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的關係「改變和結束」的時候

        你的世界裡正有些怎麼樣的人?請環顧四周。你的朋友、生意合夥人及密友,是什麼樣的人呢?如果你很幸運,他們會是值得信賴、摯愛的和體貼的;他們騰出時間,想要給你最好的;他們願意妥協,跟你一樣寄望建立長久的密切關係,而且他們是能調適的、可溝通的、有生產力和有貢獻的。 另一方面,你周遭也可能圍繞著受傷的犧牲者、坐享其成者、責怪人的處罰者、隱瞞的不溝通者、或被動性攻擊的支配者。 你的世界現在有什麼樣的人,是有一個原因的。

        所有的關係(即使是看似棘手的關係)都是來自你靈魂的禮物,要幫你發現那些也許你無法獨自發掘的阻礙、才能和新方向。有些人與你興趣相投,肯定你的才能,幫你培養自信心。而有些人是催化劑,幫你學習你的人生功課。還有些人帶領你認識新構想和潛力。不過,也有些人跟你在一起可能只是為了樂趣,因為你們的靈魂喜歡待在一起。紛擾的關係會存在,是為了幫助你免除不健康的感覺習慣

        真愛是「有慈悲+有智慧」,但非愛常常用愛包裝「不是愛的」,讓人們在關係中誤以為「會痛的才是真愛」。不健康的感覺習慣因「無意識」的牽引,讓真愛偏離了「平衡的中心」。

關係中的真愛與非愛-淨化五種非愛-顯化一種真愛

你的世界有哪些人-性善性惡都是以偏概全-這世界是善惡交雜


        業力關係最初是無意識的、像催眠狀的,然後會常常感覺像待在一個隧道裡:你走不去,直到你出現在另一端了。你選擇了業力關係,想要進行下去,但它不太有趣。當它結束時,你搖搖頭說:「我究竟發生什麼事了?」關係的共振頻率就如同「兩個振動頻率相似的個人能量場」會創造關係,當某一方能量場的振動轉換時,關係就會改變,而且往往畫下句點。

        如果你的能量場的振動改變了,譬如在一次靈性突破之後就可能改變振動,那麼除非對方有一個相配合的突破,不然他們將再也無法出現在你的能量場中,而且可能消失無蹤。你也許就一筆勾銷,評論對方說:「他們令人厭煩。」或「因為某種原因,他們現在不喜歡我了」。於是朋友慢慢減少,而新朋友會突如其來地出現。當一段「業力時期」結束了,某一方能量場的振動也立刻改變,頓時引發關係形式的突然轉換。

        我的父母過去停留在一段充滿溝通問題和兩極化的婚姻裡。 雙方都不太快樂,但是他們的關係有那種「業力的特性」:「彼此允許藉著繼續在一起來補償對方」。我總是感覺我的父親必須對母親忠實,給予她很大的自由,而母親也必須允許這種作法,原諒他,對他慷慨大方。 儘管這段婚姻經常充滿緊張,我認為他們做得相當好了。 然而在一起49個年頭後,我的母親突然決定離開—在72歲的年紀!我不得不想知道:49年?為什麼是現在呢?話說回來,我在我的工作中太常看到這種情況了「當靈魂完成事情,事情就是完成了」。至於為什麼花費了那麼多時間,是無法解釋的;或許對靈魂來說,那沒有意義。 當某個無形的分水嶺達到了,某一方就會「跳脫跟舊有振動模式的協調與共振」, 於是,雙方的實相都迅速改變。

      “  往往跳脫的一方很快邁向他們的天命,諷刺的是, 另一方同時做了相同的決定,但是沒有「自覺」,反而常感覺像一個受害者。 ”

        瑞維跟他太太共同經商多年後,他開始追尋靈性道途。 他回到了印度,跟隨一位大師修道,研讀形上學和新物理學,為時代尖端的思想感到興奮。他太太則依舊遵循傳統,她的價值觀深植在家庭、物質保障和印度文化當中。儘管瑞維尊重這些事物,然而他需要有所超越,去找到一個新的身分認同。 他抱怨:「如果我太太對它有一些些的興趣,那麼我還可能繼續找出跟她有什麼共同點」!可是她認為他的「靈性焦點」荒唐可笑。他的文化程式設定他保持在某種角色,但是他的天堂頻率正把他帶往不同方向,使他變成一個新類型的人。 終於到了某一刻,他無法再忍受「內在的分裂」,因而提出離婚訴訟, 惹惱了每一位家人,為他自己招來惡名。 他為了「自身的進化」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很大,不過他清楚了解到,如果他不改變,會活不下去。

