對靈魂伴侶也曾經轉世為中亞細亞的薩滿教師徒,他們先後都成為能力很強的薩滿巫師。不同的是,當老師(今世鄭太太)的喜歡社交,周旋在達官貴人間,當學生(今世鄭福長)的個性有點自閉,不喜歡與人攀緣。為了調和雙方個性的差異,這一世,當老師的要打點書局內務管帳,當學生的要對外開課或作生命解讀諮商、催眠諮商、心靈溝通。

(五)寺廟的住持與總管

  有時候,靈魂伴侶會以相似的身份關係上演相同的戲碼,就像是鄭老師與夫人何女士,他們也曾經以寺廟的住持與總管的身分出現過,當總管的到處募款籌措經費,當住持的就苦口婆心向大眾說法,就像現在鄭師母負責管帳,鄭老師負責弘法一樣。鄭老師說他們的結合是彼此的『「願力」而非「業力」,所以他們入娑婆度眾生,而非受業力牽引來輪迴。

(六)家庭老師與學生家長

  在印度的那世中,鄭老師是一位善良盡責、單純忠厚的家庭老師,夫人何女士則是學生的母親,作母親的因為欣賞家庭老師的品德。日久生情,而這份感情卻礙於當時的禮教,只能深埋於心中,久而久之,這個累積的情愫轉為強大的念力,終於在今世得償宿願。

(七)佳偶天成

  傳說中金童玉女的七世姻緣是歷經重重苦難最後才得以修成正果並共結連理,在鄭老師與夫人何女士的累世善緣後。終於,在某個前世,鄭老師轉世成了自幼父母雙亡的孤女,並被好心的書生收留。後來書生進京考試當大官,並且與孤女結成夫妻,兩人白頭偕老成為恩愛夫妻,這個書生就是何淑本女士,這對佳偶的結合正應了一句話:「姻緣本是天注定,不是媒人巧先行」,若非前世修福慧,那有今世好姻緣。數月前第七類接觸網站有若干網友頻頻詢問有關金質靈和段奕德由菩薩作媒、五大通靈人催婚一事,希望自己也能藉助通靈人尋找良緣。其實婚姻對多數人而言是人生的修練道場,充滿種種的磨練與考驗,例如被《讀者文摘》票選為台灣最受民眾信任的公眾人物之一的阿基師。他接受採訪時表示,年輕時剛結婚沒多久就接二連三遇上許多不幸的事,先是阿基師的父親過世,接下來還得償還七百萬的負債,他坐在床上與太太抱頭痛哭,當時在保守觀念的家庭中認為這是太太所帶來的衰運。因此他的太太也遭受了許多親戚的指指點點,但阿基師並不以為意,他一天兼了三份工,趁著上班的空檔到戲院前賣玩具,下班後還去市場幫忙搬貨,並且把所有的錢都交給老婆,他完全展現了一個男人對婚姻的無悔與對妻子的信任。

  我與通靈人S相識已有數年,她在婚變離異後曾多次到迪化街的霞海城隍廟請求月老作媒牽紅線,月老原本嫌她太會挑了,不好安排,後來禁不起她一再請求,勉強答應。她現任男友在結識她後,先是失業,後來還罹患重疾,我與她在MSN時,每談及此,她的言詞間流露頗多無奈。也許月老在為她牽線的當下應該要耳提面命這句老掉牙的公證婚姻誓詞:「不管男方以後環境是富貴、是貧窮、是健康、是疾病,是成功、是失敗,女方都要不離不棄,永遠愛著對方」。


 ♦ 催眠案例分享 (福長稱之為「內在喚醒」)

