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做不到、不知道

你的不快樂、不順遂,不是因為你的人生處境,是因為你「內在干擾機制」。你心智的制約,反應你的痛苦感受,歸因於外在的一切,並非是真理。怨苦,造成你的苦難;人會受苦,是因為自己一直在「怨苦」,因而 「願苦心成」。讓自己一直受苦的心願終於成真。


悟後起修開悟容易持悟難

        一個靈魂的重生,是由自己選擇並得以實現,是自動經由行為或是遵守教義產生。此外,靈性上的回復並不是一次的頓悟,是上上下下、持續不斷的過程。這是一種持續接受上主恩典的生活方式,有意識的融入並帶著覺衣。有一些人因為個人「懺悔」和「重生」體驗是如此深刻,以致於他們無法想像別人有不同的體驗,甚至有許多宗派信仰是環繞著強烈「個人頓悟」建立的。分享信念是值得讚揚的,但是,一個巨大的錯誤是在於沒有了解:

        即使是極好的成見也不能強迫別人相信,要尊重自由意志。

        強制信仰的宗教團體,對一個尚未了解真理的生命也無法解救。自由意志同意授權,神性的力量才能介入,自由意志永遠是救贖或危機的一個關鍵點。批判、分離、錯誤的創造自己是個人的選擇。現在,是讓每一個人認出這錯誤的時候了,並且,透過「愛」去找尋他自己回歸「真我」的途徑。


        有一些人誤認為苦難是來自「祂」的懲罰,苦難並不是「祂」的復仇,但根據宇宙的律法,以及因果關係的後果,「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這概念有其真實性。不幸的,許多人受苦是因為:「他們對於這些苦難前景的信心過於對實相的祝福。」

There are some who mistakenly believe that suffering is a punishment from God. In regard to universal law, and as a consequence of cause and effect, there is truth to the idea that one reaps what has been sown, although it is not through God’s vengeance. Tragically, many people suffer because they have more faith in the prospect of pain than in the reality of blessing.

        那些經歷苦難生活的人們覺得:「困境至少是一件可依賴的事物,任何預期總比什麼都沒有來得好」。他們的父母親受苦,而且在這之前他們的祖父母也受苦,這遺留了一種愛在那痛苦的傳統上。有一些人真的喜愛他們的苦難,因為,那是他們與自己所珍愛的人之間,最強而有力的聯繫。對於某些人而言,在苦難中存活下來已成為他的自尊和成就的基礎,重點是當「愛」與「苦難」之間有了依附,這聯繫是會自我延續的。

Those who have experienced a life of suffering feel that hardship is at least one thing on which to rely—that any prediction is better than none. Their parents suffered, and their grandparents suffered before that, which bestows a kind of love upon that painful tradition. Some people have actually come to love their suffering, for it is the strongest bond to be shared with those who are dear to them. For some, surviving misfortune has become a person’s basis for accomplishment and self-esteem. The point is, when there is an attachment between love and suffering, the bond is self- perpetuating. 

你是你所愛的

As you love, so you are! 

        相反的,有一些人相互製造苦難,因為他們促成了一種環境,控制和支配皆是苦難的威脅一部分。他們創造了一種指望,並利用苦難作為手段的環境。最終,他們將會落入自己所設計的陷阱和意圖,並且,承受他們自己所營造的全部苦難。大多數的苦難發生是因為:「人類並不明白自己擁有祝福生命的權利。」

To the contrary, some people suffer reciprocally, because they have contributed to an environment in which the threat of suffering is part of control and dominance. They have created the kind of environment that expects and utilizes suffering for leverage. Eventually, they will fall prey to their own designs and intentions, and receive their own full measure of suffering. Most suffering occurs because humankind does not know that it has a right to the blessings of life. 

        你不必勉強接受傷害、失望、痛苦、困惑,或是沮喪。此外,當你尋求祝福,你神聖的盟約將會展現那尚未揭示的部分。如同我曾告訴你的,造物主以喜悅寫下你的盟約。那些執迷於苦難的人並不容易找到自己真正的目標。當你尋求祝福時,你會找到你生存的理由。尋求祝福並期盼它們;感恩並明白它們是你可請求的權利。

You do not have to settle for hurting, disappointment, pain, confusion, or depression. Moreover, when you seek blessings, the rest of your sacred contract will unfold. As I told you, the Creator has written your covenant in joy. Those who are obsessed with suffering do not easily find their true purpose. It is when you seek blessings that you find your reason for living. Seek blessings and expect them; be grateful and know they are yours for the asking. 

你有權利在生命裡做自己的決定。

You have the right to make your own decisions in life.

        一個決定不只包括你選擇要擁有的,還包括你想拒絕的,沒有別人可以為你作決定。

A decision involves not only what you choose to have, but also what you intentionally decline. No one else can do that for you.”