        我們都正在進化而成長的分水嶺往往在我們的關係,不論是私人的或職業上的,「進化或停滯的時期」變得最明顯而被認出。當一個人的「波」不再跟夥伴的「波」同步化,進入更高的頻率時,它會被立刻感覺到。如果彼此關係一向是「相對無意識的」,那麼「被拋在後頭」的一方可能生氣、指責、懲罰和控制,並嘗試強迫對方回到「舒適的舊模式」,或甚至傷害他們的身體。

        如果一段婚姻、家庭、友誼或商業關係能夠是流暢、坦誠和善與誠實的,那麼它的形式調整就會是和平的。如果靈魂彼此的目的不再契合,關係就會拆散,轉換到其他可能適當的形式。例如說,從婚姻轉為友誼;或者人們可以帶著感恩心,輕易地靜靜離去,進入完全不同的實相中。你確實不需要再對關係的結束感到震驚、沮喪或憤怒,因為雙方的靈魂一直都在參與決定關係的形式

~ FREQUENCY – The Power of Personal Vibration


業力與願力


關係的潛意識牽引-靈魂伴侶的關係模式

你們將學會 在你們的「人性」裡 認識你們的「神性」
It’s within your humanity that you will learn to recognize your divinity.



♦ 延伸閱讀:

 

愛是終止所有對立的溶劑

        有人說「恨」是「愛」的對立面, 而最近我讀的一本書主張「恐懼」是「愛」的對立面。你認為呢?他幽默逗弄的笑看著我:

        我以為你現在已了解「愛沒有對立」愛是終止所有對立的溶劑。

Some people say that hate is the opposite of love, and recently, I read a book which suggested that fear is the opposite of love. What do you say?A wry grin began to take shape on his face as he focused a quizzical look at me. 

I thought you would have realized by now that love has no opposites!

~ Love Without End


        「假我」若不存在,一切都成了「愛」,缺乏愛的地方充滿了恐懼,而「恨」恐懼「愛」。恐怖份子就是癌症,只是形式不同,本質相同,癌細胞原來也是健康的細胞。

假我若不存在 一切都成了愛

        以暴制暴?應轉為以抱制暴,這是生命的反轉。片刻的愛,能永遠抹去,一個人在他心裏執持的「所有恨意」。絕地武士並非和平戰士,我們為自由而戰,實現自由與和平一定要通過恐懼和死亡嗎?誰發動戰爭和誰想結束戰爭有何分別?一個巴掌拍不響,雙方都有責任。難道自由不值得為之而戰?但是否值得為之殺戮呢?為某事而戰,並不意謂必須摧毀面前一切的絆腳石,只有你放下武器 「尋求非暴力途徑」時,你才能宣稱絕地是和平戰士。

Yoda.jpg

Weapons do not win battles.Your mind,powerful it is. IN A DARK PLACE WE FIND OURSELVES,AND A LITTLE MORE KNOWLEDGE LIGHTS OUR WAY.  ~ Mater Yoda

HATE 恨

From love to hate path.You were my brother Anakin.i love you.jpg

LOVE 愛

Revenge of the Sith- Anakin and Padme. The most tragic love story I%5Cve ever seen.jpg


延伸閱讀

皈心狀態(Centering) 新的聆聽層次

“ 頭腦與靈魂的關係是什麼?”

當一個人的心朝向匱乏, 他的頭腦就會加倍努力,想辦法賺錢。就生存壓力而言,這行為當然合乎邏輯, 但是它從未解決問題或改變基本的信念。這個人僅僅在奮鬥應付,或是在財務上變得有錢, 但卻延續著自己或別人的貧窮意識。

因此,他過度工作,以維持一種物質上的財富, 這控制了他的生活,但從未產生深層與真實的富裕感。他透過頭腦的努力所賺取的,只是「匱乏的補償」, 因為,頭腦只能解決邏輯或平衡的問題,但永遠不會是生命的疑惑。

“靈魂是你「愛、覺知、經驗、能力、記憶、情感、以及潛能」的不朽總和。

你的頭腦負責記錄與管理。 對你的存在而言,頭腦在這方面的能力是一項有用且重要的資產。頭腦是一個為了開發與應用你的智慧而設計的美好工具。但是它從未被設計為指揮者,而且非常明確的,頭腦並不是你智慧的來源。 頭腦沒有它自己的力量,而且它無法改變基本的狀況。

~ Love Without End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