  鄭老師從事催眠工作迄今已有七千多個個案(現已達到一萬多),一般催眠師像魏斯博士或陳勝英醫師僅僅是利用催眠回溯過去世治癒個案現世問題,但有些個案的現世問題未必與過去世有關,像是下一章節-人生沒有偶然的事,將附錄鄭老師的三則個案經過以嚮網友。鄭老師以催眠方式作心理諮商,不僅是幫助個案當事人自身接納了問題,允許當事人的潛意識自動浮現出來解決那個原本被個案認為問題所在的癥結,更幫助當事人激發出個案那個本來就有的「自性」 (神性 佛性) 再予以發揚光大。下一章節將附上個案二:有關鄭老師利用催眠回溯幫助當事人回到宇宙初始,進而體悟到宇宙的本質,然後破無明的案例。此外,鄭老師還進一步的允許個案的頭腦意識、心意識及個案所處場域裡的無限寬廣量子的神聖意識融合為一,來参與問題,例如個案三是藉助通靈人另一個案當代打催眠後召喚指導靈約書亞前來回答相關問題。個案四則是召喚光界神醫布魯諾給鄭老師身體上的診斷提供意見。

(一)人生沒有偶然的事

        人生中所面臨的重大難關,這些關卡大都是出生之前便計劃好的,根據因果法則,你在前世所做的選擇將決定你今生的際遇,我們通稱之為「業報」,「業報」並非爲了受苦,而是爲了讓靈性能有所成長。但並不是人生所有的挑戰都與「業報」有關,有時候會出現其他意外的難關,意外的難關是否會出現,端看當事人如何回應生前計劃的「業報」來決定。

        很多人總是會在遇上倒楣事後認爲這是自己「前世作孽「,其實他們是把「業報」和「錯誤的決定」弄混淆了,並非所有一切都是前世行爲的結果。當我們面對「業報」作出正確的決定和行爲時,就會爲自己打開一扇機遇之門,反之,如果我們作出了錯誤的選擇,那它們也會帶來不好的結果。所以我們必須特別留意我們的直覺警告所要避開的危險或必需面對的事。當我們忽略了直覺的感應時,計劃之外的考驗就有可能會出現,計劃之外的考驗是被我們的意念波動吸引而來,因爲我們需要經歷那些過程以産生智慧。

        例如在「從未知中解脫」一書中提到某案例的主角B女,生前計畫她的青少年時期將飽受性騷擾,但這段遭遇卻讓她的潛意識對自己豐滿誘人的乳房有極大的厭惡,心識產生能量,量變造成質變,在她三十多歲時罹患初期乳癌。後來接受了乳房腫瘤切除手術,但她卻忽略了這初期的警訊,還是沒有去處理她對自己身體的感覺,以及那整個有關「性」的議題。十年後乳癌復發,在兩邊的乳房都進行了切除手術之後,切除乳房的同時,也讓她可以用真實的眼光來看自己(不必戴著有色眼鏡),而且她精神上的所有痛苦也都消失了。其實B的生命的藍圖並沒有規劃乳癌的事件發生,她的病是從她對自己的想法和感覺而來,肉體的病痛,正反映出他們自己需要療愈的部分。

  1. 多重人格案例(事涉個案當事人隱私,暫不公開)
  2. 意外事件以豐富靈魂的經歷(事涉個案當事人隱私,暫不公開)
  3. 修行人C的眼疾

       C是很用功的修行人,對佛經的鑽研甚深,某日,因為在學校,學生弄傷了C的眼睛,這對平日用功研讀佛經的他造成很大的不便,他只好減少閱讀時間,藉由「聽」來取代「看」,藉由「靜思偶得」來取代「勤學不倦」。因緣巧合,讓他遇上鄭老師,基於對催眠的好奇,他也想瞭解他來人世間的目的,沒想到在生命解讀者R的幫忙下,讓他有當頭棒喝的領悟。

  • 師問:「C過去累世是扮演何種工作,今生的人生目的為何?」

       答:「我感覺到C是個力求完美的人,他過去世都是很用功的出家人,對鑽研佛經不遺餘力,今世的他是自願來的,因為他覺得他對佛經的領悟不夠徹底,雖然他嚴格遵守戒律,但卻沒能達到開悟證道的境界,就好像是考試已經考了七、八十分,但他的目標是一百分。」