 

        — Love Without End


        開悟容易,持悟難;往往知道,但卻做不到,漸漸被烏雲籠蓋,掉到不知道,並受困在裡面。你的不快樂、不順遂,不是因為你的人生處境,是因為你「內在干擾機制」。你心智的制約,反應你的痛苦感受,歸因於外在的一切,並非是真理。怨苦,造成你的苦難;人會受苦,是因為自己一直在「怨苦」,因而 「願苦心成」,讓自己一直受苦的心願終於成真。

        習慣去批判、分離、錯誤的創造自己,不去尊重他人的自由意志,認為極好強迫別人相信,將會落入自己所設計的陷阱和意圖,並承受自己所營造的全部苦難。那些去控制、所求並執迷於苦難的人並不容易找到自己真正的目標;當你尋求祝福時(Seek blessings),你會找到你生存的理由,尋求祝福並期盼它們。

當向內的柔軟找到了秘密的傷口,
痛苦自己將會破裂岩石,「啊」!
讓靈魂呈現。

When inward tenderness finds the secret hurt,
pain itself will crack the rock and ah!
let the soul emerge. 

— 魯米 Rumi


資料來源

  • Glenda Green, 2011. Love Without End.

延伸閱讀

現在不像以往需要那麼「努力」—慕容分享

越放鬆也越多感受,偶爾覺得不習慣;但,是的,現在覺得不像以往需要那麼「努力」


        慕容(代稱),是一個悟性極高的、直覺能力清晰的個案,在尚未與 in spirit 接觸前,對於很多過往覺得是帶著「負能量」的人事物,會有不安與害怕。參加體驗後,就能在一小時簡短體會中,發現且明白很多一切無論「好」、「壞」,都在引導著自己回去原本的「愛的project」。高材生的她,很快發現「黑暗」的事物帶給她的教導更多,她的成長因此更快速,快很多很多。深刻感覺到真的很「療癒」,經過工作坊的點化提醒及自己的體悟,很快就破除了自己的懼怕,回歸生活去「真修實鍊」,學習「空性的智慧」融入「真愛的慈悲」,沐浴在真愛的光中,不會再被虛妄諸相給影響。在她學習療癒的方面,更能融會各種能量工具,去實踐「從祂的層次服務他人」的志業了。

你的杯子有多大?你在哪個階段?

真理道路的七個階段,說起來容易,親身體驗卻很難。除了路上本來就有的障礙之外,也沒有人可以保證會一路暢行,沒有間斷。


        塔布里斯的夏慕士問我,關於先知穆罕默德與蘇菲大師比斯塔米的問題時,我覺得這個地表上彷彿只剩下我跟他兩個人;而在我們眼前開展的,則是真理道路的七個階段—也就是每一個自我必須要克服才能抵達「真一」的七個境界(Maqamat)。

        第一個階段是墮落的自我(Depraved Nafs),是人類最原始也最常見的階段,也就是靈魂受困在物慾追求的階段。大部分的人都困在這個階段,為了滿足他們自我的需求而掙扎受苦,但是又一直將自己長期的不快樂歸咎於他人。

量變與質變,轉化的九大階段

        是否覺得自己就像是個氣球,被灌了氣?你越變越大,已經膨脹成一個園鼓鼓的龐然大物,氣卻還是不斷地灌進來?直覺時代將是個人與社會在漸進卻又相當快速的轉化後的結果,而這轉化之旅將讓你經歷情緒與能量的煎熬,但最終將帶你到一個非常美妙的地方,探索個人振動的力量,讓你能夠成功地度過各個轉化階段,而且將學會發展出健康、有意識、對你和他人都有益處的敏感力。

內在視覺能力:一切都是feeling

♦ 為何看不清楚?

        對於「非視覺型」之初探者,看不清楚是很正常的。因為關係到:深度不同及第三眼之電路板有沒有通暢。

  1. 深度不同:進入「出神狀態(恍惚狀態)」透過靈魂出體(如到台視公司現場看節目),則視覺清晰度高,看得清楚。但要進入5,6級深度,且要把身體空掉,脫離肉體,一般人未受訓練很難辦到。且在此狀態下,已經無法流暢回答問題了。不進入"出神"恍惚狀態,保持覺知,有意識地進入潛意識,透過「頻道轉換」(如在家裡看到台視節目)則視覺清晰度不如前者,較看不清楚,但只進入2、3、4級深度,一般人容易達到,且可自在回答問題,故才能解決問題。
  2. 第三眼暢通程度不同:第三眼開啟者,松果體發達者,電路板越暢者,視覺敏銳者,則看得清晰(VR般的全相視覺),反之則否。(註)其實看得清不清楚,不是很重要,能夠解決問題,效果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有閃息,不一定要看得清楚,一樣可以處理問題。一樣有好的效果,不見得要看得清楚才算數!只要有"訊息",便可運作能量,達到真正效果。

疑根擋住慧根-理性擋住悟性


神與你溝通的方式-靈感-啟示

♦ 延伸閱讀:

「我思」故我「在」vs「我在」故我「知」

理解的深度可以分為四個層次。
第一層是表象的意義,也是大多數人可以接受,也感到滿意的層次;
第二層稱之為『巴達姆』(Batm),也就是內在的意義;
第三層是內在的內在意義;
第四層則深到無法形諸文字,因此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There are four levels of insight.
The first level is the outer meaning and it is the one that the majority of the people are content with.Next is the Batm – the inner level.Third, there is the inner of the inner.
And the fourth level is so deep it cannot be put into words and is therefore bound to remain indescribable.