  • 師問:「那他的眼疾是業力因果所致嗎?」

       答:「這個眼疾是個精心安排的意外,是要讓他能夠停止現在固定的生活模式。」

  • 師問:「眼疾是不要讓C繼續研讀佛經嗎?」

       答:「我感覺到他必需中止現在每天固定的讀經模式,並且要向外探尋不同的修行體系,因為他累世都在重複相同的模式,這就好像是有人玩積木玩的很熟練了,再玩下去也不能有所突破,他必需要探索不同的領域,而不是只在佛教經典中尋找。」

       註:C此生的主要挑戰就是要開悟證道,但他仍然持續過去世的行為模式,這樣做並不會完成生命計畫,因此上天安排一場意外,因為眼疾的意外讓C得以接觸到其它學說法門,並擴大探索領域,為真理另闢徯徑。

(二)佛陀逆轉12因緣法

       E君是個修行人,因為心中常有莫名憂傷,所以向鄭老師求助,希望藉助催眠的方式尋找答案,經過催眠回溯後才發現,E君前世是藏區的喇嘛。在中共派兵鎮壓西藏的當時,E君的上師交給他鎮寺的信物,要他前往西藏布達拉宮 求援。結果不幸E君被解放軍抓住,信物不但被搶走,還被折磨至死,死前的E君心中牽掛的是青海寺廟的師兄與師父,因為內疚、自責,加上死前心中的憂慮與不捨,竟成了今世憂傷的病因。在瞭解E君的憂鬱起因後,鄭老師引導E君與其上師的靈作溝通。(以下這段上師與E君的對話是應鄭福長老師的要求希望我能完整地抄錄公布。)

       上師:「我的法身是不生不滅,我的愛遍及一切,當時為了寺廟的傳承,我與你的師兄弟甘心就戮,我們心中沒有恨,在佛陀的光芒照耀下,這只是一場戲而已。」祂繼續對E君開示:「要有耐心、要寬恕、要相信,我們都是佛陀法身的一份子,我們都是演這場戲的人,這場戲已經演完,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接著上師對E君展示空性的奧妙,祂說:「人生就像是一天中的一道閃電,是如此短暫。人生不過是一場戲,最終我們都會成為一體。直覺是你最好的標的,照著直覺去走,要有信心,不要迷惘,因為直覺是佛陀安排的道路,只要你慈愛眾生的心不變,任何方法都是對的。」

       上師還告訴E君,要見到光明就要經歷黑暗,黑暗也是神的愛,要保持信心,保持內心的純淨,因為人類淨化的時間快到了,上師一直都在E君的身邊,當E君感覺到神聖時刻來臨時,就可以證明上師一直都在。鄭老師希望E君繼續保持在深沉的心靈狀態裡,並繼續導引他回溯至更遠的前世回憶,想不到,竟讓E君回到地球初始的狀態。

  • 師問:「描述你現在看到的景像?」

       E:「我看到一座峽谷,四週都是水,水裡有許多氣泡,氣泡裡在有螺旋體的東西,它是生命的起源」。

  • 師問:「生命的起源!!!這是誰安排的呢?」

       E:「來自另外星球的外星人,我也是從外星來的,並參與此誕生計畫。」

  • 師問:「描述你之前的星球與地球有何不同?」

       E:「那個星球上生物的壽命比較長,而且變化不像地球這樣劇烈無常。」

  • 師問:「那個大峽谷現在情況如何?」

       E:「那個峽谷的水已經退去,可是峽谷裡卻深埋有生命的密碼,這是靈魂的記號,就像是絲帶一樣記載著靈魂演化的計畫。」

  • 師問:「那宇宙是如何產生的呢?」

       E:「在太初時因為兩股力量相互矛盾而分裂,這兩股力量起源於分別的念頭,這兩股力量並不相對抗,一股力量是動的,另一股力量是靜的。分裂出的陽性力量較為頑固,陽性力量又繼續分裂為創造與競爭,這兩股力量又繼續分裂,終於產生大爆炸,造成心、物、能的演化,陰性力量則分裂為維持與停滯,有了陰性的力量才能維持宇宙秩序,像你(鄭老師)是來自陰性的力量,所以有慈悲心但缺乏決斷。」