—夏慕士的「愛的四十條法則」(Shams of Tabriz’s Forty Rules of Love)

真知之境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

        有一次佛陀看看吃飯的時間要到了,就帶著弟子到舍衛城去乞食,吃完飯,把腳ㄚ子洗乾淨,以打坐的姿勢坐了下來,準備休息一下,這時也不等佛陀喘息一下,須菩提老先生就從一千兩百五十人當中站了起來,迫不及待的問了佛陀一個問題,他問:

        「人間稀有的佛陀啊!佛陀照顧好每一位菩薩的心念,讓每一個菩薩能覺察到心念的起伏變化,佛陀,每一個人都發願要悟道成佛,他們的心應該怎樣去『住』呢? 如何才能降伏他們的心呢?

        佛陀被須菩提這麼一問,差一點把剛才吃飯給噴出來!

        所以佛陀並沒有回答他。

        須菩提問的這個問題是來自於第三意識層面的大腦的理性思維。大腦是心念起伏的住所,大腦每天都在問『如何?』『為什麼?』『怎樣?』如果你給了大腦一個答案,它就會再丟一個問題給你,於是你再給它一個答案,它又再會丟給你一個問題,永無止境,這就是我們大腦每天的心念,你須菩提不是說:佛陀照顧好每一位菩薩的心念,讓每一位菩薩能覺察到自己心念的起伏變化嗎?你怎麼沒覺察到『心如何去安住』的這個心念呢?

        如果你覺察到這個心念,也就不會問我這個問題了,而你問的,不就是答案了嗎?你再度失去了察覺!

        你的問題是我的答案,我要如何回答你?

        當一個人覺察時(新時代的用語),或觀照(佛家的用語),或者是一位「觀察者」(量子力學用語)時,你是不能介入你所觀察的對象,你只能觀看,不能批評,不能判斷,更不要問為什麼?不然你會問「為什麼我要觀照?」「觀察者是意識嗎?」,最後你會問「為什麼我要呼吸?」,然後你會尋求方法,並問我說:「你能告訴我呼吸的技巧嗎?這樣我才好呼吸!」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

        佛陀心裡想:須菩提呀 ! 我不能回答這個兩難的問題,難道你是故意來找碴 ? 我看你沒那個膽,看你平日對我這麼尊敬,應該是你不太懂才對 !那麼我要如何開示你呢?佛陀看須菩提年紀那麼大了,還沒開悟,於是慈悲的對他說:

        很好,須菩提,正如你所說的,佛陀照顧好每一位菩薩的心念,讓每一位菩薩能察覺到心念的起伏變化。你要好好聽,我當為你說,仔細聽著:

        每一個人都發願要悟道成佛,就應該『這樣子』住 !就『這樣子』降伏他們的心!。

        這樣子就好了 ! 這樣子就好了 ! 不要再問了 !
        答案已經給你!再給你多一點,你的心就會更亂!

        我們來解釋一下這個狀況。

        佛陀給須菩提的答案,是屬於第五層層面的意識–「我是」,我是一切,一切即我是,「我是這樣住 !」、「我是這樣降伏其心」,如果須菩提能當下領會,如此須菩提將不再受大腦的控制,脫離了大腦,須菩提將會找到家–「我是」,「我是」是純意識,他不是大腦,因為大腦不是意識,它是思想,它是心念,它是你使用的工具,你是它的主人…,佛陀如此想的。

量子化與意識階層

        佛陀講完後就準備閉起眼睛,他等待著…。

        「是的,佛陀 !我很樂意聽聽您說什麼!」須菩提很興奮的說。

        佛陀睜大眼睛,心想:我的天呀!你須菩提是在幹什麼的,年紀一大把了,是不是平日上課時你都在打瞌睡呀 ? 曾經有一個我教過的學生,我只隨意捻了一朵金盞花,一句話也沒說,這個叫達摩的學生就開悟了!我給了你兩次的機會你都錯過了,你說,我要怎麼教你呢?我再想想……,對了!現在我就用一種否定法來啟發你,我說一個肯定,就否定一個,再說一個肯定,再否定一個,看你懂不懂?」

        於是佛陀很有耐心的說:諸位菩薩呀 ! 應當這樣降伏你們的心,所有一切的眾生,這些眾生包括有物質形相的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病毒及人類,以及沒有物質形相的若「有想」(第四層面的意識存在體,「有想」是因為這些生命還有大腦的運作,尚未脫離大腦的控制,所以還有想)、還有若「無想(第五層面的意識存在體,無想是因為沒有大腦的運作,大腦不運作就不會產生思想,這些生命已擺脫了大腦的控制),以及若「非有想非無想」(第六層面的意識,它沒有想,也沒有有想,它只是「是」的存在,一切都只是「是」,它沒有不是,也沒有不是的是,「是」是一切的存在。)我都使他們進入無餘涅槃那種最高的意識層面(空無,第七層面意識)如此滅度了無量、無數、無邊的眾生,但實在沒有一個眾生是被我所渡的 !

        為什麼呢 ?

        須菩提,菩薩如果還有 「我」這個有形的相,「人」這個有形的相,「眾生」這個有形的相以及「長壽者」這個有形的相的分別,就不能稱為菩薩了!」佛陀是以第六層面的意識來做解說的,第六層面的意識是不具有任何的形相,也沒有男女的分別,更沒有你我的差異,它就只是「是」的意識,佛陀想再破除須菩提所困在的第三層面意識(理性、邏輯思考、會不斷問問題的念頭)。於是佛陀再舉佈施的例子,要須菩提「無相佈施」,不著於形相來佈施。在佈施的過程中,沒有佈施的我,沒有接受佈施的人,能夠這樣,福德就像無窮盡的宇宙那麼大,是沒有辦法去想像的,菩薩就應當這樣「住」。

        佛陀給了須菩薩第六意識層面的答案,現在佛陀想再給須菩薩最高意識層面的答案,也就是沒有意識的層面,叫「空無」的答案。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 ? 可以以有形的身相來見佛嗎?」佛陀問。

「不可能!佛陀 !不可以身相來見佛,為什麼? 因為佛陀你所說的身相,就不是身相 !」

不錯呵!