       (按:人體DNA(又稱「去氧核醣核酸」)通常是以兩股的形式出現,這就代表陰陽兩股力量,這兩股是互相平行且螺旋扭曲,稱作「DNA雙股螺旋」。再細看每一股DNA都是由四種化學物質依不同順序排列組成,四種化學物質會有特定的配對方式,例如「A會和T配對,B會和G配對」,這四種物質就代表創造、競爭、維持、停滯。)

  • 師問:「為何宇宙會有分別心產生而分裂呢?」

       E:「相對宇宙中沒有絕對完美的事物,我看到的是表像的圖案,是在大片雪白的靈光中有一道小小的黑色裂縫存在,黑色的裂縫逐漸擴大延伸,它是陰陽相對宇宙無明的通道,當群體中有一小撮不合諧的聲音存在,這個意識就會透過通道感染其他的部分。」

       (按:在「靈性煉金術」一書中指中,在太初時,因上帝是全然美好的,美好遍及無處不在,事實上因為沒有其他的東西可以對照這全然的美好,因此所有的一切都處於一種靜態,你們可以說它停滯不動。)

       要延伸上帝所創造的生命,就要創造出改變,創造一種運動和擴展的機會,上帝不得不引入一種與無所不在的美好不同的元素。這對上帝來說是一件很難的事,因為你如何能創造出不是你自己的東西呢?「好」如何創造出「壞」呢?所以,我們可以這麼說,上帝只好用了一個小詭計。這個把戲就是無明。無明就是那個與好相對的元素。它創造出一個從好之中分離出來的幻象,從上帝之中分離出來的幻象。「不知道你是誰」於是成了你們這個宇宙中改變、成長和擴展的燃料。無知滋生出恐懼,恐懼滋生出想要去控制的需要,想要去控制的需要又滋生出權力的爭奪,這樣,你們就有了讓“邪惡”去生發蔓延的所有條件了,一個二元對立的物質世界就這樣產生。

       此外,根據《過去現在因果經》中記載佛陀的悟境所見,因為無明,迷於一切之六塵境界,遂造種種業行,累世所造之種種業行,再牽引第八識去投胎受報,投胎後便自然形成「名色」之體形,此形體之「六根」逐漸完備,與六塵境界相接「觸」,對順逆境有苦樂之感「受」,產生「愛」憎之心,既生貪愛,就執著妄「取」,因此受業力支配,既有業因,自要到六道受生、老、病、死輪迴之苦。這就是形成三世因果生死循環的十二因緣,亦即是由於十二個環節的連鎖,構成了「從無明到老死,從老死又入無明」連續生死之苦的起因。)

  • 師問:「你可以體驗到『本覺』的狀態嗎?」

       E:「可以,但這很難形容,看不到,摸不著,本覺一直都在,但人卻被慾望蒙蔽,就像是看電影一樣,本覺就像是螢幕,是空性;是清淨心,但人只專注在畫面的情節,忽略本覺的存在,在本覺的狀態中,沒有覺受,沒有生死,也沒有開始與結束,輪迴不過是幻化之事。」。

  • 師問:「在『本覺』的狀態是究竟圓滿嗎?」

       E:「雖然每個人的佛性是光明的,但只有眾生都回到一體的狀況,才能究竟圓滿,因為我們都是來自同一個源頭,就算個人成就證悟,但仍然不能完全消滅『我執』,只有眾生受渡,『我執』才能消滅。這也就是佛菩薩會透過各種方式不斷地示現救拔眾生。」

  • 師問:「那你應該要如何修行才能達到『本覺』狀態?」

       E:「觀察每一個生起的念頭,然後撥開每個念頭的隙縫,這樣就會讓每個念頭清晰可見。」(按:亦即透過探究觀照自我的內在心靈或潛意識,釐清解決內在糾結無明的心緒習氣。)E君這時突然出現靈性體驗,A君發現自己被不可思議的亮光所籠罩,注入的光亮讓他有深遠的平和感…