須菩薩有點進步了!他已跳脫了大腦的思維,這思維不是來自於大腦的回答,而是來自於第五層面的意識,它沒有相對性、二元對立的東西,它沒有形相,不過須菩薩是真懂還是假懂?須菩薩是一隻鸚鵡嗎?他只是在學佛陀講話嗎?所以佛陀就更進一步來確認他是否真的懂。

…待續….

文/ 曾坤章 博士
大進化二 The Ongoingness II -What Is Life ?佛陀唯一的最初最根本的念頭-自力(只求己,不求他人)


♦ 延伸閱讀:

理性擋住悟性、疑根擋住慧根

      觀照 (witnessing) 與 觀想 (visualization),二者功能相反、狀態也相反。

        觀想用的是『念力致動』(psychokinesis)功能。例如想像力、創造力、念力與觀想力,是"心靈的投射狀態與發訊狀態,它是主動、主觀、人為、模擬、編造、由內而外的狀態。 觀照用的則是「超感官知覺」(ESP)功能,例如:感應力、直覺力、觀察力與觀照力,是心靈的接收狀態與收訊狀態,它是被動、無為、客觀、自動、自然、由外而內的狀態。」

疑根擋住慧根-理性擋住悟性

 


「當你感到一種寧靜的歡愉,那是你正在接近真理」。
When you feel a peaceful joy, that’s when you are near truth.

— 魯米 Rumi

 

♦ 喚醒內在之"連結":直覺性的知曉能力

Q:你問完,我的答案就跑出來了!會不會太快了?甚至你還沒有問,好像"那個"ˋ自己就跑出來了…。
A:快才是正確的(真相),因為「想像」需要花時間,想像無法快,因為(頭腦)需要編撰。

Q:為何看不清楚?
A:對於「非視覺型」之初探者,看不清楚是很正常的。因為關係到:
1.深度不同
— 進入"出神狀態(恍惚狀態)"透過靈魂出體,(如到台視公司現場看節目)則視覺清晰度高,看得清楚。但要進入5,6級深度,且要把身體空掉,脫離肉體,一般人未受訓練很難辦到。且在此狀態下,已經無法流暢回答問題了。
— 不進入"出神"恍惚狀態,保持覺知,有意識地進入潛意識,透過"頻道轉換"(如在家裡看到台視節目)則視覺清晰度不如前者,較看不清楚,但只進入2,3,4級深度,一般人容易達到,且可自在回答問題,故才能解決問題。

2.第三眼之電路板有沒有通暢。
第三眼開啟者,松果體發達者,電路板越暢者,視覺敏銳者,則看得清晰,反之則否。(其實看得清不清楚,不是很重要能夠解決問題,,效果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有閃息,不一定要看得清楚,一樣可以處理問題。一樣有好的效果,不見得要看得清楚才算數!只要有"訊息",便可運作能量,達到真正效果。


♦ 延伸閱讀:

知識與智慧-精神大進化第一階段

精神大進化第一階段-知識與智慧

        智慧來自於知識蛻變後的結果,知識就像毛毛蟲,蝴蝶就是智慧。毛毛蟲雖然長的不怎麼樣,但牠卻是蛻變成蝴蝶必經的途徑,沒有了牠,就沒有了蝴蝶。一輦子都當一隻毛毛蟲是可悲的,因為牠將無法看到自己的美麗。如果蝴蝶認為牠只是一隻蝴蝶,那存在對這一隻蝴蝶而言,又有什麼意義呢?如果一個人認為他的存在,只是他自己的存在,與蝴蝶沒有任何絲毫的關係,那存在對這一個人而言,又有什麼意義呢?

你是蝴蝶嗎 ? 蝴蝶是你嗎 ?

        如果蝴蝶的存在就是你的存在,而你的存在也就是蝴蝶的存在,那麼,你己經在精神進化的途徑上前進著。

小知與大知

        精神大進化的第一階段就是「知識」。知識是一切的基礎,沒有了知識,一切精神的進化,都是不可能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每一個人都要接受教育的原因。知識獲得的多寡,會影響一個人的精神進化,我這裡所指的「知識」,除了一般的知識外,最主要的還是指「精神生命的知識」。

        莊子說:「『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這是什麼道理呢?比如說,見了太陽就死了的細菌,不知道一天是什麼;蟪蛄這種春天生、夏天死的蟬,不知道一年是什麼;這就是所謂的「小年」。楚國的南方有一隻靈龜,以五百年當做一個春季,再以五百年當做是一個秋季。上古時代,有一棵樁樹,以八百年當做一個春季,八百年當做一個秋季,這就是所謂的「大年」:而彭祖只活了七百年歲,卻以長壽之名流傳後世,很多人都羨慕他,想倣效他,這豈不是太可悲了嗎?」知識是重要的,知識可以開啟一個人的視野,而不致於侷限在一個狹窄的領域裡,「小知」就是小的知識,小的知識就是一個人封閉起他自己,並認為自己是無所不知的,小的知識會造成一個人的自大狂。

        有一位瘦小的砍樹工人,帶著一把小斧頭,到林場去應徵工作,林場主人對他說:

「你這麼瘦,能砍嗎?」
工人說:「試試看就知道了。」
於是主人就叫他去砍前面的一棵大樹,沒多久,樹就被砍倒了,主人很驚訝地說:
「哇 ! 你好厲害,你是在什麼地方學的?」
工人回答說:「是在撒哈拉森林學的?」
主人不解的問:「撒哈拉森林在那裡?」
工人昂起頭,驕傲的說:

「現在那個地方,人家稱它為「撒哈拉沙漠。」

把一座森林,砍成一片沙漠,這實在有夠自大了吧!

在秋天時,洪水上漲,許多河川都會聚集在黃河,於是管理黃河的河神,就驕傲的說:「天下的河流都在此了!」有一天河流向東流去,到了北海,河神看見海神才說:

「原來自大的人就是!」

        莊子說:「小知識的人,睡覺的時候精神錯亂,醒來時也是精神恍惚,因為所接觸之事物太過於狹窄,整天你爭我奪,有的人講話,內容就設下陷阱,講出去的話,就像箭一樣會傷到人,他們不講話,主要在找你說話的漏洞,然後伺機攻擊你。他們的心靈己走向死亡的道路,沒有辨法使他們返回生路了。」

        知識如何去獲得呢 ?知識可經由觀察外在的大自然而獲得,比如說,生物的成長狀態、星球運轉的方式,以及如何搭公車到中正紀念堂,都是屬於外在的知識,因為這些知識的來源,都可由外在去獲取。知識除了可由外在去獲得外,它還可以透過內在的證悟而獲得,比如說,星光體出遊時,所獲得的宇宙資訊;了悟生命本無自性,是空的;以及證悟到每一個人內在都有一個神。這些都是屬於內在的知識,因為這些知識的來源,都必須經由內在去獲得。外在所獲得的知識是「小知」,內在所獲得的知識是「大知」。大知是由小知轉化而來的,沒有小知,也就沒有大知。

知識的獲得

        那麼,要用什麼方法去獲得知識呢?法國哲學家笛卡兒運用自然科學的原理,提出了一個方法。他認為獲得知識最可靠的方法,就是用數學的法則,因為數學中一加一等於二,它不可能變為三,或其它的數目。數學是絕對的,而且是一目了然的,一點也不含糊的:相同的,一個人所獲得的知識,也應該是一目了然的,他稱之為「清晰的觀念」。清晰的觀念是由於與其它的東西比較起來而產生的。比如說,在很多的台灣人當中,突然出現了一位金髮碧眼的美國人,那麼我們對這位金髮碧眼的美國人就有很清晰的觀念。笛卡兒認為所有的知識都必須以清晰的觀念去衡量,每一個人都具有這種清晰的觀念,是天生的、是不需要由經驗去學來的,笛卡兒稱之為「悟性的直觀」。

心無罣礙的平安-我在故我知

        悟性的直觀是從「我」而來的,由於「我」的存在,才有悟性的直觀,也由於有我的悟性的直觀,這個「我」的主體的存在,知識才能被我所認知,所以笛卡兒說:「我思,我存」。對於以往我們所得到的知識,是必須加以「懷疑」的,我們必須利用「懷疑」,才能找出一個不能夠懷疑的主體,而這個主體就是「我思、我存」,此句的意思也可以說成「我懷疑,所以我存在」。然後再以悟性的直觀,來清晰明瞭所獲得的知識。這可以說是非常理性的,笛卡兒的知識可以說是一理性的知識」,他的學說可說是「理性主義。」

        「大知」不是外在的知識,它不能由外在的事物中得到。它是一個人經由察覺、反觀自己的內心,再從經驗的體驗中,而自然獲得的,它是放諸四海皆準的,它是可以推己及人的。莊子所說的「小知」就是「知識」,「大知」就是「智慧」,也就是他所說的「真知」。

知識與智慧

        「知識」是「智慧_的基石,由外在的知識轉化為內在的智慧。當智慧成了自性精神的一部份時,智慧就消失了;當知識成了智慧的一部份時,知識就消失了。所以說,知識與智慧只是精神進化的一個過程。不需要去批評知識、不需要去揚棄智慧,當精神進化到一個層次時,它們就自然地消失了,而你也無法用人為的方法,使它們消失。我們現在來看看,知識與智慧之間,有什麼不同?