       E:「我好像化成了石頭、樹木、鳥和天空,我彷彿經歷了時間洪流的初始至終結,體驗到上帝存在於所有的一切之內,並深深感受到自己和前世的上師及天使界緊緊的連繫著。」

       鄭老師指導他消融在此狀態,據E君事後描述,當時他應該處在「本覺」的狀態下,他難以形容當下的感受,當下他內心感受到是純粹的歡樂、狂喜、寧靜、美麗,而且他領悟到:「我們其實是一體的,我們都沒有隔闔、對立,沒有彼此,我們的清淨本性包容萬物。」。

(三)零極限的藍博士&OO精舍的OO師父&天功氣功的樂天大師(事涉敏感議題,暫不公開)

(四)布魯諾能量接收靜坐法年

  布魯諾1906年生於波蘭,1959年死於法國,他於二次戰後在德國為人進行靈療而聞名。布魯諾最擅長的是在身體的能量運作,特別是脈輪的能量堵塞,由於張曉餘的推廣介紹,讓鄭老師頗感興趣,通過B的通靈傳述,對布魯諾能量靜坐法有初步認識。

  • 師問:「我要如何接收布魯諾(Bruno)能量來治療呢?」

  B:「首先要呼請我,調整脈輪,觀想我然後心中浮現"靈醫",因為宇宙中有『靈醫』團體,我,布魯諾是靈醫中的一份子,觀想我或凝視我的照片,我會將能量傳給你,然後你成為管道治療別人,剛開始可以透過雙手進行治療,但到了某種程度就要用第三眼(眉心輪)傳輸治癒的能量。」

  • 師問:「為何要透過第三眼呢?Bruno是透過第三眼治療嗎?」

  B:「我可以利用雙手來治癒再搭配眉心輪的第三眼構成三點,這樣能量最強,因為我的能量來自頭頂,所以可從第三眼射出能量,第三眼也是神性的地方。」

  • 師問:「全世界目前有多少人透過你成為傳輸能量的靈療師?」

  B:「我看到的數字是2100位,這些人是經過考驗而且自願成為靈療的工作者。這些工作者必需先經歷過情關與錢關,經歷過情關才會有大愛大悲,經歷過錢關就會大捨大得,最後一關就是除我慢,這關是很多人都無法通過的。」

  • 師問:「女人或男人要如何通過情關與錢關呢?」

  B:「一般來說,女人在經過情關考驗後會比男人更勇敢地站起來,會更懂的看待感情,而男人往往在情傷過後會繼續追逐下一個對象,繼續成為另一個加害人或被害人,所以男人比較不容易看破情慾。」

  • 師問:「靈療者如果不能破除我慢,會產生什麼後果呢?」

  B:「靈療者如果自我意識很強,光明的力量會無法輸入,最後就無法與神聖的源頭連結,此時,黑暗的力量可能會伺機介入,因為同類相聚的緣故,最後也是吸引來自私、自大的追隨者,然後彼此形成共業。」

  • 師問:「為什麼有些人無法感受到你傳輸的治癒能量?」

  B:「有些人的病是累的自我意識所造成的,必需一層層地剝開,所以要經過多次治療才能好。請你記得上天的神聖力量的確會幫助及治療您和所有的人,可是,請不要期待不勞而獲,必需要先做到為自己的身心狀態和生命,表現出無我、臣服和信託。」

  • 師問:「透過你傳輸能量去治療別人需要注意什麼事項?」

  B:「要先放掉腦袋,不刻意安排或勉強,然後一切順隨因緣。」

  • 師問:「那我可以透過觀想你去治療別人嗎?」

  B:「我們的工作性質不同,你是透過言語為別人作精神的治療,而我Bruno則是重在身體能量的治療,你越是無私無我的付出,上天就越會給你更多力量。上天會揀選你擔任治療工作是因為你累世都修行不錯,當你在作這些催眠個案為當事人治癒時,你也在明暸很多真相,這樣可以省去你輪迴的學習歷程。你這輩子只是要協助那些光的工作者,導引他們從人生的爛劇本變成好劇本而已。因為那些光的工作者往往在此生都經歷很多艱困的挑戰,你的任務就是要療治他們的情緒,幫助他們走出來。不過你要記住一點,你的治療不要牽扯到感情成份,不要因為親情、友情或師生之誼而『染著』變成爛好人,就只是語言的工作或教誨,工作作完就可以放下,沒有工作時就單純的生活,否則會再墮入輪迴。」