        有一次莊子與他的死對頭朋友惠施走在一條小橋上。

「魚悠哉地游,魚好快樂唷!」莊子說。

「你又不是魚,你怎麼知道魚的快樂?」惠子說。

「你又不是我,怎麼知道我不知魚的快樂。」莊子說。

「我不是你,當然不知道魚的快樂;可是你也不是魚,你又怎麼知道魚的快樂?」惠子反問說。

「等一下,我們回到原點上,你說我怎麼知道魚的快樂 ? 你既然己經道我知道魚的快樂,還來問我,簡直是跟我瞎扯,其實我一走到橋上,就道了」莊子回答。

        智慧是一種內在的感覺,不是外在知識的辯論。

        如果你的內在很快樂,那麼看外在的東西,也會很快樂;如果你的內在很忿恨,那麼看外在的東西,也會很討厭。外在是我們內在的一面鏡子,它反映出我們內在的一切,不是嗎 ? 我們知道,大自然是變化無窮的,外在的事物也是變化無窮的,所以想以外在變化無窮的東西去獲得知識,是永遠也無法獲得真正的知識的。這一點莊子看的很清楚,他說:「萬物有時虛空,有時充滿,是沒有一定不變的形體。萬物永遠在生長、死亡、盈滿、空虛的變化,終結了又有開始,萬物的生長,像是快跑,像是奔馳,沒有一個動作不在變化,沒有一刻是不移動的。」外物是變化無窮的,而人的形體也相當的渺小,就像山林中的小石子一樣,而整個中國也不過是在大米倉裡的一粒小米。外在也有很多的學說,比如說,佛學、哲學、心理學、社會學,這些也是外在知識的來源,這些東西本身並沒有智慧,智慧的產生必須將它消化後,經由日積月累才出現的。如果一個人只執著於一種學說,而不研究或接受其它的學說,那麼他的思想就會受困在那裡。比如說,一位佛教徒只看佛經,其它經典一律不看,那麼他的思想就會受困了。莊子說:「井裹的魚,不能和它討論海的廣大,是因為限於所見的空間;夏天的蟲,不能和它討論冰的寒冷,是因為受時間的限制。」

        我們獲取知識時,不要將自已劃地自牢,應該要有一顆開放的心才行,多讀書、多走路,是很重要的。要判斷一位靈修的師父是很簡單的,一個從不讀書的師父,他的功力就可想而知了。一個不讀書、又沒有慈悲及智慧的人,但卻擁有百般的神通,這種師父就很危險了。

慈悲+智慧

        我們不要忘了精神進化剛開始時,是有一定順序的,先是知識、經驗(知識的轉化)、智慧,然後才是神通。神通是精神生命所給予的一項禮物,就好像你修完了學分,學校在你畢業時,送你一枝鋼筆一樣。當然並不是每一所學校都送給每一位畢業生一枝鋼筆,有些學校是不送的。所以也不能以神通來判斷一個人的精神是否有進化?但我們卻可以百分之百的知道,以神通來吸引人入會或入教的人,是不可去相信他的。而真正有智慧的人,他更不會拿一枝鋼筆,到處向人炫耀的。

精神大進化第一階段:知識與智慧
生命的足跡~曾坤章 博士

精神大進化第二階段

精神大進化第三階段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一)

有一次佛陀看看吃飯的時間要到了,就帶著弟子到舍衛城去乞食,吃完飯,把腳ㄚ子洗乾淨,以打坐的姿勢坐了下來,準備休息一下,這時也不等佛陀喘息一下,須菩提老先生就從一千兩百五十人當中站了起來,迫不及待的問了佛陀一個問題,

他問:

「人間稀有的佛陀啊!佛陀照顧好每一位菩薩的心念,讓每一位菩薩能覺察到心念的起伏變化,佛陀!每一個人都發願要悟道成佛,他們的心應該怎樣去『住』呢?如何才能降伏他們的心呢?」

佛陀被須菩提這麼一問,差一點把剛才吃的飯給噴出來!所以佛陀並沒有回答他,須菩提問的這個問題是來自於「第三意識層面的大腦的理性思維」

意識進化(生物體量子化)

大腦是心念起伏的住所,大腦每天都在問『如何?』『為什麼?』『怎樣?』,如果你給了大腦一個答案,它就會再丟一個問題給你,於是你再給它一個答案,它又再會丟給你一個問題,永無止境,這就是我們大腦每天的心念。

你須菩提不是說:佛陀照顧好每一位菩薩的心念,讓每一位菩薩能覺察到自己心念的起伏變化嗎?你怎麼沒覺察到『心如何去安住』的這個心念呢?如果你覺察到這個心念,也就不會問我這個問題了,而你問的,不就是答案了嗎?你再度失去了察覺!

♦ 你的問題是我的答案,我要如何回答你?

當一個人覺察時(新時代的用語),或「觀照」(佛家的用語),或者是一位「觀察者」(量子力學用語)時,你是不能介入你所觀察的對象,你只能觀看,不能批評,不能判斷,更不要問為什麼?不然你會問「為什麼我要觀照」、「觀察者是意識嗎」,最後你會問「為什麼我要呼吸」,然後你會尋求方法,並問我說:「你能告訴我呼吸的技巧嗎?這樣我才好呼吸!」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二)

佛陀心裡想:須菩提呀!我不能回答這個兩難的問題,難道你是故意來找碴?我看你沒那個膽,看你平日對我這麼尊敬,應該是你不太懂才對!那麼我要如何開示你呢?

佛陀看須菩提年紀那麼大了,還沒開悟,於是慈悲的對他說:「很好,須菩提,正如你所說的,佛陀照顧好每一位菩薩的心念,讓每一位菩薩能察覺到心念的起伏變化。你要好好聽,我當為你說,仔細聽著:
「每一個人都發願要悟道成佛,就應該『這樣子』住!就『這樣子』降伏他們的心!」。這樣子就好了!這樣子就好了!不要再問了!答案已經給你!再給你多一點,你的心就會更亂了!

我們來解釋一下這個狀況。

佛陀給須菩提的答案是屬於第五層層面的意識—「我是」,我是一切,一切即我是,「我是這樣住!」、「我是這樣降伏其心!」,如果須菩提能當下領會,如此須菩提將不再受大腦的控制,脫離了大腦,須菩提將會找到家—「我是」,「我是」是純意識,他不是大腦,因為大腦不是意識,它是思想,它是心念,它是你使用的工具,你是它的主人…,佛陀如此想的。

佛陀講完後就準備閉起眼睛,他等待著…。

「是的,佛陀!我很樂意聽聽您說什麼!」須菩提很興奮的說。

佛陀睜大眼睛,心想:我的天呀!你須菩提是在幹什麼的,年紀一大把了,是不是平日上課時你都在打瞌睡呀?曾經有一個我教過的學生,我只隨意捻了一朵金盞花,一句話也沒說,這個叫達摩的學生就開悟了!我給了你兩次的機會你都錯過了,你說,我要怎麼教你呢?我再想想……,對了!現在我就用一種否定法來啟發你,我說一個肯定,就否定一個,再說一個肯定,再否定一個,看你懂不懂?」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三)

於是佛陀很有耐心的說:諸位菩薩呀!應當這樣降伏你們的心,所有一切的眾生,這些眾生包括有物質形相的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病毒及人類,以及沒有物質形相的若『有想』(第四層面的意識存在體,「有想」是因為這些生命還有大腦的運作,尚未脫離大腦的控制,所以還有想)、還有若「無想」第五層面的意識存在體,無想是因為沒有大腦的運作,大腦不運作就不會產生思想,這些生命已擺脫了大腦的控制),以及若「非有想非無想」(第六層面的意識,它沒有想,也沒有沒有想,它只是「是」的存在,一切都只是「是」,它沒有不是,也沒有不是的是,「是」是一切的存在。)我都使他們進入無餘涅槃那種最高的意識層面(空無,第七層面意識),如此滅度了無量、無數、無邊的眾生,但實在沒有一個眾生是被我所度的!

為什麼呢?須菩提,菩薩如果還有 「我」這個有形的相,「人」這個有形的相,「眾生」這個有形的相以及「長壽者」這個有形的相的分別,就不能稱為菩薩了!」

佛陀是以第六層面的意識來做解說的,第六層面的意識是不具有任何的形相,也沒有男女的分別,更沒有你我的差異,它就只是「是」的意識,佛陀想再破除須菩提所困在的第三層面意識(理性、邏輯思考、會不斷問問題的念頭)。於是佛陀再舉佈施的例子,要須菩提「無相佈施」,不著於形相來佈施。在佈施的過程中,沒有佈施的我,沒有接受佈施的人,能夠這樣,福德就像無窮盡的宇宙那麼大,是沒有辦法去想像的,菩薩就應當這樣「住」。

佛陀給了須菩薩第六意識層面的答案,現在佛陀想再給須菩薩最高意識層面的答案,也就是沒有意識的層面,叫「空無」的答案。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可以以有形的身相來見佛嗎?」佛陀問。

「不可能!佛陀!不可以身相來見佛,為什麼?因為佛陀你所說的身相,就不是身相!」

不錯呵!須菩提有點進步了!他已跳脫了大腦的思維,這思維不是來自於大腦的回答,而是來自於第五層面的意識,它沒有相對性、二元對立的東西,它沒有形相,不過須菩薩是真懂還是假懂?須菩薩是一隻鸚鵡嗎? 牠只是在學佛陀講話嗎?

所以佛陀就更進一步來確認他是否真的懂。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四)

佛陀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佛陀的意思是說,第一至第六層面意識展現出的各種形相,都是不真實的,如果你能看見所有的相都不是相,你就看到了『空無』,空無是如來的真面目,因為如來,佛,也是一種相,沒有如來,沒有佛,就沒有任何的相了!」佛陀給出了最後的答案。

不知道須菩提有沒有即刻由第五層面意識,躍遷到第六層面意識?須菩提得要把握住機會,不要錯過了這關鍵的一秒…,可惜須菩提還是錯過了!

因為須菩薩問說:「佛陀!以後的人聽你這樣說,他們真的會有信心嗎?」

須菩提真的沒開悟!須菩提是一隻鸚鵡,他只是在學佛陀說話,佛陀看見了一隻學他說話的鸚鵡!須菩提的話還真多,而且又回到先前的那個帶著大腦思維的三層面意識提問,「別人相信嗎?」、「以後的人會怎麼想?」、「佛陀這樣講,有誰聽的懂?」、「太玄了吧,佛陀!」須菩提的腦子一直在打轉。

須菩提你管以後的人怎麼想!你也未免想太多了吧!你自己的問題都沒解決,還管別人,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難啊!難啊!須菩薩真的是很難教呀!不過不要放棄每一個來到我面前的生命!繼續努力!佛陀!

「你不要這樣說(你實在對我太沒信心了)!在我死後五百年,如果有人看到我們對話內容的記載,立刻就相信我所說的人,這樣的人並不是一般人,而是曾在很多佛的教導下,種下了種種開悟的善根,所以凡是只要看到我所談話的記錄,或者只是一聽到就立刻相信的人,須菩提!佛知曉一切,看清一切,這些眾生已得到我所傳授的真髓,他們的福德是不得了啊!為什麼呢?因為我完完全全可以知道並看到這些眾生,他們不再執著於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這些分別的相,他們也不執者於有什麼法,以為有什法可以去除這些相,為什麼呢?