  最後,鄭老師就其個人的身體狀況請Bruno給予忠告,Bruno建議鄭老師:不要晚睡、不要喝珍珠奶茶(會加重腎臟負擔)、要喝上等錫蘭紅茶補心血、要喝有能量的礦泉水(水份子較細的水)以及多作氣功運動。Bruno還告訴鄭老師,每天晚上11時就上床躺平,然後摒除雜念,一心觀想他,他會透過鄭老師的呼吸來傳遞能量,這樣他的身體很快就會好。


♦ 鄭福長老師的保健醫學觀

  由於鄭老師自幼患有弱視,且近年來因為過度勞累,導致身體出現若干病症,所以他研究了相關的中醫與氣功療法,建立一套保健醫學理論,為讓網友快速瞭解,玆以圖表摘述如下:

  1. 由內向外:拍手功
  2. 由上向下:抖手功
  3. 由前向後:甩手功
  4. 由左向右:旋轉功

正常人的體質是上虛下實、上輕下重、上冷下熱、上水下火。

練功步驟

  1. 先練「洩」之氣功,以洩病氣。例如:拍手功、抖手功、甩手功。
  2. 慢跑或踏步,直到微微出汗為止。
  3. 再練「補」之氣功,以補元氣。例如:拉功、抱球功、太極拳、香功。
  4. 最後收功,深呼吸(先吐後吸),再將兩手搓熱撫摩臉、頸。

結論

  我常常在想,究竟一個弘法者應該具備如何的特質呢?網友百鍊生在弘法者的特質一文中認為弘法者應如盧勝彥般口才便給、文筆雋永。而Tad呢?他心目中的弘法者如悟善法師是以直心為用,真心為體,利用眼與手的特異功能來弘法。但鄭老師他沒有莫測高深的神通法力,也沒有舌燦蓮花的口才與妙筆生花的文采,更沒有英俊的長相與偉壯的身軀,可是他誠懇熱心謙遜溫和的態度卻著實感動了我。佛教有一則故事,佛陀的弟子富樓那被譽為「說法第一」,他曾請求佛陀允許他去輸盧那國傳教,輸盧那國是沒有文化的國家。

  佛陀說:

「富樓那,我很稱讚你的志願,但是野蠻的民族,不易感化,他們會罵你的。」
「他們罵我,我容忍他們,我覺得他們還很有良心,因為他們沒打我。」
「假如他們用手打你,用石投擲你呢?」佛陀問。
「我寬恕他們,我仍然覺的他們很好,因為他們只是打我,還未殺死我呢!」
「假如把你殺死呢!」
「我為法犧牲,死而無憾。」

  佛陀讚美他,說道:「富樓那,你修道、傳教、容忍、謙遜的精神,可做佛教徙的模範。」由此看來,弘法者需要的不是才能,也不是神通,而是人格特質。泰戈爾在《飛鳥集》中寫道:

「花的事業是甜蜜的,果的事業是珍貴的,讓我們做葉的事業吧,因爲葉是謙遜地、專心地垂著她的綠蔭。」。

  在寂靜的中秋夜,晚風撩動人行道的樹葉沙沙作響,我不禁想起八年前獨自在台大校園怔怔地看著片片落葉的光景,也聯想起這位平凡的弘法者身影,他的一生似乎就是實踐著泰氏這句話的哲理,就像是樹葉於無聲處展露平凡的美麗,讓人久久難以忘記。

感言:

  過去我一直都以「傳道士」作為人生的目標,參加本次徵文比賽也並不是為了獎金,因為當第七類接觸工作團隊告知我得獎時,我曾表示要把獎金捐出作為改善網路之用。不過坦白說,這次參加比賽的寫作過程實在是有點辛苦,1萬7千多字的文稿來來回回修正過好幾次,最後為了刊登作品還要徵得個案當事人同意。所以我想除非下次有更好的題材,否則傾向不參加!最後感謝鄭福長老師提供寫作資料,也感謝第七類接觸工作團隊無私的付出。

作者:Robert
來源:荷葉花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