因為眾生若以心(以大腦投射出來的意識)來取相,那麼就是著於這四種相了。倘若以我所說的道理為依據,那麼也是著於這四種相;若取不是我說的是真實不虛,是不可相信的,那麼也同樣著於這四種相了。總而言之,相信我說的是真實不虛的,了悟之後,就不要執著我所說的,你們也知道,我經常告訴你們,我所說的道理就好比是一條小船,渡河到對岸之後,就應該把船捨棄,何況它根本也不是法!」

佛陀在講空無,懂的人就會懂,不懂的人還真不懂,無空沒有任何的法,任何的法都不是空無,進入空無要有相當大的智慧與勇氣,一般人是很難瞭解並實行的。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我成佛了嗎?我有說法嗎?」

佛陀真的是一位大智慧者,一位真正成佛的佛,一位真正的成道者,佛陀說了這句「我成佛了嗎?」是當頭的棒喝!須菩提你要怎麼回答我?

「據我對佛陀您所說的,您是沒有一定的法叫『成佛之法』,也沒有固定的法是您宣說的,為什麼呢?因為佛陀所說的法,皆不可取、不可說、不是法、也不是法的不是法。為什麼會這樣子呢?因為每一個人對空無(不是有、不是無)有不同層次的了悟,而有所差別。」須菩提像鸚鵡一樣的說,話多傷神!

佛陀知道須菩提並不瞭解,於是又舉了一些例子讓須菩提能夠了悟,佛陀又再重舉佈施的例子,要須菩提「無相佈施」,不著於形相來佈施,能夠這樣,福德就像無窮盡的宇宙那麼大。無相佈施的福德即使是那麼大,但是有一種福德比它還要更大,就是相信佛陀所說的,並實踐他所說的,縱然是短短的幾句話,並向別人解說佛陀所說的,這些人的福德比無相佈施來的更大,佛陀又回到原點,從頭又重複說了一遍,最後佛陀說:

「一切諸佛,及諸佛的成佛方法,都是從這經出來的,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佛法講的是空無,空無本無法可講,不要執著於沒有的東西,也不要去創造沒有的東西,佛法是方便用的名詞,以區別是佛陀所說的。

佛陀又告訴須菩提,已證得果位的人不會說自己已證得果位,因為認為自己已證得果位的人會墮入我相的執著。在那個層次,但不執著於那個層次,而執著在個層次上的,就不可能在那個層次上。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我以前在我的老師『然燈佛』那裡的時候,有沒有得到成佛的方法?」佛陀問。

「沒有,佛陀!你以前在然燈佛的地方,沒有得到任何成佛的方法!」須菩提對空無似乎漸漸的瞭解,有點信心了。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菩薩的佛土是不是很莊嚴?」佛陀問。

「不!佛陀!為什麼?如果是莊嚴的佛土就不是莊嚴的佛土,所以才叫莊嚴。」須菩提答,空無裡沒有什麼是莊嚴的。

「所以說,須菩提,所有的菩薩應當這樣子生起他們的清淨心,不應當住色生心,不應當以五官產生的識而住,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講完之後,佛陀又告訴須菩提,了悟空無及為他人解說,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不要小看這部經的重要性。須菩薩想:既然這部經是如此重要,那麼總該替它取一個名字吧!於是須菩提問佛陀說:

「佛陀!這部經叫什麼好呢?」

就叫它『金剛般若波羅蜜』吧!你應當以此來修行,為什麼呢?須菩提!
佛說『金剛般若波羅蜜』就不是『金剛般若波羅蜜』,所以才叫『金剛般若波羅蜜』,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佛陀有說任何的法嗎?」佛陀怕須菩提又墮入名相及法相裡,而無法了悟空無的妙趣。
「佛陀!你沒有說!」須菩提答。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整個大宇宙的微塵多不多?」佛陀問。

「非常多,佛陀!」須菩提答。

「須菩提!這些微塵,佛陀說不是微塵,所以取名為『微塵』;佛陀說世界,就不是世界,所以取名為『世界』。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可以用三十二種好的相來見佛嗎?」佛陀問。

「不可能!不可以用三十二種好的相來見佛。為什麼呢?佛陀所說三十二種好相,就不是好相,所以才取名為三十二相。」須菩提答。

「須菩提!倘若每一個人都以恆河沙數量那麼多的寶藏來佈施;倘若有人,在這經中,甚至只是經中的幾句話作為修行,並向人解說,他的福德是很多的!」佛陀說。

須菩提想起了這句話「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突然茅塞頓開,開悟了!真是孺子可教也!因此流著淚向佛陀說:

「我以前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話語,以後的人如果能聽懂佛陀所說的,那一定是成就第一稀有功德的人!他一定可以說是佛了!」須菩提很有信心的說,因為他知道了!

「沒錯!沒錯!如果有人聽聞這部經,他能不驚嚇、不恐怖、不畏懼,那一定是一位很稀有的人,為什麼?因為我所說的成佛最高智慧,就不是成佛的最高智慧,所以才叫成佛的最高智慧!」佛陀很高興的說。

Ongoing II 大進化二.生命是什麼 / 曾坤章 博士


♦ 延伸閱讀: